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我们一路向西,月光朦朦胧胧,苍白色的光芒把眼前的事物照应得迷漫且诡异。

“golden,golden……”突然我好像只身走入了一条乡间小路,四处群山环绕,golden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惊慌失措地呼叫着它的名字。

“孩子!走慢点,等等爷爷……”接着身后传来一个老人慈祥的话语声,我回过头一个白发老人笑着气喘吁吁地向我走来。我疑惑地想:“我认识他吗?他是谁?不是在和我说话吧。”就在这时一个小女孩铜铃般的笑语声响起:“爷爷你追不上我,呵呵呵呵……”我回过头,在我们的前方没有任何的人。我停下来,越发觉得疑惑,同时我为何感觉是我在等待那个老人,我看见他走近我,然后我不知为何我看见我忽然像有心事一样上前拉住他的手对他说:“爷爷,水精鬼晚上会不会出来抓人啊?”

“不会,它们只有中午才抓人。”他也拉着我的手,我霍然觉得我就是之前说话的那个小女孩,我看了自己一眼,我变成了她。

“我有点怕……”我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然后紧贴在他身边。

“哈哈,别怕,不是告诉你,它们啊,只要一上了干地上,连只公鸡都打不过,所以小孩子不可以自己去池塘玩水,知道吗?”

“那爷爷,我们晚上为什么还要守鱼塘啊?”

“那是为了防偷鱼贼……”

“汪汪汪汪汪……”突然一阵狗叫声打破了意象,我像是做了一场梦,golden继续对着我狂吠不止。“那个老人和小女孩?我为什么会见到他们,我为什么会变成那个小女孩?”我回到现实的城市中,可我还被那莫名的画面困惑着。月光还是那么苍白,在它的照顾下,我们不得不继续流浪在深夜的街道上。途中善良的垃圾箱给了饥肠辘辘的golden得以果腹的食物,路是没有尽头的,但我们真的需要停下脚步歇息一下了。最后我们好不容易才以找到一个还算安全的落脚之处。我们来到了某个绿地公园,在那里有一个大池塘,一边靠着一座人工堆砌的小山,池塘与小山之间还竖立着几块两米多高的大石头和一些还算高大的蓬松灌木类植物。一般不会有人会跳下池塘,游到那一边,除了我们。golden的嘴里还叼着一袋从垃圾箱打包回来的食物,这就是我们暂时的安身之处。golden甩了甩被水浸湿的毛发,就靠着一棵灌木躺了下来,它伸出舌头一边散着热气,一边半睁着眼望着我,倦意让它的眼皮显得沉重,我想它是真的有点累了。看它还要支撑着仰望我的样子,我还是决定和它一样躺下来,虽然我真的不需要。我躺在它的对面靠在一块大石头边,学着它的样子侧着身子和它相对。公园里放着自然的催眠小夜曲,青蛙们主唱,蛐蛐们吹着口琴,还有一些吸血的蚊子偶尔拉出嗡嗡的二胡声。我望着天上的月亮,怀抱着那本密码记事本一样的书,想着路上发生的那一幕,隐约感觉这所有的一切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关联,我从月亮的眼中看见了一张忧伤的脸庞。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翻开那本书,仿佛那里记载的是我的人生故事,我的秘密一般。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女人的房里,就仿佛我懂得的一切是凭空而降,世界如我一切都是雾里看花。在这黑夜里,我随意翻开一页,手指轻轻划过那注满感情的纸浆,我用心去抚摸它,我感觉自己就好似那个女人当时一般的深情,她的全部感情和爱都刻录隐晦在其中。我闭上了眼睛,突然一种神奇的力量把我带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我变成了那个女人,我和一个男人站在一棵很大很大的樱花树下,我仰头看着无数樱花在微风吹拂下如白雪般洒落在我的身上,那是四月的花,六月的雪。我回头看向他,微笑的脸上藏着满眼的悲伤,他穿着如樱花一样白的衬衣淡淡地看着我,我的情感如同欲要凋谢的樱花一般想要最后一次绽放。我不顾一切地奔向他,投入他的怀抱,拥抱他很紧很紧,疯狂地吸取他身上的体味。我想要把自己镶入他的身体,永远不要分开。我的泪水无声地滴落在他的肩膀,我告诉自己不再哭,这是最后一次,要快乐地度过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光。我抬头望着他的脸,我的手指连同我的心,轻轻抚过他的浓眉,他深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让我无时无刻都想要亲吻的唇。而这一切,所有你的一切都将成为我悲伤的源泉。我不忍内心的忧伤,不愿看见他眼睛里的光芒,不再是为我,我把头再次埋藏在他的肩膀上。我在心里默默地呐喊:“我的爱人!你已不再是我的爱人!你将要让别人幸福!这像是一把插进我心窝的刀!让我痛不欲生!我要接受,没有其他的办法,或许请你杀了我吧!可我现在只能在你的怀里假装地笑!偷偷地哭!”

