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妻子不焦躁,男子自安康——《周南•芣苢》

无论如何,中国长期的礼教禁锢了女性的绽放,但罪恶感是有意味的存在,它会使你的生命处于犹疑动荡之中,如果在内在极充盈、外表色未衰时遇到最好的爱情,身心的绽放会让你领悟圣洁的可贵,并永远拥有心灵与外表的静美。

男人和女人在情感上有很大不同,同为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认为情欲不等于爱情,情欲是人类的任性,但人生只应该有一次爱情。情欲是欲望,爱情是宗教。男人通常可以把情欲和爱情分开,而女人却很难做到,所以男人易身体出轨,女人则易精神出轨。在爱情方面,巴尔扎克渴望有“身居豪华宫殿的意中人,而不是栖身茅屋的布衣荆钗”。这句话充分暴露了男人的感官享受和虚荣心,有钱有教养、既温柔美貌又勇敢热情的女子才是他们情之所钟。而女作家乔治·桑却与之不同,她不仅一次次地坠入爱河,并屡屡地为爱情牺牲了情欲。

但无论是情欲还是爱情,都有可能有个随赠品出现,就是孩子。女人的情欲一旦转化为母爱,便是另一片光华。

于是,我们要看一下《诗经》是怎么说这件事的。

先是求子,且看《周南·芣苢》。

    周南·芣苢

【原文】         【译文】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采之。       在道边啊。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有之。       用手摘啊。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掇之。       地上捡啊。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捋之。       大把捋啊。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袺之。       衣襟盛啊。

采采芣苢,       采车前啊,

薄言之。         裙子兜啊。

此诗章法奇特,只有六个动词的变化,却写出平和欢乐。“有”字原义是手里捧着肉,这里是刚开始采摘,用手捧着就可以。后来又是“掇之”,形容越采越快。然后“捋之”,大把大把地采。然后“袺之”,用上衣襟盛着,最后“之”,把裙子边别在腰间,盛放更多的芣苢⋯⋯行文简单明媚,语调轻松。清人方玉润说:“读者试平心静气涵咏此诗,恍听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绣野、风和日丽中,群歌互答,余音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不知其情之何以移,而神何以旷,则此诗可不必细绎而自得其妙焉。”(《诗经原始》)

《毛诗》说此诗是赞“后妃之美也。和平则妇人乐而有子矣”。《韩诗》说:“芣苢,伤夫有恶疾(人道不通)也。”所以,理解这首诗的关键在于识“芣苢”为何物,为何能使妇人“乐而有子”,为何能治男人“人道不通”。

“芣苢”两字,都有草字头,所以是植物。“芣”字下面是一个“不”字。“不”字在甲骨文里像女子来月经之形,底下加一横,即月经停止,当古人认识到女子月经停止与怀孕有关时,便以此字为胚胎的“胚”。“苢”字呢,草字部首下面的那个字,恰恰就是一个母腹里倒置的小胎儿之像。这真是奇妙啊,“芣苢”二字去掉草字头,就是“胚胎”二字,这让我们不得不叹服仓颉造字之初对生活的稔熟和幽默智慧。所以,“芣苢”,肯定是有助于女子怀妊的植物,后人认为此物就是中药里的车前子。

车前,宜怀妊也。古代有“五子衍宗丸”,所用五子分别为:枸杞子、菟丝子,此二物补肾益精;覆盆子、五味子,此二味固肾涩精;还有一味就是车前子,主利水。此药丸用于肾虚精亏所致的阳痿不育、遗精早泄、腰痛、尿后余沥等,延至今日,药铺里还有,男子不育者多用之。此配方最妙就在“车前子”“五味子”两味,大凡男子不育,多从肾精入手,枸杞子、菟丝子、覆盆子都有补肾益精之作用,五味子不仅固肾涩精,还补五藏之虚,可见男子若虚,岂止在肾!更妙还在“车前子”,看似与肾精无关,不知利水则利精,因为男子精道与尿道走一路,精道一虚,尿也淋沥,尿道爽利,精也精粹。故《韩诗》说:“芣苢,伤夫有恶疾(人道不通)也。”甚为明白。今人多欲、多酒、多寒湿,精必痰湿,要么无力原地打转,要么半湿半精,质量不高,若有良妇代为采摘,再遇良医设计良方,何为其难也?!

车前,味甘、咸,气微寒,无毒。入膀胱、脾、肾三经。功专利水,通尿管最神,止淋沥泄泻,能闭精窍、祛风热,善消赤目,催生有功。但性滑,利水可以多用,以其不走气也。泻宜于少用,以其过于滑利也。近人称其力能种子,则误极矣。夫五子衍宗丸用车前子者,因枸杞、覆盆过于动阳,菟丝、五味子过于涩精,故用车前以小利之。用通于闭之中,用泻于补之内,始能利水而不耗气。水窍开,而精窍闭,自然精神健旺,入房始可生子,非车前之自能种子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