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接到省立第四师范中学入学通知的那一天,桑洁的心一下子飞了老高,虽然这本是预料中的事情,可过分的喜悦还是促使她四处宣扬着这个消息。家人也都为她高兴,急忙早早为桑洁收拾着行装,好准备送桑洁上学。 copyright Banbijiang

1996年的秋天,在全国各省市,尤其是丹阳市,能够考上一所中专学校,特别是能够考上师范中学和幼师学校,还是很多初中学子的重要出路,甚至是梦想。如果考上了,那就意味着,毕业后一份不错的包分配工作,已经在等着你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而师范中学的毕业,直接意味着,可以被分配到自己所在县的各乡镇中学去教书育人。如果你足够优秀,也完全能够跳出农门乡镇门,直接到各县区中学去教书,拥有别人眼中羡慕的铁饭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还有更甚的惊喜,直接留在丹阳市教书育人。丹阳市虽然不是省会,但却是省内仅次于省会的第二重要城市。到这个地步,那就相当于山沟沟里飞出了“金凤凰”。

]3 `. u7 p* T. |' |/ f. y, S8 D

1996年,在中考考试中开始加入体育测试,分数为30分,加上语数外理化政六门,共计630分。经过三到四年(初中分为三年制和四年制两种,也包括复读生在内)学习的初中生,考到450分以上,就可以上一个不错的高中;考到500分以上,就会成为整个丹阳市所有高中争抢的对象。而要考入省立第四师范中学,则至少需要525分。

]3 `. u7 p* T. |' |/ f. y, S8 D

桑洁考了535分。 半壁江中文网

其实在1995年的中考中,桑洁已经考了501分的好成绩,并且那年没有体育测试分。虽然丹阳市最好的几个高中,都向桑洁抛出了一切费用全减、并且还能再给她一笔钱的橄榄枝,但桑洁都没有接受。桑洁自小家就很穷,父母务农,弟弟正在上小学,上了年龄的奶奶也需要人照顾。种地除了能够维持温饱,根本赚不到余钱。桑洁父亲乘农闲时节,会到省内的几个大城市打短工补贴家用,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上高中、再上大学,就算第一次高考就能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也是漫长的七年,再加上大学四年那高昂的学费,是这个农村小家庭所承受不起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或许,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父亲说的一番话:如果现在上师范中学,三年后就能毕业分配到镇里教书,一个月能领1000元左右的工资,这辈子就吃教书这口饭,就占到这个国家编制了,安定安心。要是上大学,先不说家里出不起这个学费,就算出得起,七年后什么情况……太远了,看不到,也想不到。

半壁江中文网

人,还是要现实而踏实地生活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正是听了父亲这番话,桑洁毅然决定复读一年,再次报考师范中学。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或许,桑洁跟师范中学就是天生的缘份。1995年中考,她考了501分,1996年中考,她考了535分,虽然比去年多了34分,但其中30分是体育测试分。而今年的师范中学录取分数线是533分以上(不含533分)。有一点儿惊险,幸好是有惊无险。

半壁江图书频道

刚到学校的桑洁,一切都觉得新奇而又兴奋:高大的教学楼、整齐而一水儿白的宿舍、洁净平整而偌大的操场、绿茵如盖的树木,还有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孔,夹杂着丹阳市十一个县区的口音也纷至沓来。桑洁很是吃惊:这是多大的一个学校啊,竟然比自己家乡居住的镇子还要大许多,从学校的正门口,走到最后一排的女生宿舍区,竟然需要十多分钟的时间,就这还是赶着脚步走。