当我沉陷在那种感情漩涡中不能自拔时,那种神秘的力量又莫名地将我拽了回来。我睁开眼从地上坐起来,眉头紧锁,golden站在我的面前疑惑地看着我,发出“嗯啊嗯啊”的声音,我猜想它大概是在关心我吧。我顾不上它,悲伤继续滞留在我的感情里,虽然我已从那里回来,而我却染指了她的痛。我感受到悲伤的切肤之痛,不知为何那个男人遗留在我心里,他的脸庞清晰又模糊。那个女人的感情似乎变成了我的。我对于这种感情感到恐惧又迷恋,我赶紧把那本书放在一边和那个面包娃娃一起,伸手揽过golden到胸前,我想抱抱它,就像我需要它的安慰。此时我们孤独地相互依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月亮都回家了,日光露出了小脸,小鸟们叽叽喳喳的,蛙声也渐渐少了下来,偶尔几声的客串,清晨微微的凉风,原本对于这个世界此刻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可现在我的心里塞满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感情,它就像我自己失意然后突然记起的片段记忆。总感觉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我,它又让我迫切地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她的事,这使我看起来像一只精神不太正常的好奇的猫咪。在感情的驱使下,我再一次拿起那本书,我从第一页开始翻阅,从头到尾所有她给予记载的页面我都仔细阅读,上面所记载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小刀在我心上划过,除了隐约的感觉,我无法看透。有一条我肯定那是我之前所感受到的那次,她所写的:

东京在洒落四月的樱花,我的心在飘荡六月的雪,此时我多希望我是那败了又能再开的花儿,今年过了,还有明年。我一直寻找的爱,为了他,我这一生反反复复,到最后,到如今,却成了我俩的最后一次。我将把这颗珍藏你的心挖出来交给你,拿走吧!什么都别说,语言已失去了意义。给你我最后的祝福,祝福你,祝福你即将的婚姻,祝福你即将的家庭,祝福你每一个今天,祝福你每一个明天。

我望向平静的湖面想道:“人因为失去而痛苦!那失去的东西原本是属于自己的吗?这世界有什么东西真正属于己有呢?为什么人会执迷?”人的感情太过复杂,我逐渐被那些感情不由自主地渗透着,这让我感到心烦意乱。我捡起脚边的石子,一颗又一颗的扔向池塘的水面,看着它掉入水中,激起一丝水花,然后一切又归为平静。有很多的东西在我心中似懂非懂地徘徊着,看不透,抓不到,我除了感觉到它的存在,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golden坐在我的身旁不理解地看看我,又看看池塘里被石子激起的微微水花。白日彻底地苏醒了,太阳从东方升起,为大地穿上一件淡橘色外衣。公园里越来越热闹起来,清晨锻炼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来到这里,呼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这里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不过一会儿我得先离开这儿,去警局。我转过头告诉golden,让它白天待在这儿等我,首先要把自己藏好,晚上我会来找它。我也不能确定它是否真的听懂了。我站起来的时候,它也跟着一起站了起来,我挥着手让它往后去,它不敢叫只好小声地发着牢骚。我蹚过池塘,看见它隐约的还在灌木旁注视我,它应该不会乱跑吧,我的心里有些许的担心。太阳越升越高,直射着地面,原本我是喜欢它的,但不知为何当它照射我的时候我却感到很不舒服,总是想躲避它。那种难受让我想到,也许我可以找准那个神秘的力量,这样就可以一眨眼到达我想去的地方。我感觉自己已经开始可以慢慢掌握它了,但我必须去过我想去的地方。现在我不想那样做,因为我想中途看看是否可以看见玩具店,找一个布娃娃送给小杰。离开公园来到大街上,十字路口,人像蚂蚁一样一堆一堆地穿梭,脚步匆匆。我按照来时的路线往回走着,尽量躲避阳光直射的地方。这是一个靠近繁华地段的地方,所以周边有众多特色各异的小店,琳琅满目,这儿离小屋也不是很远。我从一家宠物店门口经过,那里有很多小狗被关在玻璃房里用来展览,以供被买狗的人挑选。我猜想,如果那个女人在那里遇见golden会是什么样。我想象着那个如果的画面,在一个这样阳光明媚的上午,谜身穿白裙经过这样一家宠物店,转头瞬间一不小心看见玻璃里的那个朝她认真张望的golden,她于是停了下来,她们俩目不转睛地相望着,golden开心地朝她叫着,于是她牵着它从那里面走了出来……

