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道路并不算宽敞,因赵倚楼横在路中央,车队不得不在靠近他们三丈远的地方停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宋初一哭得十分卖力,看见有人过来,立刻扑在赵倚楼身上,顺便把他的头发全部拨开。以赵倚楼这种姿色,倘若真的是俳优车队,不收留他简直就是瞎了眼。

半壁江中文网

少顷,车队中有个人骑马缓缓踱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初一和赵倚楼,声音粗犷道:“喂,为何横在路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宋初一早已想好了说辞,立刻急促道:“我主不知为何晕了过去,请壮士相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骑在马上那人淡淡看了一眼,见只是两个瘦弱的孩子,便放松了警惕,目光在赵倚楼的面上流连片刻,才道:“你且候着,我去帮你问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掉转马头,咕哝了一句:“啐,居然又有人晕倒在路上!”

半壁江中文网

宋初一心中诧异,敢情早就有人用过这一招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 banbijiang.com

那人回去片刻,便领了一名三十岁上下的中年妇人过来。那妇人着暗褐色曲裾,行步端庄合度,显见是经过严格礼仪训练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走到宋初一面前,还未张口,目光便被赵倚楼吸引,立刻蹲了下来,伸手端住他的下颌仔细打量片刻,又伸手摸了摸四肢,眼中满是喜色。但只是一瞬,她便掩饰了表情,问宋初一道:“你家主人是何身份?”

copyright Banbijiang

宋初一心里斟酌了一下,垂眼弱弱地道:“主家中败落,我们逃难至此。”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般的奴隶都没有什么见识,有些因为长久不说话,连语言能力都退化,像宋初一能表现出来的程度,已经是比较高级的奴隶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这一趟是去楚国,你愿意随我走吗?”妇人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宋初一忙不迭地点头,全然一副溺水中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妇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丝毫未曾留心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女奴。宋初一衣衫褴褛,旁人可能分辨不出性别,但妇人阅人无数,一眼便瞧出了那是个女娃。一个身份低贱的女娃,有什么可戒备的?一条命在她手里,生死也不过是在她一念间。

]3 `. u7 p* T. |' |/ f. y, S8 D

“将他们也放进那辆马车里。”妇人起身,目光又忍不住从赵倚楼面上扫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诺!”那壮汉伸手便将赵倚楼扛了起来,往车队里走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宋初一疾步跟了上去,与妇人擦肩的时候,眼角余光从她身上掠过,心里知道赵倚楼装得并不好,这妇人早就看破他是在装晕,但是她还是收留他们,显见是十分看重赵倚楼的美色,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banbijiang.com

宋初一仔细回忆了一下,楚国哪个权贵好男色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想着,已经随那汉子走到了一辆马车前。他把赵倚楼放进去,转头对宋初一道:“你也进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宋初一应了一声,飞快地爬上马车。

banbijiang.com

这是那种能载十余人的大车,里面很干净,车板上铺了草席,在一面车壁的旁边躺着一个年轻人。他身上盖着薄薄的褥子,面容苍白,生得很是好看,五官倒也算不得多么出色,但很干净,所谓眉清目秀,大约说的就是他这种。即便这样闭着眼睛,也能看出他气质儒雅,想必是一个读书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看够了没有!”那人霍地睁开眼睛,直直瞪向宋初一。 copyright Banbijiang

宋初一打量他一眼,这人目光凌厉,全然不像闭上眼睛时温和。宋初一不理他,转而伸腿踹了赵倚楼一脚,“行了,不用装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赵倚楼揉了揉腰,也顾不上与宋初一置气,伸手摸着身下铺着的草席,赞叹道:“这草席织得真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躺在被褥中的青年看了赵倚楼一眼,蹙起眉头,冷冷道:“堂堂丈夫,竟甘愿做那辗转在人身下的玩物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话说得极重了,男宠与奴隶一样,都是没有丝毫地位的。赵倚楼怒视着他,似乎想要反驳,但紧紧抿着唇半晌,最终并没有说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宋初一从角落里扯出两条被褥,给了赵倚楼一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知羞耻为何物!”青年却不依不饶,还是针对赵倚楼。 内容来自半壁江

赵倚楼这回真的怒了,连软软的棉被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在他正要冲过去之前,宋初一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被他的力量带得猛然扑向前去,重重压在了青年身上,痛得青年闷哼一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宋初一察觉到手下异样,伸手将被褥扯开来,看见里面的情形,不禁哑然一笑。 ]3 `. u7 p* T. |' |/ f. y, S8 D

