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1500名战俘聚集在七号码头,有些人偷偷溜到仓库和船坞去看那里有什么货物。第4海军陆战队二等兵,24岁的罗伯特·哈尼找到了一包包的压缩鱼干。他和战友们偷走并吃掉一些,后来才知道这些鱼干是准备作肥料之用。米勒中校找到了堆积未加工烟叶的仓库,他和另外几名战俘偷了很多,把一片片烟叶絮在裤腿里边藏起来。米勒回忆说:“那是我抽过的最糟糕的烟叶了。”

当所有战俘都来到时,日军带他们走出码头准备登船。罗伯特·戴维斯说道:“迎接我们的地狱船是长门丸,那是一艘旧货轮,颜色昏暗,毫无生气,船身庞大,它的存在玷污了马尼拉海湾湛蓝的海水。”戴维斯沿着跳板走上船去:“日本兵像驱赶牲畜一样把我们塞进货舱,每个货舱里装了550人,拥挤不堪,人们彼此紧靠在一起。舱里的温度不断上升,人们的火气也越来越大,那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地狱船。”

长门丸是一艘重5900吨、长117米的客货两用船,单螺旋桨推进系统,正常巡航速度为10节,归日本邮船株式会社所有。戴维斯听说长门丸的意思是“永恒之门”,暗想:“这艘船会一直航行到永恒之门吗?”

战俘登船是深夜时分,罗伯特·哈尼是第一批登船的战俘,他进入了前货舱,觉得那里通风应该更好。但是最先上船就意味着要待在船舱最里边的角落里。一个陡峭的梯子靠着货舱后隔离壁延伸下去,舱底部是三层架子,舱中间放着一个大泔水桶,散发着腌萝卜的气味;另一个桶里装的是水,水桶几分钟后就被战俘们喝得底朝天。高处的灯光不能照亮底部,吊在货舱内的唯一一个灯泡同样暗淡无光。

3个货舱,每个货舱里容纳了超过500人,这样的景象让戴维斯首先想起了地牢。舱内四壁树立着肋骨一样的木材,又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巨大的鲸鱼吞入肚子里。眼前的一切让米勒回想起了看过的一部老电影,其中展示了西班牙船只运送奴隶的场景。货舱装满,再也没有容纳战俘的地方,这时大约1500名日本士兵登上上层甲板。米勒算了一下,1. 5米宽、1. 8米长的面积平均要容纳10个人。战俘们喊叫着要水与新鲜空气,看守出现在舱门处,威胁说如果不安静下来就要开枪。有些战俘一惊之下呕吐到了周围人的身上。当局面即将不可控制,暴乱将起的时候,日军会用绳子放下来几桶水,可是水实在太少,平均每人只能分到大约一茶匙的水量。

长门丸在11月7日驶出马尼拉海湾。风平浪静,船队在大海上缓缓前行。突然之间在厕所前排队的人多了起来,可是厕所只有两个。哈尼所在区域的泔水桶每次有三个人同时使用,旁边还站了一群心急火燎等着方便的人。不久以后,泔水桶的边上、底下、桶周围的地上变得一团肮脏。后来战俘们的鞋子上、裤子上都沾上了屎尿,最后舱内整个甲板都非常污秽,连梯子都覆盖上了一层屎尿。必须在梯子上爬上爬下的战俘只好用饮用水洗手。哈尼回忆:“泔水桶很快就满了,不过身患痢疾和腹泻的战犯根本等不及。”整个货舱变成了一个大便池,哈尼觉得但丁在《神曲》中所写的地狱就是1942年航行中的长门丸。他说道:“在我的余生中,那次太平洋上的旅程让我对日本人的印象更加深刻,永世难忘。”

当天下午,一名士兵出现在梯子上方的出口处,告诉他们准备倒掉泔水桶,在战俘们拎着桶爬上梯子的时候,桶内的脏物洒了出来。把泔水桶倒干净后,日军让10个人上去取米饭和水,然后他们沿着同一个梯子下来。大便与米饭混杂在一起!哈尼记不清楚在17天的旅程中是否吃过东西,但实际上他必然吃过。一定是对这段经历的强烈憎恶之情抹去了他那部分记忆。

几天的航行后,除了食物戴维斯已经想不到任何其他东西,他变得精神恍惚,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可是对食物的幻想啮噬着他的心。战俘们谈论食物,可是越谈越饿。戴维斯和他的朋友里尔登(Reardon)和波特相约在战后一起开家餐馆。

戴维斯说:“我们会给客人送上最新鲜的鱼、墨西哥卷饼加奶酪和热热的浓汤。”

里尔登说:“中午吃牛排,我们也卖牛排。牛排、马铃薯、沙拉、蔬菜、牛奶、咖啡,所有只卖4角5分。”

波特补充说:“还有芒兹棒糖、儿童露丝棒糖、赫什糖。”

“你们几个家伙闭嘴!”黑暗中传来一声怒吼,于是安静持续了一会儿。

“比萨饼!”

“啤酒!”

他们又喊起来,接着一场斗殴爆发,直到双方筋疲力尽为止。

两天后,日军突然关上舱门,战俘们送回盛米的空桶被粗暴地扔进来,混乱中一名战俘被打掉了牙齿。因为潜艇攻击,舱门关了4个小时。战俘们透过船体听到炸药爆炸声,感到爆炸产生的震动,舰队扔下了深水炸弹,还能听得到甲板上的枪声。战俘们被关在货舱里,对外边的情况一无所知,不过他们知道自己被困在船里无路可逃。几个战俘由于缺氧身亡,哈尼也晕了过去。一名战俘一边给他扇风,一边在他耳边说喝下一大杯冰啤酒的感觉多清爽,哈尼这才微微睁开双眼。在11月11日到达高雄时,大约17名战俘死亡。

长门丸在台湾停泊了3天,然后向澎湖列岛进发。在澎湖列岛,风暴让他们又多滞留了几天,再次出发时已经是11月18日了。下一站是地处台湾北部的台北,路上花了2天时间。然后开始了这次旅程的最后一段路。

日军把盖在舱门上的帆布揭开,打开舱门,让清凉的空气进入货舱,舱内温度下降,有助于在穿过东部中国海时降低战俘的死亡率。这段时间里舱内生出很多虱子,这次旅程的最后几天战俘们悲惨地不停瘙痒。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