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叶容浅刚要婉拒,门帘忽然被人撩开了,一身青色麻衣的小子一头撞进来。夏日夜晚颇凉,他倒跑出一身的汗,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急匆匆地嚷道:“老板,还有《会心一笑》吗?听说这期有清舟先生的手笔,咱家公子说他也要买两本来看!” ]3 `. u7 p* T. |' |/ f. y, S8 D

“有的有的!别急。”书斋老板弯腰在下面掏了半天,搬了一大捆《会心一笑》出来垛在柜台上,笑眯眯地道,“要多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板,说好的最后一本呢?你是不是忘了她还站在这里,怎么就直接搬了一大摞出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小厮想想,十分财大气粗地挥手:“都要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马公子果然是爽快人,我这就给你包起来。” banbijiang.com

叶容浅看看那高高一摞《会心一笑》,又想想自己攒了好久的那锭银子,默默地掀起帘子走了。 banbijiang.com

算了,施舍银子也算是积了善缘,不可在意,不可在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只是这个月大概又没法吃到正餐以外的点心了。想要加餐,绝不是因为她嘴馋,虽然,她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馋,但是府内管制她膳食的嬷嬷,实在厉害了些,教导她大家小姐一定不许多吃,否则甚是不雅,每餐只允许她吃个七分饱。有时厨房里额外剩了些点心或是做坏的松子糖,也常被嬷嬷拿去给她那小孙子解馋,或是散给小丫头们甜甜嘴,这也没什么,她看看就好。冬天的时候,天寒地冻,下人大多惫懒,那七分饱也时常变成五分饱。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在府里,时常要赶工做针线活,有时还要兼顾着挨上一顿家法,若平日不抽空补食些点心,哪里熬得下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笔银子,理当算是大大的善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容浅走在街上,想着鲜花饼清香甜润的滋味、灌汤包子滚烫鲜美的汤汁、蒸蛋羹滑嫩的口感,一边往下咽口水,一边在心中盘算着这个月到底该怎么过。 banbijiang.com

把自己做的女红偷偷拿出去卖肯定不行,因为她做女红都是在贴身侍女眼皮底下,一针一线都是有数的。从前她也想过这么做,只是还没走到相府大门口,自己就被人拦了下来。是她从前的贴身侍女清儿发现了,转脸就向二妹妹叶容华报了上去,二妹妹得知此事,便早早地命人守在大门口,截住了她的生财之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彼时二妹妹小小一个人,带着一群侍女,气势十足地站在相府大门口,吩咐府里的老嬷嬷押着她在一旁跪下,把她做的荷包锦囊全部收了,当着她的面烧了个精光。 ]3 `. u7 p* T. |' |/ f. y, S8 D

烧这个,她固然不是很在意。只要烧掉它们能让二妹妹高兴,能结个善缘,她没有任何意见。 半壁江中文网

要不把爹爹从前给她的金簪当掉一支去?虽然她屋里值钱的东西基本都登记在册,想偷偷耍花样基本不可能,但她还是私自藏了些从前的东西,那些都是她留着以后救急用的,为了一个月的点心……是不是有些不值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夜渐深,路上的行人慢慢少了,她依旧慢悠悠地迈着步子,正想得入神,不料经过一个死胡同口的时候,却冷不防被人一把攫住胳膊大力扯进浓稠的黑暗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涌进鼻翼,叶容浅心中一沉,倒吸了口冷气,暗道不妙。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姑娘,能否帮在下一个忙?”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和想象的不一样,这竟是个异常温柔和煦的声音,干净清澈,像温和的春风,细细地拂过来,和冷酷残忍相去甚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叶容浅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心中数了三声暗自压惊,激荡的心跳逐渐缓和下来。她非常识趣地没有回头看那人的样貌,平和地答道:“公子请讲。”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的声音十分从容:“劳烦姑娘帮我去药铺买些纱布和两瓶上好的金疮药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叶容浅只觉得手心一凉,下意识握住他塞过来的东西,掂上一掂,倒挺沉的,大约是给她买东西所需的银两。如果此时她拿了银两就走,把受伤的人扔在这里不管,必然是极大的恶缘,只是若帮了他,又难断言此人是否是穷凶极恶之徒,为虎作伥,应该也算不上善缘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叶容浅沉默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像是看透了她在想什么,他笑了:“叶家小姐,这个善缘,你不愿同我结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不不,她非常乐意同别人结下善缘,不过她素来喜爱默默无闻地行善积德,这人倒好,直接认出她了……熟人?叶容浅道:“这位公子,既然你认识我,那也算是朋友一场,我见你身上带伤也不忍心,公子不妨随我去医馆走一趟,这看大夫总比抓药要来得好。” 半壁江中文网

