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鼓庆团圆(2)(本书完)

秋俭见他胆怯了,当即怒喝:“把枪放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志武也跟着喝道;“放下!扔过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赵德魁浑身一哆嗦,犹豫了一下,只好手一松,把枪扔到志武脚下。志武低身把枪拿起,别在腰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秋俭刚要上前找赵德魁算账,突然听到定捷的声音喊道:“秋俭叔叔!”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一愣,见鼓槌拿着自己的大钢刀架在定捷的脖子上,影子飞拿着一把左轮枪顶着马小蓝的脑袋,四个人从赵德魁身后的正厅屋里慢慢走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见到定捷被挟持,大喊:“鼓槌,放开我的孩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鼓槌一愣:“你的孩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俭继续怒喝:“放开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旁的玉灵看着定捷,见这孩子眉眼间依稀有秋俭的神采,急问:“秋俭哥,这就是咱们的定捷?”

]3 `. u7 p* T. |' |/ f. y, S8 D

秋俭点点头,眼睛没有离开儿子,回答妻子:“对,他就是咱们的定捷。”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玉灵突然见到儿子,心疼不已,哭着道:“鼓槌,放了我儿子,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要伤害他!”

半壁江中文网

鼓槌点点头,冷声道:“那就都不许动!把路让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家都怕定捷受到伤害,只好慢慢后撤让开道路。鼓槌架着定捷,影子飞押着马小蓝,四人一起走到院门口。赵德魁见状赶忙也跑了过去,赞道:“鼓槌,有你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双方彼此怒视着交换了位置,秋俭几人不敢轻易动手,赵德魁一方也不敢盲目地转身跑出大门,他们只能谨慎地慢慢倒退向门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见马上就要出门,鼓槌冷笑道:“秋俭,你没想到你们一家三口是在这种情况下重逢的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秋俭狠狠盯着他,问道:“鼓槌,我自来办事讲究问心无愧,现在我就想问问你,我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了,才让你做出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鼓槌用大钢刀一指玉灵:“对不起我?你没对不起我!我就是恨你娶了玉灵,就这么简单!”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秋俭点点头:“那这么说来,那年钟鼓楼鼓赛,我用的鼓槌也是你搞的鬼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对!没错!”鼓槌冷笑,“不光那副鼓槌,就连鼓坊那把大火也是我放的,顾秉轩也是我杀的!哈哈哈哈哈!”

banbijiang.com

孙广文在一旁道:“秋俭,当年把盈袖卖到妓院的也是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鼓槌把刀往地上一戳,左手紧紧勒住定捷的脖子,仰头大笑:“哈哈哈,我干的坏事还很多!你们要听,一天也听不完!”

半壁江中文网

秋俭正要说话,突然身后的玉瑛喊了一声:“你还我爸爸的命来!”紧跟着她疯了一样直向鼓槌扑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见玉瑛扑向自己方向,鼓槌旁边的影子飞赶忙举枪打向玉瑛! ]3 `. u7 p* T. |' |/ f. y, S8 D

砰!枪响了,但枪响的同时,一个人猛地窜过去挡在玉瑛身前,枪声响过,志武猛地倒在地上,是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替玉瑛挡了一枪。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玉瑛大喊一声:“志武!”然后猛地扑到志武身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俭见玉瑛哭着摇晃着志武,那一边鼓槌只是单手勒着定捷的脖子,当即对定捷大声道:“鼓儿,记得‘顶天立地’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定捷机灵聪明,马上明白了,见鼓槌已经把刀垂了下去,知道是个脱身的好机会。他用尽全力猛地一踩鼓槌的双脚,鼓槌脚趾剧痛,呀的一声下意识地低头,紧接着定捷又踮脚用头往上猛顶鼓槌的鼻子。鼓槌登时觉得鼻子一酸,眼前一黑,等再睁眼看时,秋俭已经到了自己面前,跟着他觉得腹部剧痛,被秋俭踢倒在地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就在秋俭发动攻击的同一时刻,马小蓝突然一把攥住影子飞拿枪的胳膊,用力磕向身边门廊墙壁,影子飞啊的一声,身体一歪,但立刻腰部用力一挺,一下就挣脱了马小蓝的手腕。他刚要冲向马小蓝,突然身后砰的一声枪响,他大叫了一声,中枪倒地。

banbijiang.com

另一边,被玉瑛抱着的志武用最后力气开枪打死了影子飞,接着头一歪,也闭眼死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志武!”玉瑛抱着志武的身体惨声惊叫。

