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相对于他的年龄来说,董啸这个想法和作法,也许是忒有心机了。下午上课之前,董啸终于决定干这件事情了,一件在心里边酝酿了一些时候的事情。这天下午,也算他的运气是出奇得好,离下午两点半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班里的同学们竟然已经全部在自己的座位上了,这在师范中学是很难得的事情。这里的学生往往是在离上课铃声响起还有十几秒钟的时候,匆匆地跑向教室门口,把等在教室门口的老师吓一跳,老师被吓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师范中学的老师,虽然不大管理学生,但上课非常认真,往往是离上课还有十分钟,就等在教室门口。上课铃声一响,就立刻进教室开课,一秒不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天,天下着雨,雾蒙蒙的,就像傍晚,这也许就是同学们早到的原因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董啸轻松地走上了讲台,昂着头,他在准备解决什么问题时总会有这样的表情:带着一些趾高气昂的神气。他用一贯深沉而抑扬顿挫的声调说道,那声音的镇静自若连他自己也很惊讶:“同学们,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我亲眼见过、亲耳听过这样一件事情:我们班有一位女同学,考试每次总是倒数,可以说,她几乎把倒数第一至五名的其中一个位置包定了,不管其他四位怎么变化,她却总是其中之一。可她并不气馁,总是努力地学,并忍受着旁人的嘲笑与讥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其实,我也想不通,一个学生,不管学习多么差,就算科科分类是个位数,但他努力学习了,奋力刻苦了,就算学习不好考不好,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别人有什么权利嘲笑他,讥讽他?这个嘲笑和讥讽他的人,岂不是小人的作风吗?直到现在,我还是非常不理解这样的行为,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这种嘲笑和讥讽的行为是卑鄙者的卑鄙行径。 半壁江中文网

“虽然,她有一个全校成绩第一的表弟,可她却从来不去请教他,或者哪怕是让他帮助她。她表弟也没有主动帮过她,或者是哪怕过问一下,这个表弟现在还在内疚,后悔那个时候,没有站在她的身边,共同对抗那些嘲笑和讥讽的可恶之人。”说到这里,董啸停顿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液,萧慧的脸却红了。很明显,这个女生,基本上就是她了。 banbijiang.com

“有一次,班里又照例开班会了,大家都在等着班长首先发言,可这次班长却奇怪了——没有来。这时,那个同学、那个倒数的同学站了起来,她说道,‘同学们,我可以说两句吗?’说完,不等大家回答,就继续说了下去,‘其实,我们差生也并不愿让自己的成绩差,每次我都期望着自己能考得好一些,再好一些。差生的求知欲与上进心其实要比那些所谓的优等生强很多,那就是因为他差。’那个同学望望大家,大家都愣愣地望着她,不说话,她又继续说下去,‘记得有一次,我好不容易考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分数。当我拿去给朋友们看时,他们很诧异,纷纷怀疑我是抄来的,就连老师也这么说。我平时的努力,老师和朋友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他们把所有的热情全给了他们认定的优等生们。其实,我们差生,这个你们冠以我们称号的群体的实际想法谁会了解,谁又想去了解呢!你们,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给到我们差生的,除了嘲笑和讥讽,还是嘲笑和讥讽,你们捂着胸口自己想想,我们差生哪里对不起你们,该你们的还是欠你们的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的话音落下后,整个班级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大家就愣愣的。这个时候,班长和班主任推门走了进来,随后班里响起了阵阵掌声。之后,班级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麻木不仁从班里消失了,这种消失一直持续到升学考试结束后。而那位同学的成绩此后便日渐上升。在1996年,这个考省立第四师范中学还需要很高很高分数的年份,也就是今年的6月份,她顺利考入了师范中学。也许你们有一些奇怪,那位班长正是她的表弟。”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董啸望着班里的所有同学,就像初中时候一样,大家愣愣的不说话,或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或者沉浸在董啸营造的话语环境当中。“同学们,有什么心事说不开,大家只要说明了,把事情讲明白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为什么要让环境生生地把我们改变,而我们不去主动改变环境呢?”董啸把话说完,就郑重并适时地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向张鹤、杨娟认真地道了歉,张鹤和杨娟分别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地扭捏着,也各自向班长董啸道了一下歉,说自己不应该说那么刻薄难听的话。

