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图书频道 > 军史乡土 >人物传记 > 读破大自然谜底的人
  • 图书信息:
读破大自然谜底的人

读破大自然谜底的人 收藏  北京宣传文化引导基金资助项目

作者:篝火

上架时间:2018-04-16

浏览量:

图书状态:连载中...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社

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维

最新章节:

图书介绍:

 第1章雏鹰出窝



在茫茫的太空,有无数颗星星、太阳系、银河系、河外星系。无数星星闪烁,昭示着茫茫宇宙并不枯燥,充满了生机。在那无数个星体中,有一颗星星,名曰地球,月球围绕地球转,地球围绕太阳转……转啊、转,无始以来,在那地球上,早已转出了一个博大的人世内容。

当太阳扫描过月球,又初临地球时,地球上的人类称之为“太阳从东方升起”。

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有一个国家,名字叫中国。世上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本故事,我们的这个平而不凡的故事,就发生在中国的大巴山中。

太阳出来啰儿,

绯绯红喔啰儿,

茅草坡哟那个舍,啰儿,

放牛羊哦,啰儿!

这是一首儿歌,名叫《啰儿歌》,歌词可以随意编造。一路山歌,一路牛羊,山前山后的放牛娃和太阳一块儿起床,揉揉眼睛,吆着牛羊,聚会三垭山顶大坪,那儿放场宽。

山前山后的放牛娃聚集,小娃儿、银锤、狗子、陶香、绿儿、长寿。总共也不过八头牛,二十只羊,古家就占四头牛,十二只羊。牛是生产队的,由各家各户养。五岁半的小古华,如同雏燕出窝,由四姐绿儿、三哥长寿带领,跟在牛屁股后面,去大坪玩耍。

初来人世间,第一次离开家门,登高望远。山顶敞扬多了,只见山峦重叠,望不见尽头,楮河雾沉沉,星点般散落的人家……

咦!世界好新鲜,稀奇哟!小古华大为惊异。

小古华忽然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怎么地就了个天,有了个地,有了个我的?不知不觉就有了个我。他感到侥幸,他摇了摇身子,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嘛!

“三哥儿,河水流到哪儿去了的?”望着消失在远处山间的楮河,小古华问三哥长寿。

长寿腼腆的说:“爹说流到大海里去了的耶!”长寿想起自家的茅厕坑,又补充道,“大海,像一个坑。”

小古华说:“那……大海装不下了,怎么得了?”他想的是,河水年年往大海流,大海终有一天装不下,海水就冒出海边沿,渐渐淹没了地球,淹上了山,他爬上最高的山尖,洪水又上了山顶……一种死亡的恐惧感弥漫小古华全身。长寿回答不了小古华的问题,不作声,小古华依然沉浸在童真的思想中。

渐渐地,山下那终年轰轰隆隆地河水响声在小古华耳际消失了。

“嗬嗬,嗬嗬—!”这时,放牛娃们忽然吆喝起来,小古华才回过神来,原来空中一只鹞鹰,双爪夹着一直不知哪家的鸡,向阴家沟鹞子岩飞去。

“四姐”,小古华说,“刚才我听不见了河水声,这下咋又听的见了?”简单童言蕴涵深刻的道理,绿儿如何回答得出?

小古华的左手背结了一层垢甲,他用左手背揩了一把鼻涕,在衣角上抹抹,又把手伸进衣内抠痒痒,顺便摸出一颗虱子。他把虱子放在手板心,细细观察他爬行。爬上指头,怕爬上指缝,然后抖落。绿儿一边照顾着牛羊动静,一边纳鞋底,见状指责小古华:“鬼花花儿,你不把它掐死,还要爬到你身上来的!”

牛羊四散觅食,狗子的牡牛和陶香的牡牛打起架来,放牛娃们呼吼着助阵。狗子的牡牛顶不住,认输掉头而离,呼呼出粗气。牛羊也有不安分的,小娃儿的雌牛心中老惦记着人类的包谷苗,心不在焉的啃着草,很快溜到庄稼地,改善起生活来。银锤急忙跑去吆喝回来。放牛娃们全穿的大裤腰裤子。小古华见不远处有几只羊,也不管是哪家的,走过去淋了一泡尿在草地上,羊儿最爱吃尿淋过的草,抢着吃,一只骚羊吃毕,上嘴皮翘起老高,像是很过瘾似的。

牛羊都未跑散,缓坡上,放牛娃们便聚集在一起。

“我们又来整小娃儿啦!”狗子想起,几个放牛娃巴不得附和,朝小娃儿围拢。“莫……莫整我嘛!”小娃儿早就被整酥了,还未挨整已自行倒在地上。小娃儿穿得绺挂绺,凹额头,塌鼻子,时常傻傻地抿笑着,天生一副挨整的像。不由分说,小娃儿身上已是人上重人。银锤见弟弟被欺负,上前把他们一个个揪开,三春忽然指向草坪说:“你们看那是啥子?”

大家齐刷刷望去,原来,草坪上,狗子的牛站在那里不吃草,尾巴慢条斯理的甩打身上的蚊虫,古家的牡牛正在舔小娃儿的雌牛屁股。绿儿见状,赶紧移开眼光,低头纳鞋底,一针快似一针。银锤见状,猥亵地望着陶香笑,陶香媚目一笑,接着佯怒道:“畜牲!”

阴家沟方向,山下朱家的狗吠声传上来,三春对着山下唱起了童谣:

狗咬哪一个,

狗咬王大哥,

恁不到屋坐一坐?

你屋娃娃崽崽多不过,

衣裳穿得烂不过!

山下朱家的放牛娃宝儿听见了,扯起嗓子冲山上唱起了《啰儿歌》:

唱你大姐哟啰儿,

嫁不出去哟啰儿,

十来岁吔那个舍,啰儿,

嫁个老头哟啰儿!

于是,山上山下的放牛娃对骂起来:

你那娃儿啰儿,

没屁眼哦啰儿,

三天三夜那个舍,啰儿,

屙不出屎啰儿,

胀死了哦啰儿,

短命鬼哟啰儿,

……

山下宝儿急切间编不出歌词,胡唱开了:

日你妈哟啰儿,

日你妹哟啰儿,

……

双方骂累了,自然停火。男娃儿要去草坪那边打旋洞,打旋洞要经过草坪边十几座野坟,小古华想去看稀奇,又胆怯,就和小娃儿在原地挖泥巴洞洞玩耍。打旋洞要下雨的,大人们说旋有妖怪。放牛娃不管这一套,尽量找大一点的石头丢进旋洞,石头越大,滚动的声音越久越神秘,都希望自己丢进去的石头滚动声久。“莫打了!”绿儿提醒说,“还要捡柴割草咧!”古家放牛娃还要割草或捡捆干柴捎回家,不然大人会吵的,说你懒。

阴家沟对岸一块树木燃起了一派火海,骤雳雳刮哧哧,绿儿首先看到,喊:“快来看啦!”放牛娃们纷纷跳将过来,站在顺眼处,望着对面山腰火海兴奋、惊叹,“啊哦—哟!”仿佛世界上发生了最大的亊情。每当窜起一股新的火势,便把放牛娃的惊叹声引向高潮,火势越大越开心。

阴家沟小河边住有小古华的舅舅唐宗茹。阴家沟小河出了沟口后汇入楮河。楮河对岸是星子山,山那边是个啥样子?有不有人家……

太阳已扫到古家门前高高的柏杉树尖,那树上有个老喜鹊窝。该回家吃早饭了,放牛娃们各自上羊笼,解牛绳。古家的牡牛死活要跟小娃儿的雌牛去,好不容易才分开。


章节列表: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