]3 `. u7 p* T. |' |/ f. y, S8 D

门廊那一边,马小蓝已经拿起影子飞的手枪制住了赵德魁。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玉灵大喊一声:“定捷!”跑过去一把紧紧抱住儿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秋俭也拿起了自己的大钢刀架在鼓槌的脖子上,急声问:“说,‘玉蛤蟆’在哪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鼓槌见秋俭眼中凶光迸射,已经吓得结巴了:“在……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钢刀用力正要逼问,突然一支冰冷的枪管顶到他的后脑,身后传来田子钧沉静的声音:“秋俭,不要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秋俭没想到田子钧此时出现在自己身后,慢慢回头,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这个亲如手足的结义兄弟,叹口气道:“子钧,没想到,同一把枪再一次指着我的脑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院里的韩盈袖见秋俭被制,不敢上前激怒田子钧,只大声哭道:“子钧,不要这样,把枪放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田子钧看了一眼妻子,没有听从,接着对旁边的马小蓝道:“你,放开赵德魁。” 内容来自半壁江

马小蓝无奈,把赵德魁放开。赵德魁一把夺过马小蓝手里的左轮枪,哈哈大笑道:“田老弟,你真沉得住气啊。你要不来,我就死定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田子钧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大家一看,正是“玉蛤蟆”。他把宝贝递到秋俭面前:“秋俭,你知道吗,‘玉蛤蟆’早已经在我手里了。从我在窦五爷那里见到你,就知道你是当年劫法场的那个男孩小捡,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你拿着黑燕子的大钢刀。再以后,我就买通了鼓槌,让他一直跟着你,直到你和玉灵去大红门海慧寺取出这个宝贝。但我没想到你会把她给了玉灵,白让鼓槌跟你跑了大半个山西,最后多亏马小蓝遇到了玉灵,要不鼓槌也拿不到这‘玉蛤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赵德魁一旁哈哈大笑道:“好了田老弟,咱们赶紧走吧。如果赶不上去日本的轮船,外边车上的那些宝贝咱们就带不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田子钧晃晃手里的“玉蛤蟆”,道:“赵德魁,你知道吗,我手里这块‘玉蛤蟆’顶你那一船的宝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啊!是吗?我说当年为什么冯督军这么看重它呢。好啦,都带走,都带走!”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田子钧一笑,摇摇头:“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觉得‘玉蛤蟆’和那船文物都是我的也不错!”说完突然开枪,砰的一声枪响后,赵德魁头部中弹,倒地死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见田子钧动手打死了赵德魁,鼓槌赶忙跑过去拿起赵德魁手里的左轮枪,然后跑回门前用枪对着众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田子钧看了眼地上满头是血的赵德魁,对痛哭的韩盈袖缓声道:“盈袖,我兑现了对你的诺言,替你报了杀父之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韩盈袖呜呜地哭道:“子钧,放了秋俭,不要这么拿枪对着他,他是你结拜的亲兄弟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田子钧叹口气:“是!我从不否认我和他是亲兄弟,但我还是个商人,我要挣钱,用我的大脑挣很多很多的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你就不要亲情了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田子钧摇摇头:“要!当然要!你现在就出去等我,我们带着这些宝贝去南洋,去那里过我们开心的日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鼓槌在门口催道:“赶紧走吧,要不我们真的赶不上船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田子钧继续用枪指着秋俭道:“秋俭,咱俩是亲兄弟,我不会轻易杀你的,只要你和他们原地不动就行!”说完用力一推秋俭,然后举着枪倒退到门前,对妻子道,“盈袖,赶紧跟我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韩盈袖原地不动,哭着摇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俭拎着大钢刀,对田子钧道:“子钧,你可以走,但要留下‘玉蛤蟆’和鼓槌!” banbijiang.com

田子钧已经退到门口,看了眼身边大门旁的鼓槌,摇摇头:“不会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鼓槌哈哈大笑道:“田子钧,你还挺仗义!”说完手里的左轮枪突然指向田子钧的脑袋,厉声道,“把‘玉蛤蟆’给我,不然打死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田子钧没想到鼓槌会来这一手,但并不慌张,呵呵一笑,无奈地摇摇头,把手里的“玉蛤蟆”递给了鼓槌:“你够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鼓槌拿到“玉蛤蟆”后嘿嘿冷笑,“田子钧,没想到吧,你这个商人,这回也做了一笔赔本的买卖!”

