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来福移动了脚步,跟着癫狂的旺财向前走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民兵阿尧的面前没有了遮挡。他壮起胆来,没等曹主席发话,又朝犯人开了一枪。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一枪打中了,却是打在了犯人的肚子上,没能把他打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犯人痛得大声哭号。猛地一呛,用力之大,竟把堵住嘴的破布咳了出来,掉落在地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尧你个畜生!你个……”他一开口,腹部一伸缩,痛得就更厉害。“哎哟,痛死我了!阿尧你不得好死……”

]3 `. u7 p* T. |' |/ f. y, S8 D

见来福走过,他像抓着了救命稻草,顾不上痛了。“我冤枉哪!来福少爷,你要救救我,救救我!你是晓得实情的,你晓得不是我坏了阿标的事。你要去跟阿标讲讲……来福少爷你不能见死不救哪!怎么,曹得标要杀人灭口你也装作没听见?阿标他这是要杀人灭口哪!”

]3 `. u7 p* T. |' |/ f. y, S8 D

楼法官在调查中还听说,当时来福丝毫不为所动,头也没回。他一路走去,一边还嘟嘟哝哝地责骂旺财:“你做啥那样凶?我讲了两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就这样朝我发飙,你要造反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犯人还在他身后大叫:“哎哟,痛啊……阿尧你个畜生!你索性打死我吧,一枪打死我吧!” banbijiang.com

民兵阿尧被他骂得又不知所措了。看着鲜血不断地从犯人的腹部汩汩冒出,流淌了一地,阿尧快要哭出来了。身后,一个老太婆凑到他耳边悄悄说:“阿尧哎,杀人哩,杀不得哪!乡里乡亲的,熟门熟路的,他做了鬼会找上你门来,连问个路都不必。” 半壁江中文网

“曹得标要杀人灭口,你们都上他的当了!他杀人灭口,他不得好死!”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的叫喊终于把曹主席喊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曹主席先不理他,先问民兵阿尧:“你怎么回事?为啥还让他活着,由着他胡说八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阿尧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曹主席火了,训斥道:“真是抬不起的阿斗!我把这么光荣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做,就是要你经受考验,好好表现,接下来我好提拔……现在听我命令,民兵阿尧,端起枪,子弹上膛,把这个反革命富农给我毙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这,大舅,我,我……”阿尧说着,竟哭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这个表现让曹主席忍无可忍,一抬手给了他一巴掌。“不许哭!要哭就别叫我大舅!我没有你这样窝囊的外甥!” 半壁江中文网

犯人见状,赶紧喊道:“阿尧你别听他的!你大舅是要杀人灭口,伤天害理哪!但终究纸包不住火……” 半壁江中文网

曹主席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撇下阿尧走到犯人面前,却一时没想好说一句什么狠话最让他解气。想了想,他蹲下身,拾起那块破布,要把犯人的嘴重新堵上。可一转念,他又蹲下,拿破布往地上那摊血里去蘸了蘸,然后慢慢起身,不慌不忙,趁着犯人张口大骂,眼疾手快,忽地一把将破布塞进他的嘴里。犯人拼命想往外吐,曹主席使劲地往里捅,直捅得犯人的嘴被撑得不能再大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下犯人骂不出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曹主席看看自己手上满是血,想都没想一下,伸手就往犯人的衣服上去揩干净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哪,省省吧,别再喊冤了,没人理会你的,更没人会替你申冤。你呢,别想那么多,只想想你的钱吧。大把大把的钱,有袁大头的,有法币,还有金圆券,统统都算上,很多很多了吧?足够你在那里面打滚儿了吧?听我的没错,兄弟,临死之前尽量多想想好事、美事、快活事,想想你赚了钱的得意,想想你数钱时的快乐,想想你在钱堆里打滚儿的狂喜,该是多满足啊!”说着,他掏出自己腰间的驳壳枪抵住犯人的眉心,黑洞洞的枪口正好把那颗黑痣罩进里面。“老子杀了那么多国民党,再多杀个把富农又算个啥?没错,我就是要灭掉你这个口,叫你见鬼去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完,他扣动了扳机,把犯人打得脑浆四溅。 banbijiang.com

此时,来福和旺财终于穿过纷纷避让他俩的人群,走出了留下,继续朝三里路外的青芝坞走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接着就响起了第三枪。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来福还是没听到枪声。他只看见旺财哆嗦了一下。它这会儿又走到他前面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赶着旺财去青芝坞的来福,老远就看出来留下这地方已经做了清军大营的一处刑场。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入口处围起了栅栏,大门外站着两个持枪挎刀的兵卒,都在胸前缝着一个大大的“兵”字。不过看上去他俩都更像是汉人。

