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下午倒没有再站军姿,只是练习立正、稍息和什么“跨立”。立正稍息不说了,想来大家都比较清楚。而“跨立”,主要是听领导和上级指示时军人的一种站姿,手背朝后,左手搭在右手上,右手握住左手,双脚叉开一只脚宽的距离,这样站立,身体比较放松,军容看上去仍旧比较齐整划一,适合较长时间的训话和讲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说实话,三个动作的训练过程枯燥无味,却又不得不照着练,教官说了,就是为了锻炼每个人的意志力和坚韧力。再说了,别的班也都这样呢!事情是小,面子事大。跨立比较不好练,这个动作要求学生们在教官一声“跨立”之后,马上双脚分开多半步,并且错开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同时还要求迅速背起手来,将右手握紧拳头,放在左手当中。并且,每个同学还得跟前后左右的人保持一致。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练跨立时大家开始变得不稳不定的,有的人手上戴着装饰物,身体稍一动就作响!教官早听见了,又接连强调了纪律,并再次规定:课上只能穿刚发下来的校服,其实就是一身统一的运动服,不准戴装饰品,不准戴表,不准课上挤眉弄眼;凡事报告,不然就罚站军姿。一听军姿,大家就怕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起码,今天这次处罚,那是集体性处罚是没跑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反正教官的做法很简单粗暴,可很有效;而且大家发现,越是简单粗暴的,反而越有效。凡是发现戴了首饰手表,作动作时叮当作响的,那一横排的,全都跟着站十到十五分钟军姿作为惩罚。这下可好了,大家便咒骂开了那些戴首饰的同学,却也无可奈何。这样的“高压”下,第二天军训的时候,除了女生扎头发的卡子和头绳、橡皮筋,你基本上看不到任何首饰手表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桑洁这两天一直注意着萧慧,只见她比别人稳重、不拘言笑,简直可以说是不理人,视其他同学为无物,却样样做得极好,极是得到教官的夸奖。桑洁也只有叹服,只是不明白:萧慧怎么会孤僻到如此!她在过去的岁月,到底遭受了怎么样的人生,才变成了这样的性格? banbijiang.com

而桑洁,天生有一颗热情、体贴的心,不住地关心着萧慧,也友好地对待着周围的每一个同学。她这种热情,感染了这个班级所有学生。桑洁,如一阵温暖的春风,吹进了大家的心底,让大家明白,异地他乡的学校,也有热情。而萧慧的冷漠,董啸的调皮捣蛋和聪慧,却又给了同学们更多别样的感受。在要求“听话、懂事、随大流、整齐划一”的幼儿园、小学、初中教育一路过来后,他们的不同,带给同学们无限的新鲜感。

]3 `. u7 p* T. |' |/ f. y, S8 D

桑洁有无穷的活力,每天总是开开心心的。就连后来军训结束,教官要走了,她也不曾掉过泪,高高兴兴地送走了教官,只是没忘记索要教官的通讯地址。真是个细致的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说实话,要说真正的战友情。全班只有桑洁有,桑洁直到后来大学毕业,工作两三年后,还跟黄班长有信件联系,谈生活、谈经历、谈人生感悟,是真正的战友和朋友。而其他同学,最长的,也只跟教官们联系到师范中学毕业,就算了事了。军训这一页,教官这一页,就彻底翻过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所有同学与教官离别时洒下的泪,都是真挚无比的。你得容许人生有即时的真挚、时间较短的真挚和时间较长的真挚。

banbijiang.com

那天下午,也就是1996年9月30日的下午,教官们要回部队了,师范中学1996级学生的整个军训活动已经全部结束了,汇演很深刻地留在了记忆当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汇演举行是在9月29日的上午,丹阳市军分区的领导也来了。这一天,学校给所有学生租了越野绿军装,威武的升旗方队的同学们穿着异常崭新的军装、白衬衫,戴着军旗红的领带,漂亮飒爽的女兵方队更是迷人的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女兵方队带头先入场,边走边大声齐喊“一二三四”,声音震天响。走过主席台的时候,女兵齐声喊“首长好!”军分区领导回喊“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女兵齐喊“为人民服务!”女兵方阵又同时喊“为人民服务!”走完后就归队入列到指定的位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接下来,18个班级——文理综合班15个,体育侧重班、音乐侧重班、美术侧重班共3个,依次走过主席台,形式完全一致。最后是升旗方队,这也是最最重要的环节,一年级身高、长相、身体素质等好条件最的男女生才能入选,简直是俊男美女集中方队,共计53人,前边领队3人,后边50人,浩浩荡荡。他们先走过主席台,再走到主席台对过的升旗处,隆重的升旗仪式后全场齐唱国歌。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个时候,同学们心里激动异常,觉得非常幸福、非常感动,为生命生活而幸福,为生活在这个国家而感动。

