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1833年12月初,普希金将《普加乔夫史》和《青铜骑士》呈交给“帝王的检查员”。他通过卞肯多夫请求沙皇,准许他自费在官家印刷厂印刷《普加乔夫史》,并给他担保,贷款两万卢布,两年还清。沙皇准许出版这本书,但要求将书名从《普加乔夫史》改成《普加乔夫叛乱史》。普希金指望这本书能卖四万卢布,在还清官家部分债务同时还清部分急需还清的欠款之后,手中还有一定的闲钱。《青铜骑士》没有通过审查。沙皇要求改动长诗的一系列地方,普希金拒绝了。

根据1833年12月31日沙皇的命令,普希金突然被赏赐成为宫廷低级侍从,这是沙皇给他的新年“礼物”。

“……再告诉你一些消息。”普希金给纳肖金写道,“从1月起我当了宫廷低级侍从。《青铜骑士》没有通过审查,这让我蒙受经济损失和心情不快!不过,好在《普加乔夫史》通过了审查,沙皇出钱给我出版。这实在让我甚感欣慰。沙皇加封我做宫廷低级侍从,当然只是考虑我的官衔,却没考虑我的年纪—真没想到会刺痛我。”(1834年3月中旬)

普希金用非常温和的口气告诉纳肖金自己当上了宫廷低级侍从的事(我们注意到,这件事情已过了两个多月了),他不想在信中表达得更直白,知道朋友能明白一切。他在1834年1月1日的日记中写道:“第三天,我被赐予宫廷低级侍从身份(对于我的年龄相当不合适)。但是宫廷希望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常到阿尼奇科夫宫跳舞。”1月7日,普希金在剧院遇到米哈伊尔·巴甫洛维奇大公,他祝贺普希金有新的头衔。“十分感谢,殿下。”普希金在日记中写道:“迄今为止,大家都嘲笑。您是第一个祝贺我的人。”我们猜,他说这话就是为了让沙皇知道……

宫廷低级侍从是一个很小的宫廷头衔,通常被赐予年轻人。比如,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就是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哥哥,1829年就得到了这个头衔,当时才21岁。当然,沙皇同样的“恩赐”对于诗人是一种侮辱。Н.А.斯米尔诺夫在《纪念笔记》中谈道:“他们让普希金做宫廷低级侍从,激怒了他,因为这个头衔对于一个34岁的人显然不合适。更为侮辱他的是,有些人说,给他这个头衔是为邀请他妻子到宫里来提供借口。”

众所周知,尼古拉一世喜欢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按普希金的说法,像个“小军官”那样,对她大献殷勤。可能沙皇很希望在宫廷舞会上看到她。但是我们认为,在宫廷低级侍从事件中,这不是主要的。普希金写道,《青铜骑士》没有通过审查。赐封普希金这个小官衔难道不是尼古拉一世对《青铜骑士》的报复,“你等着瞧吧!”“你是谁呀?”沙皇想,“像你的叶甫盖尼那样,胆敢叛乱不成?我就要侮辱你,践踏你。”尼古拉一世很清楚,宫廷低级侍从对于普希金意味着什么。当然,普希金参加这些宫廷舞会和接待备感煎熬(而拒绝邀请是不可能的,我们后来看到,因普希金没出席沙皇的命名日庆祝,沙皇是怎样对待他的)。穿梭在胸前挂满勋章和绶带的将军和穿着“条纹长袍”的高级宫廷侍从中间,他打心底感到厌恶。因此,我们认为,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出现在宫廷里不是起因,而是结果。可是沙皇也知道,普希金不喜欢他对其妻子献殷勤……

1834年,《普加乔夫史》出版紧张的准备工作摆在普希金的面前。此外,他不得不为抵押父亲的地产奔波忙碌。谢尔盖·利沃维奇轻率鲁莽,完全信任监守自盗使农民破产的管事,导致必须用领地抵债。希望挽救父母免于彻底的破产,普希金亲自管理领地。但是除了麻烦事,没带给他任何东西。

年初,普希金接到朋友纳肖金的信。信上说,他娶了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纳加耶娃为妻。诗人1833年就认识她,那时她还是纳肖金的未婚妻。普希金非常喜欢这个姑娘,他建议朋友立刻娶她。

