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当伊布从五百米高的摩天大楼一头栽下去时,他以为自己没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过是一档网络真人秀,作为主持人的伊布用不着玩命,要怪就怪他患有严重的恐高症。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外景现场就设在顶层上的一座十米高的塔架上。当时,伊布感到天旋地转,肚子里仿佛有搅拌机作祟,先是冲直播镜头一阵狂呕,接着爆了粗口,虽然没指名道姓,其实骂的是他的同事郑峰。郑峰在半个小时前顶了伊布在演播室的位置,原本上高空外采的就不该是伊布。

半壁江中文网

就是这么一个临时性对调,导致伊布晕倒在全国乃至全球网友面前。

copyright Banbijiang

伊布下坠时,感觉像躺在一大团棉花里,舒服得都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了。时间仿佛消失,只见轮廓清晰的云团被紫外线染成了色彩夸张的卡通图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地心引力的强大召唤,令伊布闭上了眼睛,真不知从五百多米高空自由落体至地面要花多长时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答案是,一眨眼的工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伊布在医院醒来,还以为到了天堂,只是简陋的病房和窗外的噪音不禁让他感到失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实际上,摩天大楼的楼顶正在搭建中国第一高“空中园林”,伊布被一棵人工培育的大树接住,然后落在了厚厚的草甸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知过了多久,郑峰竟然拎着水果和鲜花走进了病房,还带来一盒包装满是英文的特效药,据说是用来缓解恐高症状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伊布将药盒朝郑峰砸了回去,跳下床就要上去揍他,可自己晕晕乎乎没站稳,直接扑倒在地板上。由于手背上扎着输液针,整个输液架都被他拽倒在地,仪器警报跟着叫了起来,却盖不住伊布的嚷嚷声,“猫哭耗子假慈悲!给我滚!”

banbijiang.com

明知道他伊布恐高,还让他上摩天大楼,这摆明就是在害他! 伊布坚定地认为郑峰从中作梗,好借机挤走竞争对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事实上,郑峰的确做到了。此时,他摆出一副意外且无辜的表情,迟疑了不到两秒钟,就听了伊布的话,乖乖地滚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伊布还想再追,却发现自己根本爬不起来。他再次昏了过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昏迷中,伊布做了个梦,自己化身为“街头霸王”里的“白人”,将郑峰撂倒在地,拳头如雨点一般密集地砸在郑峰身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估计是打得太狠了,把警车都招来了,警笛声震得耳膜生疼,伊布恨不得冲上去把警笛一块儿砸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警笛还在不遗余力地叫着,既倔强又敬业,伊布快疯了。后来他发现,那不是警笛,是手机。

]3 `. u7 p* T. |' |/ f. y, S8 D

伊布猛然睁开眼,已是第二天上午,手机正躺在地上哭号。 半壁江图书频道

屏幕被摔碎了,来电显示看不到。伊布摁了接听键,听筒那边传来一阵嚷嚷声,伊布跟上了发条似的瞬间亢奋! copyright Banbijiang

要不是这通电话,伊布根本不会想起今天还有如此重要的事! ]3 `. u7 p* T. |' |/ f. y, S8 D

电话那头是伊布的合伙人。此前他和另外一人怂恿伊布参与投资了一家快餐车餐饮公司,却由于经营不善,搭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伊布不甘心,便孤注一掷,不但卖掉了父亲去世前留给他的房子,还不惜借债往里砸钱,设法逆转颓势,结果事与愿违。伊布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找土豪、拉外援,宁可远水救近火,水只要能到,起码保证不被烧成灰烬。伊布的不辞辛劳为他们迎来了一家有注资意向的公司,这或许是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半壁江中文网

伊布跌跌撞撞冲出医院大门,跳上一辆出租车。此刻不过九点半,伊布无论如何也必须在半个小时内赶到北四环参加谈判,否则,没有否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鉴于北京的路况,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万一实现了呢?伊布侥幸地想,说不定上了东四环就一路畅通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有万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车沿匝道一开上东四环,顿时就进了“停车场”。