我为自己笨拙的想象力感到可笑,也许事实不是这样的,我记得她在那书上为它写的那首小诗:

那一条街

让我们遇见彼此

遇见

让我们停止流浪

往后

你有了依靠的肩膀

我有了牵绊的理由

从此

远方很遥远

一条锁链

你在这头

我在那头

我可以想象golden在街上流浪的画面,它被谁抛弃了吗?但正是因为那样它才遇见谜,我才能看见它,也许命运总有它的道理。我继续往前走去,虽然我的身体感觉越来越不舒服,特别当我走在阳光下的时候,我有一种要被点燃的感觉。我尽量转移这种难受的注意力,我希望尽快找到一家卖布娃娃的店,我想象着小杰收到它的时候会开心的样子,我的心中又充满了一些力量。也许真的是老天不负有心人,我远远望见对面马路的街边,一位年轻的妈妈牵着一位和小杰一般大的小女孩趴在一家商店透明橱窗前,那里面摆放着一只好大好大的熊娃娃。我兴奋地忍着烈日的炙烤,飞驰地穿过马路来到小店门口的阴凉地。我被那一对母女所吸引了,小女孩好奇地望着那只大熊娃娃,眼里充满了纯真,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她的妈妈温柔而又慈爱地看着她,嘴角挂满了幸福的微笑。这就是爱,我想着,心里感到温暖而又酸楚。谜有妈妈吗?我的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疑问。女孩的妈妈蹲下来问她:“宝贝,它很可爱是吗?”

小女孩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她想了想忽然对妈妈说:“我可以把它带走吗?”

妈妈像是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它实在太大了,比她自己还要高大,没想到女孩忽然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快乐地说:“妈妈,我们走吧!”

“宝贝,你不是想要把它带走吗?”妈妈疑惑地问。

小女孩还是笑眯眯的,一脸神秘地凑到妈妈耳边说:“妈妈!我已经把它装好了!它在这里!”小女孩说着指了指心口。那位妈妈这才恍然大悟,她慈爱地在女孩脸上亲了一口。

“再见!大熊!”小女孩和母亲朝大熊挥手告别,仿佛它是她们多年的老朋友。我目送她们的离去,她们的爱遗留在了这里,我把它捡起放在心里。她们的背影已渐渐消失于人群之中,我转过身,走进小店,店员是一位高鼻梁,尖下巴的漂亮女孩,她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我故意发出几声咳嗽的噪音,虽然我知道她看不见我。她完全沉浸在手机的世界中,一会儿她还举起它对着自己的脸做出各种让她看起来更美的表情,样子看起来很可笑。大多数人现在变得越来越无趣了,整天抱着手机或电脑,对着网上虚拟的世界沉迷不乏,他们已无法感受这个原本自然的世界了,科技让人的心变得狭隘。我转头看向架子上的那些布娃娃,其中一个让我一眼就注意到它。它挤在一堆娃娃当中,它的脑袋特别大,身子特别小,有着快乐而亲切的微笑,它是一个黄色的熊娃娃,我决定给它取名叫大头,我想小杰一定会喜欢它的。我再次回头看了看尖下巴的女孩,是因为我要把大头带走,我有一种心虚的感觉,纵然我知道她看不见,而且还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大头待在那里。我想我此时的样子真的像个小偷,我偷偷摸摸地拿下大头然后用面包娃娃和书做掩饰抱在怀里,我的表情肯定很滑稽,我能感觉到,这可是我第一次做小偷。我忐忑不安的一溜烟地跑了出来,简直比龙卷风还快,头顶阳光灼伤的疼痛我已顾不上,直到离开那里远远好几条街道,我的心才放松下来。我停在一座在建的高楼搭架下,这是一个不好的遮阴处。机器轰隆轰隆,建筑材料的尘埃满天飞舞,大摇大摆地随着空气趁机钻入人的身体。这城市要建造多少高楼才满意?自然本来的生气不见了,取代的是挤在一起的一座又一座冰冷的建筑物,人的一生就为了它踩着匆忙的脚步,日出,日落。世界那起初美丽的蓝天,清新的空气,万物芳容的大地,那一切自然美妙的天籁之声呢?已被人们慢慢糟蹋,驱赶,逐渐消失。难道这就是人的智慧吗?日益发展的科技?我满心埋怨,稍作缓和赶忙逃离这里,因为看着这些像格子一样的楼房,我突然觉得它的样子着实可怕,不知道它又要把多少人的生命灵魂监禁其中。

