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心碎,也是一种醉——《秦风•蒹葭》

《诗经》中最唯美、最得诗之风致的,就是《秦风·蒹葭》。

   秦风·蒹葭

【原文】         【译文】

蒹葭苍苍,       芦苇茂又长,

白露为霜。       白露初为霜。

所谓伊人,       我有心上人,

在水一方。       在那水一方。

溯洄从之,       逆流追随之,

道阻且长。       道阻且漫长。

溯游从之,       顺流寻觅之,

宛在水中央。     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       蒹葭多凄迷,

白露未晞。       白露尚未晞。

所谓伊人,       我那心上人,

在水之湄。       从容在岸湄。

溯洄从之,       溯洄如心曲,

道阻且跻。       道险且崎岖。

溯游从之,       溯游长漫漫,

宛在水中坻。     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       蒹葭密且盛,

白露未已,       白露已深秋。

所谓伊人,       念那心上人,

在水之涘。       犹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       溯洄去寻她,

道阻且右。       道阻且弯曲。

溯游从之,       顺流去迎她,

宛在水中沚。     宛在水中沚。

中国应该有最唯美的电影,因为中国有《诗经》,因为《诗经》里有《蒹葭》。可惜,中国的导演都不看《诗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从来都是,悲秋,比伤春,更得诗情画意。春天太软,因它的香软,我曾写过一首小令:

总这般姹紫嫣红,

春意儿半嗔半怨。

倏忽间,一丝丝,一簇簇,

粉了这边,绿了那边。

一天里,月还寒,日又暖,

颠颠倒倒,乱了心弦。

一壶茶,半盅酒,

苦了心,醉了眼,

一年最软,三四月间。

秋天,就不一样了,得了金气的肃杀和燥气的明朗,一切都开始变得辽阔而沉降,再循着白露霜降渐寒和蟋蟀的秋鸣,人心,也开始重启星空寂寥和未竟的梦想⋯⋯所谓伊人,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别的,但一定是美好的遥远,一定是不能得到,必须溯洄寻之、溯游求之,必须道阻且长、道阻且右,必须是超凡出世、必须永远在水一方⋯⋯唯有如此,才心碎;唯有如此,才心醉。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离别、怨憎、所欲不得、五阴盛苦。人生诸苦,求不得,最苦。《诗经》,把这种苦,写得最美。

一切看得见摸不着的,都如同精灵。看得见,不就好了吗?!这世界的美,透过你的双眸映射到你的心里,难道还不够吗?!天上的云,映射到湖面上,天上的黑,也映射到夜的湖面上,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沉的拥有?!一个远远的注视,难道不是一个最空灵的爱抚?!从来都是“一见钟情”,从来没有“一摸钟情”,那一眼,看的绝不是身形,而是两眼对视的一瞬间迸发出的神明⋯⋯在人群中蓦然的一次注视,能唤醒千年沉睡的心灵,能结束千百年的寻找,能洗净万年的尘埃⋯⋯

宛在水中央、宛在水中坻,一个“宛”字写尽了曼妙,写尽了我们内心的曲折,一切最好是“仿佛”的存在,过于真实的存在,往往会抹杀我们内心的迷离与美感。因为,我们人性深处始终脆弱而敏感,凡得到的,凡抓在手里的,都必将失去,因为我们的双手,我们无常的心,还没有学会坚持⋯⋯

唯有“仿佛”,才能永远。你之所爱会令你失望,并不是他配不上你,而是他配不上你对爱情的那种热爱和想象。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