copyright Banbijiang

桑洁不像其他新入学的同学那样,依依不舍地不让自己爸妈回家,甚至偷偷地躲在床上哭个眼红鼻肿,毕竟,这是一群刚刚十五、六岁的少年。崭新的住校生活,让桑洁快乐地忘记了想家,从此,生活中的几乎全部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了。她在大学校里东跑西颠,早把爸爸妈妈的离开忘记得一干二净。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桑洁才突然感到有些怅然若失。或许,就在这一次怅然若失后,桑洁,及桑洁的同学们,就要向自己的幼年时代告别了。一群翩翩少年,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大集体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敢打赌,丹阳师范中学(也即是省立第四师范中学,丹阳人习惯把它叫做丹阳师范中学)里没有几个像桑洁这样快乐的学生。一则初次离家住校不适应;二则虽然师范中学录取分数线1996年还是很高,但大部分同学却是很不情愿地来到师范的。由于家庭贫困、需要他们尽早走上社会参加工作以补贴家用的缘故,他们的人生,没有第二种选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时间过得真快,只是刚刚结束了报名交学费,安排住宿,一转眼中午就到了。午饭的铃声“叮……”地一声,然后就刺耳地响起了一串长音。路上出现了一色亮晶晶、白晃晃的搪瓷快餐杯,那是新生们拿着刚买来的快餐杯向食堂走去,高年级的学生懒洋洋地走着,手中的快餐杯已经没有光泽了,暗沉沉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年深日久。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来,这是区别新生和老生的一大特点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桑洁拿好快餐杯,出门时不经意一回头,见宿舍里还有一个同学没走,坐在床沿上静静地发呆。她不由得返身回来,叫那个同学一块儿去食堂吃饭。

copyright Banbijiang

“同学,你叫什么?咱们一块儿去食堂吃饭吧?”桑洁总是那样的热情而心快口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那个同学好像一愣神,似乎是思绪被桑洁的话打断了,却一时接不上茬。她抬头看了一眼桑洁,却没有说什么,继之又低下了头,一头略有点凌乱的长发披散了下来。桑洁此时便觉得没趣,没想到第一次和舍友交谈就碰了一鼻子灰。但她就是那种没心眼儿的人,一会儿便想通了,也许是同学想家难过了。她便也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叫桑洁,以后咱们就是舍友了。你还有什么没收拾好吗?我来帮你。”桑洁说着便放下了快餐杯,桑洁是有些爱说爱动的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好!我们吃饭去吧!我是萧慧。”说完萧慧便拿起了自己的快餐杯,银灰色的。动作有点突然,萧慧的举动着实吓了桑洁一大跳。 copyright Banbijiang

说实话,桑洁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她周围的人,都是和善而温情的。面对这个萧慧,桑洁不禁愣了一愣,怎么这么“冷静”啊,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升入高中的中学生。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在桑洁脑海中一闪就消失了。她咂了一下舌头,跟着萧慧出了宿舍门。第二章真假班主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秋夜总是来得特别早,天倒是还不太黑,就是昏沉沉的,要不,怎么会有一句俗语“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仨月”呢。秋天的夜,就是乏得厉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教学主楼里早已亮满了炽光灯,白得晃人的眼。新来的学生也早已找着自家刚重新粉刷过一遍的教室,同学们散乱地坐在了一块儿。教室里那摆放整齐的课桌椅,顿时被大家挤得彻底变了形,由一条直线变成了一个个W或M的组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同学们正在静静等待着班主任老师的到来。这完全还是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七岁而已,普遍都是十五、六岁,并且以十五岁居多。师范中学三年毕业后,估计至少有一半人,还达不到十八岁成年人的标准。

banbijiang.com

这其中,长得矮小一些的,简直就会让你觉得他是直接从小学跳级到师范中学来的。而实际上,丹阳市小学五年制,初中三年或四年制义务教育,他们全部经历过了,甚至他们中间还有初三复习生,按照初中生的叫法,那叫初四、初五生了。复习重考的目的,就是为了考一个高分,好能够考到这所师范中学或重点高中里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上文已经说过,相对于普通高中,师范中学的好处是,毕业后就可以包分配去当一名光荣的初中或者是小学老师了。1996年的时候,省里的师范中学一律是包分配的,学费还相对低廉。承受不了高中加大学七年巨额学费的家长,一般都让自己的孩子选择考师范中学,一来压力轻,二来毕业后马上就能就业当老师,好早赚钱养家糊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种现象,很多年前就是这样,甚至一直到1996年,能上师范中学的,都还是各县区初中里最好的学生。只是后来,1996年以后上师范中学的,不再包分配,把毕业生全推向了社会,双向自由就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