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仓促的客户拜访

孙启斌来到楼下,接上杜坷,一起来到位于信通集团大厦8楼的规划建设部办公室。出电梯左拐,杜坷注意到,李雪梅的办公室就在回廊右手侧的第一个房间。门是开着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走过李雪梅的门口,杜坷故意放慢了步伐,忍不住扭头朝里看了看,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每年决策几千万、上亿甚至几亿金额的设备采购;她又是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搞得H公司在信通集团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除此之外,杜坷也想看看,李雪梅是否真的像彭博所说的那样风韵犹存。只可惜,杜坷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有点失望,因为办公室最里端的办公桌前,坐着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年妇女。如果非要找出一点儿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她一身职业装的打扮,看上去很精明强干的样子,流露出职业妇女特有的味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杜坷心里这么想着,却听到孙启斌小声问他:“怎么了?想去拜访李主任?” 半壁江中文网

杜坷尴尬地解释说:“没有。就是还没见过李主任,随便看看。” ]3 `. u7 p* T. |' |/ f. y, S8 D

孙启斌一边往前走,一边说:“走吧,咱们先聊聊,等会我给你看看,李主任有没有时间见你。”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杜坷感到一阵狂喜,忙说:“多谢!多谢!”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810室,这是孙启斌办公的地方。一片很大的办公区域,被分割成多个格子间,孙启斌坐在中间一排最靠后的位置上。孙启斌介绍说:“这个位置就是我的办公地,你以后有事情,直接过来找我就行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杜坷一边忙着递上自己的名片,一边解释说:“彭博当时走得非常急,没来得及过来跟你道别,所以特地让我尽快过来,给你道个歉,同时也对你长期以来的支持表示感谢!” copyright Banbijiang

孙启斌接过名片,然后领着杜坷朝会议室走去,边走边说:“嗨!跟我客气啥?咱们之间的关系用不着这么客气。放心吧!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就是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杜坷没想到孙启斌这么爽快,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正不知道该如何言谢,却听到孙启斌又问:“彭博为什么走了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哎!因为上一个项目丢标,公司认为彭博需要承担责任,就给了彭博一个处分,把他调回总部职能岗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其实,对于彭博被公司处分这件事及其原因,孙启斌早有所耳闻。现在问杜坷,只不过是想求证一下。 ]3 `. u7 p* T. |' |/ f. y, S8 D

杜坷本来不想提彭博受处分的事情,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么说或许对自己更有利:既然孙启斌说他和彭博关系不错,那么彭博因为项目丢标被公司处分,孙启斌应该会有所歉意或内疚吧?果真如此,孙启斌对于自己的工作是不是会支持得更多一些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杜坷心里盘算着这些,突然意识到,彭博没有领着他当面拜访客户或许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多了很多临场发挥的余地,可以把以前H公司所有的负面事件都推到彭博身上,和自己撇清关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当然,杜坷这么做,丝毫没有诋毁彭博的意思。他只是觉得,从公司的整体利益出发,这么做最有利,自己也会从中受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两个人在会议室闲聊一阵之后,杜坷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礼物拿给孙启斌。这是杜坷第一次给客户送礼,虽然只是很普通的礼品,但是心里难免有点担心:万一对方拒绝怎么办?没想到,孙启斌竟然毫不客气地收下了,杜坷感到既高兴又意外。 copyright Banbijiang

把礼物送给孙启斌之后,杜坷看了看孙启斌,本来想问问他关于信通集团今年建设计划的事情,可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杜坷毕竟没有任何销售经验,更缺少老销售的圆滑,总觉得,刚刚给完别人礼物就向别人索取信息,似乎太过势利了,有点磨不开情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孙启斌注意到杜坷似乎有话要说,倒是很心领神会,问道:“你是不是想去拜访李主任?等一下,我帮你去看看,她现在有没有空。”说着,孙启斌就起身走了出去,杜坷也不好阻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到孙启斌朝回廊另一边走去,杜坷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他未曾想过会见到李雪梅,更没做过拜访李雪梅的准备,万一见了她,自己和她说些什么呢?李雪梅对H公司的意见本来就很大,如果自己初次拜访就搞得一塌糊涂,岂不是会让她更生气?万一她真的在自己面前卖弄风姿,自己该怎么应对呢?杜坷意识到自己太冒失了,并决心下一次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杜坷正在琢磨着,孙启斌却回来了。他双手一摊,无奈地说:“李主任今天没时间,改天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杜坷觉得既庆幸又失望,紧张的心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到杜坷没有任何表示,孙启斌又凑到他身边,小声说:“Z公司的销售经理王杰和他们的销售邓西普,正在李主任办公室呢。我估计是在谈一个新项目,你们可要抓紧时间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孙启斌的这个举动,让杜坷很意外,也很感动。它给杜坷的感觉,就好像孙启斌和自己根本不是初次见面,而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杜坷本来还希望,孙启斌能够多说一些关于新项目上的事情,可是看到孙启斌并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两个人闲聊几句之后,杜坷也就起身告辞了。他心想,既然孙启斌这么愿意帮忙,关于建设计划的事情,明天再问他也不迟,不要第一次见面就搞得这么势利,这不是自己的风格。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