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一丝希望

回到座位上,杜坷开始琢磨,一周时间,怎么才能拿到信通集团的新年建设计划。杜坷根据自己对信通集团那点儿微不足道的了解,开始按图索骥。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打开彭博留下的客户信息表,逐个查看每个人的情况,希望能够找到有用的信息。在这张客户信息表中,杜坷看到,彭博记载的情况是这样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一个重要的客户,是规划建设部主任,李雪梅,女,曾经是义乌分公司的总经理,今年38岁,有一个10岁的儿子,在实验小学上四年级。整个信通集团的网络建设需求和具体的设备技术要求,全部由这个部门负责,因此可以说,她的意见几乎可以决定所有设备公司的生死。不幸的是,她对H公司的反对意见是最大的,记录为“绝对反对”。

banbijiang.com

第二个重要客户,是规划建设部副主任,吴军,36岁。备注信息上显示,此人精通历史文化,爱好古典文学,知识面非常广,开会时经常旁征博引,引经据典,谈古论今,侃侃而谈。此外,他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酒量惊人且嗜酒如命。据说,因为酒精肝的问题,做过肝脏切除手术。不过,此人和H公司的接触很少,对H公司的态度也模棱两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第三个重要客户,是网络维护部主任,谭胜利,今年32岁,有一个3岁的儿子。他曾经是杭州市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分管网络规划与建设,才调到集团公司不久,担任网络维护部主任。由于曾经留学美国的经历,他是一个欧美技术的崇拜者。备注上说,此人比较清高,很难相处,H公司的销售人员曾经好几次给他送礼,都被他直接从办公室扔了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除了这些人,在客户信息表上,还记载着一些工程师的信息。这些工程师,在项目的操作阶段会负责具体的技术细节,并与设备厂家保持沟通。不过,他们对于项目的决策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这张客户信息表上,对客户高层的信息记载寥寥。按照表上的记载,信通集团的总经理叫廖凯,分管网络建设和维护的副总经理叫彭振华,还有一个副总经理,分管市场和大客户销售方面的工作,叫董炳坤。除了这些最基本的信息,杜坷再也看不到其他更详细的情况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来,彭博也好,之前的销售人员也罢,都没能和这几位高层客户搞好关系,以至于对他们的情况了解得太少。不过,这也不难理解,连中基层的客户都没有搞定,怎么可能和高层客户搞好关系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看到这些情况,杜坷近乎绝望:还有谁能帮助自己搞到今年的建设计划呢?突然,杜坷灵机一动,想到了在洗脚城的时候,彭博曾经和他提到过一个客户,叫孙启斌,是可以约出来见面的,想必关系应该还可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杜坷在客户信息表上找到了关于孙启斌的这一行信息,特别注意了彭博对他的评价:办事得力。杜坷心中燃起一线希望,决定马上去拜访孙启斌,于是匆匆赶往信通集团。

banbijiang.com

刚到信通集团楼下,杜坷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杜坷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来得太匆忙,竟然忘记了提前预约。他拿出打印出来的客户信息表,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给孙启斌打了电话。 内容来自半壁江

“孙工,你好!”接通电话之后,杜坷赶忙介绍自己,“我是H公司的销售,我叫杜坷。”

]3 `. u7 p* T. |' |/ f. y, S8 D

很显然,孙启斌并不知道杜坷接替彭博的事情。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很陌生:“杜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杜坷听出了对方的犹豫,忙着解释说:“是的,我叫杜坷。刚刚过来接手彭博的工作。我刚到杭州分公司没几天,之前就听彭博说,您人特别好,所以今天特地过来拜访您。您在单位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杜坷心想,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既然彭博说此人不错,自己不妨就把这顶高帽子送给孙启斌,他总不能再反驳自己吧?至于说自己刚到杭州没几天,则是杜坷临时撒了个谎。否则,如果说自己已经来杭州一个多月了,今天才第一次来拜访人家,岂不是会让对方认为不受重视? ]3 `. u7 p* T. |' |/ f. y, S8 D

知道杜坷的来历之后,孙启斌显得很热情:“哦!你好,你好!我在单位呢!你现在人在哪儿呢?来我这里聊聊。” ]3 `. u7 p* T. |' |/ f. y, S8 D

杜坷心里总算踏实下来了,说:“我就在咱们集团楼下呢,保安不认识我,不让我上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没关系!我下来接你。”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孙启斌的热情大大出乎杜坷的意料。看来,孙启斌这个人确实不错。想到这里,杜坷不禁又有点责怪彭博,为什么不早点带自己过来拜访他呢?与此同时,杜坷对于自己给孙启斌戴上这顶高帽子的做法也很得意。殊不知,孙启斌之所以这么热情,其实另有原因,现在的杜坷还不得而知。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