被褥中,青年身上被五花大绑,像蚕蛹一般,几乎看不见衣服的颜色,全都是草绳。

内容来自半壁江

“被人绑着去做男宠和自愿去,有什么区别吗?你倘若真有羞耻,早就咬舌自尽了,又无人堵着你的嘴。”宋初一幸灾乐祸地笑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青年似乎没想到一个奴隶竟然敢如此嚣张,不禁盯着她看了半晌,“你们究竟谁主谁仆?”

banbijiang.com

青年在车队里待了很久,因此也稍微有些了解,这支车队中载的并非美姬、俳优,而是美男子,全部都是用来献给权贵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们是进来骗吃骗喝的吧!”青年道。 banbijiang.com

宋初一压低声音,伏在他耳边道:“想诈我们就动动脑子,不要用这么拙劣的手法。” banbijiang.com

青年愕然,须臾,忽然一笑道:“妙哉!”

banbijiang.com

“在下张仪,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青年问宋初一,显然并未看出来她其实是个女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宋初一审视了他半晌,一屁股坐到草席上,轻声道:“一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也不算是撒谎,她原来的字是寅月,也就是一月的意思。宋初一出生在一月初一,所以她那个自诩很有才华的父亲便把她的名字变成了日期记录,并以此扬扬得意了好一阵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张仪也看出了宋初一和赵倚楼不过是混吃混喝,他想要逃跑难免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因此见宋初一颇为冷淡,便开始主动讲起他的遭遇,打算拉近关系。

]3 `. u7 p* T. |' |/ f. y, S8 D

要说张仪也实在很背运,他本是魏国人,家境贫寒,在魏国入仕无门,便辗转去了楚国,投奔在了楚国相国昭阳门下,成为相国府内几百名食客之一,混得也不甚如意。

banbijiang.com

半年前,昭阳领兵大败魏国,楚王将一块和氏璧赐给了他。某日他与门客同游之时,喝得酩酊大醉,便将和氏璧拿出来炫耀,结果传来传去竟不见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因张仪家境贫寒,出身低微,所有人都怀疑是他偷走了和氏璧。昭阳严刑逼供,张仪被打得遍体鳞伤,逃出楚国,跋山涉水、千里迢迢,终于快到了他的家乡魏国边境,结果身负重伤体力不支昏死过去,醒来便躺在车上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我在这车队里待了半月,发现这车队不仅载的都是男宠,居然还是前往楚国!”张仪满脸无奈,“这期间我试图逃走,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有最霉只有更霉!宋初一听完他的叙述,很无良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见张仪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不禁干咳了一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宋初一本以为自己的笑声会引起护卫的注意,未曾想,居然没有一个人过问。

半壁江图书频道

“区区奴隶,你就是笑死,也没人会管你。”张仪冷嘲热讽地反击回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宋初一拥着被子躺下,对他的话毫不在意,转而懒洋洋地道:“你如何落到这个地步,我倒是看出一两分端倪。一点儿也不识时务!没有丝毫还手的力量,居然还妄图激怒我,于你有何好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张仪愣了一下,旋即垂眸沉思起来。在楚国相国的百余门客之中,他敢说自己的才华不在任何人之下,他心有抱负,却一直辗转不得志,原来竟是败在这些小事之上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宋初一闭上眼睛,她的心里却不似表面这样平静,她前世从来没有见过张仪,但是对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未来大秦的相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初听见“张仪”这个名字,宋初一还以为是重名,听他讲述经历之后才确定其身份。不管如何,结交张仪有利无弊。

半壁江中文网

宋初一自醒过来便风餐露宿,纵然此时马车颠簸,她拥着暖暖的棉被也很快进入了梦乡。赵倚楼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摸到这样好的被褥,这样精细的草席,躺在上面,激动得久久不成眠。

内容来自半壁江

宋初一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色朦胧。她微微动了动手臂,入手一片温软,她怔了一下,伸手摸了又摸,脑中猛然空白了一瞬……这个物什……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赵小虫!”宋初一冷飕飕地喊了一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赵倚楼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往她身边凑了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赵小虫!”宋初一一声怒吼,猛地将他被褥掀开,果不其然,赵倚楼浑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而宋初一方才手摸到的地方,明显是他胯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旁边正往嘴里塞饭的张仪被吓得噎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顿时那一口饭直接卡在了嗓子眼儿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憋得脸色涨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赵倚楼被子被扯开,冷得一个哆嗦,陡然醒了过来,发现张仪涨红着脸,宋初一脸被头发遮着,看不清神色,但可以感觉出她的目光在他身上游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个场面太诡异了,男人瞧见他的身体害羞脸红,女人瞧见他的身体却看得起劲!赵倚楼飞快地拽过被子盖上身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