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苏锦哈哈笑着,站起身去开北窗,屋子里有些热。

]3 `. u7 p* T. |' |/ f. y, S8 D

阳台上的两个小女生也在有一句没一句地嘀咕妈妈生宝宝的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周唯一问:“你妈妈真的要生小宝宝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小悠说:“嗯。”

banbijiang.com

唯一说:“那多好玩啊,我最喜欢胖肥宝。”

]3 `. u7 p* T. |' |/ f. y, S8 D

小悠抬起头,看着表姐说:“他们只会哭,要人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唯一说:“我最喜欢拧他们的小胖脸,好肥好肥的。”说着伸手摸了摸小猫的脸,好像这是一个小宝宝。 banbijiang.com

看唯一姐姐满脸欢喜的样子,小悠也想象了一下脸颊肥肥的小弟弟或小妹妹的样子,但她没感觉出自己有喜欢的意思。她喜欢的是现在地上的猫宝宝。还有,她不爽的是爸妈因为这即将到来的新宝宝而要把小猫们赶出家门。于是何小悠对表姐学了一句妈妈苏秀说“小宝宝”时的语调,说:“‘小宝宝小宝宝’,她整天都是‘小宝宝’,好像最重要的就是小宝宝。” banbijiang.com

周唯一劝表妹:“小宝宝以后可以陪你玩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屋子里的几个大人,又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儿“育儿”“教育”“婚嫁”问题,都是当下女人们的常规话题,话语间伴随焦虑、幽默、兴奋、无奈、伤感等等常规情绪。

半壁江中文网

其实,说了也未必都当真,哪怕“劝苏锦也生一个”之类,你说怎么生,真要她放弃高管职位去生孩子?再说都这个年纪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但拉扯这些话题的时候,情绪至少被排解了一些,明快了一些,这也是女人聊天的功能。

copyright Banbijiang

后来,小妹苏秀要提前走,说:“何小悠下午要去少年宫学画画,我们得走啦。” copyright Banbijiang

于是大姐苏缨也要回家,说要去了解女儿苏欢笑这一次的见面结果。而婆婆吴家丽也说,老头子一个人在家,得去张罗他的中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们不在这儿吃饭了?”苏锦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不吃了。”她们站起来,一起告辞。 banbijiang.com

苏秀去阳台上喊何小悠。何小悠看着猫宝宝,万般不舍,但还是被她妈妈拖走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唯一抱着小猫回到客厅,圆圆的小脸带着困惑的表情,眼神有些发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个上午,她的心情是有点沉重的。小萌猫的到来让她开心,但刚才几个大人尤其是奶奶嘀咕的那些话,飘进了她的耳朵,让她心烦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想,奶奶想让妈妈生小孩?妈妈也要生宝宝了? banbijiang.com

她想,瞧奶奶说的,“说不定还是男孩呢”,就那么想要男孩?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个年纪的唯一,已经知道“重男轻女”,知道男宝宝在中国多数家庭更受宠一些。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让她突然纠结起来。

半壁江中文网

虽然,她刚才对表妹何小悠说过她喜欢小胖宝,但这“小胖宝”,是停留在别人家的小胖宝,别人手里抱着的小胖宝。她可没想过自己家还需要再来一个小胖宝,尤其是一个男胖宝,在她走了以后填充她的位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小女生由此心里有了酸酸的味道。她想,我不是叫“唯一”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飞快地想象了一下爸爸妈妈奶奶爷爷围着男胖宝,而将她置于一旁的情景。天哪,自己在远远的外国,别把她忘在那儿了。她心里不高兴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于是,她瞅着沙发上的妈妈,突然说:“我不要,我不要小弟弟。”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严肃的样子,让苏锦又好笑又好气。苏锦说:“你怎么了?哪有小弟弟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周唯一小脸上没有表情,她说:“反正不行,不可以。” copyright Banbijiang

周唯一抱着猫咪,走进自己的书房,“啪”地把门给关上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小人儿犯酸的样子,让苏锦忍俊不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生宝宝?太搞笑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姐姐、妹妹、婆婆走了,这屋子里静了下来,苏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几个频道都在播《离婚律师》,荧屏中每一张嘴都在奇葩地争着什么,仿佛不如此,戏就无法推进下去。苏锦看了一会儿有些走神,想着刚才婆婆又感伤又迷糊的样子,心里也多愁善感起来。女儿即将远行,用不了多久,这屋子就将冷清起来。公公婆婆一家是普通人家,退休前都在文化单位工作,独子周昆从小就英俊,文质彬彬。周昆与苏锦是中学同班同学。周家老人对这个儿媳很满意,以他们的观点,儿子周昆这一路过来,做得最成功的事就是娶到了这么一个女同学 ,因为她的优秀和利落是一目了然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确实,这些年,苏锦的事业顺风顺水。而读书时代一向成绩优异的周昆自大学毕业分配到商务厅工作以来,在单位的这二十年里,却混得不太如意,目前还是一个科员。周围人对周昆的一致看法是:像个大男孩,好像一直没长大。 banbijiang.com