“都说叶家小姐好结善缘,果然不假。”他低低地笑了一声,低沉的声线随着温热的气息灌入她的耳内,“我这伤不要紧,叶家小姐不必担心,只管帮我去买药来就行。”

半壁江中文网

他温和的目光落在叶容浅的身上,少女柔软乌黑的鬓发倒映在他含笑的眸底。 banbijiang.com

叶容浅想了片刻,手里冰凉的银两已经变得温热,她微微笑道:“既然公子这么说,那我也不强求了,我去去就来,请公子在这儿稍等一会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夜已深,街上行人寥落,许多店铺都关门了,只剩下零星几盏青灯,糊糊的一团光晕,兀自在屋檐前挂着,薄薄的灯纸被风吹得簌簌作响,映出沉夜里建筑隐约的轮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所幸叶容浅相熟的那家店铺尚且还亮着灯笼,她袖了银子,生怕拖太久那人伤得重了,忙买了药,急匆匆地赶回来一看,却发现那人已经不在了。低矮的胡同十分幽邃,树枝的影子被外头一盏小小的灯照着,嶙峋地映在斑驳的墙壁上,枝影横斜,像怪物的爪印,看着倒叫人害怕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人呢?”叶容浅捧着金疮药四处寻了寻,也没见着半个人影,待在胡同口等了半刻钟,料想他不会再回来,便只好带着金疮药和剩下的银子回府去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稀薄的月光洒落下来,飞檐的阴影沉沉地压下来,映得门前阶下的小白花越发苍白。屋子里黑灯瞎火的,寂静清冷得像是没人居住。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冷些好,这说明爹爹并没发现她偷溜出去过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一边暗自庆幸,一边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探头探脑地迈进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屋内的灯火随即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烛光在地上映出人头攒挤的影子。叶容浅叹了口气,瞄了满屋子的人一眼,垂下头,老老实实地在中间的空地上跪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端坐在上座的人是她爹爹叶相爷,陪坐在一旁的端庄女子是二娘姜氏,她身边站着几位正值青春年华的豆蔻少女,是她的妹妹,个个明眸皓齿眉目清秀,笑得十分好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唉,这笑容实在太明媚,怎么说也是姐妹,这隔阂是不是大了点……看来她上辈子造的孽实在深重,才叫她这辈子连一点面子上的姐妹情都没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默默地垂头反思自己。

copyright Banbijiang

金砖铺就的地面十分光滑,夏日她穿得又单薄,跪得久了,就觉得膝盖硌得生疼。 copyright Banbijiang

叶相爷见她回来,又气又急,随手抄起一盏滚茶就往她身上掷过去。茶杯重重地砸在她身上,烫得她一哆嗦,杯子摔落在地上应声碎成好几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袖子被打湿了,贴在肌肤上,裸露出来的手腕被热茶浇到,烫得发红,灼热的痛顺着手腕迅速爬上来。叶容浅咬牙忍住痛,一动不动,老老实实地跪在原地。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冷哼了一声,盯着叶容浅:“你个逆女,你还知道回来啊你?”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女儿不孝,让爹爹担心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叶相爷怒视着她:“不听我的话偷溜出门,还一直混到现在才回来。莫说是像我们这样的高门大户,便是寻常人家的女儿,你看谁像你这般混到三更半夜才回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容浅十分擅长从善如流:“女儿知错,望爹爹惩罚,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半壁江中文网

“哼,惩罚?我罚你罚得还不够多吗?你什么时候长记性了?你要是能让我省点心,让我多活两年,我也不算白养你这一遭!越纵着你越无法无天,罚你一个月的月钱,待在屋子里闭门思过吧。”他站起来,长袖一甩,示意管家王胜,“看着点小姐,别让她又偷偷往外溜!”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二娘姜氏照旧全程沉默,只是在走的时候在叶容浅身边略略停住脚步,轻飘飘地瞟了她一眼。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吧看吧,左右她早就习惯了,脸皮厚,诚然也是一件好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留在最后的照例还是二妹妹叶容华。容浅跪在地上,正待起身,不料背后忽然袭来一股猛力,容浅猝不及防,整个身子狼狈地扑倒在地上,左手狠狠按在地上的茶杯碎片上,尖锐的瓷片划破肌肤,深深嵌进叶容浅的掌心里,染上殷红鲜血。叶容浅暗暗地抽了口冷气,忙用手肘撑在地板上,稳住自己的身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