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在前往彼得堡的路上,普希金夫妇在“德穆特”旅馆停留了几天,之后他们搬到皇村。这栋不大的别墅离公园不远,让普希金和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很喜欢。

年轻夫妇在皇村居住的这几个月,也许是他们共同生活中最美满的时光。对于普希金来说,这个地方有太多的少年时期的回忆—他的少年时代是在皇村中学的院墙内度过的。这里寂静无声、景色壮丽,能与住在别墅里的朋友们相聚,最后还有家庭生活的新鲜感,所有这些都使他心情愉快。

而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呢?也许更容易想象她快乐的心情,她第一次从母亲挑剔的监管、对其生活不断的干涉和令人厌恶的训话中解脱出来。据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所说,她第一次在她所崇拜的丈夫家中当女主人。皇村的公园无疑是她一心向往的地方。每天夫妇就在那里散步,普希金和妻子分享在皇村中学的回忆。晚上,诗人的朋友们来拜访他们。而这个夏天,住在皇村的还有茹科夫斯基、果戈里、宫廷女官亚历山德拉·奥西波夫娜·罗赛特(普希金的女性朋友)。离皇村不远,在巴甫洛夫斯克,谢尔盖·利沃维奇和娜杰日达·奥西波夫娜租下别墅,年轻的普希金夫妇经常在巴甫洛夫斯克或是皇村和他们见面。6月21日,娜杰日达·奥西波夫娜在儿子和儿媳那里过生日。在她给留在彼得堡度夏的女儿奥莉加·谢尔盖耶夫娜的信中,我们经常看到对年轻夫妇的提及。

现从亲友的信中摘录几段。

普希金的姐姐奥莉加·谢尔盖耶夫娜·帕夫利谢娃从彼得堡给丈夫写信:

……我弟弟和他的妻子来了,并安顿在这里,目前在皇村度夏。他们热情地邀请我住在他们那里,并且盼望你的归来。他们彼此非常满意,我的弟媳非常迷人、可爱、美丽、聪慧,同时非常善良。……她相当聪明,但还有些腼腆。

“……第四天在皇村利用解除检疫,和塔莎见见面。”1831年9月24日,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冈察洛夫给爷爷阿法纳西·尼古拉耶维奇的信中写道,“我也看见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了。他们如胶似漆、你侬我侬。塔莎崇拜丈夫,丈夫也爱她。愿上帝保佑他们无比幸福,今后不被打扰。他们想10月搬到彼得堡,正在找房子。”

“普希金的妻子是个非常可爱的人。就是这样。我太喜欢他们俩了。我越来越为他结婚感到高兴。心灵、生活、诗歌三丰收。”茹科夫斯基在给维亚泽姆斯基公爵和А.И.屠格涅夫[1]的信中写到。

“……你的情况,我完全放心了,我知道皇村的位置,那里不可能有霍乱,向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问好,以表我的尊重。”他的朋友П.В.纳肖金从莫斯科写信给普希金:

我相信,尽管你身边一切都剧烈变化,你还从未如此幸福和像现在这样平静。对于我这儿没什么。不带一丝多愁善感告诉你,关于你的情况,我相当满意……我不知道祝愿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什么,就祝愿她和丈夫万事顺意。我只能祝自己,随时都能看到你。再见,亲爱的普希金,请别忘了我,再也找不到比我更无私、更忠于你的朋友。

П.纳肖金

7月15日

如果在皇村中学时期,普希金称普辛[2]是自己的第一位朋友的话,那么,在诗人的后半生,这样的朋友是帕维尔·沃伊诺维奇·纳肖金。此人命途多舛,是个怪人,他深深地、真诚地爱着普希金,诗人对他亦是如此。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立即回应了丈夫的朋友给予她的美好感情,并喜欢上了他。在普希金给妻子的信中经常提到他们之间的相互依恋。当年轻的普希金夫妇离开莫斯科时,纳肖金一直送他们到关卡。他紧接着给普希金写信:

……你将幸福地生活,我相信这一点。所以说,除了不要忘记我、记住我之外,没什么可祝福你的,但愿这并不恶毒。从我自身这方面来说,我是你忠诚的朋友。从心灵还有其他方面来说,也都是一样的。我坐在马车上哭泣,因为夙愿已了……再见,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请你用你的文笔对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诉说,我祝福她得到所有的幸福和快乐。

纳肖金

“我和妻子整天都想着你。”普希金给朋友回信,“她向你问候。我们目前没什么熟人,她非常想念你。”

在宫廷女官А.О.罗赛特关于普希金的回忆录中,记述了1831年夏天与诗人及妻子见面的情景:“……我不知道,您知道普希金的童话吗?他在宫廷设营上士基塔耶夫的房子里写的。我11点到达,当时没有值班,我和他的妻子起身去他的书房。房间里非常热。他喜欢热……当我们走进房间,他立刻开始朗读,而我们作出评论。”

