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哎呀大姐,你没事吧?”叶容华站在一边惊讶地道,“妹妹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想扶你起来,结果没想到……”

半壁江中文网

常言道十指连心,痛起来要命,痛起来要人命,老话自然是没有错的,那么她的十指,必定没有和心相连,这……这点痛不算什么,她绝对能忍。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要紧,小事而已,二妹妹不必自责。”她忍痛把瓷片清理出来,扯了块帕子把手包住,按紧止血,完全没有脾气,很和气地道,“我知道妹妹不是故意的,只是不知二妹妹留到现在,还有何事?”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每次都这样子欲说还休的,其实她也很为难啊。早点告诉她,说清楚了她也乐得答应,也好结个善缘。

]3 `. u7 p* T. |' |/ f. y, S8 D

闻言,叶容华并不回话,只对她笑笑,瞟了一眼她身边的大丫鬟清儿,欲说还休得十分含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原来是看上我身边的大丫头了。”叶容浅很善解人意,用没受伤的手拍了拍清儿的肩膀,一副十分好商量的模样,“既然二妹妹想要,我岂有不给之理?清儿只管往二小姐那里去便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清儿在她身边跪下磕了几个头,叶容浅侧身避过,不受她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清儿是个聪明丫头,遇到这个机会,将她私自出府的事情告诉给二妹妹知道,借这个功劳去做她身边的大丫头,这样自然比待在叶容浅身边伺候要有出路得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歹也在自己屋里待过几天,下人活得不容易,叶容浅真心实意地祝福她未来的路越走越远。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被旁人背叛利用是很经常的了,能做个踏脚石帮了别人也是好事,只要别人踩得没那么疼,叶容浅是完全不在意的。 半壁江中文网

“大姐果然大方,多谢大姐!”叶容华携了清儿的手,扬眉一笑,“天也晚了,我该回去歇着了,这丫头我就带回去啦,明日我同娘亲说一声,让她再给你派个丫头过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就有劳二妹妹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身边丫头本就不多,今晚没了清儿,连给受伤的手上药都难找人帮忙。叶容浅想了想,掏出荷包里的金疮药,小白瓷瓶子在昏暗的烛光下泛着莹润的水色,塞子一拔,一股子苦涩药味儿顿时充斥了整个鼻腔。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倒了点药出来,敷在被瓷片划破的手心上,忍着痛用白绢将手缠了几圈,紧紧裹住,然后细心地把药收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位黑衣人给的钱多,她又怕那人伤得重,所以买的是上好金疮药,效果极好,往日她自己受了伤都舍不得买。那锭银子还剩了许多,能抵上她两个月的月钱了。

半壁江中文网

果然广结善缘,必有好报。想来她上一世没做什么好事,所以这一世坎坷了些,很多时候不尽如人意,但上天看在她这一世一心向善的分上,其实对她还是很好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朝看庭院花开,夕闻双燕归巢,晴赏素云浮光,雨观苔痕浓淡。当然,这么高雅说的并不是她。她只是时常看书读戏本,闲来提笔写笑话而已。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至于这笑话能不能引人发笑,尚且有待商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相爷三天两头地关她禁闭,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性子平和,关禁闭对她来说毫无压力。成日在房内做做女红、写字看书,安心养手上的伤,去小佛堂跪经,几个妹妹也不能随意来找她麻烦,除不能与人为善多积些善缘之外,日子过得十分安逸。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个月转瞬即逝,她关完禁闭当天,三妹妹叶容馥就特意早起前来恭喜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容浅一共有三个妹妹,二妹妹叶容华,三妹妹叶容馥,四妹妹叶容瑰。二妹妹和四妹妹性情泼辣,不,活泼,说话也伶牙俐齿,倒是三妹妹容馥性子平和一点,和她处得还算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太好了,大姐终于关完禁闭了。”她亲热地挨着叶容浅坐下来,神情娇憨,“这些日子没有大姐的陪伴,我都要闷死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叶容浅从来都是十分配合,点头道:“是啊,三妹妹以后可以常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要来这里能让容馥开心,她随时欢迎。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抬手叫丫头给叶容馥沏茶拿点心吃,叶容馥本来坐了下来,看到她白皙柔软的手掌,忽然噌地一下站起来,拉过她的手来回仔细看:“大姐你的手好了,一点疤痕都没有留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养了一个月当然好啦,再说也没伤多深。”她笑着把云片糕端到叶容馥面前,“来,你最爱吃的云片糕,我给你留着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嗯,还是大姐好,有好东西都想着留给我。”她拿了块云片糕,边吃边看叶容浅,“对了,二姐姐说爹爹嘱咐她依旧明天跟你进宫,叫大姐你千万要记得,别误了时辰。” ]3 `. u7 p* T. |' |/ f. y, S8 D