这天到晚上七点半,周昆才拎着头盔回家来。他对苏锦说,骑行完跟同事一起喝了茶,后来又去吃了晚饭。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问苏锦:“后来,我妈跟你们一起吃中饭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苏锦坐在电脑前,正在看近期市场报表,下周有个比较重要的全国会议,需要她向与会者解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没抬头,对老公说:“没,她们都有事,早早回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周昆走到老婆背后,注视了一会儿电脑屏幕,伸手讨好地敲了敲她的肩膀。 banbijiang.com

“女儿呢?”他注意到了书房关着的门,问,“她在里面看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苏锦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妈。你妈要我生二胎,唯一生气了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苏锦抬起头,看见周昆脸上掠过一丝滑稽的笑。没等他接话,苏锦就笑起来说:“除非你当‘家庭主夫’,我才干。”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昆的脸庞映着台灯的光亮,有些微红。他眨了下眼睛,说:“那太好了,我可以不上班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苏锦说:“想得美,谁想上班啊,不生不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当儿,小书房的门开了,女儿周唯一出来了。她的小圆脸上带着一丝悠悠的笑,跳着“小猪舞”的步伐,在客厅中间对着妈妈扭了扭屁股,然后去了洗手间。 半壁江中文网

苏锦想笑,她就知道女儿听见了他们刚才的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女孩一定是听到“不生”了,所以在乐着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而此刻在苏秀家,六只小猫已被一一安妥送走,现在只剩下猫妈妈妮妮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对于妮妮,是必须慎重安置的。何小悠认定漂亮表姐苏欢笑是收养妮妮的最佳人选,因为表姐每次来串门时,除了给小悠带礼物,还会给妮妮捎来别致的猫食;欢笑抱着妮妮的样子,就像抱着一个婴儿,喜欢得一塌糊涂。 banbijiang.com

小悠的判断一点没错。苏欢笑昨天接到电话后兴奋得尖叫:“好好好,我要!”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所以,现在苏秀母女正在等待欢笑的到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在离苏秀家七公里的中山南路,街灯明亮,苏欢笑已走进了地铁车站。她拿着手机,给苏秀打电话:“小姨,我大概八点半能到你家,刚才我有点事,所以晚了一些。” 半壁江中文网

苏欢笑刚从金蝶餐厅出来,刚结束一段恋爱的奇葩尾声。

banbijiang.com

其实,像今晚这样的分手,对苏欢笑来说,原本稀松平常。这个二十六岁的德语专业女博士这一年来被妈妈苏缨逼催,一直奔走在相亲路上,但手里却像提着一只“哗哗”往下淌水的竹篮:谈谈,拜拜;再起个炉灶,谈谈,再拜拜……如轻点水波,无迹可留。这也很正常呀,因为这年头像她这样独立、精明、漂亮的女孩多半如此,不好找啊,没遇到对的人啊,没感觉啊,自己有要求啊,彼此不入心啊……所以这样的“拜拜之夜”,如同重复上场的剧情,如果真难过,那才叫古怪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但今天不知怎么了,她居然有点在乎了。这很不同寻常,因为这不是她的风格。所以今天有些奇葩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家大姐苏缨的这个女儿苏欢笑,性格与她的名字一样:乐天,爽利,有点男孩子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其实,苏欢笑的成长经历几乎是她这名字的反义词。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妈妈苏缨当年中师毕业后,当了城南小学的音乐老师,在一次全省文艺会演中,结识了歌舞剧团年轻的声乐教练方武林,两人恋爱,如火如荼,闪电般成婚,苏缨二十二岁那年就生下了女儿欢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欢笑的童年记忆里,每到夜晚、家里总是歌声悠扬,那是苏缨在唱民歌,方武林在唱美声,欢笑在唱儿歌,以及来串门的形形色色的朋友在一起唱歌。 banbijiang.com

歌声在欢笑六岁那年戛然而止,因为爸爸方武林的拈花惹草。方武林所在的歌舞剧团美女如云,且经常在外地巡演,方武林先后跟几位女演员闹出绯闻。苏缨为此吵过、闹过,甚至拿着菜刀追过,但他仍无意收场。在搭上了一位小提琴手后,他更是执意离婚。苏缨心如死灰,终于撒手。 内容来自半壁江

离婚那天,苏缨对六岁的女儿说:“妈妈悔啊,妈妈悔自己不识得男人,妈妈悔当初没听你外公外婆的话,他们是不同意我找他的,他们那时就看明白了他。”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苏缨说:“欢笑,你现在看着妈妈哭红的眼睛,好好记着,记住一辈子,妈妈吃这样的苦,让你也跟着受罪,是因为笨!欢笑,你是妈妈的宝贝,你这辈子不能吃这个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苏缨说:“他不要我们了,这接下来的日子,妈妈和你,全靠我们自己!” 半壁江中文网

“全靠自己”的表现方式之一:苏缨将女儿“方欢笑”改名“苏欢笑”;之二:这二十年来,苏缨独自一人将女儿抚养长大;之三:苏缨以小学教师的微薄工资,供女儿从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一直读到研究生、博士。如今,德语专业女博士苏欢笑已在一家商贸集团公司初展头角,参与商务策划、谈判、翻译等等工作,一眼看去,已有二姨苏锦的职场丽人范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这样的生长背景下,无论妈妈苏缨还是女儿苏欢笑,给人的第一性格印象都是:爽利,乐天,不在乎。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