7月,为了从肆虐彼得堡的霍乱中逃离,皇室和宫廷搬到了皇村。幽静和安宁被打破,普希金夫妇与宫廷和上流社会的相遇在所难免。然而,诗人的妻子完全不希望这样。

“……我无法安静地在花园中散步。”7月13日,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写信给爷爷说,“因为我从一个宫廷女官那里得知,陛下想知道我散步的时间,为了到时能够遇到我。因此,我要选择最幽静的地方去散步。”

在给留在彼得堡度夏的女儿奥莉加·谢尔盖耶夫娜的信中,我们看到多处地方提及这对年轻的夫妇。

“我告诉你个新闻。”1831年7月26日,娜杰日达·奥西波夫娜在给女儿的信中写道:

沙皇和皇后遇到娜塔莎和亚历山大,他们停下来和他们说话。皇后告诉娜塔莎,她非常高兴认识娜塔莎和见识许多可爱的、温雅的作品。但娜塔莎现在心不甘情不愿地出现在宫廷里。

……整个宫廷因她而兴奋,皇后希望她在身边,必要时整日指派她。这是娜塔莎非常不愿意的,但她只能服从……

腼腆朴实的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不求在上流社会露面,但年轻女人迷人的美貌给沙皇夫妇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想在宫廷里看到她。

基塔耶夫家的别墅保存至今,确实是做了些许改建。普希金时代的主楼任何时候都没增建过,现在决定保留下来,并布置这里成为博物馆。普希金夫妇的房子被修缮成以前的样子。

在椭圆形的客厅中布置着当时的家具,桌上放着写满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字迹的纸张。这是被她抄下的副本:《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秘密笔记》、《〈辩论杂志〉摘录》以及当时还没有出版的普希金的《科洛姆纳的小屋》(Домик в Коломне)。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帮助普希金誊写草稿。我们还不止一次看到珍贵的资料证明,诗人的妻子参与他的创作和出版的事宜。

普希金的书房在楼上的阁楼里。三面大窗户朝向阳台。现在书房的家具是从巴甫洛夫斯克的布留洛夫别墅搬来的。

在一个古董商店里,普希金看见一幅拉斐尔的画《布里奇沃特圣母》。按照诗人的想法,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非常像这幅画中的圣母。但是他买不起这幅昂贵的画。如今,在诗人书房里挂着的那幅绝美的画,是20世纪20年代由普拉特从拉斐尔的这幅画拓下的版画,是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馆藏中找到的。可能这幅版画会令人想到普希金在世的时光。

10月中旬,普希金夫妇离开皇村,在彼得堡定居。他们租下加列尔大街寡妇布里斯克伦的房子。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冈察洛夫也住在这条街上,看来是他给他们找的这处房子。

在彼得堡,亲戚就住在年轻夫妇周围。那里住着普希金的父母、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三个兄弟、我们之前提过的娜塔莉亚·基里洛夫娜·扎格里亚日斯卡娅、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姨妈叶卡捷琳娜·伊万诺夫娜·扎格里亚日斯卡娅。年轻的普希金夫妇经常和他们聚会。

还在皇村时,尼古拉一世似乎希望给普希金谋个正式的职位,他同意让普希金撰写彼得一世的历史。“……圣上(只是对我说说),”9月3日,普希金给纳肖金写信,“赐我职位,即赐我薪俸,允许我翻阅档案馆资料,撰写《彼得一世史》。”

1831年11月,普希金到外交部任职,获准进入档案库,包括几个存放秘密文件的档案馆。沙皇给普希金“确定”的薪水是每年一共5000卢布……

12月初,普希金去莫斯科和某个奥贡—多戈诺夫斯基解决钱的事,那是结婚以前普希金打牌输掉的2.5万卢布,这笔债务让他很忧心。他和热姆丘日尼科夫玩另一种纸牌游戏,还欠了他的债。他留在忠实的朋友帕维尔·沃伊诺维奇·纳肖金身边,让纳肖金帮助他处理麻烦事。

在皇村中学时,纳肖金与诗人的弟弟列夫·谢尔盖耶维奇一起在贵族专修班学习。普希金经常在那里“更多为了与纳肖金而不是与弟弟会面”[3]。彼此惺惺相惜,互有好感很快转变成真正的友谊。普希金喜欢纳肖金的聪明伶俐和个性鲜明,按照他的建议行事,因为他是个对于日常生活很有经验的人。在军中任职不久,纳肖金很快就退伍了。他是莫斯科英国俱乐部的常客,在那里有大型的牌局,有时能赢一大笔钱,有时也能输上一大笔。由于纳肖金心地善良,他家成了“所有受苦之人和穷人”的栖身之地,哪怕只是个路人,他也会收留。

普希金不喜欢他的家中氛围,但力求与朋友密切交流、倾心交谈。

[1]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屠格涅夫(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Тургенев,1784—1845) ,俄国历史学家、文学家。—译者注

[2] 伊万·伊万诺维奇·普辛(Иван Иванович Пущин,1798—1859),普希金的好友,十二月党人。—译者注

[3] 纳肖金比普希金小两岁。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