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董啸的举动,大大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大家还没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董啸已经冲出了学校,消失不见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肖冰很是紧张,董啸一走,剩下负责的就是团委书记了。她马上慌做一团,还是桑洁反应比较快一点儿。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件事情,除咱们现在这个宿舍的外,谁也不准说出去,如果学校知道了,那麻烦就大了。我们六个女生,现在就在董啸宿舍守着,或许他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宿舍,八个男的,再加上张鹤,现在悄悄出校门,分成两组,找董啸去吧。希望能把他赶快找回来。”桑洁虽然这样有条理地吩咐着大家,但心情却非常紧张,生怕会出什么事情。

]3 `. u7 p* T. |' |/ f. y, S8 D

1996年的时候,固定电话都少,手机在丹阳市还属于非常稀罕和贵重之极的物品,起码在丹阳师范中学里是没有的。董啸一失踪,找起他来,那是非常困难的。

banbijiang.com

先说董啸,董啸狂奔了一阵后,那种迷惘无助和愤怒的情绪已经渐渐平息了。他在离开校门口那条200米左右的宽柏油路后,转入了左边,径自走着穿过了师范路,在师范路与径南路的交接处,转向了径南路。 ]3 `. u7 p* T. |' |/ f. y, S8 D

又走了20分钟以后,他清醒了过来。但现在再返回宿舍,不仅有些少年人特有的羞涩,而且也百感交集,还是不回去的好。他定了定神,思路全部回来了。这样在大街上溜达一夜,也不是一个事情,除了不安全、休息不好,第二天还影响上课和节目排练。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于是,无奈之下,他选了路边一家叫径南旅馆的小旅馆住下来。旅馆管理员狐疑而生硬地要他的证件,幸好,他的学生证在上衣口袋里。他交给了旅馆管理员,旅馆管理员又很生硬地问:“你一个学生,怎么半夜出来住宿,而且还是一个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董啸本想撒个谎,遮掩过去得了。但一时又想不到好的办法,便直接说道:“跟同学们吵嘴了,被骂得气不过,又不敢打架,怕被学校记过。就憋着怒气跑出学校了,在外边住一夜,消消气就回去。”

banbijiang.com

这确实是实话,但实际上,不是不敢打架,是不能打,一来是一群女生,二来一个人也打不过一群人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管理员听了,看董啸垂头丧气的样子,也不再问什么,给他开了二楼楼梯边的一间房。

]3 `. u7 p* T. |' |/ f. y, S8 D

董啸关上门,下意识地要插上门,结果门竟然没插销,也没有任何锁。他本来想找管理员换一间,但不想再麻烦了,直接搬了椅子堵在门口,就躺在床上逐渐睡去了。一夜无事。 ]3 `. u7 p* T. |' |/ f. y, S8 D

再来说找董啸的张鹤、李凯飞等八人。八个人找人倒是实实在在,虽然不服董啸的责骂,但毕竟是同学,同学情深,眼看着董啸跑了,那个着急和担心,那是一点儿错也没有的。 banbijiang.com

八个人,分成了四组,一组两人,出校门口那200米长的宽柏油路后,向右是野地,一组就行了;向左再走1000米,是一个三岔路口,需三组人。大家约定一个小时后校门口集合,就各自出发去找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张鹤和李凯飞是向左转,然后直行的路线。他们一路喊着:“董啸!董啸!你在哪里?”一路向前找,遇到黑暗和有遮挡物的地方,还要过去看看。 banbijiang.com

天气已经很冷了。两个人翻找遮挡物的时候,竟然有拾荒者睁着一双惊讶的眼睛望着他们,好像被惊醒一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凯飞认为:董啸吃穿用度玩耍,在学生中算最奢侈的了,他不可能躲在这种地方,在那种狂怒的状态下,应该会一路往前狂冲,最后摔倒在地上。那种状态下,体力维持不了多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于是,两个人就没有往前猛冲。另外三组的人,心思跟他们正好一样。他们没有想到,董啸冲了一阵就去住旅馆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是一个小时,是三个小时后。算上在宿舍里的争执时间,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多了。八个人,这时候才极其失望地回到了学校门口。不用再问了,他们没找到董啸。

]3 `. u7 p* T. |' |/ f. y, S8 D

几个人翻门进入学校,轻手轻脚地跑向自己的宿舍。李凯飞推了一下门,黑暗中,桑洁问了一句:“谁?”话音里带着紧张和焦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是我们!”张鹤回答道,只听到宿舍里的人长出了一口气。这三个小时,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肖冰这时点燃了一根蜡烛,因为这个时候的宿舍早就断电熄灯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大家这时才看清,萧慧也在宿舍里。肯定是桑洁叫她过来的。看上去,她反而是所有同学里最冷静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个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萧慧是董啸的表姐。但萧慧清楚,自己这个表弟,肯定不会做什么傻事,只是一时气愤就冲出去了,在外边找个旅店,消了气,自然就回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找到了吗?”肖冰先开口了。 半壁江中文网

