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9节 第四十八章

 

         我爸把我安排在镇医院,院长是我爸朋友,时不时地跑来看看我的头和胸,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他说,诶呀,严重啊,就是一只皮球这样撞击一下也快报废了,这脑袋结实啊,你看,这里还有瘀血,皮下有水肿,老成,你来。

  

         院长喊我爸摸我的脑袋,然后在我伤口处用力按按,我疼死了,说,轻点轻点。

  

         院长不理我,继续对我爸说,你看,这缝的也太马虎了,就是缝个皮球也比这缝的好啊,这个地方皮没扯平,这个地方针数不对。院长扒着我的头发认真看着,像看门老胡把他织的毛衣给女同学看一样,老胡说,这个地方应该是上针,这个地方应该用下针,这个针路应该这样走好看。

  

         院长说,大医院都是狗屁医院,大医院的医生都是狗屁医生。

  

         我妈听了又是一脸哀戚,眉头锁成小∏。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每晚彻夜难明,我对我妈说,把窗户全部打开吧,我胸闷得厉害,我要死了,喘不了气了。

  

         我妈便打开所有窗户,乐得蚊子和小野虫都肆虐地飞进来,我妈不说话,站在床边给我摇一夜蒲扇。

  

         白天我和我妈在街上随意地走走,或者依在床上看郝歌的信。郝歌打来电话,叫我多注意休息,补充营养。他的声音和他的字一样,瘦削却温柔。我妈问,谁啊?

  

         我说,同学。

  

         我妈又问,男的女的?

  

         我说,男的。

  

         然后我妈瞪我一眼,低着头削苹果,好一会儿,冒一句:不许谈恋爱啊,你到23岁才能谈恋爱,23岁。

  

         我不说话,低头思索我妈说的23这个数字。

  

         很多年后,我问我妈,为什么当初给我定23这个年龄,是不是23是你的幸运数字。我妈说,呸,23是我生你姐时的年龄。我说,这也太不公平了,你23岁都生我姐了,凭什么叫我23才谈恋爱。我妈说,你头脑简单,心太软,要是早恋,遇上个不好的男孩,以后分手都分不掉,人家死缠着你。我倒吸一口冷气,心想我现在还在闹爱情饥荒。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