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8节 建筑力学与性的关系

  

         到学校天已经黑了,在食堂匆匆吃了饭便回宿舍。未来坐在床沿上用剪刀修理长发的叉枝,比插花认真;汤兰躺在床上看我的黄色小说,面部的几块笑肌都在颤动。

  

         我和汤兰在宿舍里从不看专业书,只在临考前狂背几个晚上,然后打听考场定在哪儿,按照学号找到座位,用针管笔按1:10的比列把答案镌刻上去。桌上已经被学哥学姐们写得密密麻麻,答案再挤进去考试时就很难找,找的时间久了,监考老师就会跑过来帮你一起找,看到与所考专业有关的内容,便阴着脸没收试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镌刻答案前要自带小刀,先削出一块干净的桌面,像一张做了换肤的脸,然后怡然自得地把答案浓缩上去。

  

         汤兰说,看黄色书比看专业书有用多了,那些专业知识现在狠记狂背了,以后工作中十分之一都用不上,我们只要记住所学科目名称,以后跟别人说起来,可以告诉人家咱学过《材料力学》《结构力学》《房屋构造》《土木学》等等,我们现在只要学习建筑术语,没必要学习那些将来注定要忘记的东西。

  

         我说,有道理,我们用四张稿纸才能计算出的杆件受力,设计院都是用软件,只要把杆件长度和受力点输入进去,计算结果会自动生成。看黄色书至少以后可以按图索骥,根据书上的图示变换姿势。

  

         我问我妈学习的简便方法是什么?我妈说,学习没有简便方法,就是多看、多练、多算。多看,就是把课本当小说一样地从头到尾看上四五遍;多练,就是把所有的习题全部做上四五遍;多算,就是要举一反三,从日常生活中找一些问题进行计算。

  

         所以,我和汤兰常常用力学知识计算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数据,比如计算阳具的受力和弯矩。我问汤兰,要是以一个尺寸为15MM的阳具来进行受力分析,给出截面尺寸直径的数据,计算出它的重心距离、惯性矩、截面系数和回转半径。

  

         汤兰说,操,这也太——太难了吧,我只能计算出它承受的最大弯矩,再说计算截面系数也太残酷了吧,得把阳具以直径方向切开,分析材料构成,先计算理论重量。

  

         焦捷说我们有阳具情节,凡事都喜欢用阳具来比喻,看见一切圆柱状物体都会感叹它的挺勃和强劲,看见一切柔软和萎靡的人和物都会感叹它的疲软。

  

         我和汤兰没见过实物,只从一些书上了解大致的模样,未来曾带来一本她姐姐床头的《性爱姿势十六学》,足足让我和汤兰研究了半学期。汤兰说,阳具真是个好东西,至少目前让我们单调枯燥的建筑学科,看起来有意思多了。

  

         阿力突然敲门,说,成功出来一下吧,有人找你。

  

         我问谁找我?

  

         阿力说你出来就知道了。

  

         我跟着阿力向外面跑去,我问阿力,是不是苏明找我?什么事啊?

  

         阿力没说话,用斜眼扫着不远处的餐厅。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