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夫人……”颌下长须飘扬的老者和盛装的中年美妇站在床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身子笨重,不便起身,只能含笑招呼:“老先生,皇后娘娘……”她指着不远处的座椅请他们坐下,让宫女送上茶。

半壁江中文网

她看到皇后使了个眼神,殿中的宫女和太监便低头退出房间,将门关上了。白胡子老者叹气,很是惋惜、无奈:“老夫犹豫再三,还是来找夫人了。在与夫人认识之初,老夫就看出大汗对夫人的不同,也曾担忧夫人迟早有一天会成为祸国红颜。但看到夫人与君堡主伉俪情深,大汗事事考虑周全,老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后来夫人两次被君堡主所休,让大汗对夫人生出了希望,不知不觉用情至深。夫人确是古今少有的奇女子,在俄罗斯使臣来洽谈边境贸易之时,老夫发觉如果夫人与大汗一起,也许会带给我们前所未有的福音,老夫便决定成全大汗与夫人。老夫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忘了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君堡主对夫人真的情冷,夫人真的爱上了大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者挫败地摇头,她羞愧地垂下眼帘。祸国红颜,她哪担得起这么个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无意搅动一池春水,实在是无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君堡主对夫人的情意从来就没减少一丝一毫,深爱的程度老夫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夫人,所谓身在曹营心在汉,你为了君堡主,不得不妥协暂居宫中;君堡主为了你,帮助大汗除去四王爷。大汗却食言,固执地封你为妃。君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容老夫多加描绘;夫人你又是什么样的慧黠女子,遇到的人都有目共睹。你们都不会甘愿为人摆布,现在的境况只是权宜之计。日后,君堡主在外,夫人在内,若两边夹攻大汗,那样的情形老夫不敢想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中年美妇冷冷笑道:“大人考虑的是日后,本宫却要担忧现在。大汗竟然容许自己的妃嫔怀着别人的孩子,还和他共居寝殿,这在后宫已经掀起了很大的波澜。本宫作为后宫之首,已无法安抚其他妃嫔。更何况寝殿是大汗夜晚休息、批折的地方,有多少朝廷机密。自古后宫不涉政,怎么能随意踏进呢?大汗把皇法宫规忘了个一干二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点头,很认同他们的话:“两位来一定不是只向我倾诉,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白胡子老者声量不大,却字字铿锵:“老夫在朝一日,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大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相信老先生是个一言九鼎的人,不像她那般出尔反尔,嘴上说得气壮山河,经不住那人几句话、一个眼神,立马倒戈。 banbijiang.com

“大汗现在的情形是不可能放了夫人的,但是把夫人握在掌心又是个大患。夫人在一日,君堡主与大汗之间的纠纷就一日不会平息。为了两全,老夫只有请夫人自己上路了。”白胡子老头目光如炬,灼灼地盯着她。 copyright Banbijiang

心里面是怕的,但这时候还是得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老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若不告而别,传到君堡主耳中,他会误会大汗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夫人,你很爱君堡主吧!君堡主若与大汗争起来,谁赢谁输,夫人心里很清楚。”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因为太清楚,她才在这里呀!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有一个法子,既能让大汗对夫人死心,又能让君堡主不对大汗生疑。”白胡子老者看向中年美妇。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雍容华贵的美妇手指微翘,凤眼一挑,慢悠悠地道:“提神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是什么?”她不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夫人马上临产了。女子生产犹如踩在棺木板上,一只脚在棺外,一只脚在棺内,碰到难产、大出血都可能让女子送命,这种方式不是人力所为,而是天意。提神汤是一味助产的药,可以帮助产妇增加气力,顺利产下胎儿,但是会引起血崩。夫人懂什么意思吗?”中年美妇娓娓道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血崩,鲜血会像洪水一样破堤而出,一泻而下……那场面,让她本能地一瑟缩,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惊叫:“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猛然睁大双眼,跳坐起来,惊出一身冷汗。这是哪里?入眼的只有一种颜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铺,白色的被子,白色的家具,就连屋顶的灯也是白的。床边放着氧气瓶、输液架、换气机、电视……白炽灯照着一张呆若木鸡、眼瞪得溜圆的面孔—林仁兄。 半壁江中文网

她眨眨眼,惊惶地伸出手戳戳他的脸。她又做梦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啊……”这声惊叫不是她的,林仁兄像看到了鬼,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间,“医生、护士,快来啊,我妹她醒了……她真的醒了。”语音结尾有些破碎,呜呜咽咽,像在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鄙视地朝外瞪了瞪,男人怎么能这样讲话,要低哑、深沉、磁性、魅惑,像君问天那样……她突地呆住,血液逆流,头皮一阵阵发麻。这是2013 年?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一会儿,众多白衣使者像潮水般涌进了房间,四周笼罩着紧绷而又亢奋的气氛。她的鼻子里塞进了一根氧气管,她如一只小白鼠般被推上一张活动担架。在CT 室,她接受了一次细致的全身扫描,然后是做B 超、心电图、X 光照射、量血压……医院里所有的检查,她挨个来了一次。人影、灯光,晃得她头晕脑涨。足足折腾到天亮,她才被送回了房间。

copyright Banbijiang

喔,又见方宛青女士与林书白先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方宛青女士好没形象地号哭着,眼肿得像核桃,鼻涕都下来了,肩还一抽一抽的。林书白先生一失往日的淡定自若,嘴唇颤抖,双手哆嗦,眼中一片晶莹。林仁兄蓬着头,龇牙咧嘴,就为了不让眼中的英雄泪轻易滚落下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妹妹……我的妹妹……”方宛青一步跨上前,狠狠地抱着她,恨不得把她放回腹中才觉得安心,“妈妈的心脏都被你吓出病来了,那天一接到剧组的电话,妈妈连讲台都下不了。赶到医院,看到昏迷不醒的你,妈妈就背过气去了。四个月了,你一点错都没犯,一个祸也没闯,妈妈真不习惯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方宛青女士多年没有发挥这么温和的慈爱,她真想多依赖一下,听到后面几句话,却哭笑不得地抬起头,一下又被林书白先生抢抱过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林书白先生疼爱地抚摸着她的脸,还没开口,从外面走进一灰白头发的医生,深究地打量着她,伸手与林书白握了握,扬扬手中的病历夹,像是很苦恼:“林教授,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令千金的病情,现在的医学是无法说明这一切的。一个昏睡了四个月、仅靠输营养液和吸氧维持生命机能的病人,突然就醒了,各项检查结果和常人无异,除了身体有点虚弱。令千金就像是睡了一觉,不过不是几小时,而是四个月。我只能说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还有就是恭喜了。”医生摊开双手,耸耸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