半壁江中文网

其中那个新兵模样的,拦住来福和公猪,盘问他来这里做啥。

]3 `. u7 p* T. |' |/ f. y, S8 D

隔着栅栏,来福看见里面有二十几个死囚被绑在一根根齐肩高的石柱上等待问斩。其中有个眉心长黑痣的,跟来福隔得最近,能让他看得最真切。

半壁江中文网

刽子手们已经砍掉了上一批死囚的好些个脑袋,这会儿有点累了,都坐在木凳上歇力。他们本是很普通的士兵,还都穿着普通士兵的军服,是被上峰硬派来做刽子手杀俘虏的,显然很不情愿,刚才已经小小地闹过一下,被指挥行刑的曹监斩安抚了一阵,这会儿总算平息下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来福看到那个眉心长黑痣的死囚在向曹监斩求情,求他放了自己,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老娘还是个半瘫痪的。再说,他只是太平军的一个小兵儿,杀了他没啥意思。他还引用了一句据他说是上帝讲的话,救人一命等于救了天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曹监斩看来心情不错,很乐意陪这个将死之人说一会儿话。“你跟我讲这个没用,不对榫。你们长毛才信洋教的上帝。”

半壁江中文网

“那大人你信啥?”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信啥?哈,你倒审起我来了!”

banbijiang.com

“大人应该是信佛的吧?佛祖也是说救人一命胜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闭嘴!告诉你吧,我只信孙子兵法!再就是孔夫子,就是三纲五常,惟命是从。钦差大人和春有令,凡捕着发匪,一律斩首。我就信这个。”

半壁江中文网

黑痣男人锲而不舍:“大人若放了我们,一定会有好报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放了你们?”曹监斩笑了,把脸凑近黑痣男说,“兄弟,这地方刚打过仗,漫山遍野到处散落着兵器。放了你们,你们随手操起个什么家伙又来打我们了。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剿灭发匪,班师回朝哪?”

半壁江中文网

黑痣男还不死心:“那就不放人,把我们关起来也行。”

半壁江中文网

“关起来也不行哪,兄弟。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江南大营二十好几万人,二十好几万张嘴呢。你想想,光是一天就要吃掉多少东西呀!粮草眼看就接济不上了。我们自己都快断了顿,还拿什么喂你们?所以和春大人说了,统统杀光,省点儿口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人想过没有,你们这样滥杀,等打完了仗就不剩几个人了,谁给你们种粮食吃呀?”

]3 `. u7 p* T. |' |/ f. y, S8 D

曹监斩又笑了,说:“你瞧,连这个和春大人也想到了。他说你们汉人很能生,像母猪下仔似的,一点不费事,杀掉多少就再生多少。大清国什么都缺,就是永远不缺人丁,永远都会有人种地打粮。所以呀,兄弟,你就放心去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见黑痣男还想说什么,曹监斩打断了他:“你还是省省吧,别跟我哭诉什么。我劝你这位兄弟,还有你们……”他侧过脸去对所有绑在石柱上的死囚说,“你们都死到临头了,别再难为自己了,别再想那些死呀活呀、上有老下有小呀的懊糟念头,别再受那些念头折磨了。横竖结果都一样,死之前这半个时辰,我劝你们还是尽量多想想好事。都闭上眼,对,对,都闭上眼。对付死亡恐惧的最好办法,是闭上眼想想你们曾经有过的好事、美事、快活事。比方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又转回脸来问黑痣男:“我看你这位兄弟是讨过老婆弄过女人的,是吧?”见黑痣男点了点头,他接着说,“好嘛,那你就闭上眼想想你老婆,想想那白生生的奶子,那圆鼓鼓的屁股,想想你俩在床上是怎么搞的,怎么一会儿翻云覆雨,一会曲径通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曹监斩一边说着,一边在这一长溜死囚面前挨个儿巡视了一遭。“怎么样,都开始想女人了吧?你们哪!想吧,想吧,都想想吧,尽量往细处、妙处、动人处去多想想。这就对了。像这样闭上眼美美地想想女人,做一回男人就不冤枉了,你们就忘了自己接下来要挨刀的不幸。没准想着想着,你裤裆里那件物什还活络起来了。那好啊!都活络活络吧,都专下心来想想女人,还尽量要捡脸蛋俏的想,捡奶子大的屁股圆的想。我猜,这位兄弟,你村里有个外号叫西施的大美女吧?你瞧瞧,我就是知道嘛!这大美女是别人家的新媳妇,是块天鹅肉,你是个癞蛤蟆,你从来都没敢想你能跟她怎样吧?这会儿你可以大胆想了!你就想,她怎样跪在你面前求你把她干了……你们哪,都想想这样的美事吧。还有半个时辰,让你们的男人物什再最后翘它一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直到他相信每个死囚都闭上了眼睛在想女人,曹监斩这才觉得该打住了,转过身去对刽子手们说:“我知道你们都辛苦了。没办法,捕着的发匪太多,我们人手不够。不过裘千总已经招募了几个会杀猪宰羊的屠夫来帮忙,约莫他们这就该到了。很快就有人来替换你们。再加把劲儿弟兄们,今日就这最后一拨了,你们慢慢来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