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修理

谨以满纸无尽的爱,献给我的祖母,莎玛李·琼斯。

她们拿走了她的漂亮衣服,给她穿上灰色的旧衣服,并给了她一双木鞋。

 

欣黛脚踝上的螺丝钉已经生锈了,中间的十字螺纹都磨成了圆形。她用改锥使劲地拧着踝关节上的螺丝,想把它拧下来,每一次用力,都压得脚踝生疼。最后她终于拧松了螺丝,用钢机械手把它取下来,再看上面细细的螺纹已经完全磨平了。

欣黛把改锥扔到桌子上,用力抓住后脚跟,想把它从插槽里拽下来。瞬时,一股火花冒出来,差点烧焦了她的手指,她急忙向后闪身,松开了手,脚垂吊下来,上面还连着一根根红色和黄色的电线。

她重重地坐下,深深地舒了口气。在这些电线的末端,盘桓着一种感觉——自由和释然的感觉。这双脚太小,而她已经凑合着用了六年,她发誓再也不会把这双破烂安回去了。她只希望艾蔻能早点回来,把配件带来。

在新京市每周开放的交易市场,欣黛是唯一全职的修理工。她的修理铺子没挂招牌,人们只能从一排排靠墙摆放的、装满机器人配件的架子上,看出来这是个修理铺子。一个做旧显示屏生意的小贩和一个卖丝绸的小贩把她的修理铺子夹在中间,挤到了背阴的角落。他们时常抱怨欣黛的铺子散发出一股铁锈和油泥的味道,就算广场对面面包房飘出的蜂蜜面包的香味,常常把这味道给遮住,也不能让他们闭嘴。欣黛心里明白,他们只不过不愿意与她为邻罢了。

一块肮脏的桌布把欣黛和匆匆过往的购物者隔离开来。广场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有买东西的、小商贩,还有孩子。在这里,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喧闹异常。买计算机的主顾正和面无表情的店主大声讨价还价,想尽量压低对方的价格;身份扫描仪发出了嗡嗡声;交易产品时机器发出了单调的语音报账声;每座大楼的大屏幕也传出了播放广告的声音、新闻报道的声音和聊天节目的声音,不一而足。

欣黛把自己的听音系统调成了静音,可在这一片嘈杂中,有一种声音盖过了其他声音,她是无法屏蔽的,一群孩子就站在她的摊位旁边,嘴里兴奋地喊着:“土灰,土灰,我要飞飞!”喊完了就歇斯底里地大笑,笑倒在人行道上。

欣黛也咧嘴笑了笑。倒不是因为这首幼稚的儿歌有什么可笑——这是一首在十几年前重新流行起来的有关瘟疫和死亡的亡灵歌,这首儿歌本身让她觉得恶心——让她觉得好笑的,是那群在地上打滚,咯咯笑个不停地孩子给路人惹出了一脸的怒容。客人们为了避开在地上扭动的孩子们,而不得不绕道而行,嘴里还在不住地抱怨。欣黛为此倒蛮喜欢这群孩子。

“山德!山德!”

循声望去,欣黛看到面包师张萨沙,身上裹着满是面粉的围裙,正从人群里挤过来,她的愉悦心情,也就随之消失了。“山德,过来!我不是告诉过你,玩的时候别靠近……”

萨沙一抬头,看见了欣黛,便闭了嘴,不再说话,一把抓住他儿子的胳膊,扭头就走。男孩大哭了起来,赖着不愿意走,萨沙却命他不要乱跑,就在自家店铺附近玩耍。面包师硬把孩子拽走了,欣黛拧了下鼻子,觉得很厌恶。此时,其他的孩子也都哈哈地笑着,一哄而散。

“电线又不会传染疾病。”欣黛对着自己空空的摊位咕哝道。她用力伸了个懒腰,脊椎骨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又用脏手

把头发草草梳成一个马尾,然后抓起黑乎乎的手套,先戴在钢手上。虽然右手掌心在厚厚的手套里很快就冒起了汗,但手套毕竟盖住了她左手的镀金层,她宁愿戴着它。她伸展五指,来舒缓一下刚才用力拧改锥时拇指下的肌肉痉挛。接着,又眯起眼睛向广场看去。在嘈杂的广场上,她看到不少矮壮敦实的白色机器人,但却没有一个是艾蔻。

欣黛无奈地叹了口气,俯下身去,在桌子底下的工具箱里翻找起来。她在一堆改锥和扳手里,刨出了一把埋在箱底已经很久的绝缘钳。她把连接脚和脚踝的电线一根一根地拆下来,每拆一根,都冒出一些火星。她隔着手套感觉不到。但是在她的视网膜显示器上,不断有红灯的文字出现,这说明她的肢体正在离开自己的身体。