你不曾想到,你的来信让我有多高兴,我的朋友……看了来信的开头我就知道,你很平安也很幸福……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很想结识你的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在她们还没见面的时候,请你帮她们成为朋友,她真心地爱你,向你表示祝贺……常言道,不幸是一所好学校,也许吧。但幸福是一所最好的大学。幸福能培养人向善向美的心灵,我的朋友,你的心灵就是这样向善向美,我的心灵亦是如此,这你是知道的。当然我们两不相欠,假如你要为自己的婚姻感谢我,我也希望薇拉·亚历山德罗夫娜爱我,如同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爱你那样。

(1834年3月中旬)

幸福是一所最好的大学……多美妙的话语。已婚的普希金在这所“大学”学习。如果此前他还只想着自己和工作,那么现在就应该关心家庭。对于他来说,这些新的责任唤起他新的情感,是丈夫又是父亲,为创作注入了新鲜力量。普希金30年代的创作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今年冬天舞会多得可怕……”普希金在3月中旬给纳肖金的同一封信中写道,“好不容易到了大斋前那个星期天,我想,谢天谢地,舞会终于完了。她常常进宫。突然我察觉情况不对,她流产了,必须把她送走。谢天谢地,现在她痊愈了,过几天去卡卢加她姐姐那里,她们被我顽固的岳母害苦了。”

还在1833年,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就打算探望亲友。为了妻子流产后能恢复健康,普希金决定让她带着孩子们到亚麻布厂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那里度夏。

1834年4月中旬,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去了莫斯科。普希金留在彼得堡度夏,因为要到档案馆工作(公差),并为《普加乔夫史》出版做准备。

“你好吗,爱妻?你干吗要走?萨什卡和玛什卡没什么吧?基督与你们同在!愿你们朝气蓬勃,健康无恙,快回莫斯科来。”普希金4月17日写信给妻子。

我的心肝儿,给你寄的两封信,出于好奇还有吝啬(想少付邮资)才这样分装,并寄去滴剂制作方法。劳驾别忘了仔细读一下斯帕斯基的,按照说明去制作。爱妻,这会儿你该快要到莫斯科了吧,你越来越轻松,我……你的姐姐们都盼着你,我能想象到你们的快乐。当心别像个小姑娘,别忘了你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流过一次产。爱惜自己,小心点,跳舞要节制,少散步,快到家乡了……

(1834年4月19日)

我的爱妻天使!我刚接到你从勃隆尼齐写来的信,真心感谢你。我焦急盼望着托尔日科的消息,希望你旅途的疲惫能尽快消散。愿你在莫斯科健康愉快、心情舒畅。我将你的信捎给姨妈了,不是自己送去的,因为我在装病,害怕遇见沙皇。这几天节日我都待在家,不想去祝贺,迎接皇位继承人。皇位近在眼前,或许我看不到那一天。我见过三位沙皇,第一位命人摘去我的帽子,因为我数落我的保姆;第二位看不起我;第三位至少在我年事已高之时,让我去宫里当低级侍从。我可不愿带着这个头衔去服侍第四位沙皇。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让我们看看,我们的萨什卡和这位同名的皇族能否处得来。我和同名人就没处好。上帝保佑他别走我的老路,不要写什么诗,不要跟沙皇吵架!在写诗方面他超不过他爹,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1834年4月20日)

这封信是夫妻间亲近真诚关系的证明。普希金写沙皇的话还是很坦率的,他没白说,我们接下来就会看到。

在莫斯科等待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有亚历山德拉、叶卡捷琳娜、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他们都是从亚麻布厂来迎接妹妹的。他们在尼基塔大街的房子里共度复活节。

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是否和生病的父亲见面,不得而知。我们认为,当时由于复活节,不是他的酗酒期,还是会见面的。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没到莫斯科来,不想看见和她吵架的女儿们。

1834年4月28日,普希金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拿母亲能怎么办呢?既然她不愿意自己上门来看你,那你就上她那儿住一两个星期,虽然这样既增加开支又让你劳累。家中吵嘴,我真替你担心。记住先知大卫王和他的风流韵事!”

看来,5月7日至8日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带着孩子到亚罗波列茨去看望母亲。然而,普希金对于“家庭纠纷”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阔别三年之久和女儿及外孙们相见的喜悦,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将之非常亲切地表达在1834年5月14日给普希金的信中。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