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现在,苏缨注意到了周昆略微紧张的表情,所以猜那个水蓝已告诉他了下午的事。

周昆一边倒水泡茶,一边说:“苏锦再过两天就回来了。”

苏缨让他别忙,说:“我知道她两天后就回来了,所以我就先来看看你。”

周昆笑着,那笑容在苏缨眼里有些别扭。

苏缨说:“下午我去你们单位了。”

周昆垂下眼皮,笑了笑,问:“有什么事?”

苏缨说:“有人让我来问你一件事,说只有你知道。”

周昆脸红了,摆手说:“姐,你这也太怪了,你别这样疑神疑鬼,而且还搞到我们单位去。”

苏缨心想,小妖精果真告诉他了,这么说来,这对男女间的交流果然是很近很近的。

苏缨盯着周昆的脸,这张显得年轻清秀的脸,在这一刻却招惹了她心里的不快。但她“呵呵”笑了笑,放轻了声调,说:“你别怪我上阵,我只是不想让我妹知道,她的性格你知道,我想帮你遮着。”

周昆还是不承认,说:“哪有啊,哪有这事啊。”

苏缨没理他,说:“虽是帮你遮着,但你思想上得想明白,你在干什么,以及你想干什么,你总得想明白。”

周昆摇头嘟哝:“你想多了。”

苏缨说:“你以为你生活在无人区?这城市里到处有我们的眼睛,也有你自己的眼睛。”

周昆的脸一直红着,但仍咬定他的说法:“没像你想得那样,只是谈得来。”

苏缨说:“那你跟你老婆谈不来?你们还是中学同学呢,这一路过来,你们不是一向谈得来吗?难道是因为谈得来太久了,现在反倒谈不来了,所以需要有别人来谈得来了?”

周昆想,这一家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厉害。他说:“哪里有呀?”

苏缨可没撒手的意思,她追问:“还是你厌了?你想过吗,如果你想跟别人谈得来,那么你对这个家想怎么样呢?”

周昆心里一急,就说:“你们这样说话的样子,我是烦了,很烦很烦,好像我做错了什么,而你们全是能教训我一通的老师。”

他这神情有点儿像小孩。

苏缨:“我本来就是老师。如果你是个男人,你现在答应我,从现在起,从苏锦回来开始,你会离那女人远一点!”

周昆居然没答。他在说他自己的话:“又没啥事,你想多了。”

这种原本老实的男人现在也玩这些名堂了,这年头真放开了?苏缨看了一眼窗外,夜色中的城市灯火灿烂,而她心里惆怅弥漫。

玩什么玩啊,你都什么年纪了,苏缨心想。她就说出来了:“人家女生还没嫁人吧,你玩什么玩?如果她不懂事,你总懂。”

周昆说:“哪有啊,只是谈得来。”

苏缨说:“我是女人,我一眼看得出来。”

周昆冲着她摇头,说:“哪有啊。”

苏缨心里火焰燃烧,她尖声说:“暧昧什么啊?你看看这个家,哪一样不是苏锦拼死拼活赚来的?她还要往上发展,并且势头正好,你总得有点儿出息好不好?别影响她的情绪,也别影响我们家人的情绪,更别影响你自己日后的情绪!这样的事有什么好搞的?”

周昆也不高兴了,说:“你别说得这么夸张。”

苏缨“切”地笑了一声,说:“这几天,你天天下班跟谁一起走的,你这两天几点回到这个家?当然,算你还知道廉耻,没趁老婆不在家,把人带进这个屋子来!”

周昆张了一下嘴。这女人是个声乐老师,声调中有严厉入骨、不肯罢休的东西。周昆性格一向有点儿被动、有些软,他一边嘟哝“你想多了”,一边承认“只是有点儿暧昧,但也不像你说的”。

苏缨要的就是这句话,他多少认了,看他的态度,还知道躲闪,那还有救。于是苏缨放软了口气,说:“你别怪我,我们能成一大家子人,也是有缘。我自己这一路不顺,看明白很多事,所以我想告诉你周昆,别给自己找麻烦。有什么好玩的?后果都是麻烦!你想想,你们家的周唯一在外面呢,你动一动,这个家就是脆弱的。而有些小妖精就是吃定了你的软脾气,会缠住你,到时,你想收场都不会让你收,你怎么搞得过人家?”

也可能苏缨说得有理,也可能她是杞人忧天,但她这样的话语方式很硬,很冲,让周昆不舒服。

他想,这一家的女人都太厉害,烦都烦死了。

他晃着脑袋,对苏缨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你想多了,但我明白你说的了。”

苏缨要到了答案,第二天一早,她去了商务厅。

她在大厅里等着水蓝来上班。

她看见水蓝走进大厅,就走过去,瞅着她笑,说:“嗨,你不是让我去问他吗,我去问过啦。”

水蓝没想到这女人今天又来了,而且此刻正是上班时间,不时有同事从身边走过去。她锐利地瞟了一眼苏缨,轻声说:“有病。”

苏缨说:“我可没病,是你有病。天下男人那么多,人家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爸了,你要不要去问问你爸妈,是不是你病了?”