终于,她拽断了最后一根电线,脚砰的一声掉在水泥地上。脚离开身体后,差别还是很明显的,她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在桌子上腾出一块地方,把卸下来的脚摆放在成堆的扳手和螺母中间,就像供奉的什么神似的。然后俯下身去,准备用一块旧抹布把脚踝插口的尘垢擦干净。

砰。听到声音,欣黛猛一抬头,脑袋却磕在桌子上,她往回一缩

身子,抬起头来,先是看到桌上放了一个毫无生气的机器人,接着看到站在桌子后面的人。她没好气地看着他。站在眼前的人长着一双铜褐色的眼睛,黑黑的头发从耳边直垂到嘴边,这张脸是全国的女孩子们仰慕已久的一张脸。

她脸上的怒容消失了。对方先是吃惊,继而转为歉意。“对不起,我没想到那后面有人。”

欣黛脑中一片空白,几乎没听清他说什么。她的心跳加快起来,视网膜却显示出对方的扫描结果,这是一张多年来她在网络上经常看到的熟悉的脸。在现实生活中,他看上去更高些,他身穿灰色圆领帽衫,和平时在屏幕上露面时所穿的任何衣服的感觉都不一样。欣黛体内的扫描仪只用了2.6秒钟,就扫描了他的脸部特征,并和数据库中的数据吻合起来。下一秒,欣黛的视网膜显示出一排排绿色的文字,这些都是欣黛早已知道的信息。

凯铎,东方联邦王储身份证号:#0082719057

生日:第三纪元2108年4月7日

共有88987条新闻资讯,由新至旧排列:

第三纪元126年8月14日,媒体宣称:8月15日将由凯铎王

子主持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内容是探讨正在进行的蓝热病3研究近况,以及如何找到特效药问题——

欣黛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忘了脚已经摘掉了,差点摔了个跟头。她赶紧用双手扶住桌子,站稳了身子,接着笨拙地向王子鞠了一躬。视网膜上显示的文字也消失了。

“尊敬的殿下。”她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此时,她很庆幸王子看不到她藏在桌布后面的空空如也的脚踝。

王子很警觉地扫视了一下她的身后,然后探过身来,把手指压在嘴唇上,说:“也许,呣……咱们可以不提什么殿下不殿下的?”

欣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然后被迫颤巍巍地点了点头。“是的,当然。我——怎么能——您可是——”她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些字眼好像泥巴一样沾在她的舌头上。“我找林欣黛,”王子问道,“他在吗?”。欣黛大着胆子,腾出扶稳身子的一只手,把手套向上拉了拉。她低垂着眼睛,盯着王子的胸脯,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就是林欣黛。”

这时,王子把手放在机器人的圆脑袋上,她的目光又跟着移到那里。

“你就是林欣黛?”

“是的,殿……”她咬住了嘴唇,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你就是那个技师?”她点点头。“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王子并没有回答,而是把脸凑到她跟前,迫使她不得不直视他的眼睛。接着王子对他咧嘴一笑。她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王子站直了身子,她的目光也不得不随着他的身体移动。“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呃,您也不像——我——呣。”欣黛不好意思再直视她,于是把机器人从桌子的另一侧拉到自己这边。“您的机器人有什么问题吗,殿下?”

这机器人新崭崭的,就像刚从生产线上下来,但欣黛从它女人的外形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过时的型号。然而,它的设计线条优美,圆圆的脑袋下是梨形的身体,白色的抛光表面亮晶晶的。

“我无法启动她。”凯王子边看欣黛检查机器人,边说道,“她头一天还正常运转,可第二天就不行了。”

欣黛把机器人转过来,好让它的传感器灯对着王子。她很庆幸此时有活能把手占上,有问题能把嘴占上,这样她就可以精神集中,而不至于在王子面前手足失措,让大脑里的网络连线失去控制。

“她以前出过故障吗?”

“没有。以前皇家技师每月检查一次,这次是她第一次真正出了问题。”

王子向前探身,拿起扔桌子上的欣黛的小金属脚,放在手掌上好奇地摆弄着。他仔细端详塞满电线的插口,又摆弄着灵活的脚趾,接着又用长长的袖口去擦拭脚上的污渍。欣黛很紧张,不停地用眼去瞟他。

“您难道不热吗?”欣黛问道。话一出口,立刻又后悔了,因为这一问,他把注意力又转向了她。

瞬时,王子似乎有点尴尬。“特别热,可我不想引起人们的注意。”

欣黛觉得他穿什么都会被人认出来,本想告诉他,但转念一想,也未必。她的摊位周围到现在没有围上一群尖叫的女孩子,这也许说明他的这身乔装打扮比她想象的要管用。此时的他并不像一个来自皇家的万人迷,而只是一个有点疯狂的年轻人。

欣黛清清嗓子,继续鼓弄手里的机器人。她找到机器人后背近乎隐形的扣盖,打开了控制面板。“皇家技师怎么修理不好它?”