内容来自半壁江

田子钧刚要说话,鼓槌手里的枪突然响了,砰的一声,田子钧头部中弹倒地,韩盈袖大喊一声扑到门口,抱起满头是血的丈夫哭喊。

半壁江图书频道

鼓槌见此情景,冷笑了一下,抬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秋俭猛地把手里的钢刀甩出。那钢刀挂着风声旋着寒光唰的一声直向鼓槌飞去,等鼓槌刚反应过来,钢刀已到了胸口。只听噗的一声,大钢刀直插进鼓槌胸口,他整个人被钢刀往前的冲力带得直向后退,最后直接被钉到身后那半扇厚厚的木门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被钉住后,他眼睛发直,嘴大张着,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音,低头看了一眼露在胸口外的半截钢刀,然后身子一沉,头一歪,死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秋俭立刻跑到田子钧身前,蹲下身大声喊道:“子钧!子钧!” ]3 `. u7 p* T. |' |/ f. y, S8 D

田子钧躺在韩盈袖的怀里,眼睛微微睁开,眼神涣散,嘴角动了动,轻声道:“秋俭,不要恨我,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兄弟。”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秋俭心中五味杂陈,点点头:“子钧,我不恨你,我们永远是亲兄弟!”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田子钧微微笑了笑,道:“秋俭,帮我照顾盈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秋俭看了眼韩盈袖,点点头。

banbijiang.com

田子钧勉强地笑了一下,眼睛慢慢闭上,死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子钧!”韩盈袖紧紧抱着丈夫,惨声大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秋俭慢慢起身,叹了口气,迈步走进正厅拿到自己的牛皮刀鞘,然后一脸落寞地走回院子中央。他把刀鞘慢慢系到后背,接着走到鼓槌的尸体前,从他手里拿过“玉蛤蟆”,然后用力地把钢刀拔出,鼓槌的尸体随之倒地。秋俭把钢刀上的鲜血在鼓槌身上擦净,直起身,看了一眼田子钧和志武的尸体,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语气悲壮沉切地喊了一声:“见血收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八月十五,中秋节,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照着千家万户的团圆,北京城再次进入一轮新的狂欢,老百姓迎来了日本投降后第一个中国传统的大节日!此刻,这座历史古城是一片欢乐祥和的海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孙家老宅外,秋俭带着大家一起来到街上观看满天流光溢彩的焰火。往北望去,哈德门城楼被斑斓的烟火映得如披彩妆。定捷和蓝春拉着手欢叫着,为每一个绚丽绽放的焰火而欢呼雀跃!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秋俭轻轻搂着妻子玉灵的肩膀一起仰望着,他们知道,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人将永远不会分离,因为今天的月亮圆得让人欣喜,让人心醉。 内容来自半壁江

灯影下,马小蓝看着秋俭夫妻二人恩爱相拥,心中是说不出的一种滋味。此情此景,让她突然想起玉灵说过的那句话:“只要心里有这个人,无论离散或错过,他们早晚还会重逢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着满天盛开的焰火,轻轻流下了眼泪,而满天绚烂的焰火也映红了她眼里晶莹的泪滴。马小蓝神情失落而平淡,依依不舍地看了秋俭一眼,然后轻轻转过身离开,她的身影消失在灿烂美丽的烟火光影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天津码头,海浪击打着石岸,远处汽笛阵阵,最后一批战败的日本军人正排队准备离去,场面死寂默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和肖野面对面站在一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秋俭眼光坚定,对肖野道:“肖野,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肖野微笑点头:“一定会的。因为我们约定好了,要做出鼓声充满正气的‘人之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点点头:“是,我们的确约定过。不过,这面‘人之鼓’已经被做出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肖野很好奇:“是吗?这鼓现在在哪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秋俭语气深远地道:“我已经把它埋在土里了,同时,也埋在了心里。”

copyright Banbijiang

肖野对秋俭的话深信不疑,直接问道:“它的鼓声如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目光一闪:“它是我听过的鼓声最好的一面鼓,因为它的声音能撼动每个中国人的心。” 内容来自半壁江

肖野点点头:“嗯!我似乎也听到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秋俭微笑,从怀里拿出《孙记制鼓技要》,伸手递给肖野:“肖野,这本技要送给你,书里的那些符号我都用字注明了,希望你收下它,用它做出一面有着和平之声的太鼓。”

半壁江中文网

肖野双手接过,给秋俭深深鞠了一躬道:“我会的,请相信我!”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秋俭点点头。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后,肖野问道:“秋俭,中国大鼓能擂出那么动听震撼的声音,除了‘鼓声自心’之外,还有别的东西在里边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秋俭看了眼远处旷辽的大海和一轮正蓬勃蒸腾而升的红日,轻声道:“有!我的一位前辈曾经告诉我,鼓,其实就是一个人,一个正气鼓荡的中国人!鼓面,是我们中国人坚韧无比的皮肤!鼓槌,是我们中国人硬铮铮的骨头!鼓身上的漆,是我们中国人一腔子鲜红的热血!鼓声,就是我们中国人,我们炎黄子孙的魂!”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