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撩的都不是喜欢,小心翼翼的才是

公司大会上,昏昏欲睡的氛围中,我裤兜里的手机适时地震了一下,我迫不及待地掏出来,看到卷毛发来的一个图片消息。会场没WiFi,但小图貌似挺精彩,我咬咬牙花流量点进去。果然钱不白花,大图上显示卷毛正躺在印有某某医院字样的病床上,朝着镜头比着中指,头缠绷带,脚绑石膏的自拍。

我:哈哈哈,床照不错啊。

卷毛似乎心情不错,又发来一个蠢贱的表情和文字:你觉得这个小护士怎么样?

我:哪位小护士?

卷毛:我床照里那位。

我定睛一看,卷毛的床边,的确有位侧着身子,正给他挂吊瓶的小护士。

我打好的“神经病”还没发送出去,卷毛已经发来一个胜利手势:手机号到手!

你瞧,这就是我不得不佩服卷毛的原因。他总能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在最短的时间里,撩上最好看的那位姑娘,并成功拿到她们的联系方式,迅速打得火热,然后又迅速终结于卷毛撩上下一位姑娘之时。

作为公认的渣男,卷毛有数不清的前任女友给他颁发过渣男认证勋章,这样一个伪妇女之友,当然不会是第一次挨揍,但被揍到住院的,这是第一次。

我问卷毛什么情况,他叹了口气:撩了别人的妹,然后在撩妹时被抓到。

我听不懂,卷毛费劲地解释:我先撩了别人的妹,不是别人的女人,是亲生的妹子,叫汤圆,你上次见过的!她哥看到我背着他妹去撩妹,然后找人把我揍了一顿。

他说得太快,扯疼了脸上瘀青的肌肉,卷毛吸着冷气,用手小心地碰了碰红肿的脸,恨恨骂道:“妈蛋,下手太狠了!老子这次不甩了他妹,都对不起他的拳头!”

汤圆?

我想起上次在卷毛家里,他倚在窗子边,指着凉亭里那个孤单瘦弱的黑影,一脸不耐烦地告诉我说,那女的就是汤圆,人跟名字一样粘人!就爱煲汤,煲的东西也跟名字一样难吃!

这位叫汤圆的女人,看似柔弱文静,意志力却惊人强大,卷毛骗她说自己在公司,实际上他哪儿都没去,一直在家里开着灯看了一晚上的电影。

而这个粘人的汤圆,就坚信不疑地坐在亭子里,手里拿着自己花三小时煲好要给卷毛补身体的汤,守在卷毛家的楼下,看着他窗户里映出来的灯光,和手中逐渐冷却的羹汤一起,在黑暗中坐等了卷毛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卷毛上班时看她还守在下面,只能走小区的小侧门出去,直到他晚上加完班回来,看到凉亭里没人,以为粘人的汤圆已经走了,放心地回到家一看,汤圆正顶着一对熊猫眼,满脸堆笑地捧着一壶新煲好的汤,坐在门口等着他。

以卷毛炉火纯青的撩妹技能,他交往过的女人,数量直逼三位数大关,我见过其中的很多个,脑中能想起的样子却不多。但那个肯花三个小时给卷毛煲一碗汤,又心甘情愿地坐等他一个晚上的汤圆,让我印象深刻。

我打车过去,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柔弱文静的汤圆站在卷毛床边,十指紧张地绞在一起,脸上的妆早被泪水和鼻涕泡弄花,嘴里低声下气哀求道:“我发誓,不是我叫我哥干的,我已经跟他断绝兄妹关系了,我真的很爱你卷毛,能不能别跟我分手?”

卷毛摆着一张欠揍的臭脸,不耐烦地用手指向大门,“麻烦你快点走,我不想我的新女朋友误会”。

汤圆的眼泪大滴大滴地砸在地上,满是不甘地拖着脚步慢慢走出去,临出门口,用饱含泪水的眼,幽怨又悲伤地狠狠剜了我一下。

我有些不是滋味地走进来,把包包甩在桌上,一屁股坐在卷毛床边,白他一眼,“你他妈想害死我啊?”

他觍着脸打哈哈,“你才不是一个怕死的女同学,不然也不会帮我挡了这么多年的烂桃花”。

“烂桃花?明明是你先去招的人家好吗?”