copyright Banbijiang

两个人道完歉后,班里响起了不息的掌声。所不同的是,这个时候班主任董老师并没有走进来。其实,说穿了,能够上师范中学的人,大家已经把你当作是成年人了。三年后毕业,他们就要走上工作岗位,开始教书育人了。跟普通高中不同,再多紧和严的管理,已经不再适用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自从那个下午上课前一小时的“临时班会”后,桑洁知道了萧慧其实就是那个成绩倒数的女同学,而董啸就是那个全校第一的班长表弟。自此,桑洁又明白了许多:亲情、信任、友情、关心、交心……她所不明白的是,对于她来讲,轻而易举就能考上的师范中学,在萧慧来讲却是数年的煎熬和努力。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不知道在农村这个大环境,以及千年的积习下,完全是“笑贫不笑娼”的。萧慧自小特殊的家庭遭遇,成为那个环境下,最弱最贫的那个,也成了小伙伴们集体嘲笑的对象,从学前班一直到小学五年级,萧慧都生活在这种被嘲笑侮辱和极端自卑的状态下。说句不好听点的话,但凡萧慧心窄一点儿,或者说性子烈一点儿,那后果不是她伤害别人,就是伤害自己。可她理智地承受下来了,用冷漠和生硬面对了这一切。并且,她成功地在上中学后的一次班会上,逆袭了一把,摆脱了自己被嘲笑和讥讽的身份。当然,这个逆袭,是跟班主任韩老师和表弟班长董啸一起合谋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合谋,却是一件事情促成的。有一次放学回家的时候,董啸看到一群女生围住了表姐萧慧,其中一个长得最壮最黑的女生大声喊着,“哭!哭!给老娘哭出来,不然看老娘打你。” 半壁江中文网

萧慧在这样的高压下,紧紧地抿着嘴,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在这样的僵持下,那个黑壮女生倒也没有动手,几分钟过去后,她们觉得无趣,都离开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旁的董啸,因为都是同乡,并且这群女生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在言语上说了几句,他也不便去争去吵,可他这时又分明看到,这群女生离开后表姐的眼睛湿润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这竟然还不是结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又一群男生围住了她,十一、二岁的孩子,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儿性别意识,但男生女生间相互欺负打架吵嘴,也是司空见惯的。

半壁江中文网

同样,那个最高最壮但不是太黑的男生,说了刚才那个黑壮女生说过的话:“哭!哭!给老子哭出来,不然看老子打你。”旁边围观的一群同龄男生,都纷纷哈哈大笑了起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些人全是萧慧和董啸的同班同学,都是年龄一样的孩子们。萧慧同样紧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瞪视着这群男同学,尤其是那个领头的高胖男生。

半壁江中文网

几分钟后,他们觉得十分无趣,都离开了。

半壁江中文网

董啸慢慢地踱到了表姐萧慧的面前,静静地看着她。这个时候的萧慧,再也忍受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紧迫地纷纷地从萧慧的眼眶“砸”向了地面,溅成一朵朵伤心的水花。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董啸冲上去抱住了表姐,姐弟两个号啕大哭了一场,寂静的校园内,这个时候已经空无一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后来,董啸带着萧慧找到班主任韩老师,静静地说明了这一切。于是,就有了董啸在这次“临时班会”上讲的那个温暖故事。第八章都是善良的性情男女 半壁江图书频道

窗外的雪,还是没有停,纷纷扬扬的,抬头就迷人的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今天是周六的上午,宿舍已经空空荡荡,董啸似乎是宿舍唯一没回家的人。身上的雪开始化了,他下意识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跺了几下脚,拍了拍身上和头上的雪,扭头,床上有了一块儿湿湿的地方,跟他的屁股大小正好吻合。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到此情此景,他愣了一下,笑了。但一个微笑改变不了什么,心情还是没来由地不好。是因为那次心结,也是因为桑洁牵头的那个舞蹈排练中发生的一段插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