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因为生病,慈悲心更大

身为一个佛教工作者,我知道许多佛教徒和非佛教徒会看我如何过病关。病,痛吗?痛。苦吗?我不苦,痛而不苦。因为我知道,我除了可以好好处理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之外,我还有能力、机会、方法、责任带给弟子、病者和其家属一个希望。当我清楚知道肝病是怎样的痛时,我关心病人的怜悯心和慈悲心就更大。我希望更多受病苦或者遭遇不幸的人,都能像我一样有勇气去面对身体所受的一切。

这次肺癌,我病得很轻松,就连少许的忧虑、恐惧、难过都没有。人已活过半百了,人世间的很多苦我已挨过,很多乐我亦得过、尝过,佛法我遇上了,“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觉得这一生没有遗憾,我爱的人那么多,爱我的人就更多,还有什么放不下呢?唯一放不下的,是在修道上我应该可以更好,但我不强求,只珍惜活好当下。

人有两条命:一是人世间的寿命;另一就是曾经受过别人恩惠,而能发心、发愿、发力去帮助其他人,这叫慧命。我是个有福的人,过去已经受过很多人的支持和关爱,所以当我好转之时,我亦发心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八年前,我的肝病稳定了,当时仍在温哥华,就发起成立“华康病患关怀中心”,去医院关怀患重病和临终的病人;2009年我回到香港,成立了“大觉福行中心”,培训人员到医院关怀病患,至今开展了九间医院的探访。一个活出慧命的人,他的生命特质会很自然地关爱他人、回馈社会。许多人早已在奉献生命,我只是跟随着他们的步履,做个有福的病人。

要“走”得好,必须先要活得好

我曾关怀过一个病人,她二十多年前被丈夫遗弃,带着一个儿子艰难地生活。她对丈夫的不负责任一直怀恨在心,长期将怨气发泄在儿子身上,儿子长大了便将父母当成仇人。可怜的妈妈始终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命那么苦?后来她患了肝癌,就抱怨连上天也作弄她。

到了生命的末期,她对人生已心如止水。幸好在最后的日子,她愿意宽心地跟儿子说声对不起。虽然她很想放下内心的包袱,让自己拥有片刻的安稳和自在,却来不及了,她最终带着遗憾离开世界。

2013年,我们到五台山拜见九十多岁的梦参老和尚。老和尚曾做过肠癌手术,当天见他,声如洪钟。之前讲的那位女士是病人,老和尚也是病人,心态不病,生命的素质和结局就迥然不同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