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1834年,冈察洛夫家打算出售离亚麻布厂不远的庄园尼库利诺。显然,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在丈夫到来之前筹备地产事宜,并和哥哥谈希望将尼库利诺卖给他们。普希金考虑到《普加乔夫史》可以收入一大笔钱。可以推测,他同意拿出一笔钱购置这所不大的庄园,而其余的钱用冈察洛夫家欠他的债(前文提过的1.2万卢布)和给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嫁妆抵补。

根据晚些时候(1859年之后)卡卢加省居民居住地清单记载,尼库利诺列为“业主村庄”,从而那里有教堂和贵族的房子。尼库利诺距亚麻布厂55俄里的路程。虽无直接证据表明,但完全有理由认为,他带着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到过那里,否则他人在莫斯科也不会决定买下尼库利诺。

这个庄园的遗迹今天还能找到。在原址附近是如今的尼库利诺,它离美丽如画的沙尼亚河不远,可以看到残存的古老楼房的底座、石头围墙、通往宅院的椴树林荫路和公园遗迹。我们提到的贵族宅院在1859年时还存在,这栋老宅记载于冈察洛夫家族档案1863年的清单之中。在俄罗斯,还有一个地方与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有关,尽管时间很短……

在莫斯科,普希金以С.Г.克瓦斯尼科夫(冈察洛夫家前任管家)的名义提交委托书,这个人有权在拍卖会上竞拍(地产因债务拖欠卖给卡卢加社会救济厅),并为他买下尼库利诺。

然而,这桩买卖没有做成。我们认为,拍卖被叫停,是因为尼库利诺属于长子继承制地产,不应当出售(在1843年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写给儿子的信中提到了这件事情)。

在亚麻布厂的家庭会议上,还讨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关于冈察洛夫姐妹,叶卡捷琳娜和亚历山德拉要搬到彼得堡的事情。

当时对于贵族女子来说,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就是出嫁。冈察洛夫姐妹整年住在乡下,出嫁无望。事实上,1831年,县首席贵族亚历山大·尤里耶维奇·波利瓦诺夫曾向亚历山德拉·尼古拉耶夫娜求婚,普希金和纳肖金做媒,但是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不想听到有关这桩婚姻的事情。我们推测,可能与波利瓦诺夫的兄弟参与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事件有关。

如我们所说,叶卡捷琳娜及亚历山德拉同母亲的关系时常紧张。也许双方都有错。

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虽然在信中大谈她当母亲的感受,但实际上并不关心女儿们,不愿意冬天住在莫斯科,以便将女儿们嫁出去。

这是亚历山德拉·尼古拉耶夫娜1832年给在彼得堡的德米特里的信,那时爷爷还健在,在首都挥霍生命:

我们又被上帝的意愿所抛弃了。妈妈刚才去了亚罗波列茨,她要到那里住上一段时间,如她所想,几个星期,之后当然还要再几个星期,因为一旦她住到那里,就不会很快离开。我已经预见到可亲爷爷的愤怒,当他知道她离开了,如果他不命令我们从这里离开去她那里,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惊讶的。

妈妈离开前夕,卡列奇茨基一家来了,在这里住到1号。说说爷爷可别见怪,我遇到极其荒唐可笑的事,他生我们的气,原因是我们邀请他们住这么短的时间。况且,他自己总是装出年轻人的派头,在所有的消遣上花大把的钱。塔莎写信说,在这里等他完全是徒劳的,因为他特喜欢住在彼得堡。其实这并不难,我很乐意做这样的事,假如他给我哪怕他花的一半的钱。那里不适合老头寻欢作乐。然后他当我们是疯子,将我们丢在亚麻布厂或亚罗波列茨。这太不合我的意。如果情况没好转,我们还要在这里度过冬天。我非常想知道,他们打算对我们的迷人人物做什么。亲爱的米坚卡,难道不把我们从深渊中拉出来,实现我们经常和你说的计划吗?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希望也能说服妈妈。尽快给我们回复。

冈察洛夫三兄弟和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都住在彼得堡。姐妹俩自然向往搬到这里,也许这就是她们的计划。

按普希金的一封信判断,起初本打算借助扎格里亚日斯卡娅和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的帮助,两姐妹能被安排到宫中做宫廷女官。但是,普希金不喜欢妻子管这些操心事。

