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男人睹物才思人——《邶风•绿衣》

再看一篇男人对亡妻的思念。

    邶风·绿衣

【原文】          【译文】

绿兮衣兮,        又见那件绿衣服,

绿衣黄里。        绿衣里面是黄里。

心之忧矣,        心中伤痛无人知,

曷维其已!        此恨绵绵终难已。

绿兮衣兮,        我有绿衣和黄裳,

绿衣黄裳。        穿在身上暖胸膛。

心之忧矣,        手抚旧衣默然伤,

曷维其亡!        一片旧情终难忘。

绿兮丝兮,        绿衣丝丝温润润,

女所治兮。        是你亲手裁且缝。

我思古人,        犹念亡妻敦敦语,

俾无兮!          让我谨慎莫越礼。

兮绤兮,          细葛粗葛密密缝,

凄其以风。        知冷知暖又挡风。

我思古人,        我念亡妻真知己,

实获我心!        事事符合我心意!

相比较女人悼亡的碎碎念,男人通常睹物才思人。女子为阴,喜好收礼,不知男子若有你之信物,偶尔翻出,一定怦然心动。

若论悼亡诗,当推苏东坡之《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为魁首。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据说当年,苏轼南贬,其妾朝云随侍,事后有人问朝云苦不苦,朝云笑曰,随大丈夫,何苦之有?!一生得女人挚爱,也挚爱女人的大丈夫给第一个妻子写了这首著名的悼亡词,给第二个妻子写了感人至深的祭文:“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须,弃我而先。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泪尽目干。旅殡国门,我少实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呜呼哀哉!”给爱妾朝云墓上六如亭柱上题的楹联是: 

不合时宜,唯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同船渡还有上岸的时候,共枕眠可是死要同穴啊。所以,夫妻情缘远远超越了爱情。可惜,这些美好的女人都在苏东坡人生的半路下了车,但这个伟大的男人知道:她们熨帖了他瑰奇动荡的一生,也给他豪放的诗词赋予了婉约的温度⋯⋯

一切感叹,不过是对生命的哀婉与赞叹,是用自己的噫吁呼吸来挽留这世界的苦和美。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