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交易

欣黛不停地眨着眼睛,试图把心里的谜团驱散。她眼角的橘灯消失了——她仍然不明白是什么触发了它。

也许她的系统早先受到电击,程序被打乱了。医生从她身旁走过去,指着网屏上的全息影像。“你肯定认得这个。”他边说,边用手指划过屏幕,这样屏幕上的人体便缓慢地旋转。“让我告诉你这有什么特别之处。”

欣黛拉拉手套,盖住疤痕。大步走到他身旁,一脚踢到扳手上,把它踢到了床底下。“可以说36.28%都非常特别。”

趁着厄兰医生扭过脸,她弯腰捡起了扳手。扳手拿在手里,感觉比以前重了不少。说实话,她整个人感觉都很沉重,她的手、她的腿、她的头。

医生指着全息影像的右肘部。“我们就是在这里注射了蓝热病菌,并在病菌上做了标记,这样我们就可以跟踪它们在你体内扩散的过程。”说着,他缩回手,轻敲着嘴唇。“现在你看到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吗?”

“我没有死,而你好像也不怕和我待在一个房间里?”

“没错,说得好。”他扭过身来面对着她,隔着羊毛帽子揉搓着脑袋。“正如你所看到的,病菌消失了。”

欣黛用扳手挠了挠瘙痒的肩头。“您什么意思?”

“我是说它们不见了。消失了。吼吼。”说完他啪啪地拍着巴掌,如同在放鞭炮。“这么说……我没病了?”

“没错,林小姐。你没有病了。”

“那我也不会死了。”

“没错。”

“那我也不传染了?”

“是的,是的,是的。感觉很棒,对不对?”说完她靠在墙上,心里觉得好轻松。但是很快又充满疑虑。它们给她注射了病菌,而现在她已经病愈了?也没用任何抗生素?这听上去像是一个圈套,但是橘灯却没有出现。他对她说的是实话,无论这听上去多么难以置信。“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吗?”医生咧嘴笑了起来,虽然满脸皱纹,但笑起来却像个老顽童。“你是第一例。我有一些理论来解释这一想象,但当然还需要验证。”

他离开了屏幕,走到试验台前,把试管放在上面。“这里是你的血样,一个是注射前提取的,另一个在这之后。我特别急于知道它们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她偷偷地拿眼瞄了瞄大门,又看着医生。“您是说,您认为我的免疫的?”

“是的!看上去完全就是这么回事。非常有趣。非常特别。”

说着他把双手握在一起。“很有可能你生下来就这样。你的遗传基因中有种东西早就在你的免疫系统中,使其能够抵御这种特殊的疾病。或者你过去,曾经接触过少量的蓝热病菌,很可能是在你幼年时期,你的身体扛过了这种病菌感染,因此产生免疫力,现在它帮了你。”

欣黛听完倒吸了口冷气,他急切的眼神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你能回忆起童年与此相关的事情吗?”他继续说,“有没有得过重病?几乎与死神擦肩而过?”

“没有。嗯……”她犹豫着,同时把扳手塞到裤兜里。“我想,也许。我养父死于蓝热病,就在五年前。”

“你养父。你知道他有可能是在哪里感染的吗?”

她耸耸肩。“我不知道。我养——我的监护人,爱瑞,总是怀疑他是在欧洲传染的。就是在他领养我的时候。”医生的手颤抖起来,好像只要握紧手指,就能使他免于耗尽

自己的体力。“这么说,你是从欧洲来的。”

她犹疑地点了点头。她从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地方来,这让她感觉怪怪的。

“据你的记忆,那时欧洲有很多病人吗?你所居住的省有没有大规模爆发疫病?”

“我不知道。手术前的事我几乎都不记得了。”他抬起眉毛,蓝色的眼睛吸收了屋子里所有的光。“你是说赛博格手术?”

“不,变性手术。”

医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开玩笑的。”

厄兰医生让自己重新镇静下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是什么意思?”

欣黛吹开垂在脸旁的一缕头发。“就是这样。他们什么时候给我安装了大脑芯片,它怎么损伤了我的……你知道的,那个,我大脑里负责记忆的那部分。”

“海马体。”

“我猜是吧。”

“那时你多大?”

