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于是,一群人就叫他唱歌。好小子,唱得还真不赖,驱散了一点儿现场悲伤气。这时就有人传过来一张小纸条——董啸:下去给我抄一下刚才你唱的歌词,好吗?署名:申琳。董啸一看她,正笑着呢!就把头一昂,那意思是:等着吧!等我有了时间、心情好了再说吧!看这小子,真有些狂妄自大的样子。年少轻狂,就算是面对异性,也是一副竞争的样子。申琳却没再说什么。少年人的心,不抄就不抄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歌曲刚刚结束,所有人又立刻进入悲伤模式伤心起来,还有很多女生小声抽泣。大家正伤得深,冷不丁董啸就跑了出去,由他们一堆人自己去伤心了。这位大哥要去哪儿呢?不想他往班主任办公室跑去,他又要干什么呢?只听一声“报告”,里面还没有任何答应,他早已推门而入,这种人!有点礼貌行不行,你知道里边在干吗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董老师,办公呀?”他说的倒是彬彬有礼。

内容来自半壁江

“坐吧!坐吧!”董老师见是董啸这样闯进来,也没有任何见怪,还赶着忙让座儿。董啸也不谦让一下,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倒也不喘气,还是四平八稳地说道:“董老师,大家正在宿舍里闹得厉害呢!所有人都失声痛哭。你看,已经快11点了。虽然同学们与教官难舍难分,可终究没办法,必须得分开了啊!没必要搞得这么拖拖拉拉的。”董啸顿了顿,接过来董老师递来的一杯水,喝了一口,“董老师,不如你过去看一看,一来对教官尊敬;二来打一个圆场;让教官早点回去,同学们早点休息,明天可是开学上课的第一天啊!教官有联系地址,以后写信的时间多得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董老师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想道:好小子,挺会说话办事的,一定得让他做班长了。便说道:“好的,走,董啸,咱们到宿舍区去。”说完就随了董啸来到了211班最大的宿舍,这是一个女生宿舍,一走进去就有整洁与清新的女生气味传来,如果到男生宿舍,那就是一股“臭男人”味儿了,虽然都是十五六岁的少男,但照样臭,汗味、脚臭味、脏衣服味一混合,那味道,只有在里边待半小时以上,适应了,才能闻不到。可在高中,哪有一个女生,敢在男生宿舍这里待半个小时啊。至于男生们,早就习惯了。所以,选择在女生宿舍联欢是明智的。否则,最后的军训记忆,将是臭袜子味儿。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见,宿舍里大家又哭成了一团,董老师忙着与教官搭讪。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却见董啸随手一晃,大声说道:“看,什么!”大家忙暂时止住哭,一看,原来是一叠小正方形纸片,五颜六色的,就有些迷惑。董啸笑着说道:“五十三只千纸鹤——算上‘老班’,……”话已经出口了,董啸知道自己语失了,赶紧住口了。大家一笑,忙着问他什么叫“老班”。董啸一下子脸红了。这个称谓,其实一开学就在学生当中流行开了,班主任是老班,未来班长是小班。这时大家故意问董啸,显然是逗他个乐。

半壁江中文网

董老师笑道:“董啸是在骂我了——‘老班主任’,又是‘老班长’,这是骂教官了,一语双关。”大家又笑了起来,这次可是哭不成了。大家又忙着做千纸鹤,又夸董啸怎么想出这个好主意来。桑洁又找来了一根长长的红色丝线,将大家折好的纸鹤穿了起来,拼成了一个大大的心。班主任董老师代表大家将这颗心送给了教官黄班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这个时候,军训就彻底划上了句号。千纸鹤心意的送出,也代表着最后一次军训联欢的结束。时间已经到了12点,宿舍管理员们、保卫室的保安已经在宿舍区虎视眈眈很久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当然,他们也是人,也有感情。不然,一到10点,就该清人静场了。 banbijiang.com

夜深人不静,但教官也得回“营房”休息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二天一大早,刚到早晨6点,同学们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因为教官今天早上要走,要去送送教官。可就在这将近1000名同学涌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还是迟了一大步。教官们穿着整齐划一的绿色军装,黄教官带着大盖帽,上边的国徽闪闪发光。“预备!敬礼!”黄班长一声令下,十八名军人,向师范中学一年级全部同学敬出了最后一个军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礼毕!”随着黄班长一声令下,100米开外的运兵军车,迅速启动,载着教官们消失在那个转弯路口。激动而流泪的同学们追了上去,可等到跑完这100米路程时,军车,还有教官们,哪还有影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军训,成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今生以后永远的回忆。因为,他们中只有极个别的几个人,后来又考入大学,进行深造。而绝大多数同学,甚至可以说所有人(1000人的基数,那几个考上大学的可以忽略不计了),都选择师范中学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投入到社会的真正生活中去了,轰轰烈烈,而又平平淡淡。第五章纪念一二·九运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难忘的日子总是特别容易流逝,幸福的时刻在时间的海洋里总是消磨得最快。军训的十五天似乎在记忆中只浓缩成了一天,这一天是这样的短暂,在一场离别的巨大伤感后,同学们又回归到了那一个个稚嫩的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开始按部就班的上课。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伤感是收起来了,只是心底,却涌入了一丝复杂。人生,原来不只是和乐安稳,还会有真实的伤心和离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仅仅在大家都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一周后,不说其他班,光211班的同学们,什么“军训”,什么“教官”,除董啸、桑洁、萧慧三人外,早就被抛入了九霄云外。从这种遗忘上也可以看出:有时候,人们的眼泪是多么的不值钱啊。一句感动人的话,或者一个动人的场景,就能让人们大把大把地抛洒自己的眼泪,但抛洒过后就过了,心中什么也留不下。经历,只是经历,在心底留不下印记。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谁的青春,又不是这样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董啸,高傲的人总不会忘记自己的得意事,军训中他的表现,特别是跟“老班”同学的几次交往,已经完全奠定了他未来班长的位置;桑洁,纯洁的心抹不去幸福的一刻,苦与累,回忆时也是一种幸福;萧慧,冷寂的心被往事的浇灌,因对现实的冷漠生硬,人就容易停留在对过去的回味中,及至追求更大的用来回味的幸福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人呀!总归是说不清、讲不明的,更何况是青春少年。这不,一二·九纪念日快要到了,出人意料,上舞蹈节目时,萧慧竟然报名参赛了。这算是一件怪事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二·九是指12月9日,这在学生们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1935年的12月9日,当时的北平城(今天的首都北京)有数千名大中学生走上街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了抗日救国示威游行,反对华北自治,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要求保持中国领土的完整,掀起了全国抗日救国的新高潮。由此,一场规模波及全国所有大中城市,声势异常浩大的抗日救国运动得以开展。这场运动,动员了当时的全中国人民,促成了统一抗日阵线的形成,进而拯救了全中国,最终在1945年秋彻底将当时的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样的日子,竟然有非常多中学生——当时很多正值青春的人发起并参与了,这几乎也可以说是中国中学生参与革命反抗外敌侵略最大规模的一次运动。因此,每逢到了一二·九这个日子,学校总要举行演唱红色歌曲、舞蹈比赛等综艺活动,隆重纪念这个日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