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列子乘风飘飘然而来,自己觉得挺了不起,可庄子却觉得他的境界还不够高、不尽妙,质疑说,你毕竟还有待于风,所谓“犹有所待”。庄子的意思是说,把“风”这个因素也去除掉,不要凭借它,才可称作“无待”,这就凸显了自由的意义。进而,通过“无待”分析庄子的“自由”,便不能不提到“独”与“立”。因为“无待”就意味着“独”“立”。庄子曾说“遗物离人而立于独”,“独”“立”尽管是孤零零的,但却可以傲然“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这是何等的气象!顺便提一下,《列子·黄帝》更发挥了物我混冥之物化说,其述列子之“神游”曰:“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可以视为对庄子“无待”思想的进一步发挥。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说,“自由”这一概念,它并不是一个经验的东西,换言之,它并不出现在经验中,日常经验中的我们也感觉不到“自由”。“自由”如果是一种感觉,那就意味着你的眼睛能够看到,鼻子能够闻见。我们当然可以说闻见了自由的气息,但这只是比喻而已,不是对它的真实描述。那么,我们可以经验的又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经验的都是“不自由”,亦即“自由”的反面。那么,按照道家的思想逻辑,对这种种的经验上的不自由加以否定,即加个“无”之后,就等于“自由”。“自由”就是所有“不自由”的反面。庄子曾说,鱼在水中优游于水,它根本感觉不到水的存在,但你把它放在岸上,没有了水,它便有了失去水的痛苦知觉。由此可见,道家思想自有其独特逻辑,我们应该通过认真地思考发现其中的逻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总之,“逍遥”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境界,也是一种特殊意义上的“自由”。换言之,庄子的“自由”理论,交涉于心性论、精神哲学和境界理论等多个层面,这是我们理解庄子自由理论的基础。而心性论与境界说作为某种哲学理论又是中国哲学所独有的,是在西方哲学中找不到明确对应物的。那么,对于心性论和境界说的探讨与把握,以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说就是孤军深入,因为我们并没有一个参照系,也找不到一个与它相似的理论形态可以互相比照。在此,我们再次回顾之前的讲授与讨论,我们分析了庄子哲学中的“知识论语境”,展开了人性论和伦理学的探讨,也花费不少时间澄清了道物关系——相当于今天所说的“自然哲学”“本体论”的内容。由此,我们发现,庄子哲学的这些重要理论,似乎都指向了一个更加重要的方向,即心性论。我们说,这种思路与观点是逐渐形成的,它足以概括庄子哲学的理论特征。而“逍遥”的概念及其理论正体现出心性论哲学的核心内容与主要特征。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