原本宫宴是圣上为了表示对大臣的重视,特地在宫中设的宴会,用来款待在京三品官员以上的妻子及他们的嫡子嫡女。办了几次之后,就渐渐发展成皇室和各家夫人选儿媳女婿的相亲大会了。

banbijiang.com

叶容浅年方十六,正值青春年华,自然也在相亲对象范围内,她身世不凡,长相也算清秀,理应得到众夫人青睐。不过去年她同叶容华进宫赴宴之时,一不小心栽进荷花池里,还被《会心一笑》拿来做雅谑,闹得街知巷闻,一时间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都是她这个叶家小姐,大概是自那以后,她就被众位夫人从儿媳妇候选人名单里剔除掉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过不要紧,比起嫁一位好夫君,她更愿意广结善缘。

]3 `. u7 p* T. |' |/ f. y, S8 D

“嗯,我知道了。明儿和容华一起去,正好有个伴儿。”虽然实际上她更想留在家里哪儿都不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叶容馥把茶喝完,巧笑倩兮:“嗯,那我就先回去啦。”

]3 `. u7 p* T. |' |/ f. y, S8 D

“三妹妹慢走。”

banbijiang.com

参加宫宴除了吃饭喝酒看表演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听训话。圣上教导完了,皇后接着来,等训完一轮话,随后才能上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面前的小碟子里摆着精巧细致的点心,细细甜香弥漫在空气里,诱人得紧。她早晨没吃饭,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偏偏叶容浅身为相府嫡女,坐的位置十分靠前,身边就是刚嫁给皇九子的邻国公主新月,大家眼睛都看着,她不能放松也不能吃东西,只好挺直腰板坐在那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们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攒成一朵花砌在小瓷碟上的是松软的桂花糕,摆成九层宝塔形的是香甜的桂花饼,冒着袅袅热气的小盅里装着的是桂花甜酒。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端端正正地坐着,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平静的目光已经追随它们多时。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今皇后最爱桂花,所以宫内栽种的花木也以桂花为重。御膳房为了节省原料,常用桂花做点心,香料坊库存的干花也数桂花最多,调制出的香料或多或少都掺杂了些许桂花。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么一想,皇室其实也挺勤俭持家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叶家小姐,肚子饿了吧?”低而悦耳的声音忽然凑过来,“其实我也饿了,不过最近御膳房送的点心总是桂花,都吃腻了,看着就没胃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皇后还坐在大殿中央说话,不过时间太久,席面上已经不安静了,坐在一起的姑娘们开始窃窃私语。叶容浅也把脸转过去,对新月公主一本正经地道:“桂花糕和桂花饼已经连续三年出现在宴会上做茶点,所以我对桂花甜酒更感兴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新月公主“噗”地笑出声,娇艳的眉目宛如花开一般舒展开来,眉梢眼角都添上几分风情。“谁说不是呢,真不知道那些厨子们是怎么想的。”她托着腮,歪着头看着上座的皇后,轻声抱怨,“什么时候才结束啊,我都要饿死了,为什么一个宫宴要这么麻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位联姻刚嫁过来的公主自小在蛮国长大,秉性活泼,最受不了这些繁文缛节。蛮国和大行不同,蛮国人素来豪爽,不拘小节,极其尚武,连皇室都没有太多的礼节束缚。

copyright Banbijiang

叶容浅就喜欢这样性子直爽的人,心思单纯,讲话耿直,结下善缘十分容易,便开口安慰她道:“公主略等等,用不了多久了,往年宫宴只要皇后娘娘说到辛苦众位卿家的时候,就差不多要结束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新月公主往上瞟了一眼,果然看到皇帝与皇后娘娘携手站起来,一旁的太监尖着嗓子,声音抑扬顿挫传遍全场:“宴会开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回过头,扑哧一声笑了:“还真准。”

banbijiang.com

又一个善缘!她默默地在心中记下一笔,谦虚道:“哪里哪里,经验之谈而已。”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往往日叶容浅和邻座姑娘不熟,她口舌笨拙,不善言辞,就算努力搭讪想结个善缘也不成,碰过许多次壁,呛得一鼻子灰,只好自己默默地埋头苦吃。这次宴会她和新月坐在一起,相亲会就演变成了美食鉴赏大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叶家小姐,你尝尝这个炸酥肉,外酥里嫩,火候正好呢。”新月公主积极地夹了一筷子到容浅的碗里,容浅吃了一块,点头:“好吃。”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