……你何必把姐姐们安排进宫呢?第一,人家可能不同意。第二,即便接收了,你想想看,在这肮脏的彼得堡,又会流传出些什么乌七八糟的议论呢。为别人求人情,你太好了吧。我的天使,等着吧,你守了寡,老了,到那时你或许能成长舌妇、当上九级文官夫人。我对你和姐姐们的忠告是,离宫廷远点,宫里没好事。你们都不富有,不可能什么都指望姨妈。

1834年6月11日,彼得堡

看来,之后的话就不便说,话题就涉及叶卡捷琳娜·尼古拉耶夫娜一个人,最后决定,亚历山德拉·尼古拉耶夫娜住在普希金家。

但是应该说,诗人不同意姐妹俩搬家。他习惯了自己安排一切(我们通过他的书信可以看出这一点),认为她们的到来将会限制他,给妻子带来麻烦。

你却想把两个姐姐带在身边,唉,爱妻!小心……我的意见是:一家人应当单独住在一所房子里,丈夫、妻子、孩子,暂时他们还都小。如果父母都已年迈,也可以住一起。要不然麻烦事不断,家也不得安宁。不过此事我们以后再谈。

(1834年7月14日)

但这个问题也许在普希金家里出现得还要早,原则已经定下来,普希金给妻子的信证明了这一点。

我和房东奥利维耶大吵了一架,要另找房子,尤其是姐姐们和你要来。

(1834年6月30日)

如果你真想把姐姐们接来这里,我们不可能留在奥利维耶的住宅里:没地方。

(1834年7月14日)

普希金和奥利维耶吵架是因为,他让守门人晚上10点锁大门,限制了普希金的自由。因此,或许普希金家搬家和姐姐们没关系。顺便说一下,正赶上一个合适的方案:维亚泽姆斯基一家出国了,普希金喜欢他们的房子。

娜塔莎,我的天使,你知道吗?我租下了维亚泽姆斯基现在住的一层楼房。公爵夫人即将出国,她女儿的病可不是闹着玩的,恐怕是肺病。

(1834年7月26日)

我租下维亚泽姆斯基的住宅,要搬过去,把家具和书籍搬过去,那时才有希望启程。上帝保佑我,顺利到达你家的领地……

(1834年8月3日)

因此,在亚麻布厂,关于这个问题商谈的基础实际上已经准备好。当然,叶卡捷琳娜和亚历山德拉请求普希金夫妇收留她们,其实姐妹俩在家庭中的地位相当悲惨,使他们不可能拒绝她们。

9月初,普希金一家和冈察洛夫姐妹离开了亚麻布厂。普希金将大家留在莫斯科,前往波尔金诺处理父亲领地的事情,他通常更愿意在波尔金诺居住和写作。

姐妹们在莫斯科住上一段时间,为去彼得堡做准备。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去了一趟亚罗波列茨和母亲告别,她只带着玛莎去,这让一向疼爱外孙的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非常伤心。无论是叶卡捷琳娜·尼古拉耶夫娜还是亚历山德拉·尼古拉耶夫娜,都没去看望母亲。

大概9月25日,普希金全家和姐姐们前往首都。可以想象一下全家人出行的场面:孩子一群、保姆一帮、女仆好几个、大包小裹!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护送他们到彼得堡。10月末,他去了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那里,向母亲汇报对彼得堡的印象以及姐妹们安顿的情况。

我们知道,普希金在波尔金诺有领地的事情要处理。他那部分领地原属于父亲已故的哥哥瓦西里·利沃维奇·普希金。他的私生女玛格丽特没有继承权,其丈夫是别佐布拉佐夫,但她仍然想得到点什么。玛格丽特的丈夫别佐布拉佐夫到波尔金诺找到普希金谈判,因为普希金有父亲授权管理普希金家族地产的委托书,父亲是“瓦西里·利沃维奇的合法继承人”。   普希金设想将波尔金诺的两部分土地重新合并。

他将别佐布拉佐夫的造访情况告诉了妻子。

哈哈,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了。他在我这里坐了两个钟头,我们俩都在耍滑头,愿上帝保佑,事实上我能胜他一筹,言语上我已经胜过他了。我能想象到你一定在偷笑,你当我是傻瓜,又上了他的圈套,走着瞧吧。我一到莫斯科,两天便能了结此事,回彼得堡我就是好汉一条,就是波尔金诺之主了……

