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banbijiang.com

在蒂尔尼三十岁左右的时候,一切似乎都稳定下来。他与爱人幸福地结婚了。他非常热爱身为父亲的身份,他曾经对我说(当时努力忍住泪水),养家“让他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在贝恩,他的成功已经远远超出了合作伙伴的预期,而贝恩自身也在迅速扩大。20世纪80年代初期,贝恩在波士顿、旧金山、伦敦、东京和慕尼黑已经拥有约40位副总裁和办事处。但是,并非都如同它所表现的那样。在80年代中期,贝恩的七大董事——作为公司的共同持有者——建立了一个员工股票计划,将股份分配,让更多的员工持有本公司股权。董事们将公司30%的股份出售给这个新创建的股份信托,该信托通过银行贷款购买了这些股票,贝恩公司的现金收入则用于偿还这些贷款。但是在80年代末期,随着经济体的停滞,贝恩的发展随之放缓,而公司也没有对此做出快速的反应。由于习惯了快速的增长方式,用蒂尔尼的话来说,贝恩就像是“有一个油门,但没有刹车”。不久,公司沉重的负债,包括租金、工资和债务相关的股票计划,威胁了公司的未来。只有少数董事清楚地知道事态有多么糟糕。 banbijiang.com

1990年,蒂尔尼得知了真相。“这是毁灭性的。”他回忆说,“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要完蛋了。我当时还有抵押贷款需要偿还,抚养着一个三岁大的孩子,而妻子已经辞去工作成为全职妈妈。我负责管理一个拥有百名专业人员的办公室,而他们的未来正处于危险之中。”

copyright Banbijiang

数周的时间里,蒂尔尼努力地在去或留的选择中寻求解决之道。“在这犹豫不决的几周里,这个问题不再是关于金钱或者工作,我渐渐看透这一切,并发现它变成了一个关于价值观、诚信和声誉的问题。”他回忆,“我决定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尽我本人的力量来帮助贝恩获得成功。”他发誓留在公司,直到它的根基强大起来再离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米特·罗姆尼,时任贝恩的姐妹公司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总裁,临危受命担任贝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以帮助该咨询公司重振雄风。1991年的秋天,贝恩的财务重组基本完成,于是罗姆尼迫切地希望重新回到贝恩资本。然而,贝恩首先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先不谈其他人,罗姆尼本人希望蒂尔尼能成为新的领导者。这又一次让蒂尔尼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审问。“面对这样的选择,你会怎么做?我自己只能祈祷。我也与妻子进行了对话,我们反复地聊着、讨论着、交流着。”最终,他同意担任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以一年为审核期运营公司的事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这一年间,蒂尔尼正式居住在旧金山,但是他花费了220个夜晚在差旅途中,频繁往返于贝恩在世界各地的办事处。“我扼杀了自我,穿行在世界各地。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在竞选政府公职。”他说,“其他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坐在一艘漏水的小船上,必须不停地往外舀水,才能保持它能继续漂浮。”那年6月的某一天,蒂尔尼在一次长达两周的差旅结束之后回到了家,他的妻子凯伦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你总不在家。我们的儿子已经5岁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同样,波士顿的合伙人也提出了改变提议——他们要求公司总裁回到波士顿。于是,出于职业和个人的原因,蒂尔尼搬到了东部。

banbijiang.com

虽然贝恩公司仍然处于衰退状态,而且与在旧金山办事处不同的是,以前他熟知身边的每个人,而现在蒂尔尼需要掌管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并统领所有合伙人,而大多数合伙人并不了解他的个人品质,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同意让他执掌公司的运营。蒂尔尼必须学会如何“发挥影响力,而不是仅凭一味地控制”,以及如何“通过遥控”来管理事务,他这么告诉我。这的确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过贝恩公司有一个坚实的财政基础,而且随着经济体回升,它的命运也随之好转。该公司收入从1992年至1998年平均每年增长了30%,某年贝恩甚至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的收入。蒂尔尼负责公司的全球扩张计划,在世界各地增加了14个办事处,并制订了一个内部培训计划,确保各个层面的“贝恩人”都能够继续进行学习。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尽管如此,企业的成功仍然让蒂尔尼在家庭层面付出了代价,而他的家庭现在增加了新成员——小儿子布拉登。“我从未听说过有人会在他们的职业生涯后期说出‘我希望我能多花5%的时间在工作上,减少5%的时间陪伴家人’这样的话。”2008年蒂尔尼这么说过,“我从没听过这种言论。孩子让这种取舍显得更为明显,你要为之付出代价。如果我不在他们身边,那就确实不在。我不能说:‘在你四十岁的时候我会做出补偿’。”蒂尔尼尝试尽可能多地陪伴家人。“与同龄的其他人相比,他的眼睛更红也更疲惫。”他的妻子凯伦对我说。当他不得不离家的时候,“我们总能发现厨房的柜台上留了一张爱心便条”。 ]3 `. u7 p* T. |' |/ f. y, S8 D

回首那段时间的个人状况,蒂尔尼将其形容为“非常紧张而且并不健康”,并承认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的非常时刻到来了。”蒂尔尼对约翰·寇巴拉说,“当时,一个心思缜密的人问我:‘如果你的寿命只剩下十年的时间,你会继续做你现在的工作吗?’”那个人就是约翰·加德纳,约翰逊政府的卫生部长,他帮助创立了美国老年医疗保险制度(Medicare),并随后创办了全国性的共同事业组织(Common Cause)。加德纳的问题让蒂尔尼不断地扪心自问:“我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我会为后人留下什么?”“他在我那不长的贵人名单上。”蒂尔尼这么评价加德纳,并称加德纳的问题“给了我勇气,让我走自己的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