]3 `. u7 p* T. |' |/ f. y, S8 D

十五分钟过去,车挪了不到三十米,司机面无表情,像是在用麻木抵御现实,广播里播着单田芳的评书,咿咿呀呀的,弄得伊布更加抓狂。 ]3 `. u7 p* T. |' |/ f. y, S8 D

伊布想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彻底没了反应。车窗外的路况没有一丝变化,司机索性熄了火。伊布准备下车去搭乘地铁14号线,不远处就是一年多前开通的朝阳公园站。可问题是伊布身上没钱,付不了出租车费,也实在没工夫再跟司机师傅解释,最简便的办法就是直接推门,撒腿就跑,司机通常不太会为了追人而撂下车不管,顶多在后头骂上几句。

]3 `. u7 p* T. |' |/ f. y, S8 D

想到这里,伊布瞥了一眼司机,发现司机也在瞥他,目光碰撞的那一刻伊布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司机已经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伊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右手已经下意识地扣动了门把手,再往开拉一点,门就开了,所有这一切都逃不过司机的眼睛。伊布定了定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同时将手收了回来,转而向司机打岔道,您有烟吗?来一根。 半壁江中文网

司机回答,我不抽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伊布无奈,只好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陆续熄火的车辆,心怦怦直跳。突然,一根烟横插进他的视野,他扭脸一瞧,司机笑眯眯地说,逗你呢,拿着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伊布接过烟,趁着司机低头在裤兜里摸打火机的工夫,一把扣开车锁,撞门而出! copyright Banbijiang

伊布用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停车场”内狂奔,意外的是司机竟然在他身后三五米穷追不舍,边跑边喊,回来!给钱! 半壁江中文网

伊布脚下的人字拖跑起来碍事,却丝毫不影响他玩命狂奔,即便紧张得心痒痒,血液就快冲破头顶,可还是感觉脚下生风!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一幕真就发生在了东四环主路上,一位四十多岁的光头司机,不顾一切地追一名三十多岁戴着颈托的光头伤号,光头追光头,一路引来众人饥渴的手机摄像头,为这死气沉沉的“停车场”增添了一分活气。 ]3 `. u7 p* T. |' |/ f. y, S8 D

司机的耐力令伊布佩服,追出去了估计有一公里多。伊布终于明白,被追的人消耗往往最大,可当他侥幸以为年长的司机跑不动了的时候,回头一看,总能见到那个脑门儿锃亮的光头,半拉舌头伸出来,像鬼一样丝毫不放过他。伊布心说这大哥年轻时不会是体工队练长跑的吧,偏偏借这机会拉体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该死的“停车场”,交通管制也不至于一动不动啊!要不是车全熄了火,司机也不至于跑这么远追他。伊布真想跟师傅嚷嚷一句,为那么小几十块钱,至于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知跑了多久,伊布腿迈不动了,不得不改为竞走,人字拖也跑丢了,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再多走几步,会随时瘫倒在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总算跑到地铁站跟前,司机终于没再跟上来。伊布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分钱没有,逃得了出租可压根进不了地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伊布像乞丐一样恳求路人借钱,竟没一个人搭理他。耳畔传来了不知是二胡还是三弦的乐声,他转脸一瞧,路旁坐着一个卖艺的瞎子,面前搁一铁罐。伊布情急之下顾不得那么多了,趁瞎子拉得全情投入,凑上前轻俯下身,将两个指头伸进铁罐,刚刚夹住几张纸票,还没来得及抽手,乐声戛然而止,瞎子突然睁眼。伊布吓得转身就跑,一口气冲入了地铁站,直到跳上一辆即将关门的车以后,才意识到那卖艺人不是瞎子,回想起他的眼神,背后还是一阵发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等伊布赶到公司时,惊讶地看见办公室差不多被搬空了,会议室里,空荡荡的桌子上只留下了几杯几乎没动过的茶,连椅子都没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伊布一屁股坐在地上,脚底板磨破了也像是没有了知觉。

copyright Banbijiang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伊布一阵恍惚,也许这一整天发生的事不过是场梦,梦在继续,他没有醒过来。那些高楼大厦的灯星星点点,眯着眼睛看,楼体跟深色的夜空融为一体,灯光像银河繁星,只是不够凌乱,也不够密集。 半壁江中文网

