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苏秀看着地上的“毛团”,一时不知所措。这些猫宝宝都是妮妮上个星期生的。生出来后,女儿何小悠和她爸何合死活不肯将它们送人。多漂亮啊,舍不得。而苏秀觉得,这么养下去自己迟早崩溃、疯掉,因为这家成了猫窝。所以前两天她就对父女俩嚷嚷了:“这屋里全是怪味,七只猫,疯了!地上都是毛,你们搞卫生?送掉送掉!”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何小悠小脑袋摇得像转铃,说:“妈妈,你不觉得妮妮可怜吗?如果你是它,你会把你的孩子送掉吗?”小女孩眼睛里有深深的不屑,一副随时要大哭起来的样子。何小悠十岁,不懂事也就拉倒了,偏偏老公何合有动物保护主义倾向,他说:“多萌啊!大不了我来搞卫生。”这父女俩一搭一档,让苏秀一时无招。 banbijiang.com

但现在,苏秀看着这些毛球,心里的惶恐、恼火在加倍涌动,她对坐在地上的女儿说:“做完作业就不知道预习啦,就知道玩玩玩!”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孩都是机灵的,何小悠警觉地抬起头,问:“妈妈,你是不是想把它们送人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秀心里一急,也可能有孕在身导致心情有变,她直奔主题了,尖声说:“你也该懂事了,小悠!谁家里养这么多猫?妈妈养你都觉得累了,小悠,我们得把它们送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悠冷静地瞥了一眼妈妈,说:“如果你这么干,妮妮得产后忧郁症,你是有责任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哪,苏秀哭笑不得,这小人儿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词。于是心里有火苗燃上来,她说:“妈还得产前忧郁症呢!小悠,你知道不知道,妈要给你再生一个小弟弟了,我们不能再养宠物了。”

半壁江中文网

何小悠瞪起小鹿般的眼睛,不由得张大了嘴看着妈妈。小女生一时反应不过来妈妈话里的意思,小脑瓜里好似在转: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弟弟?我可没说要小弟弟。明明是你自己要小弟弟,怎么说是给我养一个小弟弟?我根本不知道这事呀,怎么就变成了是为我生个小弟弟?再说,这跟猫有什么关系?现在,我要的是猫,而不是小弟弟。 半壁江中文网

当然,小女生何小悠只有十岁,这些思绪不可能这么清晰地在她脑海中排列、组合起来,但她心里有类似的委屈,一个不落,满满当当。你可别小瞧如今这些小家伙们的心思。反正此刻何小悠放声大哭:“我不要小弟弟,我要猫。”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苏秀说:“不行,你不能不要小弟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何小悠泪眼蒙眬地瞅了一眼妈妈的肚子。这里面已经有小弟弟了吗?这让她突然有惶恐的感觉。她又看着地上的小猫们,哭道:“不要送人,不要送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女儿的尖叫,让苏秀放缓声音说:“悠悠,把它们送人,也是对它们负责,我们养不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小悠感觉到了这一次妈妈的坚决态度,于是退一步,哀求:“我答应要小弟弟,但你答应我要猫。” 半壁江中文网

这么个小屁孩也知道讨价还价了。苏秀心里的火苗开始噼啪作响,她看着哇哇乱哭的女儿,心想,不能再宠了。她对女儿大声说:“不行!”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小悠的泪水在小脸颊上流淌,她呜咽着:“要养小弟弟,为什么就不能养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苏秀说:“因为宠物要传病给肚子里的宝宝。” 半壁江中文网

小悠嚷道:“我不要我不要。”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是不要猫宝宝,还是不要小贝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苏秀知道多半是后者,这让她的火气又蹿上来。难怪,眼下这屋子里的气氛,与她心里本该有的生二胎的兴致严重不符。她看着地上的女儿和那些“小粉团”,说:“都十岁了,还傻乎乎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一把将女儿从地上拉起来,说:“这事又不由你定。”

]3 `. u7 p* T. |' |/ f. y, S8 D

小悠突然收住了哭泣,因为她发现还有一个问题好像更迫切,她瞪着眼睛问妈妈:“那么,猫妈妈妮妮呢?” 半壁江中文网

苏秀一愣,说:“也要送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悠在停顿了几秒钟后,彻底绝望,再次放声痛哭:“猫妈妈和小猫宝宝都不要了,我不要这个小弟弟,不要不要不要!”