“他们试过了,可是弄不清有什么问题,他们建议我来找你。”他把脚放下,把注意力转移到摆满旧零件的货架子——上面有机器人、气垫飞行器、网屏、波特屏4的各种零部件,也有赛博格的零部件。“他们说你是新京市最好的技师,我还以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傅。”

“他们这么说了?”她低声说道。

他并不是第一个感到吃惊的人。大部分来找她修东西的顾客都弄不明白为什么新京市最好的技师竟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而她也从没炫耀过自己的特殊才能。知道她是赛博格5的人越少越好。要是市场里所有的店主都用萨沙那种蔑视的眼光来看她,她肯定会疯掉的。

她用小指把机器人背板上的电线推开。“有时候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老化了,也许该换个新型号了。”

“这恐怕不行,她身体里藏着最高机密,我得赶在别人之前,先把她修好……这事关国家安全。”

欣黛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来看着他。他也一脸认真地看着她,足足有三秒钟的时间,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开玩笑的,南希是我的第一个机器人,我和她已经有感情了。”

在欣黛的视网膜里,一个橘色的信号灯闪了一下,它捕捉到了特殊的信号,究竟是什么欣黛也不清楚——也许是王子多吞咽了一口吐沫,也许是他眨眼太快了,或者是他咬了下牙齿。

她对这个小橘灯已经习惯了,它总是不停地闪烁。它一闪烁,就说明有人在撒谎。“国家机密,可笑。”她说。

王子歪了歪脑袋,好像故意等着反驳他。一缕黑发的头发滑进他的眼里。欣黛把脸扭向别处。

“图塔8.6型”她借着机器人塑料头盖里微弱的亮光,读着控制面板上的字。这机器人已经用了将近二十年,对机器人来说,真够老的了。“可看上去跟新的一样。”她使劲拍打了一下机器人脑袋的侧面,机器人在她的手里一滑,差点掉了,王子吓得跳了起来。欣黛把机器人重新装好,按下电源按钮,可它并没有什么反应。“很多时候,这么一弄就修好了,您都想象不到。”王子咧嘴轻笑了一下,“你肯定就是林欣黛?那个技师?”

“欣黛!我搞到了!”艾蔻从人群里穿过来,滚动到欣黛的桌子前,她的蓝色传感器显示灯一闪一闪的。她举起叉手,把一只崭新的镀钢脚扔到桌子上,王子的机器人旁边。“这比那款旧的强多了,还没怎么用过,电线好像跟你的也配得上。我跟卖主讲价,只用了六百尤尼就买下来了。”

欣黛内心一阵慌乱。她用人类的腿支撑着身子,从桌子上抓起假脚,把它扔到身后。“干得不错,艾蔻。你给牛英师傅的护卫机器人找到配件,他肯定很高兴。”

艾蔻的传感器灯暗了下来。“牛英师傅?搞不明白。”欣黛不自然地笑笑,边向艾蔻示意王子在这。“艾蔻,给我们的客人打声招呼吧。”她压低了声音,“尊敬的殿下。”艾蔻伸长了脖子,把圆形传感器对准王子,王子比她高出三英尺。在扫描仪一阵闪动之后,她认出了他。“凯王子”她金属质感的嗓音很尖利,“看您真人更帅啊。”

欣黛不禁感到一阵尴尬,王子也笑出了声。“好了,艾蔻。进来吧。”

艾蔻很听话,掀开桌布,从桌子底下钻了过来。“像这样有个性的,可不是天天都能碰到。”凯王子身子靠着门框说道。听他的口气好像天天都拿机器人到市场来修理。“她的程序是你设计的?”

“您可能不相信,她原本就那样。我怀疑程序上有错误,也许就因为这个,我养母才这么便宜就买到了她。”

“我没有程序错误!”艾蔻在的身后说道。这时,欣黛一抬头,恰与凯的目光相遇,他正眼含微笑地看着她,这令她瞬间像被电击了一样,赶紧把脸藏到他的机器人后面。“你看怎么样?”他说。“我需要好好检查一下,得要几天的时间,也许一个星期。”欣黛把一绺头发别到耳后,然后坐了下来,能在检查机器人体内部件时给她的腿休息一下,真是谢天谢地。她知道这么做肯定是不合乎礼仪的,但是王子正探身看着她手里的活,似乎也并不介意。

“要马上付钱吗?”说着,他把嵌着身份卡的左手腕伸过来,但是欣黛伸出戴手套的手对他摆了摆,说道:“不需要了,谢谢,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凯王子想说点什么表示反对,但接着却把手放了下来。“我想,节前应该是修不好了吧?”