我冥想着警局里谜待着的地方,呼的一下,我睁开眼,刹那间我就到了,就像乘坐了无影光速火箭。谜还是躺在那里,孤独的。我走近她低头吻了她的脸颊,我想她需要爱,需要陪伴,我把面包娃娃暂时留在了她的身边,放在她的心口,这样她也许会感到温暖一点,如果她知道,我这样想象道。然后我捧着大头到另一个房间去找小杰,我推开那扇门,里面还是一样的寒冷,空气里弥漫着凄凉的味道。

“小杰,小杰……”我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他没有出来,我朝那张床望去,他应该还在这里。

“小杰,是我,昨天的那个姐姐,你不记得了吗?”我想他肯定就在那张床后面,于是我试着向那里靠近,这时他才慢慢从那里出来,先伸出一个脑袋偷偷地往我这里瞧了瞧,接着再探出身慢慢地走了出来,他看了我一眼停下来像上次一样又低下了头。他还没有完全接受我,我心想。

“我来看望我的朋友,顺便想看看你。”我说完话他才微微抬起头,但他还是不敢直视我,眼神只是缥缈的到处闪,偶尔偷偷地看我一眼,然后又迅速飘移到别处。

“我给你带了一个朋友,希望你会喜欢它,它会陪着你一起等妈妈。”他一边听我说着话,一边手指还在不停地相互玩弄。我小心翼翼地试着走近他,我怕他会抗拒我。

“给你……它的名字叫大头,希望你喜欢。”还好他没有跑掉或者有别的什么不好的反应,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再一次低下了头。我把大头轻轻地递到他的手边,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犹豫着接过它捧在手中。他在仔细地打量着大头,我发现他的嘴角开始有点微微向上了,我想我还是先离开,让大头先好好地陪着他。

“它很可爱吧!”我自信地对他说,他抬头看了一眼我,眼睛里多了一丝放松的神情和对我的交流。我感到很欣慰。

“你喜欢就好,我先走了,希望你能早日等到你妈妈。”我说完和他对望了一会儿再转身预备离开,在我将要走到门口时突然听见他叫了我一声。

“姐姐……”

“嗯?”我心里温暖地转过身来答道。

“我还能见到你吗?”

“会的,我还会来看你。”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

“嗯,谢谢你……我喜欢大头。”他说着有些害羞的朝我微微地笑了一下。

“不谢,下次见哦。”我冲着他笑着说,我很开心看见他有一点开心。我出了门想着接下来先要去哪里,这个时间人们都已经来上班了,哦,对!我应该到办公室去找那两个男人,应该是他们负责谜的案子。

我来到一个很大的办公室,估计那里的警察都在那儿办公,每人有一个办公桌,但他们都是三五成堆的好像在聊着什么,我没看见那两个男人。我朝着一团挤着最多的人那边走去,他们在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好像很好奇的样子,我也挤了过去。

“叫什么?哪里人?”

“美女哦!你有没有趁机偷看一下她……哈哈哈哈哈!”

“那肯定的!这不是他的特殊癖好吗!?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接着几乎所有人一阵哄笑!

