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6节 第五十五章

 

         在我和我姐讨论居安思危这话题的一周后,我们就开学了。我躺在床上继续思考这个问题,以静制动,以动制静。我姐说做什么事都要学会居安思危,包括爱情。

  

         可我的爱情还没来。我翻出扬哥哥的照片,他的笑容变得僵硬,甚至是在生气,我赶紧又放回去。自从我没给他寄去照片,扬哥哥回信速度就更慢了。他在信中写道,自己很自卑,并且十分珍惜这份友情。

  

         汤兰恋爱了,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两个小辫,像两只小鸟蹲在肩头。苏明说,汤兰的爱情鸟来了,他和贾哥哥恋爱了。暑假里汤兰和贾哥哥游玩了虞山,贾哥哥告诉汤兰,他不喜欢夏威夷的海风,每天在腥臊海风的吹拂下感到头昏脑胀。贾哥哥和汤兰一整天都呆在虞山上,天黑时两人相拥坐在山脚,远处的篝火在熊熊燃烧着,他们的爱情之火也熊熊燃烧着。

  

         未来和他的兵哥哥也恋爱了,兵哥哥在信中说,每天读未来的信就像吃了很多个大包子,一整天都不觉得饿,他一边念着未来的名字,一边进行体能训练。兵哥哥说,我终于明白爱情是什么了?爱情就是大包子。

  

         苏明和阿力仍然热恋着,像一对连体婴儿,形影不离。焦捷搬出去了,他的儿子来到W市读幼儿园,他们在外租了间平方,我和未来常常跑去蹭饭,挑战他儿子的白眼。

  

         宿舍又搬来一个女孩,叫方文,跟郝歌一个班,大概因为暗恋郝歌,对我和郝歌通信这事颇感愤怒。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自言自语:没事写啥信啊,都在一个学校里,搞得神神秘秘。说完她就把黑眼珠收起,白眼珠请出。方文的脾气很不好,急躁刁钻。一次参加团委举行的跳绳比赛,刚跳到12个的时候,她的皮带突然断了,当时在场六人,我也在,方文捡起皮带坐在地上死劲地哭,然后把在场的六个目击者通通骂了一遍。从此,她就把12当成她的倒霉数字,我们六人也当成她的扫把星。

  

         我打电话给我姐,告诉她宿舍的现状,我说那就好比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所有的人都恋爱了。我姐说,形势所逼,你也想恋爱是不是?

  

         我说,嗯。我姐说道,你又头昏了,别人恋爱你也不能恋爱,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

  

         挂了电话,我一直思索我姐的话。我姐说,以你现在的身份,团委书记、校刊主编、广播站站长,这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怎能主动喜欢别人去,要不爱情守恒定律在你这儿就亏大了。再说,你也不能这么早恋爱,23岁,啊,听到没?

  

         我问,那我该咋办呢?宿舍里四处洋溢着爱情的味道。汤兰每天都捧个大水杯坐在窗前,朝着贾哥哥的方向眺望,有时严肃有时傻笑,她告诉我说,爱情就是这蜂蜜水,甜蜜至心。未来每天除了坐在床头修剪头发外,就是拿张998卡或201卡到电话亭给兵哥哥打一个通宵电话,回来后身子僵直,两眼发黑。我们问她饿不饿?未来说,不饿,一点都不饿,爱情如同很多个大包子。

  

         阿英也变得更加古怪,听说谈的新男友就是因为她那一对连绵在一起的双乳而无法自拔。阿英每天都换不同的胸罩,让奇异的双乳变得更加奇异。

  

         苏明很少呆在宿舍,每次看见她又发现瘦了不少。汤兰说,不瘦才怪,整天忙于偷食禁果和寻找偷食禁果的地方。

  

         气温一直没降,宿舍里到处弥漫着荷尔蒙的气味,像一个炕坊,一只只爱情鸟正在孵化。

  

         我对我姐说,这种气息闻久了,我就想恋爱。

  

         我姐说,你搬出去吧,找个安静的地方净化心灵。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