欣黛把机器人的控制面板盖盖上。“应该没问题。但如果不知道她的问题出在哪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他站直了身子,“我只是希望能修好就行。”

“修好后我怎么联系您?”

“给王宫发个信息就行。或者你下周末还在这里吗?我可以顺便过来一下。”

“噢,是的!”艾蔻从后面说道,“我们每天开市的时候都在这儿。您可以过来,那样就太棒了。”

欣黛感到有点难为情。“您不必再——”

“这是我的荣幸。”他礼貌地点头道别,同时把帽衫的帽子向前拉拉,把脸遮住。欣黛知道自己应该站起来,鞠躬致意,但也只是点了点头,她不敢再次考验自己的平衡能力了。

直到他的身影从她视线中消失了,她才环视了一下广场。王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出现,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欣黛也让自己紧张的心松弛下来。

艾蔻滚动到她的身边,把金属叉手抱在胸前,“凯王子啊!快检查下我的风扇,我觉得身体太热了。”

欣黛弯腰捡起她的新脚,在工装裤上蹭掉了灰尘,查看了一下金属镀层,很高兴没弄出凹痕。

“要是牡丹听说这事儿,你能想象出她脸上的表情吗?”艾蔻说道。

“她一定会尖叫个不停。”她内心一阵狂喜,可还是小心地扫视了一眼广场。她简直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事告诉牡丹。她看到了王子本人!她突然笑出了声。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太难以置信了,太——

“噢,天呐。”欣黛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怎么啦?”

艾蔻用叉手指着她的额头,“你脑门上有一块油污。”

欣黛吓了一跳,赶紧用手揉着眉头,“你开玩笑吧。”

“他没注意到,我敢肯定。”欣黛把手放下来。“这有什么关系呢,快点,帮我把这个安上,搞不好其他王室成员又会从这经过。”说着,她把脚踝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开始连接同色的电线,心里一边盘算着王子是不是看到她额头的油迹。“像手套一样合适,对吧?”艾蔻手里捧着一堆螺丝钉,欣黛把螺丝钉拧进预制的孔中。“真不错,艾蔻,谢谢你。我希望这事别让爱瑞知道,要是她知道我花了六百尤尼去买一只脚,非杀了我不可。”她拧紧了最后一颗螺丝,伸直腿,前后活动活动脚踝和脚趾,确实有点僵硬,神经传感器还需要几天时间去适应新换的接线,但至少她不用一拐一拐地走路了。

“太好了。”她边说边穿上靴子。这时她注意到艾蔻正用叉手举着她的旧脚。“你可以把那东西扔——”

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震得欣黛的耳朵直嗡嗡,她吃了一惊,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市场里的人们听到喊声都静下来,那些正在拥挤的店铺间玩捉迷藏孩子们也从他们藏身的地方探出头来。叫声是从面包师张萨沙那里传出来的。欣黛纳闷究竟出了什么事,于是登上一把椅子,越过人群向外看去。萨沙就在自己的店铺里,站在摆满甜面包和猪肉包的玻璃货柜后面,正在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

欣黛赶紧用一只手捏住鼻子,与此同时,广场的其他人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是瘟疫!”有人喊道,“她感染了瘟疫!”大街上一片恐慌。妈妈们赶紧抱起了自己的孩子,在惊恐中

用手捂住他们的脸,慌不择路地逃离萨沙的货摊,店主们也赶快放下了卷闸门。

山德哭喊着扑向他的妈妈,可她却伸手拦住了他,不,不,别过来。临近店铺的店主抓住那男孩,把他夹在腋下,赶紧跑开了。萨沙还在他的身后喊着什么,但声音却淹没在一片混乱的嘈杂声中。

情急之中,欣黛一时也手足无措。她们不能跑,在一片混乱中,艾蔻会被别人踩踏。她一边屏住呼吸,一边抓住店铺角落的细绳,把金属卷闸门拉了下来。屋里顿时一片漆黑,只有靠近地面的门缝透进来一线光亮。水泥地面的热气蒸腾起来,这狭小的空间很快变得异常憋闷。

“欣黛?”艾蔻说道。可以听得出,她金属质感的声音里充满担忧。艾蔻调大了传感器灯的亮度,小屋里充满了莹莹的蓝光。

“别担心。”欣黛说着,从椅子上跳下来,顺手抓住桌子上满是油污的抹布。此时人们的叫喊声已经减弱了,店铺里顿时显得空荡荡的。“她在广场对面,我们在这里会没事的。”她虽然这么说着,可还是退到了最里面放货架的墙边,蹲下来,用抹布捂住鼻子和嘴。

她们凝神屏气地等着,欣黛尽量让自己呼吸得浅些,直到她们听到警报声,有人把萨沙带走。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