“简直太过分了!恶心!”我嘴里骂道。

“你们这样太过了啊!人都死了,多可惜的女孩,你们还在这尽说些不好听的话!去去去!全都散了!做自己那份事去!”这时一个长者走过来训斥道,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的上头。大家只好意犹未尽地散去,只留下一个人坐在那里,就是两个男人其中那个瘦小的男人,他的桌面电脑前放了一本黄色档案袋,就像我在档案室看见的一样。这时他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只见他接了电话,说了一声“好的”站起来拿起那本档案就走,我赶紧跟在他的后面,他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你到了吗?领导来了,办公室等。”

“嗯,好的。”他挂了电话踩着小步继续往前走去,他那么瘦,让人感觉他是踩在棉花上走路的。如果不是他那双泛着狡诈的炯亮眼睛,别人肯定会怀疑他得了什么将要使他死去的重病。我跟他进到一个像会议室一样的地方,也许它就是,只是比较小。里面放着九张椅子,靠近门这面有一面用来写字的面板,面板前是用来做讲台的桌子,后面有一台投影机。刚才训斥他们的那个长者依靠在讲台边,台下是那个我见过的女法医和她的两个助理。瘦小的男人一进门见到长者就低头哈腰地报告道:“老大,张平马上到了,刚电话的时候已经在楼下了。”

“嗯。”长者面无表情地应道。女法医用余光瞟了他一眼,看样子她也不太喜欢他。瘦小男人毕恭毕敬地走到后面找了一个位置,站在旁边。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对于瘦小男人来说,我看他站在那里很不自然,紧张、窘迫,没有人看他,除了我。那是为什么呢?他不会害怕长者吧,我扭头看了一眼长者猜测到。

“老大!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途中正好……”这时那个和瘦小男人一起的中等身材的男人推门进来,原来他叫张平,他嘴里连说着对不起,他也许想为自己找个什么堂皇的借口,只是话没机会讲完就被别人揭穿了。

“昨晚又去哪儿鬼混了!”长者没有看他一眼就几乎肯定地说道。被人揭穿的他也没有脸面再继续编下去,所以最好就是可以及时闭上嘴。这时我才有些明白瘦小男人之前的态度,原来他们怕的是火眼金睛,肚里的坏水让人看见难免难堪。长者说完自顾向着这边走来,随手拉起一张椅子转过,在我们的对面相对坐下,这时他们也跟着拉过椅子在长者对面坐下。接着他们开始依次汇报。我在一边仔细地听着,总有一种想参与纠正他们的想法,他们在讨论关于谜的案子,可在我听起来,总是怀疑他们所查询到的有关她的资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讨论的时候,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它们像一刹那的灵感,过后我却又似完全忘记,像是谜突然变成了我,想要反驳什么,但又像坏了的灯泡一闪一闪,最后还是不能照亮。

谜的真正的名字叫韩宜寻,我喜欢这个名字,让我感觉她的一生总在寻找着什么。他们说她是一个被父母遗弃了的孩子,在她出生以后,有那么好几年的时间,就是在她人生初始最懵懂的时候,她是在孤儿院里长大。但至那之后,四岁左右她又被辗转送养到一户渴望有个女儿的人家,但后来不知为何她又从那户人家脱离了关系,虽然这样,但他们之间不是没有联系的,银行的账户显示,她每年时常会不定时向收养她的人汇钱,数目也是几千、几万的不等数。照这样看她的经济应该是宽裕的,可是在她自己的储蓄卡上却是几乎没有什么存款。他们所知道的还有类似一些这样基本的身份信息。我又想起了我之前恍惚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的情景,那似乎跟她有什么关联,可她为什么会死去?我在心里想着,她是自杀,他杀,还是意外,可她还是那么的年轻,难道她找不到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失去了希望?我一直止不住地胡思乱想着。女法医说,她的身体没有任何损伤,也没有任何疾病征兆,难道她真的是睡了过去?听他们说的,看样子是没有任何头绪,最后他们把重点放在了和她有联系的人身上,他们打算从这些人身上突破。他们把她唯一可以提供线索的手机拿了出来,上面有大约几十个人的电话。只是让他们头痛的是这些电话号码并没有一个标签,它们就是一串串陌生的数字。他们一个接连一个电话地拨打,但并不是每个电话都能接通,然后他们根据这些接通电话人的声音和所提供的信息来暂时给他们拟定一个代号,每人保有一份信息档案,最后能够联系上的大约只有十几位这样的人。听说到时他们会在那天通知所有人来确认她。甚至包括那些她房子旁边的邻居。我的意识里对这样的做法有所反感,谜肯定不喜欢这样被打扰,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嘴巴会变得非常讨厌。那位长者在听他们说的时候也在一边认真地研究着他们所收集的信息,我总觉得这位长者是一位可靠的人,如果他真是这个案子的主要调查人,那就好了。我对他投去敬仰的目光,虽然他看不见我。会议散了,我的心里有些落寞,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到那时在这里又留下了什么呢?除了人们一时的议论和好奇,最后那些所追寻在乎的人和事又有什么改变呢?最后一切归于最初。我思考着这些,这些不由自主的思想我也不知它们从何而来,我似乎在被一种感觉指引着。

