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噩梦

她躺在一堆柴火上,身下炙热的炭火。火焰裹着黑烟在她的身体下熏腾燃烧,把她的皮肤烧出了血泡。她的腿和手已经没了,只留下医生在其上连接假肢的残端,不通电流的电线垂吊在下方。她想挪动身体,却像被打翻的乌龟一样动弹不得。她伸出一只手,想把自己拽离火焰,可是柴堆却很大,似乎望不到边际。

这个噩梦已经缠绕她无数次了,但这次却有些不同。以前梦中她总是一个人,但这次周围却有很多人。那些残疾的受害者也在炭火堆上翻滚扭动着身体,口中痛苦地呻吟着,祈求别人给他们水。他们的身体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部分,有的几乎只剩下头或躯干或者只剩下一张嘴,他们哀求着,不断哀求着。欣黛看到他们皮肤上淡蓝色的斑点,他们的脖子、他们的大腿残端、他们萎缩的手腕,她不敢再看。

她看到了牡丹,正在尖声号叫,在咒骂欣黛,咒骂她对她所做的一切,咒骂她把疾病带到她家里,咒骂她这都是她的错。

欣黛张开嘴想祈求她的原谅,但当她看到她的一只好手时停了下来,她的皮肤上布满蓝色斑点。

火焰吞噬了染病的皮肤,将它熔化了,露出了皮肉下面的电线和金属。

她的目光与牡丹的再次相遇。她张开嘴呼喊,但她的声音是那么低沉而浊重。“请把配件扫描仪仪准备好。”

那声音就像蜜蜂的嗡嗡声在欣黛的耳边回响。她摇动身体,但却动不了。她的四肢太沉重了。浓烟的味道充满了她的鼻孔,但是火焰的灼烧正在减弱,只觉得后背无比疼痛、灼热。牡丹渐渐消失了。炭灰化入到地面。

绿色的字体在欣黛眼角闪过。在无边的黑暗中,她听到了机器人重重的脚步声。是艾蔻吗?

诊断结束。系统稳定。重启3……2……1……

什么东西在她头顶咔嗒作响。接着是电流的声音。欣黛感到她的指头能动了,这是她身体唯一能动的部位。

黑暗中渐渐有了一点亮光,微弱的红光在她的眼皮上出现。她使劲睁开眼睛,强烈的荧光映入她眯起的眼睛里。“啊!朱丽叶醒了。”她又把眼睛闭上,让自己适应一下。她想抬起手来捂住眼睛,

但手却被绑住了。她感到一阵恐慌。她再次睁开眼睛,扭过头来,尽力看清楚是谁在说话。

墙上是一面大镜子,她在镜子里看自己正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迷茫。她的马尾辫乱糟糟的,肮脏的头发干枯、打结。她的皮肤苍白,几乎是半透明的,仿佛电流带走的不仅是她的力气,还有血液。

他们已经拿走了她的手套、靴子,一只裤管也挽到了腿根。她在镜子里看到的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部机器。

“你觉得怎么样,嗯……林小姐?”空中传来了一个声音,她搞不清楚是哪里口音,欧洲人?美国人?

她舔舔嘴唇,伸长脖子仔细地看着身边的医护机器人。它正在操作桌面上一部机器,旁边还有许多其他机器。都是医疗器械,外科工具,静脉注射针头。欣黛意识到她的前额和胸部已经由连线的传感器和其中一部机器连接在一起了。

她右侧的墙上挂着一个网屏,上面显示了她的名字和身份号码。除了这些,屋子里也没别的什么了。

“请不要动,好好配合,我们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一个声音说道。

欣黛很气愤。“真可笑,”她说着,使劲扭着手腕上的铁箍。“我并没有跟你们签约,我没报名参加这些愚蠢的试验。”

一片寂静。接着什么东西在她身后发出哔哔的声音,她越过头顶看去,一个机器人正把两个连接在细线上的探针从机器上拉出来。她感到背部一阵发冷。

“别拿那东西碰我。”

“这一点都不疼,林小姐。”

“我不管,离我头远点。我不是你们的志愿小白鼠。”一个声音说道:“我这里有林爱瑞的签名。你一定认识她吧?”

“她不是我妈!她只是——”她的心感里到一阵恐惧。“你的法定监护人?”

欣黛用头猛力撞击着有软垫的病床。纸垫在她的身下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这样做不对。”

“不要急躁,林小姐。你出现在这里,正是在无私地为公民服务。”

她愤怒地盯着镜子,就好像怒视着身边的混蛋。“是吗?可他们为我做过什么?”

