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我的精神支柱

 

         南京那边终于来信了,跟胡扬的信一起到达我手里的。

  

         那天我和坐在我后面的男生吴大秀正站在教室前的阳台上,看着头顶的一轮太阳感叹。大秀戴一厚底眼镜,多数时候从镜片上方看人,白眼珠奇多。我经常和他讨论一些不着边际的人与世界的哲学问题,比如,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我们从何处而来,又去向何处,来来去去又为什么,是谁为我们做的选择,极限是什么,极限之外又是什么。

  

         现在我们正站在阳台上,看着前面的宿舍楼闲聊,窗外到处都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被子。然后大秀就感叹:“只要有晴朗的太阳我就会把被子拿出来,在这个又冷又湿的地方,阳光越强烈我内心就会变得越温柔。”

  

         我说:“晒太阳那会儿人会暂时忘记自己是个富人还是个穷人吧,忘记自己是个差生还是个优等生,太阳普照每个人,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晒太阳也能晒出哲学来。”

  

         我的信就是这个时候来的,在我正沐浴着阳光,谈论太阳哲学的时候到来。

  

         南京的来信说我已通过专家预审,请于某月某日前去面试。我打电话告诉我姐,我姐说:“你看,就是你照片上的那笑容征服了评委,你的笑虽然不比秋香的三笑,不比蒙娜丽莎的微笑,但你的笑就是特别,心境澄明,无欲无求,你的笑容告诉评委一个讯息:你可以演傻姑。演傻姑没关系,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演秋香、演蒙娜丽莎,总要有人去要傻姑,你演好傻姑,就可以演梅超风了,演好梅超风你就可以演黄蓉了。”

  

         我从电话亭出来,太阳比先前更加热烈了,正如大秀说的,阳光越强烈内心越感到温柔。

  

         我想起小时候跟姐姐捉迷藏,常常躲在谷堆里面,谷堆里有一种叫麦虱子的虫,咬得浑身红肿,奇痒无比,那时是三伏天,奶奶就会叫我站在太阳下暴晒,因为虱子不耐高温,于是我就在中午最炎热的时候坐在太阳底下,地上的泥土是温热的,依着的红砖墙也是温热的,我的身上开始沁出汗珠,一颗颗开满全身,阳光伏在我的身上,我的皮肤到脏腑都是温热的。

  

         我把南京的信折好又放回信封,从另一个信封里抽出扬哥哥的信。

  

         扬哥哥这次的来信很厚,足足十张纸,字写得很流畅,语言也很流畅,他在信中向我叙述了他目前的工作,说现在正在一家私企从底层干起,他对自己没有及时回信感到抱歉,因为他的眼睛很疼,白天电焊灼伤的原因,晚上回来写信久了就感到钻心地疼。

  

         我把目光从信纸移向天空,太阳像一面白铝锅盖,锅盖下是热气腾腾地水,热气从锅盖的周围冒了出来,袅袅娜娜,我感到内心一阵温暖。我跟胡扬已经通信了五年,五年里我们用文字交流,彼此认识,我在他刚毅的字中慢慢成长,在他轻描淡写的语句里渐渐成熟。高一时认识他,在我情窦初开的年岁,于是胡扬占据了我的所有内心世界。我希望胡扬像很多个普通人一样,会在某一天告诉我他喜欢我,他愿意与我谈一场普通又简单的恋爱,我也希望再次听到他说眼睛疼时,我温柔而又体贴地告诉他,我的心也很疼。

  

         我把十张纸的信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阳光照在我的身上,阳光下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与许多恋爱中的人一样,感到内心愈加温暖。扬哥哥在信末说,成功,你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我很欣慰,这么多年的写信——等待回信——写信,已构成了我的生活主要部分,他也是我的精神支柱,建筑中承重柱是不可或缺的,我感到我们的关系已构造得更加稳固。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