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师范中学的文艺类事情、活动特别多,要不怎么说,从师范中学毕业后,到地方中小学教书的老师们,都是多才多艺一专多能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虽然一个节目被PASS了,但眼看着一二·九就在三天后了,不忙是不可能的。一二·九是中国学生运动的起始之一,与五四运动相当,于是它就成了一个纪念日,每到这个纪念日,社会各界,特别是教育系统,就要举办一系列的纪念活动。联欢晚会最重要的一场,也即是师范中学最大的纪念活动,就是一二·九歌会,每个班都以整个班集体的形式进行革命歌曲大合唱,各班与各班比赛,评出个一二三等,以显示团结一致、集体的力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桑洁是班里的文艺委员,也是指挥,就是俗称打拍子的,指挥大家合唱一二·九曲目,211班唱的是《忆秦娥·娄山关》,一首挺难唱的曲子,女生齐唱,男生合唱,还有领唱,总之特别烦琐,又特别规矩,一人错了就是大出丑。但要是练出来了会特别优美动听。桑洁指挥时,女生老唱不齐,男生也老是传出来别出心裁的声音(个别人,确实是太五音不全了,但又不能抛弃或放弃他)。但是,放在整个班五十二人的团队里,这个别出心裁的声音,那叫一个异类和刺耳。

copyright Banbijiang

桑洁有口无心,原是好心,责骂了几个人,话说得重了一些。虽然已经上了师范中学,三年毕业后就要为人师表了,但毕竟都还是十五、六岁的小孩子,哪能受得了这些,于是就对桑洁冷嘲热讽的,说桑洁抢风头、老想露脸,还想管人了之类的,都是十五、六岁的人经常说的那些骂人讥讽人的话。另外,一些学生对班里边的事情总是不闻不问的态度,冷冷淡淡的。在学校里,经常会有这样一些人:班里就是“地震”了,他也依旧干自己的事情,好像这个班里没有他一样。并且,这一类人,你又没办法责备,人家什么活动或事情都参与都在场,但就是不积极不热情,这种情况,你还拿他们没办法。只要他们不出难题,就谢天谢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而董啸,却又是宁可凡事亲躬也懒得求人的,他也不愿意低下头,压下自己面子,去给这样的“痞子们”、“麻木者们”说好话。班里于是就有很多事情接济不过来,忙不过来,也没几个人主动去管。 内容来自半壁江

自从来到师范中学,半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跟高中不同的是,师范中学除了繁重的学习任务,还有大量的文艺和社会活动要做,这些学生更加的繁忙和凝重了,也使学生们更快地成熟成长成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里的人与事,都与家乡求学时的情况不同,没有家乡那样的放松、轻松,在家乡只要真心诚意地待人,快乐地学习生活就是了,可这里不是,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都要面对。本来,在单纯快乐的桑洁的心底,每个人都应该是热情而善良的,可惜事实却不是这样,接触的人和事逐渐地多起来,看到了很多不热情不单纯的事情,桑洁就不免对种种是与非想了又想,又想到班主任也就是“老班”,基本上对各种事情都不大管,只要不是太过分,在学校规则内的,他一般不会插手,而是让学生自己解决。上师范中学的学生,不管年龄多小,因为一毕业马上就要工作,老师和校方都是将他们当作成年人来管理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想到这些,桑洁心里越来越难受。今天,桑洁竟然在宿舍里哭了起来。萧慧就劝桑洁道:“桑洁,别生气了。咱们都已经长大了——十五、六岁了,虽然还没到成人,但也差不多了。来上师范中学就是为了能够三年后就走上社会,参加工作,老师都不大管事,班里的事全仗你们班干部了。同学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争吵和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你别管他们说的话就是,还生什么气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见桑洁还是哭着,不说话,萧慧又劝道:“你想,桑洁,我们再过两年半就毕业了,毕业后就得开始到地方乡镇教书了。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就是走上社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成年人了。这两年半时间很短,马上就过去了。你哭这个干什么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桑洁没有停止哭泣,她边哭边说:“我气董啸,他倒好,整天什么也不管,不知道女生们也竟然是这样。好心好意为班里,为大家干事,争荣誉,不理解也就算了,还换来一堆嘲笑和责骂。”