“哪儿找到了啊?四个方向,一个方向都没有!”张鹤失望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这样说着,肖冰和桑洁,竟然哭了起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萧慧不知道怎么,突然心就猛地一动,想起了表弟在两群孩子王欺负完自己后,姐弟俩抱头大哭的场景。她开口说道:“大家不要担心。我和董啸是同乡同村,董啸肯定不会出任何事情的,他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只是一时气愤,就跑出去了。他家在丹阳有房子,而且周围这么多旅店,他在外边住一夜,消消气也就回来了。大家就不要担心了,还是各自回宿舍休息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大家一听董啸的老乡萧慧这样说,也就安定下情绪来了。萧慧又说道:“不过,今天的事情,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董啸回来后,在场的各位,包括教学楼的两个管理员同学,也需要团支书肖洋专门去说一下。否则,如果有人再提,以董啸的性格,可能就是直接转学走人,不上这个师范中学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一点,大家倒是没有想到,但大家也感觉出来了。说实在话,上师范中学的学生绝大多数家庭比较贫困,都是来自农村地区。家长们盼望着,孩子三年毕业后就能走上教师这个稳定而又有社会地位的工作岗位,赚钱补贴家用。而董啸却处处让人感觉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孩子。并且,刚才一听到说,董啸家竟然在丹阳市有房子,这个惊讶更是不小。1996年在丹阳市买房子,对于当时月收入800元人民币就算非常高的人来说,这辈子买房子,都是梦想。 ]3 `. u7 p* T. |' |/ f. y, S8 D

大家一致同意不再提这件事情,就当它没有发生过。肖冰也答应,明天一早六点起床跑步做操的时候,就跟教学楼的两个管理员学生强调一下,保证让他们答应不再提此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完这个后,大家各自分头回宿舍睡觉了。至于明天早上的早操,如果董啸仍然不到,李凯飞会对体育老师说,他有点不舒服,在宿舍休息。 banbijiang.com

董啸在上午8点上课前5分钟,直接回到了教室。头发依旧光鲜,皮鞋依旧明亮,西服和衬衫依旧整洁,就像他从来没有出去过一样。

banbijiang.com

大家,其实就是相关事件的十五个人,都像没事人一样看着他。只是表姐萧慧有些关切地看着他,眼神中有一点儿焦急。显然,董啸这不是第一次跑出去,萧慧虽然了解他的性格,但未必会完全猜中。幸好,他没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董啸却像明白了一切一样,把嘴巴放在表姐萧慧的耳旁,说了句:“谢谢姐姐。”直把萧慧的脸和耳根都说红了。

半壁江中文网

这时,桑洁却伸了一个懒腰,看了董啸一眼,说道:“该死的董啸,都怪你,人家都没睡醒。讨厌死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董啸只是一笑,还没有作答,整个教室就哄堂大笑了起来。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谁说就什么也不明白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桑洁这时也知道自己说了特别尴尬的话,羞得一脸通红,把头埋到课桌里,再也抬不起来。要不是《阅读与文选》老师这时候挟着教案进门来了,估计桑洁还得再尴尬半天。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少年人的性情事,有这样一个愤怒的开始、一个冲动的过程和奇怪的结尾。幸好,它是美好而甜蜜的。第九章不择手段的“胜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天,李若玉一走进教学楼的楼道,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脊梁上有些发凉似的,216班的学生们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她上来。

半壁江中文网

216班可是若玉除自己的211班外最爱去的一个班了,因为有几个老乡的缘故,若玉和那个班的同学们大多数都很熟悉,个人关系搞得挺不错。可奇怪的是,以前基本上天天去一次216班的,这几天她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想去,却在心里和行动上,怎么也迈不开腿。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李若玉对216班,再也没有了原先的那种亲切,甚至是那几个老乡,她也许久不再跟她们联系,哪怕说一会儿话了。一场比赛,让李凯飞受伤流鼻血不止,让张鹤脚崴了半个多月还没好,而且,只要是216班跟别的班的比赛,别班就有人受伤倒地的下场,而受伤的必然是别班的主力投手。虽然不能百分之百说就是216班的蓄意行为,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banbijiang.com

只因为那场校年级篮球赛,李若玉的小小关系圈就发生了这样大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在董啸那里,在211班,甚至整个师范中学一年级来讲,却来得更让人印象深刻、更让人吃惊。

内容来自半壁江

若玉边想着这些,边迎上那些怪怪的目光,不禁又想起了因那场篮球赛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