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客户的个人想法

杜坷刚来杭州没多久,今天又是第一次来信通集团,所以王杰和邓西普都不认识他。杜坷心想,刚好可以跟着他们一段时间,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于是就跟在两个人后面,一起来到电梯口,等电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杜坷对这种敌明我暗的处境欣喜不已,说不定还能得到些重要信息呢!他注意到,一个人赶忙走上去按电梯,并对另外一个人小声说:“老王,李主任今天好像很不痛快!你觉得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杜坷断定,这个按电梯的应该就是邓西普,而另外一个人则是他的经理王杰。王杰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邓西普也是这个年龄,两个人都其貌不扬,称不上是什么大帅哥,没想到会在信通集团做得风生水起。杜坷心里很不服气,心想,如果王杰能把李雪梅搞定,自己肯定不会输给他。他发誓一定要打败他们!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杰对邓西普的问题很不屑,根本没接邓西普的话茬,只是严厉地说:“她是规划建设部主任,是用来做决策的,不是给我们当信使的,懂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邓西普心里愤愤不平,却又只能面带媚笑说:“那她也不应该跟您打官腔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杰却说:“我就没打算她能告诉我们建设计划。我找她谈的是更重要的事情,明白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邓西普很无助的样子,问:“那建设计划的事情怎么办?拿不到他们的建设计划,很多项目就不好跟踪呀!”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杰有点儿不耐烦,说:“建设计划这种小事,你找孙启斌就行了。其他的事情,等回去以后再说吧!” 半壁江中文网

可能是注意到还有其他人在场,王杰给邓西普使了个眼色,不过邓西普显然没明白王杰的用意,继续问:“那孙启斌的费用怎么办?”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邓西普话只说了半截,就被王杰来了一句:“你给我闭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杜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却在纳闷:建设计划,孙启斌?费用?自己没听错吧?他们说的就是刚才那个孙启斌吗?杜坷感到心中一阵颤抖。听王杰的口气,他们和孙启斌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可是,自己刚刚才见过孙启斌,他还很热情地下楼来接自己,甚至还“悄悄地”告诉自己很多事情,怎么可能会和Z公司的人保持这么好的关系呢?难道他刚才的表现都是在演戏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杜坷正想着这些问题,电梯到了。三个人一起乘坐电梯下楼,各自回了公司。路上,杜坷不停地琢磨着这事,可还是不得其解: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不会呀!王杰和邓西普说的明明就是孙启斌,而且王杰还让邓西普去找他了解建设计划的事情。除了信通集团的孙启斌,还能有其他人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如果真是这个孙启斌,杜坷又不明白了,难道彭博所说的孙启斌办事得力只是假象吗?不像呀!最起码,刚才孙启斌对自己确实非常热情,还告诉自己一些非常有用的信息。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坷决定给彭博打个电话,问个究竟。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和彭博聊完,杜坷才明白,孙启斌刚才之所以那么热情,并不是因为他的高帽子,更不是因为彭博被处分而感动内疚之后的补偿。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年孙启斌没少从H公司拿好处,而且他还不仅仅是只从H公司拿好处,也会从Z公司或其他公司那里拿好处,等于说是通吃。

半壁江中文网

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后,杜坷不解地问:“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在客户信息表中对孙启斌的备注是办事得力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杜坷心想,彭博对孙启斌的这个评价简直是在误导自己。可是彭博却不这么认为,他解释说:“兄弟,我说他办事得力,纯粹是从业务角度考虑的。孙启斌的价值,在于提供各类信息。在这一点上,孙启斌每一次都能说到做到,拿多少钱办多少事,相当讲诚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彭博的解释,不仅没有让杜坷把事情想明白,反而让他在心里添了堵。他郁闷地骂道:“这他妈都什么人呐!” ]3 `. u7 p* T. |' |/ f. y, S8 D

听到杜坷的谩骂,彭博笑着说:“兄弟,生意场上,碰到这样的人算是不错的啦!相比于那些拿钱不办事的人,这种人已经很够意思啦,你知足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杜坷知道,彭博说得或许有点儿道理,可是心里还是转不过来这个弯,他嘟囔着说:“可是,这种通吃多家的做法是不是也忒无耻了点?” ]3 `. u7 p* T. |' |/ f. y, S8 D

“哈哈,无耻确实是无耻了点。可是,如果他不无耻,你搞不好还见不到他呢!所以说,无耻也有无耻的好处。” ]3 `. u7 p* T. |' |/ f. y, S8 D

杜坷仔细想了想彭博的逻辑,确实有点道理:自己和孙启斌,一个是销售,一个是客户,说好听点是业务合作,说难听点就是利益交换关系。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管他孙启斌无不无耻呢!与自己何干?再说了,就像彭博说的,如果孙启斌真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杜坷突然间意识到,站在商业角度去看待一个人,和站在道德角度或朋友的立场去看待一个人,竟然会得到完全不同的两种结论。杜坷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孙启斌的反感少了许多。 banbijiang.com

只可惜,杜坷的这种变化,虽然改变了他对孙启斌的态度,却没能改善他与孙启斌的关系。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接下来的几天,杜坷几次想去拜访孙启斌,都被他借故推辞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杜坷领略到了搞定客户的难度。更要紧的是,眼看着要提交年度规划了,迟迟搞不到信通集团的建设计划怎么办呢?不得已,杜坷只能再次拨通彭博的电话。彭博的建议是:此人喜欢唱歌,你可以以此为由把他约出来,单独聊聊,听听他有什么个人想法。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孙启斌到底还有什么个人想法?难道他不满足于自己送给他的礼物,还要更多的东西?杜坷觉得孙启斌有点贪得无厌。联想到还要请他去唱歌,杜坷觉得浑身不自在,心情也有点郁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