内容来自半壁江

苏秀被女儿的胡搅蛮缠惹得动气了。她转身就把那些猫赶到了阳台上。这是个封闭式阳台。在女儿伤心的哭声中,苏秀对她说:“在它们离开这儿之前,不许放它们进屋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其实苏秀本不该对女儿较真,那么大点的小女孩,半懂不懂事的,哄哄就行了。但今天不知为什么,被她这么一哭闹,苏秀心里竟开始空洞和烦乱。

半壁江图书频道

也可能是因为女人的情绪有犀利的直觉吧。 半壁江中文网

哄女儿何小悠的任务,半个钟头以后落在了老公何合的身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半个钟头以后,何合下班推门进来,见苏秀已经在家了,正在厨房里洗菜。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何合问:“今天你不是值夜班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苏秀心想他怎么有点笨,回过头来说:“我还怎么值夜班?我跟领导讲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何合发现她居然戴着口罩——感冒了?但她以前感冒时也没在家戴口罩啊。他再往客厅看了一眼,女儿何小悠坐在沙发上发怔,灯也不知道开,屋里暗乎乎的。 banbijiang.com

何合感觉家里好似有异样的气氛。哎,妮妮呢?平时一进门,它就会过来张望,但今天却没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何合问:“小悠,你在干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女儿没回应。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何合对厨房里的老婆说:“你感冒了?我来洗菜吧。” 半壁江中文网

苏秀没回头,说:“我没感冒,是猫——我现在这样子不能接触猫。”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下何合明白了。而坐在沙发上的何小悠突然站起来扑进了老爸的怀里,“哇”地哭出声来了。她指着阳台方向说:“要送人了,妮妮和宝宝被关在阳台上了,要送人了。”    面对哭泣的女儿,何合现在的任务是:哄这小女孩接受她因为有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而不能养猫的现实。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一把将女儿抱起来,举到空中,想让她笑。但女儿没笑,脸颊上还挂着泪滴。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放下女儿,好声好气地哄:“悠悠,我们不能因为猫咪而不让小宝宝来到我们这个家。悠悠,把猫咪们送人,这也是对它们好,目前我们这儿养不了它们了,妈妈爸爸答应你一定给它们找到好人家,让它们过得好好的,以后经常带你去看望它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何合这么说还有点效,因为小女孩抬起头问爸爸:“妮妮也能经常去看它们吗?这是她的宝宝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好的。”何合答应道,“我们去看它们的时候,带妮妮一起去。” 半壁江中文网

这个晚上,直到将女儿何小悠送上床睡觉以后,苏秀何合夫妻俩才又探讨了一遍生二胎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就像在自我打气。在此后的几个月里,这样的打气时常需要进行。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何合是那种好脾气、好说话的理工男,在这个小家庭里,主意一向是由当记者的精明老婆苏秀拿的,何合习惯附和。比如对于“再生一个”,何合虽没体现出苏秀那样的兴冲冲,但他的态度也是认可的:既有了,她又想生,那就生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再说,何合在科技学院教务处工作,身边80后教职员工很多是“双独”家庭,这些年有两个小孩的家庭也在多起来。人家能生,我们也能生,多生一个也蛮好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所以今晚在苏秀说话的过程中,何合一直在点头。但作为敏感女人,苏秀觉得老公没表现出应有的重视和兴高采烈。她想,这是在给你生呢,是想给你生儿子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于是她有些不满,走过去搂住何合的肩膀,问:“你是真的想要?想好了?我可是扛着单位的压力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何合笑道:“我不是说了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苏秀就放心了,她迅速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她说:“还算运气,我们现在还能生,所以,得果断地生。”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把老公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腹部问:“你说,是男宝还是女宝?” 半壁江图书频道

“都可以。”何合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公随和、厚道的神情让苏秀满意。她把脸靠在他的肩上,说:“男宝,我相信这次一定是男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听到阳台上的猫咪们在“咪咪”地叫唤。对于它们,她心里也有些难过和不舍。她想,妮妮,等以后我把你接回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第二天是星期六,苏秀带着女儿何小悠打车去二姐苏锦家。苏锦比苏秀大三岁,是省电信集团公司高管。

copyright Banbijiang

何小悠拎着一只长方形藤篮,上面盖着一块毛巾。一路上,小悠不时低头倾听篮子里的动静。“喵喵喵喵”,小猫在叫唤。小悠轻声回应:咪咪。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二姐苏锦家在市中心的“丽景一号”,紧挨着城市中央公园。这个季节,小区内樱花怒放,与翠绿草地、碧蓝泳池相映成趣。每次苏秀来这儿,心里都感叹二姐优秀。这些年,苏锦不仅事业顺风顺水,还善于投资理财,早已是精英一族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今天,苏秀小悠母女俩才走进小区大门,苏锦十五岁的女儿周唯一已从林道那头奔过来接应小姨和表妹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周唯一今年上初三,按理说,目前是冲刺中考的紧张时段,但苏锦周昆夫妇已安排女儿放弃中考,选择去美国纽约读私立高中,两周后就将动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周唯一奔过来,胖乎乎的苹果脸有点卡通感。她穿着柠檬黄的套头衫,扎着一只马尾辫,嘴里在说:“悠悠,猫宝宝呢?”

banbijiang.com

周唯一从何小悠手里接过提篮,掀开毛巾一角,小脸仿佛被光芒映照,她叫道:“哇,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半壁江中文网

两个小女生欢天喜地,拎着篮子,一路飞奔向家门。苏秀在后面喊:“慢点,慢点,小心颠着它。”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