半壁江中文网

“你这是在赌气了啊?”萧慧笑道,“好,好,我明天提醒他一下,指示他一下,让他教训女生们一顿,让他当恶人,也带上训你、我。”说得桑洁由泣而笑了,却也还是叹息了一阵,接着又想起了前天那件事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日桑洁做练习题时遇见了一道不会做但却也不甚难的题,趁下课时问了几位学习较好的同学。第一位客客气气地先研究了一下,却推了说也不会,让她问问其他会的同学;第二位却含含糊糊,不说会也不说不会,让两个人都很尴尬。桑洁没办法,见这种情况就只好问另外一位。虽然她对这位同学不是太熟悉,但毕竟是一个班的,彼此认识。谁知刚一问,便听到那第三位同学很生硬地说:“我不会!你问别人吧!”然后就把桑洁给她看的书给推开了。气得桑洁站在那里愣了大半天。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董啸一见,忙过来拉了桑洁,把题讲给了她。董啸也直骂那几个人不是东西,却也碍于同班同学的面子不便发作。这种事情,较真来讲,桑洁学习成绩也非常不错,是那三个同学潜在的班内竞争对手,对方不讲,拒绝讲,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从同学情谊的角度和人之常情的角度,那是太过分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三个同学和桑洁,虽然学习上比董啸、萧慧差了些,但要比起其他同学,那是好多了。如果说董啸、萧慧是班里的第一、第二,那这三位同学和桑洁,就分别是第三、四、五、六了。但不知道他们究竟出于什么心理,竟然生硬地拒绝了举口之劳就能帮桑洁解答的问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下课后,董啸悄悄拉了桑洁,也不说什么,见那几个被桑洁问到题的人走了,就到他们的书桌里乱翻一气,掏出他们的作业本,指给桑洁:“这些杂种,什么不会,怎么还有这号人,简直气死我了。”说完便发怒,把这三个人的本子全扯碎了扔到教室后边的垃圾筒里了,也不管人家下午怎么交作业。桑洁愣愣的,又想起了今天早晨她打扫卫生区,到末了只剩她一个人倒那沉重的垃圾筒,那个垃圾筒是董啸211班负责的一块儿卫生区的所有垃圾的总和,那块卫生区相当于两个篮球场大小,打扫后收拢到的垃圾和尘土都装在这个垃圾筒里,其沉重可想而知。想不到的是,竟然连每个卫生组都有的两个男生也跑光了,没有一个人来主动帮她一把。她本来可以不倒,就把垃圾筒往那儿一放,等着学生会来检查,扣班里积分,班里自然会处罚他们这一个卫生组的男生。但桑洁想到,董啸就是学生会的,如果他们学生会来检查,这是他211班的卫生区,竟然垃圾也不倒,那多尴尬啊。想到这一层,她只好慢慢拖着挪着,总算把垃圾筒送到垃圾站给倒掉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及至她后来生病时,舍友竟只有萧慧一人来顾及一下,问候一下,其他人不闻不问,依旧干自己的事情。她不免又叹息起来。董啸看到桑洁这样也有些伤感。其实,桑洁这种感伤,非常多余,舍友八个人,不管谁生病了,都也只是关系最好的那个舍友来顾及一下,其他人一般不会过问,这种普遍的情况遇到她身上了,她却伤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活泼乐观的小姑娘,刚刚上了师范中学半年,就这样多愁善感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桑洁也是过于完美主义者了,难道她感冒了,卧床了,宿舍其他七个人,就应该每个人都来问候安慰吗?每个人,不都有自己的生活吗?有一个密友来问候照顾,那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 半壁江中文网

或许,这就是女生的青春成长期吧?要不,怎么说十六七岁的季节是花季雨季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