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生得丑还不让人说,嘴长在我脸上!”慕丞雪也挺不爽。怎么说来这如花似玉的公子哥是她未来的夫君,御笔钦旨,百年不变,再是窝囊,也不能让人随意欺了去。于是乎,她向彤影打了个手势,自己先站了起来。

顾二公子抬眼,便看见一双深幽的凤目,杀气满溢。顿时,心头如遭重击,惴惴如小鹿乱撞。

人群识相地分成了两股,一半依旧围着顾二公子,一半却是随着窦侩走向了慕大小姐。分开的人群中间,俨然被辟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

这一刻,顾玉麟在这边,慕丞雪在那边,两人遥遥相隔。

大战一触即发。

彤影一惊,慕大小姐要英雄救美,可是她不会武功,却要怎么虎口夺刀?

顾二公子心里却是狂喜不已,居然出门遇贵人,开心。所以说啊,人长得好看,运气都比别人好不少。趁这机会,还不脚底抹油赶紧逃。可是临走,他还忍不住多看恩人几眼。

只可惜,这时再无闲风掀起帘角。想看,却再也看不着。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逃啊!”慕丞雪做了个手势,顾玉麟却还像只呆头鹅似的望着她。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家住何方,救命之恩重于泰山,小生自当没齿难忘。”说罢一揖到底。

“滚!”顾二公子一作礼,挡住了彤影的视线,彤影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踹飞了他,跟着一道黑影越众而出,冲散了人群,挑飞了三五大汉。未来姑爷可以不管,可是小姐却是慕府的命根子。她这样贸然冲出来,确实有一骑当千的气势,两拨人措手不及,径自被马车撞出了六七尺,跟着彤影长鞭舞动,不偏不倚锁住了慕丞雪那一抹纤纤细腰。

一提一拉。

慕丞雪借着那股力道,腾空而起,直直坠入车厢。

马车擦着顾玉麟的鼻子跑了过去,剩下一干人等跟在马车后头大呼小叫。

“呼——”慕丞雪和彤影同时在马车里舒了口气。

“还有我,还有我!”顾玉麟高举着双手在人群前一蹿一蹿,边叫边跳,活像只猴子。

“抓住他,抓住他!”顾玉麟身后跟着五六个汉子也是这样又叫又跳,像一群猴子。

慕丞雪掀帘一看,身后以顾玉麟为首的一大波猴子正在逼近。

顾玉麟虽然笨拙,但运气还算不错,不管身后痘脸公子那伙人怎么扑抓,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他铆足了劲跟在马车后边跑,眨眼工夫便跑出了半里路。

彤影扭头瞅了一会儿,终于禁不住发话了:“小姐,顾家这位二公子像是有下盘功夫的,是个练家子啊。”再怎么说痘脸也不是普通的流氓,待在军营里再是懒散,也能练得一副差不多的身手,可就这么一群人,竟奈何不得一个手无寸铁的小白脸,真是奇哉怪也。

“你说什么?”外边风很大,马蹄扬尘也来得甚是凶猛,慕丞雪看不清也听不清,偏生又好奇,便从车窗探出个脑袋观望,却不料头上的幕篱太宽,一时被卡在了窗格子里。

薄纱飞舞,转瞬便露出了真颜。

如此惊鸿一面,在顾玉麟脑海中炸出一片绚烂的烟花,他忘记了恶心,忘记了愤怒,只剩一腔热沸的血,包络着一道轻浅的倩影,曾经从未留意过的细节,忽地纤毫毕现,他想起了,当他受辱时,这位姑娘也一样攥紧了拳头,他从来还没见过这样好心的姑娘呢。

“姑娘救我!”他向前猛窜一步,与身后的人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敬酒不吃,吃罚酒!”与此同时,匕首呼啸而至,痘脸情急之下,竟然把兵器当暗器使了。

“小心!”慕丞雪不觉一声轻叱。

长鞭如灵蛇卷来,顾玉麟来不及闪避,便被一道劲风带起,旋转,飞扬,拖着两条死死不放的狗儿,情态优雅地掉进了马车厢。慕丞雪刚缩回脑袋,便与某人撞了个满怀。

两个人驴打滚似的跌在甲板上,恰巧,马车掉转了方向,一个漂亮的甩尾,伴着急促的狗叫声:“汪汪汪汪……”

顾玉麟才抬起头,就见八只奶牛花的狗爪子盖着脸压过来,他吓得一埋首,嘴唇便贴在了未来媳妇的脸上。慕丞雪被他蹭了一脸口水,当即又惊又怒,可是那两条狗没长眼,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竟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顾玉麟的背上。

“啵!”好香。

他陶醉地闭了闭眼,舒展身子,敞开了怀抱。顾玉麟占便宜占得心安理得,这不能怪他,他也是被逼的,两条狗加起来也有几四五十斤呢。

“你,放肆!”慕丞雪揩着脸,呆了半晌,才嫌恶地推开他,想想并不解气,又举起了拳头。

“啪啪啪!啪!”数声闷响,差点连累将马车也撞翻,一张俊脸半死不活地从车窗里挂出来,带着五个指印歪在一旁。慕大小姐缩在车厢角落,一脸怒意并着防备,手心尤自微微发麻。

“哇!误……”误会。顾玉麟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揍成了熊猫一只,歪在车里不省人事。

“追,快给我追!”痘脸公子气得哇哇叫。

“可是老大,我们没有马!”手下们傻眼,那驾车的黑衣姑娘是难得一见的好手,他们这两条小短腿儿,委实拼不过。

“那不是还有马?”窦侩绿着脸扬手指了指顾玉麟骑来的大白马,哦不,大胖白马。

砰!大胖白马很配合地轰然倒地,口吐白沫,不省马事。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热的天,它又肥成这样,贸然跑出去还不得中暑?于是它静静地装死中……

那边厢,马车载着昏迷的顾二公子一口气狂奔了数十里,这边厢,顾家也闹了一出乌龙戏。

顾二公子偷走了人家的宝贝牡丹,却没有带着花儿一同翘家。他只顾着沐浴更衣,上药牵马,光秃秃的盆子放在厅屋里,没人搭理,临他出门,也没谁问过这东西究竟是个啥。

不是园子里的下人不认得牡丹花,而是这时下并非牡丹花开的季节。

人看花,花不开,谁又认得出谁?