卷毛一脸理所当然,“就是招了以后,才发现是烂桃花啊”。

我觉得自己当初肯定是洗头洗得脑子进水了,才跟这个渣男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可是我当年跟他做朋友的时候,他明明还不是渣男啊。

卷毛一会儿要吃苹果一会儿又要吃梨和水蜜桃,我拿着小刀一刻不停地削啊削,汤圆带来的一大篮溜光水滑的水果,被他指挥着一个个全肢解了。

我擦了擦满是桃毛的手,鄙夷看他,“你把人赶走又吃人给东西,脸皮够厚的啊”。

卷毛撇嘴,“她哥把我揍一顿,吃她一篮子水果算什么?”

“那你说他哥为什么揍你?”

卷毛咳了两声,“我就跟一卖化妆品的销售要了个电话……”

“然后?”

“然后……然后就吃了个饭,看了个电影。”

“上床了?”

卷毛看傻子一样地看我,“那不是废话嘛,不上床还去吃什么饭看什么电影?”

我心里响起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默默地吃了几口水果,然后告诉卷毛:“朱珠要结婚了。”

卷毛先是一愣,脸上的神情迅速黯淡下去,没了刚才让人讨人厌的流气,直到我走出病房,他依旧脸色灰黑,一言不发地瘫软在床上。

朱珠大概是唯一一个给卷毛发过好人卡的女人。

当年,朱珠是我们专业水灵灵的一枝花,而卷毛,只是众多护花使者中的一员,不显山,不露水。

真正让朱珠注意到卷毛的,是一次大雨过后的下课路上,教学楼台阶下积了一大摊水,朱珠穿了双价格不菲的新鞋站在台阶前愁眉不展进退两难。

积水混合着泥水,不深不浅刚好可以弄脏她的鞋,她一脚又肯定迈不过去,正苦恼之际,人群里的卷毛闪出来,迅速脱下自己的夹克外套,众目睽睽之下,铺在了挡住朱珠的那摊污水中。

就算一直高冷的朱珠,也被卷毛的诚意打动了。优雅地踩着卷毛的夹克走过污水的朱珠,在卷毛一脸虔诚地去捡被女神踩过的衣服时,她回过头来,对卷毛说了一句让他终生难忘的话,“一起走吧”。

从此以后,只要朱珠女神喜欢的,卷毛都热爱,朱珠女神讨厌的,卷毛都憎恨。只要女神需要他,不管任何时候,无论在干什么,他都能立刻放下手头的东西,赶到需要他的女神身边。

卷毛对女神的好,曾一度成为校园男友力范本,很多男友因为有了卷毛榜样的对比,被女友无情抛弃,卷毛因此在球场上经常遭同性下黑手,但这丝毫不能影响他对女神的全心付出。

女神说要上自习,卷毛能从球场的前锋位置上直接跑到女神身边,屁颠屁颠提着女神的书包,去教室里给她占好位置后再奔回球场继续;女神说她口渴,卷毛立刻背负着骂名撤出游戏,在宿舍用女神专用的仙飘飘水壶,娴熟地为她泡好一壶温度适宜,明目清火的柠檬枸杞茶,再急急地给她送过去。几次之后,我们这群原本跟卷毛玩得不错的小伙伴,再不敢轻易拉他这样的猪队友一起玩耍。

每年夏天教室人多闷热,卷毛便天天自备两把塑料小扇子,自习时坐在朱珠正后面,只要女神说热,他便左手右手同时开工,一百八十度手动给女神送风,一个夏天下来,卷毛的手关节摇得几乎残废。

期末放假,女神买不到卧铺票,卷毛咬咬牙把自己的卧铺票退了,补上差额,给女神买了张飞机票,自己问我们借钱买了绿皮车票。到家时他的脚板肿得差点连鞋都要撑破了。

卷毛唯一一次骂女神,是因为女神手机被偷,她发现后竟然奋勇直追,没想到高跟鞋尖插进了下水道槽里,小腿差点扭骨折。卷毛知道后,头一次绷不住,说:“你是不是傻啊?手机丢就丢了,犯得着去追贼吗?”

卷毛是担心朱珠的安危,但朱珠不领情,两人差点因此翻脸。好在时间总是抚平创伤的良药,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过了一天,卷毛拿出一学期的伙食费,给朱珠买了最新款的苹果机,当成明年的生日礼物送给女神,两人才和好。

那个学期,卷毛在我们时不时地接济下,才没饿死在学校。

卷毛对朱珠的一片赤诚之心日月可鉴,他甚至为了朱珠,连千里迢迢来学校看他的亲妈都抛下,交给我们来照顾,自己义无反顾地陪着女神朱珠,长途跋涉地坐车去听了一天的耶稣讲人生。

我们都很火大,说人家又不是没你不行,你少陪她一次会死啊?

