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斜阳刚收起最后一抹微光,夜色漫漫围过来,街上夜市较之往日热闹百倍,大串灯笼高高挂起,有些老商铺在自家店门口用花灯摆出各种别致的花样,灯火灿烂,引来许多年幼孩童围观,只向家中大人哭闹着要花灯。走街串巷的货郎小贩高声叫卖,卖各色吃食甜水的开摊迎客,一时间只闻人声喧腾,好不热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叶容浅身着一身浅绿衣裳,乌鸦鸦的头发半绾,只点缀了几样精致的珠花,插一根素银钗,钗子上头镶了一颗不大的珍珠,温润生光,像一株小白花似的簪在发间,并不引人注目,瞧上去倒也清爽可人。

她在这街市的一角已经站了许久了,慕子衾约她含真节出游,叶相爷唯恐叶容浅不上心会误了时间,早早地就打发她出门来这里候着。好在她提前有准备,只见她拿出一只小小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把瓜子慢吞吞地嗑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等慕子衾来的时候,她脚下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瓜子皮。一见她,慕子衾就忙拱手道:“叶家小姐久等了吧?真抱歉,我来晚了。”

半壁江中文网

他今天一身素净蓝衣,黑发被缎带束在后面,长衣宽袖被风吹得微微飘摇,言笑晏晏,风姿清绝。 banbijiang.com

“没有,是我来早了。”叶容浅收起瓜子口袋,把它揣到袖子的暗袋里,她抬头往慕子衾身后瞟了一眼,笑道,“七殿下,你这样孤身前来……真的没关系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挑眉一笑:“叶家小姐不也一样吗?”

半壁江中文网

不不,她本身完全没有要孤身前来的意思,只是身边无人可用而已。

banbijiang.com

看来这个流言蜚语,今晚过后必定是要坐实了。她无所谓,七殿下是宜室宜家的夫君人选,若真是如父亲盘算的那样,她完全不吃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带太多人出门也难玩得尽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话中肯,叶容浅点头:“七殿下说得有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笑道:“出门在外,不需如此生疏地叫我。”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叫七殿下叫什么,子衾?她还想多活两年。穆清?得了吧,那也不是真名。最后想想,叶容浅挑了个中规中矩的称呼:“是,慕公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听你父亲说,你们府上家教森严,你自小就没过过含真节,这可真是太可惜了。每年的含真节都有五花八门的节目。”他引着叶容浅往西街灯市那边走,摇头叹道,“年年都有的花灯猜谜大会也花样百出,去年我同子远来玩,他自称猜谜无人能敌,都遇上了好几个他也猜不出来的灯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能不能换个稍微简单点的话题,猜谜什么的她完全不在行啊,她想想,道:“猜谜语灵感也是很重要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猜谜语不在行,这没什么,重要的是不能不接话题,让七殿下觉得尴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概慕子衾也看出她不擅此道了,自然而然地转了话题:“猜谜倒在其次,你瞧那边,每年含真节都有各路杂耍戏子过来游街表演,去年还有人表演吞火走钢刀,看得人端的是心悸无比。”

banbijiang.com

这些她都没见过,她虽常常出门,可都是书斋府内两点一线,听慕子衾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新鲜极了:“真的吗?吞火走钢刀?听起来像是书里说的上刀山下火海,这含真节竟还有这样的节目?真想去看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慕子衾见她感兴趣,笑道:“那是去年的,表演时轰动极了,就是不知今年还有没有。”见她眉宇间有向往之色,又道,“不过节目是一年比一年新奇,想必今年的比去年的更好,既然约你出来了,自然没有让你失望而归的理。”

半壁江中文网

越往闹市走越拥挤,身边来来往往的年轻姑娘们呼朋唤友,衣着鲜妍,手里都提着形形色色的花灯,笑靥如花。经过卖花灯的小摊的时候,慕子衾也停下来,挑了一盏荷花灯送给她:“来,拿着。出来过含真节的姑娘都有一盏花灯,讨彩头求个平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谢谢!”这盏荷花灯用小吊杆牵着,做得十分精致,娇小玲珑,纸糊的花瓣透出莹莹粉光,像是少女羞红的脸庞,莲台下边还吊着一串小小的银铃,在风里碰得叮当碎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灯火下慕子衾的笑容染上一层暖色,显得越发春风和煦,看向她的柔和目光里甚至噙着些许亲昵。

