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这些事情现在一一在脑海里浮现,桑洁也不哭了,一种莫名的悲伤笼罩了自己,就对萧慧说:“哎,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萧慧反倒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原来的冷漠和生硬正慢慢地消失。其实,萧慧的这种冷漠,是在掩饰自己天生的自卑感,等到她真正融入集体的生活和活动中时,这种冷漠就慢慢地不自觉地开始消失了。这个时候的她,没有了冷漠生硬,反倒在不住地安慰桑洁,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能安慰上啥啊?桑洁也没有听进去几句,只觉得自己是心事越来越沉重,心情也越来越坏,那原来活泼的样子变得冷落寂寥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对不起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现在两个人又说起这些事,都变得不快乐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都默默地坐了会儿,就睡觉了。那夜,两人不知怎么,都翻来覆去地长时间没有睡着,也不知想了一些什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只是后来,两个人有所不同的是,桑洁日渐沉默下来,萧慧却越来越容光焕发,整个人的身心和面容,都表现出了少年人那种最有朝气的时代特征。第七章一触即发的冲突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是来到师范中学后下的第一场雪,宿舍静得出奇,人都或躺或坐地待着,下雪给了人们安静的理由,没有人言语,都自顾自想着心事。雪是极晶莹美丽的,却也是极惹人伤感的。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好干净,却也好寂寞孤独,容易引发人的伤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雪下了一夜,还没有停,雾蒙蒙的气息中,天地间飘落着大片大片的白色团块。远远的,董啸从雪中走了过来,他几乎快成了一个大雪人了,也不见他跑动,依旧慢慢地走,似乎不知道有下雪这回事,董啸的裤脚和褐色的皮鞋上沾了不少或灰或白的泥灰,灰的是泥,白的是雪。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董啸此时正在思索着什么,把正下雪也忽略了,他只下意识地朝着自己宿舍门口走着,进到宿舍里来便自顾自地回到床铺前坐了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董啸一言不发,愣愣地坐了大半天。师范中学的半年生活使他变化了许多……他已不能像往常一样,保持一颗高傲的、无所谓的、快乐的心,给人的感觉是,他越来越阴沉得厉害,但实质上内里,却还是一颗火热的心。只不过,随着他接触的人与事的渐渐增多,也逐渐懂得了许多,看过了、经历了太多的冷漠、不关心与不负责任……于是,更多的时候,这种火热就隐藏了起来,只有遇到真正懂他的人,才会爆发出来。 半壁江中文网

或者,他心底认为的这些冷漠、不关心和不负责任,事实上只是别人的不感兴趣,或者不便。试想,一个跟你非亲非故非友的人生病了,或者需要帮助了,肯定是跟他或她最亲近的那个人帮忙,伸出援手,对于陌生人,或者仅仅是认识的人,为什么要冲在第一线帮忙呢?能够问候一下或者关心一下,已经很不错了。就算不管不问也算不上麻木。

半壁江中文网

就像桑洁生病了,肯定是跟她关系最好的萧慧照看,至于别人,有空了问候一下,没空就干自己的事情,不多打扰,让病人多休息。这种再正常不过的情况,桑洁却觉得是人心冷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如果放到今天,桑洁不是被人骂公主病,就是引出一句“贱人就是矫情”。人的一生,怎么可能尽如人意,怎么可能人人都对你热情呢。每一个人都是生而有自己的想法、做法、说法的,会建立自己的朋友圈,而这个朋友圈,往往也就少则两人,多则三五人而已。如果因为有人跟你关系不好,关系一般,甚至关系紧张,就不高兴,就生气,甚至郁郁寡欢,那可能就是心理问题了。