我跟在那两个男人的后面,离开那间房间,他们又恢复了活力,一路说说笑笑。那个叫张平的男人偷偷地说着他昨晚去夜总会找女人的经历,脸上放射出异常喜悦淫秽的笑容,还一边用那只戴着结婚戒的无名指伸进鼻孔里倒弄着。

“哎?那条狗你放哪了?”叫张平的男人忽然问道。

“唉,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后来明明把它锁在地下的那个空房间,今早我去一看!妈的,没了!你说奇怪吗?门都锁着,链子也在,可它就不见了!”

“嗯?这怎么可能?你确定门锁着?”

“确定它锁着!”

“那真是他妈的见鬼了!不然还说不定能换个几千块呢?你说你这人做事!”张平怀疑地看着瘦小男人不悦地埋怨道。

“这我也没想到……”瘦小男人小声地嘀咕着。

“唉……算了,最主要是我咽不下这口气,那死狗还想咬我!”张平一脸不解恨的样子,接着又恶狠狠地补了一句:“要是让我再抓到它,非得把它给煮了!”我听了不由得不寒而栗。我突然又担心起golden来,它会不会不听话离开那个地方,或者有人会在那里发现它,它那么弱小对于人类,没有别人的保护对于它来说这个世界有可能到处都是危险和陷阱,一会儿我得回到公园看看它。我还跟在那两个男人的后面,我想知道下午他们会有什么安排关于谜的这个案子,我尾随他们来到男士洗手间,他们东瞅瞅西看看,显得鬼鬼祟祟的,我又不能看着他们,如果他们要小解的话。幸好洗手间没有其他的人,一会儿就会知道他们到底要搞什么阴谋。

“哎!龌龊胚!你有没有……诶……那个啊!哈哈哈!!”我听见那个叫张平的发出淫荡的声音,顺便还有断断续续小便的声音,接着瘦小个接着他的话说:“没有啦!咳,别乱说,有人听见不好!”

“谁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可没做什么,那只是工作需要!”瘦小个说的话听起来明显有些不太高兴了。

“去去去!别给我装正经!别人没看见,别以为我就没有!”张平突然较真起来。

“那你半夜也去那里干吗?”瘦小个还真急了,不客气地反驳他说。

“我……我也就去看看,怎么?我就敢承认!谁叫那妞长得那么美,我就好奇!那你呢?当时你在干吗?”

“不说了,下午还要审讯那个女人楼上住的男人,我们得去准备准备!”

“龌龊胚,敢做不敢当!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的手在做什么!哼!”

“我……我……哎呀!好了!我承认,看那……就让我兴奋!行了吧!”瘦小个被逼得没法继续反驳只好承认,后面的话听起来好像还感到挺愉悦的!我背站在那里气得好似就快要爆炸!

“恶心!下流!无耻!变态的混蛋!”我在心里止不住愤怒地骂道。恨不得想把他们的脑袋塞进满是粪便的马桶,我真是越听越发感到怒火熊熊。于是我忍不住一拳砸在电灯开关上。

“咦?这灯怎么了?!”开关被我击中关了又开,瘦小个见了胆怯地对张平说。

“说不定她们是来找你报仇来了!哼!”张平冷笑地说。我顺着他的话接着就疯狂地按着开关,想象瘦小个吓得灰溜溜的样子,我稍微感到些许的泄气,而张平却丝毫没有胆怯。

“对不起,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瘦小个一边念叨着一边惊慌地拉开门一溜烟地逃了出去。

“胆小鬼!怕什么怕!?只不过是灯坏了!我才不相信有鬼了!”

我转身看见张平一边嘲笑着一边转着贼溜溜的眼珠还待在原地四处张望着说。我于是停下手,电灯恢复了正常,我看着张平脸上的表情,我想他这下心里肯定有点害怕了。于是我“啪”的一下再次拍在开关上,一片黑暗,这里没有窗户,门关着,接着我就听见一声“嘣!”门关上了,他跑得比箭都要快!我在心里鄙视地冷笑着。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