banbijiang.com

她暗自镇定心神。面对这样的男色,她坦然自若,绝对的坦然自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来回看看小摊,叶容浅拎起一盏锦鲤灯:“求平安,礼尚往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小锦鲤活灵活现,真真像是一尾活水里的游鱼,若是小姑娘拿着倒像年画里的小玉女,他一个大男人拿着看起来却有些可笑。他把小锦鲤提起来看看,又看看叶容浅,微微笑了。叶容浅忙道:“那个,还是换一个好了。”有没有哪盏灯比较有男子汉气概一点?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用麻烦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看来看去,最后拎起摊子上最大的一盏灯来,道:“不麻烦不麻烦,你看看这盏龙怎么样?”金光闪闪的,老长的一条龙,比别的花灯要大上两三倍,想来价格肯定也比其他花灯要可观多了,更能表现心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慕子衾忙阻止她:“求平安是心意,哪盏灯都一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好吧。”叶容浅不强求,顺水推舟地跟着他继续往前走,手里握着这盏花灯,手心却微微有些发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前面被层层叠叠人群围起来的就是今晚杂耍表演的艺人了,人山人海里不时传来沸腾的惊叹声和赞许声,掌声连绵如浪潮,在夜色里传出去老远。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太多人围在一起,人头攒动,摩肩擦掌,想要挤进去就困难得很了。 半壁江中文网

叶容浅有些惋惜,道:“好多人,今晚只怕是看不到了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跟我来。”慕子衾负手于身后,走进街边的一家酒楼里。里面的伙计看到他,急忙迎上来:“七爷,掌柜的早已吩咐过了,二楼的包间给您留着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看来是熟客。叶容浅跟着他上了二楼包间,进来坐在窗边一看,果然能清楚地看到杂耍表演的场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酒楼伙计躬身问:“二位贵人想吃点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叶家小姐想吃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叶容浅道:“慕公子做主就好。”毕竟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上不了台面的五个字:醋熘土豆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沉吟片刻:“那来个醉鱼,一个红焖野鸡,再来两个招牌菜,看你们有什么时令菜蔬就上几个,点心要蔷薇糕和杏仁酪。”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蔷薇糕和杏仁酪很快就送上来了。热气腾腾的糕点小巧玲珑攒了一盘子,白中透出隐约的蔷薇色,散发着花的甜香气息。两盏杏仁酪用青瓷小碗盛着,青釉色的碗衬着白生生的酪,显得格外好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慕子衾夹了一个蔷薇糕放到她面前的小碟子上:“你尝尝,这里的菜味道也还一般,倒是这两样点心做得不错。” banbijiang.com

叶容浅默默地夹起来吃掉。 半壁江中文网

“味道怎么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回味了半天,才道:“好吃。” ]3 `. u7 p* T. |' |/ f. y, S8 D

“噗……听新月说上次宫宴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她给你什么你就默默地吃了,问你呢你就俩字,好吃。” ]3 `. u7 p* T. |' |/ f. y, S8 D

“……真的很好吃啊。”原谅她真的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酒菜陆续端上来,楼外场里的杂耍也演得越发精彩,她甚至看到有一个人把自己的身子对折起来,腹部上面踩了好几个杂耍艺人,最上头的那个人用头倒立起来旋转,四肢舒展,还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人群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掌声,间或夹杂着孩童的笑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叶容浅也不由得屏住呼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慕子衾一边看表演,一边漫不经心地挑着花生下酒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们好厉害啊!这样都行!”她回过神来,脸上微微泛红,“之前一直听说杂耍表演精彩,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copyright Banbijiang

“看着吧,精彩的还在后头。刚才我在外头的时候见着熊二了,他是这班杂耍艺人的领班,他艺高人胆大,当初可是什么惊险玩儿什么,就没有他不敢耍的,不过已经收山几年,没想到今年又出来了,看来你今天有眼福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时人梯已经散了,一个高瘦精壮的男子进了场,白布袖子半挽着,露出小麦色的臂膀。他大喝一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有几人抬着几块足有一指厚的大青石板压到他身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叶容浅瞪大了眼睛:“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慕子衾知她性格,笑着安抚她:“别担心,没事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刚才组成人梯的那些人重新站上去,重重叠起,最上一人花样百出,身体柔软得像一条蛇。表演完之后,压在熊二身上的那十来个人迅速鱼贯而下,熊二气沉丹田,猛地一吼,掀开身上的几块大青石板,自己坐了起来。

banbijiang.com

围观的百姓尖声叫着他的名字,不时有人叫他表演喷火、踩钢刀等节目。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叶容浅夹了一筷子鱼肉,慢吞吞地挑着鱼刺,笑眯眯地道:“真精彩!这些杂耍艺人都好厉害。”不过她说来说去还不忘自己的本职,“不过说到底还是太危险了些,为了取乐,总不能置自身安全于度外。”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安慰道:“你放心,他们自小训练到大,趁着过节赚些银子谋生,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听他说完,叶容浅下意识地去摸自己随身带的荷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叶家小姐喜结善缘真是名不虚传。”慕子衾微笑着,招手叫来伙计,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他手心,“去,把这锭银子送去给外面表演杂耍的熊二。” 半壁江中文网

“哎,好咧!”

内容来自半壁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