水蓝说:“老女人,从我面前死开。”

苏缨手里正好拿着一瓶矿泉水,她挥了一下,水洒到了水蓝的脸上,苏缨原本可不想这么干,但现在她突然想这么做了。她就是要给这丫头看看厉害,让她明白人家家人会来找麻烦的,人家家人是泼妇,人家家人会难缠着呢。

这水,闹出了麻烦。

因为水蓝是个任性女孩。

她喜欢周昆,可能是因为每天相处一室,也可能在PK氛围浓重的办公室里,他的好脾气让她瞅着舒服,还因为他的形象、衣装,总是那么儒雅得体,反正她是越来越喜欢。因为喜欢,她发现自己跟他在许多点上其实很像,而且她感觉他也喜欢跟自己聊天,也好像看到了彼此的共同点。这个共同点的源头,其本质很可能是在这间办公室里他俩都是“低谷人”,混得都一般,都不怎么如意,于是应对每天的人事细节,心性相通、默契。于是最近这半年,她跟他在慢慢走近,她主动,他也没表示反对,甚至好像也喜欢,两人有很多话要说的感觉。是的,她已是剩女了,因为喜欢他,有念想,喜欢跟他待在一起,于是有了暧昧。后面怎么样,她还没想好。这是当下有些女孩的特点,后面怎么样,随事态进展吧,情感先导吧,也可能以后自己掌控得住他,也可能以后自己烦了他,谁知道呢。任性时看开一些事,又看重一些事,而当下跟他在一起,自己感觉很温暖、舒服、愉悦,这个感觉倒是实实在在的,并且还挺强烈。看得出来,他也喜欢这个感觉,所以感受在先吧。尤其是,看他也有这个感觉,她心里时常柔情涌动……所以彼此happy,先混混呗。如果非得讲理性,也可能两人都觉得不太好,但人有时无法掌控自己,并且因这需要压抑的顾忌,反而催化了相处的兴致。

此刻,水蓝被泼了一脸的水,神色凌乱,她推了一把苏缨,飞快地走开。她怕同事看见,所以转身往大门外走,走得飞快,心里在骂,老女人,去死,什么大不了的,本姑娘原本还没想好呢。

水蓝沿着街边走,心中怒火燃烧。她想着苏缨的那张脸。昨天下班前,她曾发微信给周昆说他家人找自己麻烦。晚上她因这事心里有气,与闺密连看了一整夜的电影,想象他家里正闹得不可开交,所以没必要联络他,甚至在电影院里关了手机。而今早原本想来单位跟他抱怨这恶心的女人和事态,所以时至此刻,水蓝还以为这女人就是周昆的老婆。她想,活该,老女人。

水蓝知道周昆老婆苏锦在电信公司上班,也曾格外留意周昆嘴里有关她的信息。于是,此刻越想越火的水蓝在街边掏出手机,打电话到电信公司,胡编了个找人的借口,问到了苏锦的手机号码。

于是站在街头,水蓝给苏锦发了一条短信,想以牙还牙,气死她。

于是,苏锦在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候机大厅里收到了这条短信:

“正因为你这彪悍样,你老公周昆才会不喜欢你!”

苏锦拖着拉杆箱,从出关口出来,灰色衣裙,挑染过的半长卷发,米色丝巾,衬着脸上的疲惫和一丝漠然。

她向前来接机的周昆点点头。周昆接过行李,笑道:“晚点一小时——哎,这箱子蛮重的。”

“给我妹买了些奶粉。”苏锦说。

周昆呵呵笑了,说:“哦,奶粉呀,苏秀现在就开始囤了?”

周昆问苏锦累不累。苏锦好像没听见,往前面走。

此刻的机场大厅有些空旷,苏锦感觉有“嗡嗡”的声音在耳畔鸣响,也可能是飞机里坐久了的缘故吧。她听见周昆在说,“走,去地下车库,回家”。

是的,回家。那个“丽景一号”的家,那个女儿走后只剩下了他俩的家,那个让她此刻心生惶惑的家,那个变得荒谬了的家……她知道,那不是原来的家了。

周昆开车,在晚高峰时段的马路上缓慢行驶。前面是一条红光闪烁的漫长车流。

周昆问:“女儿喜欢那儿吗?”

苏锦说:“我走的时候,她哭了一场。”

“啊,这样?”周昆问。

苏锦原本想告诉他,昨天早上去女儿宿舍,看见女儿早早起床了,像一只小乖鸟坐在桌边巴巴地等着她的到来,她习惯性地伸手帮女儿整了整床,结果瞥见了枕头上有好大一摊湿透的泪痕。这么个小人儿悄悄哭泣,这让她心碎……而昨天下午,她要离开女儿去机场了,她对站在校门口的女儿说,不要出来,怕的话,多待在学校里,不要出来。女儿拼命点头,看得出这小人儿想忍住眼泪,胖乎乎的小脸上有悲凄。苏锦伸手抱了抱她,说,妈妈每天跟你视频,宝贝,妈妈的好宝贝。于是小孩就抹起眼泪来,说,妈妈,你一个人回去路上要小心点,一到家,就要告诉我到了……

苏锦原本想说这些,但没说,她觉得说这个累,就把头靠在椅背上。在眼角的余光中,身旁这个男人的侧影映着车窗外匆匆掠过的街景,显得有些陌生。

她就以这陌生之感,控制自己心里涌上来的不快。

其实,刚才出关之前,乃至坐上这回家的车之前,苏锦心里更多的是空茫。

收到那短信之时,她正坐在肯尼迪机场候机大厅等待航班,心里被女儿离别时的脸神、单位里正等着她回去处理的事务、同事的音容笑貌,以及自己惦记这些情景时的多种情绪所填满,但突然而至的“叮咚”之声,刹那间将她所有的头绪,都拉到了这个男人、这个昔日同窗如今老公,这个已稔熟到用“家人”这词语可以涵盖其所有意味的人身上。这条短信让她目瞪口呆,思绪冒烟,随后陷入迷茫。

天哪,他。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