半壁江中文网

这种心理,也直接影响到了董啸。他有时也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而在萧慧看来,这是人生中再小不过的事情,跟她曾经经历过的人生悲苦相比,那真是不值得一提。看着表弟董啸和桑洁这个样子,她那原先冷漠的心,反倒渐渐地心生怜惜,软化温暖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此情此景下,董啸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个星期天晚上的班会——那个放寒假前的最后一次班会。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随着长达一个多月的寒假马上到来,那一晚,董啸似乎格外亢奋,兴奋得有点过了,也只能用亢奋来形容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亲爱的同学们,半年的师范中学生活马上过去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班也取得了不少成绩。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班期末统考取得了全年级第二,第一学期班级各项积分第一名!大家都考得非常不错啊。”董啸的话还没说完,大家便鼓起掌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董啸又调皮地一笑:“另外对大家说一个我自己的好事情啊!”董啸停顿了一下,嗯哈了几声,说道,“我自己考了一个全年级第二啊。”大家“哗”地鼓起了掌,其间也夹杂着一些倒彩。喝倒彩在十五、六岁的人眼里,再正常不过,那时候,虽然没有羡慕嫉妒恨这个词组,但董啸并不在意这些。在他眼里,就是瑕不掩瑜。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董啸在讲台上看得非常真切:张鹤和杨娟两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也鼓起了他们那无所谓而且响声特别的掌声。显然,张鹤和杨娟并不大服董啸,也对考试成绩的好与坏不以为然,这是种少年人特有的不服气的特征,总觉得自己才是最好的。董啸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真的觉得无所谓,自己既然做到了,当然也要说出来的。便又把刚才政教处召集各班班长开会的其他内容向同学们“传达”了一下,掏出了才刚领到的大家开学时照的合影照片,一张张分发起来,谁知这时张鹤和杨娟的谈话却飘进了他的耳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他那神气样儿!什么东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幸好是第二,看他那得意样儿,要是第一,简直不知道自己吃几斤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考试成绩好就骄傲得不行,算什么事情?”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这个班长职位,还不是靠拍老班‘马屁’拿下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之后又是一番入耳极其不悦的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董啸看看不屑的表情还可以,但这样的谈话哪是他能受得了的,只听他大吼一声:“杨娟!张鹤!给我闭上你们俩的三八嘴!”随后,便将手中尚未发完的厚厚一叠照片猛地朝他们俩掷去,“哗”一声紧接着是“啪”的一声,正好丢在了张鹤和杨娟脸上,杨娟“啊”地叫出声来,张鹤尴尬地站了起来,照片洒了一地,半个教室都是。同学们面面相觑,但既然在一个教室,一晃神间也就自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禁默默地捏了一把汗。

banbijiang.com

当董啸一只手提着张鹤的衣领,另外一只手紧握拳头对准他时,却又猛地一下把张鹤推倒在他的椅子上,转身一下子闪开了。虽然怒意还在董啸脸上猛烈地盛开着,可董啸还是强忍住了,只说了一句:“成!算你有种!”便俯身开始拾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相片,表姐萧慧,还有桑洁也帮他捡地上的照片。大家十分惊讶,因为董啸的拳头竟然没有落下去。张鹤和杨娟尴尬万分地马上离开了教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只有董啸自己明白,他听到张鹤他们的话时确实火冒三丈,不惜要大动干戈,在心里一遍遍地咒骂,他真是准备狂揍张鹤一顿,最后还要扇杨娟几个耳光,但他在紧要关头还是压抑住了自己:你张鹤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董啸揍你一顿,然后被学校给记个大过吗?哼!过后仔细想起,也免不了后悔。我身为一班之长、一年级学生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也险些因为这小子做了得不偿失的蠢事。有了这高傲的心来支配他,他必然不会出手打人。后来他竟然还在这样想:张鹤固然一无是处,可歌却唱得挺不错,师范中学文艺活动特别多,以后他会大有用场,可现在……董啸也挺奇怪自己的这些念头,这完全不是以前的自己。这不,已经过去了一夜半天,虽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可他还在为这些事苦恼着。 半壁江中文网

其实,董啸如果把这个拳头落下去了,真的狂揍张鹤一顿、扇杨娟几个耳光,如果董啸是普通同学,再加上对方不受什么伤的话,可能不会被记大过,就不了了之了。但董啸是班长,这样的行为是非常恶劣的,那就不仅仅是记大过了,可能他面临至少是留校察看一年,甚至是直接劝退或开除学籍。而这两个结果,他都不能承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幸好,他忍住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3 `. u7 p* T. |' |/ f. y, S8 D

可也就在那时,就在萧慧和桑洁帮他捡照片的时候,董啸也想好了一个处理这件事的念头,既能够不失面子,又能够挽回张鹤和杨娟的重新配合和支持。一直到下午上课之前,这个念头越加稳固起来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