伊布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反正不是乘出租或坐地铁。

半壁江中文网

到了家楼下,抬头就能看见屋里的暖光,伊布迟迟不愿上去,即便女友早已做好了饭等他。女友叫黎黎,全名黎楠,俩字的谐音“罹难”听起来不太吉利,不过爹妈给起的名估计有他们的考虑。黎黎是伊布准备共度一生的女人,类似的肉麻话他心里琢磨过好多遍,私下计划年底出游时找个海滩放个焰火跟她求婚的,可眼下,自己这个样子,伊布不知该怎么跟她交代。

半壁江中文网

伊布想多了,其实没有交代的必要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门开之后,黎黎淡淡地说了句,“回来了”,甚至没正眼瞧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伊布赫然发现,屋里整洁得压根不像自己家,半开放的鞋柜空了一大半,两大箱行李已经收好,“咔嗒”两声,黎黎干净利落地扣上了箱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伊布诧异道,这是干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黎黎没有吱声,只顾着穿上外套,完后才转过身来看了伊布一眼,颇有意味地说,哟,你怎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伊布正要开口,黎黎却抢先说道,不说了,那什么,我们分手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瞬间,伊布仿佛进入了恶俗电视剧桥段,明明听清了她的话,可还是学着电视里演的,问了句“为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黎黎摇了摇头,说,不为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说着,她俯身换上了高跟鞋。

banbijiang.com

伊布甚至在考虑要不然再学学恶俗电视剧里男主人公的做法,上去直接抱住她,可黎黎已经拖着俩箱子出了门。

banbijiang.com

就在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伊布伸手把住了电梯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黎黎不耐烦道,你要干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伊布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一个人要走,无论如何也是留不住的,可我就想问一句,是不是因为我公司垮了,还不起债,又丢了工作,所以你才要离开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黎黎苦笑着反问道,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我还不知道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伊布提高声调问道,那到底是为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黎黎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接着抬起头说,我比你大一岁,今年三十三了,本想着你会在上星期咱俩一周年纪念日向我求婚,可我甚至都见不到你人,你其实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吧。说实话,我跟你在一块儿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可后来发现,很多东西你都给不了我,咱俩的步点也不在同一个节奏上,这种状态一直停滞不前,不如就分了,都别再耽误时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罢,黎黎再次摁了关门钮,没再看伊布一眼。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伊布松了手,任电梯门慢慢闭合,黎黎那熟悉又耐看的脸庞一点点被两大块钢板遮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电梯运行的噪音似乎比以往大不少,这一刻,伊布甚至有点担心别出什么电梯事故,那样的话,黎楠可就真罹难了……伊布赶紧拍拍脑门儿,在心里骂自己不该出现这么不吉利的念头。 banbijiang.com

回到卧室,伊布倒在床上陷入了昏迷一般的睡眠中,夜里却被饿醒,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披上外套出门,不过凌晨四点,街角的那家24小时便利店竟然莫名其妙黑着灯。 ]3 `. u7 p* T. |' |/ f. y, S8 D

伊布决定走到两条街外的国际俱乐部金湖茶餐厅去,以往无论任何时候去,都可以饱餐一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路上寒风吹着,伊布光秃秃的脑袋暴露在外面,忽然觉得自己是得买顶帽子了。三十出头就秃了大半个脑袋,索性全剃了,以光头形象示人,这让他缺失了以往那种自上而下的安全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独自在夜色里行走,四下无人,这时候要打劫伊布很容易,拿刀往他脖子上一架,伊布准递钱包过去。当然,至少给他留够五十块钱吃饭,要是这都不答应,伊布可不干。可一旦反抗,刀尖弄不好戳进大动脉,估计天亮之后,清洁工会发现一具僵硬的尸体孤独地卧在人行道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想到这里,伊布终于觉察到一丝伤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