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你不需要成为一个讨好的人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我们都很欣赏对方,曾经相约“找机会合作”,也经常推心置腹地交谈。我和他不仅是好朋友,在工作上也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有一次,我突然感到很难过。比方说,我为了让他高兴,为了寻求他的理解做了很多事,但下一刻却忍不住觉得“他似乎没有这么对待我”。我把他当成好朋友,他会不会也这么想?这么说或许有点自私,但我觉得我们双方对待这段关系的热情并不相同,内心愈来愈不安。 半壁江中文网

这时,刚好出现了问题。我们在聊天时,他说的一句话让我很受打击,几乎因此一蹶不振。我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但心灵还是受到极大的创伤。无论睡着还是醒着,都会想起他说的话,无奈之下,我只好找他出来谈一谈,告诉他:“你说的话让我很受伤,我无法工作,也食不下咽,损失惨重。”他当然立刻道歉,直说因为自己发言不慎,伤害了别人。但我仍然像悲剧主角般,抱着伤口痛苦呻吟。然而,这时我也突然发现“问题的原因在我自己身上”。 banbijiang.com

我恍然大悟。深受伤害的悲剧主角——我发现我在“故意”扮演这样的角色。虽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我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假装自己受到伤害,而且,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演戏。就好像说谎成瘾的人谎话说久了之后,连自己也信以为真,当时的我,完全就是那样的状态。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希望对方了解我,想要他对我说,我是正确的。于是,就用这种方式向对方撒娇。我为什么不惜用这种手法确认对方的想法?答案很快就找到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发自内心地相信别人。听到有人“不相信别人”,通常会觉得那个人很糟糕,个性上一定有什么缺失。我自己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所以一直在自我欺骗。

半壁江中文网

这么多年来,我很了解在人生旅程中,相信他人是非常重要的,也自以为很相信别人,但是,因为这件事,我终于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发自内心地相信过别人。我稍微想了一下,就发现了很多可以佐证这个可怕假设的证据。比方说,至今为止,我向来都是独立工作,从头到尾都是由自己构思,一切都从零开始。独立工作自由而愉快,但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因为我无法相信任何人,所以把这种不信任变成了动力,独立完成工作。只有相信他人,才能把一切交给他人处理。无法交给他人处理,不就代表我不相信别人吗?我对自己引导出的结论感到极度震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回想起来,我在《生活手帖》工作时,即使把工作交给下属,也会逐一确认。这当然是总编辑该做的事,但我觉得自己的确有点过度,可能让对方觉得“总编辑不相信我”。比方说,我以为自己对朋友和家人都抱着“接受对方应该享有自由”的态度,我以为自己不会过分干涉,尊重了对方,但也许在我心灵深处,根本就放弃了相互信任这件事。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我让对方为所欲为,自认“心胸开阔”。无论在恋爱关系或是亲子关系中,如果不出言干涉、确认就无法放心,不就是因为无法相信对方,怀疑对方所致吗? 半壁江中文网

进一步而言,我喜欢旅行,喜欢独处,喜欢仔细观察事物。仔细思考后,发现我必须亲眼看、亲眼确认,彻底调查才放心。到头来我只相信我自己——我认为这一切都证明了这一点。中学时代,同学的妈妈无条件相信我,但我并没有练习相信他人。我在自己内心发现了如此根源性的问题,不禁呆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发现了自己身上关键性的缺失,我终于知道我缺了什么。于是,我得救了。佛教中的“顿悟”就是了解自我。虽然离顿悟还很远,但我把自己的人生拼图上所缺的那一大块拼上了。那个朋友让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向他道谢。“你简直救了我一命,真的很感谢你。”朋友一脸错愕,但我再度体会到,他是我的好朋友。未来的人生路上,我要努力相信他人。只要不断练习接受他人、相信他人,有朝一日,或许可以相信他人,至少自己会因此发生改变。但是,也许会有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他人的时候,那就把这种不信任化为动力。我在人生路上找到了新的迈步方式,于是,在我周围出现了新世界。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