卷毛眼神坚定地摇头,说:我怕少陪了这次,她下次就会换人。

当时的我们,全都骂着这样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卷毛,但他却甘之如饴地付出,常常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鸡飞蛋打的样子,真挚又傻气。

而女神朱珠每次喝着卷毛送到嘴边的可口茶水,享受着卷毛VIP服务的凉风,拿着苹果机坐着飞机回家时,总会对卷毛说:“你真是个好人!”

这句话让卷毛很恼火,他并不想做一个好人,他想做的是朱珠的男人,可惜朱珠没给他这个机会。在卷毛鼓足勇气表白时,她对卷毛说:“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可我喜欢坏坏的男人。”

卷毛这个全校好男人竟然败给了坏男人,我们都以为卷毛会想不开,没想到他只是静静地在朱珠宿舍楼下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回宿舍睡了一大觉后,重新醒来的好男人卷毛,开始抽烟喝酒,网上约炮,尝试去发廊,跟各种女生女人约会撩骚暧昧的坏男人新生活。

他这一坏,就是好多年。

卷毛之所以耿耿于怀地坏着,还是因为没放下女神朱珠,他于千千万万个微博中找到朱珠的微博,隐藏在她四百三十六个粉丝里,就像当年他作为全校护花大军中的一员一样,伪装成僵尸粉,悄悄给她发的每一条微博点赞。

他密切关注人人校园网,只要有她加入的群,卷毛都混迹其中,每次她说话发言,他都会热烈响应,如同当年她所到之处,必有他的身影,她所喜欢的,他必热爱。

我有次问他:“如果朱珠结婚了,你怎么办?”

卷毛两眼发直地盯着天花板,半天没说话。

如今朱珠真的要结婚了,我怕卷毛想不开,每天都抽空就去医院陪他。刚到门口,就发现瘦弱的汤圆手上,提着与她身材严重不符的一大堆水果和两个保温壶的汤饭,站在病房不远处,似乎在等我。

她已然把我当成了卷毛的新女友,眼睛红红的,有着不甘又无可奈何。

大概她从护士口中得知,卷毛这几天除了输液,根本滴水未沾,她低声下气地求我,说能不能以我的名义,让卷毛吃下她送的这些东西。

卷毛瘫软在床上,眼圈深黑,一看就距离崩溃边缘不远了,吃了汤圆做的东西,他才有了力气继续拿着手机,刷朱珠的微博。

一直偷偷躲在门口的汤圆,看卷毛一口一口地吃着她做的饭菜,终于放下心来,朝我点头致谢后才离开,落寞孤单的背影,像极了当年那个小心翼翼的卷毛。

朱珠结婚那天,我早早请了假过来,手上照例是汤圆准备好的饭菜水果,刚进病房,就看卷毛倚在十二层的窗边,头探出窗外,眼睛发直地盯着楼下,我吓一跳,边跑边喊:“别跳啊……”

我把他用力往后拽回来,没想到用力过猛,我们同时摔倒在地上,卷毛扶着石膏腿号起来,“谁跳了,有病啊你?”

我一脸茫然,“你……那你看什么……”

卷毛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慢慢坐到床上,吃汤圆做的饭菜,边吃边问:“你知道朱珠嫁了个什么样的人吗?”

我摇摇头。

他把手机递给我,朱珠最新的一条微博上写着:三生有幸,终于嫁了个好人。

卷毛擦了擦嘴角,自言自语道:“国际大傻逼。”

我猜他说的是他自己。

吃完饭菜,卷毛忽然拿起手机,给汤圆拨了个电话,“以后要送饭就大大方方地进来,别老是让别人带”。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声音颤颤巍巍的,“是不是……她告诉你的?”

卷毛一瘸一拐地走到刚才站着的窗边,看着下面躲在自行车棚等着我把饭盒送下去的汤圆说:“还用别人说吗?这么难吃的饭菜,也就你能做得出来。”

第二天,我看到卷毛的QQ签名变成了:退出江湖。

汤圆把卷毛照顾得很好,他出院时竟然还胖了七八斤,从此以后,再没听卷毛说撩妹的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