现在我这里有两个农夫,带着呈文来找我。我不得不与他们周旋,这两位也许比我更狡猾……[1]

也许你现在在亚罗波列茨,说不定在考虑何时动身。急盼你的来信……我在这里很好,就是寂寞,一感到寂寞就想回到你那儿,就像你感到害怕时就往我身边挤那样。亲吻你和孩子们,为你们祝福。我还没有开始写作。

(1834年9月15日、17日,波尔金诺)

“我能想象到你一定在偷笑……”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对丈夫很了解,知道他不善于进行生意谈判。我们先将结果说一下,普希金没能买下波尔金诺的第二块地产,这块地产后来被拍卖售出。

这个秋天,诗人工作得并不顺利。他担心一家人怎样到达彼得堡,在新房子里怎样安顿下来。因为搬家,娜塔莉亚·尼古拉耶夫娜很久没有写信。

我到乡下快两个星期了,尚未收到过你的来信。非常寂寞,我的天使。既没有写诗灵感,也没有抄小说。我在读瓦尔特·司各特[2]的作品,还有《圣经》。总在想你们……看来这个秋天我在波尔金诺不会住太久。我的事总算办成了。我写得顺不顺手,还要再等等看,否则上帝保佑我尽快离开这里。计划在莫斯科停留两三日,在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那里住一天一夜,然后去见你。实际上,没你在身边就是写得不起劲嘛,脑袋里空空如也。

(1834年9月20日,波尔金诺)

诗人这次没在波尔金诺停留多久,10月4日,他到达莫斯科。

之前一直不知道,1834年普希金去没去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那里。但是,我们在冈察洛夫家的档案中找到了一封信,这封信让我们查明了普希金生平中这个有趣的事实。普希金在莫斯科逗留几日,大概10月9日至10日到达亚罗波列茨。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非常殷勤地招待了女婿。我们认为,他到岳母那里是为了谈两个问题。其一是关于购买尼库利诺的问题,其二是关于姐姐们搬到彼得堡的事情,我们认为这是主要的。自己家接纳姑娘们,普希金在某种程度上要对她们负起责任。当然经济方面也要讨论,因为姐姐们应该从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那里获得一定数额的生活费,而没有母亲的同意,他在家庭问题上什么也做不了。

还有一个情况让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盼望女婿的到来。1833年起,切尔内绍夫家发生几件大事。8月,在亚罗波列茨,他家一下子举办两场婚礼:1834年3月,退伍的扎哈尔·格里戈里耶维奇·切尔内绍夫迎娶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捷普洛娃,而娜塔莉亚·格里戈里耶夫娜·切尔内绍娃嫁给省长Н.Н.穆拉维耶夫—卡尔斯基。总之,切尔内绍夫家只剩下一位姑娘待字闺中了,她就是娜杰日达·格里戈里耶夫娜。我们知道,她没嫁给安德列·穆拉维耶夫,拒绝了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但是,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大概想要决定借普希金的帮助再试一次。她希望她和著名诗人的亲属关系(同时普希金本人和切尔内绍夫家也有亲属关系)可以影响长姐索菲亚·格里戈里耶夫娜·克鲁格利科夫,她会说服娜杰日达·格里戈里耶夫娜答应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的再次求婚。

为了这个目的,她将诗人领到切尔内绍夫家。

“普希金路过亚罗波列茨来到我这里,我和他一起去了切尔内绍夫家。”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10月23日给儿子写道,“大家都好心要促成你的好事,可是这件事我们拿不定主意,什么也没说。”

普希金对内兄求婚这件事的态度我们已经知道了,他想必是回避当媒人的使命,而娜塔莉亚·伊万诺夫娜为了不让儿子伤心,这样介绍情况,好像环境不合适,他们还“拿不定主意”开始谈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提亲这件事。然而正如我们在后文看到的,倔强的德米特里并没有放弃。

[1] 此处原文就是省略号。

[2] 瓦尔特·司各特(1771—1832),英国著名的历史小说家和诗人,欧洲历史小说的创始者。—译者注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