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神秘的罗马军团。汉宣帝甘露元年(前 53年),一支六千人的罗马军团在卡尔莱战役中被安息军队击败,突围出来的罗马士兵下落不明。据说,他们沿着丝绸之路辗转东移,进入西汉帝国境内,被朝廷安置在张掖郡的骊靬县(今甘肃永昌)。

骊靬,就是今天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它是罗马帝国在北非的政治中心,因此,古代中国人常常用骊靬来指代大秦(罗马)。出土的简牍材料显示出,早在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 年)之前,来自罗马帝国的商人旅居永昌,久而久之形成聚落。或许是由于他们来自骊靬,西汉政府就以骊靬为名,设置了骊靬县。罗马军团残部是否真的败退到了骊靬城,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团。骊靬县的得名是否真的缘于罗马侨民,同样是谜。

汉西域诸国图

汉西域诸国图

西域屯田。屯田,是汉朝经营西域、维护丝路的重要举措。为了解决使节往来、军吏驻防需要的粮食给养和安全问题,数以千计的士兵、犯人被分遣至土地肥沃的交通要地,一边耕种稼穑,一边戍守备战。位于吐鲁番盆地的车师是进入西域的门户,汉军长期驻屯,人数最多时达到了两千余人。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张小峰

汉朝要付出这么大的财力做这件事情,维持与西域交往的畅通,实际上是汉朝试图将国家影响力远播于四方的战略规划,用今天的词语来形容就是汉朝塑造自己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举措。所以丝绸之路能否畅通是汉朝国力是否强大的见证,是汉能否有效影响和控制西域甚至更远国家的一个标志。维持丝绸之路畅通,不但对汉朝本身,而且对中国历史发展有深远的影响。

长城,是古代中原王朝防御北方骑马民族入侵的重要军事设施。汉代的北方长城东至辽东,西达敦煌。为了抵御匈奴的侵扰,保障丝绸之路的畅通,汉武帝征发了数十万人,在荒无人烟的帝国西陲修筑边防要塞。要塞东起敦煌,西至姑墨(今新疆阿克苏),渡沙越漠,蜿蜒布列。丝绸之路的要害之处,还有许多邮驿机构,负责传递信息、提供食宿。它们是帝国的神经末梢,把西域边陲与帝国中心连接起来。两千年过去了,烽火台仍然矗立在孔雀河故道北岸。

唐代边塞诗人岑参在《轮台歌》诗中道:“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羽书昨夜过渠黎,单于已在金山西。”在中国古代文人的作品中,“轮台”是边关战斗与边塞苦寒生活的代名词。位于西域中部的轮台,是汉朝在西域的政治中心。公元前 60年,匈奴势力被逐出西域,西汉在这里设置了西域都护,专门管理西域事务。这是中原王朝首次在西域地区设置郡级行政机构,标志着天山南北地区正式并入了中国版图。从此,今天的新疆地区开始隶属中央王朝的管辖,成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丝绸之路的开通,为人员往来提供了极大便利。商贾驼队、政府使节、屯田军吏在绿洲与戈壁上穿梭行进。史书形容当时的景象说:“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

悬泉置,位于敦煌东面的戈壁滩上,是汉代西北地区的一个普通驿站。从出土的汉简得知,悬泉置曾经接待过解忧公主、楼兰王、乌孙和车师等二十多个国家的使者,有一次朝廷派遣使者王君护送于阗王等返回西域,人数多达一千七百多人。

这些被发现的文书档案,生动记录了两千年前丝绸之路上的繁忙景象。

班超出使西域。然而,汉朝在西域的经营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西域距中原遥远,汉军无法长期驻扎,汉朝使臣遭劫或者被杀的惨剧时有发生。维持丝路畅通的费用支出相当惊人,朝廷中反对经营西域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

东汉之初,由于改朝换代间的大混战,国力明显减弱,一度无暇西顾,西域诸国不得不依附于强大的北匈奴。丝绸之路一度中断六十五年。时代呼唤着另一位英雄人物的出现,他将像张骞一样出使西域,为丝绸之路的重新开通和繁荣做出卓越贡献。

东汉的班超,是丝绸之路历史上又一个光照千秋的英雄人物。他与西汉的张骞,堪称汉代经营西域的双子星。张骞成功凿通西域,班超奋力维护丝路。班超是史学家班固的弟弟,早年在官府从事抄写文书的工作,后来投笔从戎,在西域建功立业。投身西域三十一年间,班超把亲汉邦国联合在一起,打击匈奴和叛汉势力,维护了西域的和平与汉朝的声望。在汉和帝永元六年(94 年)的一次军事行动中,他成功地调发了西域诸国军队八万之众,使西域五十多个国家都归附了汉朝。史书上说:“西域诸国,自日之所入,莫不向化,大小欣欣,贡奉不绝。”朝廷在表彰班超的功绩时说:班超没有动用汉朝的大军,没有给国家带来负担,却能让远方的各民族和睦相处,使风俗各异的人们同心协力。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张小峰

班超在西域独立经营三十余年。有一次班超受命要临时回国的时候,当时于阗等国的人抱着班超的马腿不放,不让他走,说“我们今天以汉室为父母”。这种情怀表现出西域各国对西汉中央政权的向心力。班超在晚年的时候上书皇帝,说他难忘故土,希望叶落归根,他说,“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这样的赤诚深深地感染着每一个人。

永元九年(97 年),班超派遣部属甘英出使大秦。可惜的是,甘英只到达波斯湾沿岸的条支,就因当地商人故意渲染海上的危险而止步不前,未能完成使命。即便如此,此次出使,

仍然增进了中国人对中亚各国的了解,而西方的大秦也听到了更多的关于汉朝的消息。

又过了七十多年,延熹九年(166 年)九月的一天,东汉都城洛阳张灯结彩,一派祥和景象。盛装美饰的帝都臣民布列街衢,引颈观望。在威风凛凛的皇家卫队的引导夹护之下,一群外国使节缓缓走来。当朝天子汉桓帝在可容万人的德阳殿隆重接待了来使。

大秦使者的这次来访,是两大文明古国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关于欧洲人到达中国的记录。万里之外的大秦帝国遣使来访,在汉朝皇帝和他的臣子的观念

中,是大汉王朝德布天下、威加四海的象征。而这一次,大秦使者走的路线是海上丝绸之路。

白龙堆,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也是令人生畏的死亡之路。东晋隆安四年(400 年),一位东晋高僧赴天竺取经,途经此处,历尽艰险。他在游记中心有余悸地描述着:“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曾经浩渺无际的盐泽(今罗布泊)已经干涸,当年驼队络绎不绝的古道难觅人迹,只有顽强的胡杨和永恒的黄沙,见证了丝绸之路的辉煌往昔,记录了东西方文明交流的恢宏历史。汉代是中西方文明交流的第一个高峰期。正是在汉代,中国人以自己特有的顽强与勇气,凿通了丝绸之路,实现了周穆王驰游八荒、探索宇宙的梦想。

东汉清议与党锢

东汉是中国历史上最注重教育与教化的封建王朝。开国皇帝刘秀是读书人,追随他打天下的功臣们也不乏儒生学士,绵延近二百年的东汉王朝也因此多了几分斯文与儒雅的气质。然而,血腥让斯文扫地,残酷使儒雅不再,发生在 2 世纪下半叶的党锢之祸,折断了帝国的脊梁,空留下千古叹息。

讲经图,汉画像石

讲经图,汉画像石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