“十一岁。”

“十一岁”他马上松了口气。他的眼睛扫视着地面,好像她免疫的原因就写在上面。“十一岁,是因为一场悬浮车事故吧?”

“是的。”

“现如今,悬浮车几乎不会再有事故了。”

“都怪那些愚蠢的家伙,为了提速非要把防撞传感器去掉。”

“就算是这样,因为一些肿块和瘀青,你就要做这么多的修补,似乎也不对头。”欣黛用手轻敲着嘴唇。修补——这是一个多么有赛博格味道的词啊。

“是的,哦,我父母也死于这场事故,我从挡风玻璃里被甩了出来。悬浮车也从磁悬浮轨道上撞了出去,悬浮车打了几个滚,最后把我压在下面。我的腿也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她停了下来,摸着自己的手套。“至少,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就像我说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只依稀记得药物引起的迷糊状态和混乱的思维。然后就是疼痛。每一块肌肉都在疼痛,每一个关节都狂吼,当她发现了别人对它所做的一切时,它的身体在拼力地反抗。

“自那以后,你有记忆障碍吗?或者又在形成新的记忆?”

“据我所知,好像没有。”她盯着医生,“这跟我的病有什么关联吗?”

“太神奇了。”厄兰医生说道,岔开了话题。他拿出显示屏,做了一些记录。“十一岁,”他喃喃道,接着说道,“长这么大,你肯定用过不少假肢吧。”

欣黛瘪了瘪嘴。她是应该用过不少假肢。但是爱瑞却拒绝为她的怪物女儿买新假肢。她没有回答,而把视线移到大门那里,然后看着装血样的试管。“那么,我可以走了吗?”

厄兰医生眼睛一眨,好像被她的问题伤到了。“走?林小姐,你很清楚,有了这个发现,你变得有多宝贵了吧。”

听完这话,她又紧张起来,手摸着兜里的扳手。“这么说,我还是一个囚犯,只不过更宝贵罢了。”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些。把波特屏塞进兜里。“比你想象的要重要得多。你不知道你有多重要……有多大的价值。”

“那,现在怎么办?你要给我注射更多毒液,来看看我的身体怎么与病菌搏斗?”

“天呐,你太宝贵了,可不能让你死。”

“一个小时以前您可不是这么说的。”厄兰医生的目光转向了全息影像,眉头微蹙,好像在思考她说的话。“林小姐,情况和一小时以前已经大不一样。有了你的帮助,我们可以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如果你真像我想的那样,我们可以——嗯,首先,可以停止招募赛博格志愿者。”他把握着的手放在嘴上。“另外,当然,我们可以付给你钱。”

欣黛把手插在腰带里,靠在试验台上。上面的好多仪器刚才看上去还是那么可怕。

她具有免疫力。她很重要。

当然,金钱很有诱惑力。如果她能够证明自己可以养活自己,就可以结束爱瑞对她的监护权。她可以买回自己的自由。

可当她一想起牡丹,她的心情变得黯淡起来。“您真的认为我能帮上忙?”

“是的。说实话,我想很快地球上的每个人都会对你充满感激。”

她深吸了一口气,跳上了病床,把两条腿盘了起来。“好吧,不过我们得把话说清楚——我是自愿的,也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想,就可以随时离开。不能有问题,不能有争论。”

医生脸上立刻光芒四射,埋在皱纹里眼睛的眼睛像灯似的熠熠生辉。“是的,绝对没问题。”

“我也要求有报酬,就像您说的。可我需要避开我的法定监护人,另开一个账号。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同意这么做,或者让她拿到钱。”

让她吃惊的是,他竟然毫不犹豫。“那当然。”她慢慢地吸了口气。“还有一件事。我的妹妹。她昨天被带到了隔离区。如果您真能找到抗生素,或者认为是抗生素,我想让她第一个用到。”

这次,医生的眼皮垂了下来。他转身来到网屏前,两只手在试验服上搓着。“这,我恐怕不能答应。”

她攥紧了拳头。“为什么不能?”

“因为皇帝必须是第一个用药的人。”他的眼里充满同情。“但是,我可以保证你妹妹是第二个。”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