他并没有回答,而是简短地说道:“医护,请继续。”传来机器人滚动的声音。欣黛拼命挣扎,拧着脖子尽量避开那冰冷的探针,但医护机器人用机器人特有的大力气抓住她的头皮,把她的右侧脸颊按到医用床单上。她拼命地挥动胳膊和腿,但也没有用。

如果她继续挣扎,他们也许会再次用电击把她打晕。她不肯定这么做是好还是坏,一想到躺在燃烧的柴堆上的恐怖记忆,她便不再挣扎了。

机器人打开她脑后的扣盖时,她的心狂跳着。她闭上眼睛,竭力想象自己是在别的地方,而不是这个冷冰冰、空荡荡的房间里。她不愿去想那两个伸进她的控制面板——她的大脑中——的探针,可当她听到了探针伸到既定位置发出声音时,她不想也不可能。

一阵恶心,她拼命忍着没吐出来。她听到了探针发出的声响。可她什么也感觉不到——那里没有神经中枢。但她突然感到身体一阵战栗,胳膊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她视网膜上的显示屏告诉她,自己正在连接部件扫描仪2.3型,扫描……2%……7%……16%……

她听到身后桌子上的仪器发出吱吱的声音。欣黛想象着一股微弱的电流正通过她体内的线路。在她的皮肤与金属部件接触的部位,也就是血流中断的地方,感觉最明显,是一阵刺痛。

63%……

欣黛恨得咬牙切齿。有人已经动过了——她的大脑。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而又常常被忽视的事实。有那么个医生,一个陌生人,在她无力地躺在他们面前时,打开了她的脑壳,装入了预制的线路和导体,改变了她的大脑,改变了她这个人。

78%……

她刚要喊出来,却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没有痛苦,没有。可是有人已经进入她的大脑,在她身体里。无情地侵入她的身体。她想要挣脱开,可一个机器人按住了她。

“滚开!”她的喊声被冰冷的墙壁反射了回来。

扫描结束。

医护机器人断开了探针。欣黛躺在床上,身体在颤抖,她的心已经碎了。

医护机器人甚至没有关上她脑后的控制面板盖子。欣黛心怀一腔愤恨。她恨爱瑞,恨那面镜子后疯狂的声音,恨那些她不知道名字,却把她变成这样的人。“谢谢你的倾力合作。”空中的声音说道,“我们很快就会记录下你的全自动控制结构,然后我们就可以继续了,请让自己尽量躺得舒服些。”

欣黛不理她,扭过脸不看镜子。她没有泪腺,这是为数不多令欣黛为此感到高兴的时候。否则她会哭得死去活来,那样她会更恨自己。

她仍能听到话筒传来的人们说话的声音,但他们说话声音很低,多是些科学术语,她也听不懂。机器人仍在她的身后忙活着,把扫描仪拿走,准备下一个折磨她的医疗设备。

欣黛再次睁开眼时,墙上的网屏画面已经变了,不再显示她身体状况。她的身份号码仍在屏幕顶端,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立体图像。

是一个女孩。一个满身电线的女孩。

她仿佛被人拦腰斩断,把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开了,然后卡通片似的图像被放进医学教科书。她的心脏、大脑、肠道、肌肉、静脉,还有她的控制面板、她的人造手和腿。电线从她的脑后一直穿过脊椎,然后连接到假肢。与金属部件相接处的残损的肌肉清晰可辨。手腕上有一个黑色的方块——那是她的身份卡。

她早知道会是这样,她早预料到了。但她不知道的是脊椎也是金属的,还有四根金属肋骨,心脏周围的人造组织,以及她的右腿的金属夹板。

配件比例:36.28%

她身体的36.28%不是人类。“你很有耐心,谢谢。”一个声音传来,吓了她一跳。“年轻的女士,你肯定已经注意到了,你是现代科学的优秀范例。”

“走开。”她低声说道。“接下来,医护机器人会给你注射十分之一的蓝热病病菌溶液。它已经过磁化处理,所以在全息图上会实时呈现绿色。一旦你的身体进入发病的一期,免疫系统就会发挥作用,试图杀死病菌,但并没有完全奏效,接着你的疾病会进入二期,在这个阶段,我们会看到你的身体出现像瘀青似的蓝色斑点。也就是在这个阶段,我们会给你注射一组最新研制的抗体,如果我们成功了,病原体将会被永远杀死。嗯嗯,啊啊,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回家吃饺子了。你准备好了吗?”

欣黛看着图像,想象着正看到自己慢慢死去。实时地。“你们已经使用了多少组抗体溶液?”

“医护?”

“二十七组。”医护机器人答道。

“可是,每次使用,他们死得都慢了些。”空中的声音说道。欣黛不由地攥紧了纸床单。“我相信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医护,请继续注射A溶液。”桌子上一阵噼啪作响,接着医护机器人来到了她身旁。它的身体护盖打开了,露出了装有注射器的第三只手臂,是跟急救机器人一样的装置。

欣黛想挣脱开,可她根本动不了。她想象着镜子另一侧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正在看着她,嘲笑她无用的挣扎,她便不再动了,尽力保持安静,尽力坚强起来,尽量不去想他们对她所做的一切。

机器人用叉齿抓住欣黛的胳膊,欣黛感觉到它是冰凉的。她的臂弯在过去的十二个小时内抽血两次,现在仍有瘀青。她的脸痛苦地扭曲着,肌肉也紧张地绷紧着。

“如果你放松点儿,就更容易找到血管。”机器人用空洞的声音说道。

欣黛的胳膊却绷得更紧,甚至颤抖起来。话筒里传来嗤嗤的鼻息声,好像那个发出声音的人对她的过度反应觉得可笑。

机器人的程序设计还真够严谨,尽管她在反抗,针头却一下准确地扎入她的静脉。欣黛紧张地大口喘着气。

扎进去了,只扎了一下,液体流入欣黛体内,她便无力挣扎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