可是顾家却有个相牡丹的行家,顾三公子,顾玉犰。

顾三公子最败家,什么贵拣什么买,眼光高,出价高,京里的珠宝商人十个有九个与他熟稔,一群狐朋狗友整天腻在一起赏花赏月赏秋香,也算是有些品位。

顾二后门跑出去,顾三前门溜进来,撩起袍子窜进大厅,抬头一看,眼睛就直了。

“哇,好宝贝!”顾玉犰看见那花,就像看见了前世的情人,今世的命根子,他冲过去就抱着盆子,嘴对盆啪叽一声极其响亮,把身边的下人吓得心肝直颤。

顾玉犰迷离着眼睛,笑得傻兮兮,亲手将每片叶子都摸了一遍,脸上更像是开了朵花。

末了,才扯着下人叽叽呱呱地盘问起来。

“哎,那谁谁,这花是打哪儿弄来的?怎么就这样随随便便放在这里?你知道这花多名贵吗?你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梦寐以求吗?你们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这花是二公子拿回来的,也是二公子随随便便摆在这儿的,别的小人并不知情。”

“二哥的?嘁,他那个土包子哪懂得看花啊,一定又是去哪家收账时坑回来的,反正放着也是暴殄天物,不如跟了我享福,我一定把它照看得好好的。”

顾玉犰又抱着那花盆用力亲了两下,恨不得自己就变成那个花盆才好。

那下人看傻了,直到顾玉犰一路癫笑着跑出了双禧园才反应过来。

“唉,三公子,你刚回来又要去哪儿?”

“收到个如此好宝贝,当然要去吉祥楼摆几桌,请几个朋友聚聚。”

说白了就是想显摆显摆。

顾玉犰的声音像天上的风筝,越飘越远,自是有些迫不及待。却不知这一显摆,出大事了。

吉祥楼哇吉祥楼,左边卖米,右边卖油。听起来好像有点没格,但事实却是,这吉祥楼正处于闹市中间,人流旺,三教九流汇集一地,正是传递小道消息的好地方。

自然,也是显摆的好地方。

吉祥楼的掌柜姓黄,人也长得像把黄花菜,又细又黄。黄掌柜不仅会盘账、看店,还会一道京城名菜——帝都吉祥鸭,即烤鸭。

烤鸭入味,未必是绝顶的好,但贵在限量,鸭子不卖,只配赠,订一桌酒席可配得半只,京师王孙贵胄逢端午、重阳、上元、生辰,可免费获赠一只。每天限量,也就只有两百只。

顾玉犰喜欢吉祥楼的鸭。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享受莫过于,看宝贝,吃烤鸭。

今天新得了宝贝,顾玉犰便照例在吉祥楼摆了一桌,要请狐朋狗友们来赏花。

可是时下花不开,说它是魏紫姚黄谁也不肯信,几个没品的家伙看着看着,竟嘲笑起他来。

有人道:“嘁,光是绿油油一丛叶子,你爱怎么说怎么说,一树双姝的牡丹我还从来没见过,你那是吹牛。”

有人道:“顾三,玩笑可不能乱开,听说这绝色双姝京城独有一家,却是养在慕阁老的后院里,光是有钱可弄不到,听说那是慕大小姐出嫁的嫁妆,还是她亲手接种出来的。”

还有人道:“你不会因着你二哥要娶慕大小姐,就随便拿个盆子来忽悠我们吧?总该不会说,嫂子没进门,嫁妆先到家,这事要是传出去,教慕阁老的面子往哪里放?”

各说各有理。

经大伙儿这么一说,顾玉犰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像推磨的驴儿,绕着那桌子跑了一圈,又把花盆转过来看,这一转倒好,露出了盆沿刻着的一行小篆,十个字:“千秋百年老,并蒂鸳鸯花。”落款是个极小的“雪”字,也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在座的人凑上来一看,不由得面面相觑。还真是……真是嫂子没到,嫁妆先到?

顾玉犰圆着眼睛,喃喃地道:“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半晌过后,他用力跺跺脚,“得了,我先拿回去问问二哥!”岂知他这不跺还好,一跺脚,坏了事。

御林军统领沈群今日生辰,也是请了狐朋狗友一大帮,在吉祥楼里摆了酒,他们包的雅座就在顾玉犰订的厢房正下方,顾三公子跺一跺,楼板上的灰便落了沈统领一头一脸。刚端上来的帝都鸭也都泡汤了。

“哪个不识相的小子?”

狐朋狗友大多是行伍出身,没一个是斯文样,眼看沈统领沉下了脸,纷纷拔刀拔剑,乱糟糟地冲上楼去理论。飞鱼服,绣春刀,麒麟枪,一片灿烂挤进了顾三公子的厢房。

然后,沈群就看见了这盆花。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