]3 `. u7 p* T. |' |/ f. y, S8 D

升国旗唱国歌后,就是表彰了,表彰先进个人、先进集体。不出意外,辛苦的付出得到了圆满的收获,萧慧拿了优秀学员奖,黄班长是优秀教官,211班是优秀军训方队。其他班级,各有斩获。活泼的桑洁、鲜艳的李若玉、好动的董啸,他们除了身体强壮了些,纪律观集体观更好了些,没有得到直接的表彰。 内容来自半壁江

汇演的时候,除了升国旗方队和女兵方队,其他方队多少都有一些失误。比如,有一个或几个同学,齐步时甩手跟集体不一样啦,迈腿不一样啦,路过主席台踢正步时脸不朝向主席台啦,等等。但没有人笑话这些,只要你认真做就是最好的表现了,一次军训就是一次巨大的成长。通过军训,一个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开始有了一些青年的青涩和庄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大家不仅是留恋,更多害怕离别的伤心和空落落,也不知拍了多少照片,也不知哭了多少回。211班的同学29号晚上就在全班最大的一个宿舍,举办了一次最后的联欢。这个女生宿舍,原来本就是一个教室,后来直接改造成了宿舍,里边住了二十几个人,如果坐着站着,那五十来个人轻松可以容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开始的十几分钟,联欢晚会是非常快乐的,桑洁唱了一首歌,黄班长也唱了一首。黄班长唱完的时候,大家还一个劲儿的喝彩、高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当黄班长一边说着:“唱个什么呢?这十几天,会的歌都唱给你们听过了,你们没听过的,我得想想。”就在他想的时候,只一会儿功夫,突然有一个女生说了一声,就一声,应该是离别之类的话,就让大家哭得不可开交了,而且最要命的还是,根本没人听到她具体说了什么。憋了一个晚上的情绪,就爆发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教官班长这个坚强的男子汉的眼圈也变得红红了。当时只有三个人没有哭:董啸、桑洁,还有萧慧。董啸,因为没有留恋,他有那一颗高傲的心,认为不重要的人和事,还有过眼云烟的东西,根本不值得浪费感情和眼泪在上边;桑洁是因为太纯洁了,只知道乐,并且她会继续跟黄班长联系、写信,分别是短暂的,友谊的联系才是久长的,这短暂的分别,没必要流泪;萧慧也许是成熟得太早了吧,加上冷漠生硬的性格,十几天的军训,对她来讲,就是一纸荣誉和一个很好的成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如果前边说,只有桑洁一个人跟教官保持了长久的联系,除了最重要的是桑洁重感情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是因为1996年的时候,学校里,没有一个人有手机,而在2000年参加工作以后,才开始陆续有人有呼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BB机。而人们大规模使用手机,是在2003年,那是董啸他们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在逐渐拥有快捷联系方式的这几年里,几乎所有同学,都跟教官失去了联系。在211班,就只剩下桑洁还在跟教官联系着,并且,是以古老的“信件”的方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桑洁,不仅是一个情长的人,更是一个性情中人。 banbijiang.com

哭到伤心言自少。后来,大家谁也不说话,只知道哭;董啸就出来打趣道:“大家想不想五年后再见教官一面?”大家还是哭,董啸又笑着说道:“也许那时教官不是一个人了吧?五年后该有一个漂亮的媳妇儿和一个胖胖的儿子了吧?”说得大家含着泪笑了起来。教官就伸手来捶他:“好一个小油头。”董啸忙躲,说道:“敝人言辞有失,罚唱歌一首。”大家又被他逗乐了。 banbijiang.com

教官在军训的时候曾说过:也许,这一年是他最后一次带队军训,明年春天到来的时候,他就会退伍回到自己家乡,工作、养家、娶媳妇、生儿育女,完成一个普通人一辈子的普通事。董啸那时说:“这个普通的愿望,其实非常不普通。”那个时候,绝大多数同学都觉得董啸想法怪诞,这又有什么不普通的,每个人,每家人,都是这样普普通通活下来的。可是,直到十年之后,甚至更长的时间之后,他们都才理解了董啸话中的含义,才领悟了生活的那份艰辛和不易,在这一点上,董啸无疑是极致的聪慧。 内容来自半壁江

生活和生存,本身就是艰辛而不易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