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被弃的嫔妃

一条海船披着浓浓的雾气,悄无声息地穿过黑沉沉的大海。上面坐的是中华上国的富商杨甲和他的家眷。杨甲今年六十多岁了,带着一妻一妾和四个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已经出嫁,所以此次迁居还带了她们的夫婿。他家里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三女儿非同小可,杨甲的三女儿杨真十五岁的时候被选进宫里,获得了淑媛的品位,现在却出宫了。宫女只要年满二十五岁就可以出宫,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杨真身为淑媛怎么也可以出宫呢?因为她没有受过皇帝的宠幸:她的品位是皇后封的,十年来,连皇帝的面都没见到,所以才能在老皇帝驾崩,新皇帝“施恩宫廷”的时候出宫。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听起来的确是很倒霉和羞惭的事情。只有杨真自己知道走出那皇宫自己有多幸运。在那个钩心斗角满是阴谋的皇宫里要想得宠,家里就得既富且贵。而自己没有高贵的身份,能够全身而退,已是十分幸运。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父亲却为她的出宫而郁闷至极,在杨真回家后总感觉有人笑话他,便带了家眷和家财,前往中华邻国—茜香国,希望能在那里打出另外一片天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茜香国深受中华上国的影响,民俗和规制都和中华没有两样,而且物产颇丰,京都更是繁盛得很。中华已经有很多人迁居过去,那里已经宛如“小中华”。 copyright Banbijiang

茜香国现在虽有少年皇帝在位,但据传此人幼稚糊涂,真正掌权的是监国大臣信辉。这位监国大臣是茜香国一位公主的儿子,身份高贵,颇有手腕和才干。有人甚至认为,少年皇帝终将退位,信辉将取代皇帝成为一国之主。未去茜香国之前,杨甲就挖空心思打听,竟然找到了一个和信辉联系的渠道—在茜香国的贵族圈里,有一个宛如万金油一样的贵妇人西敏雪,和信辉的表姨算是朋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位西敏雪因为善说阿谀之词,是信辉的夫人华英夫人的座上客,而华英夫人的寿辰就在不久之后。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以给华英夫人拜寿之名,让西敏雪带着自己的妻子女儿们去拜见华英,趁机让信辉见到自己的四女儿杨眉。杨眉今年刚满十六岁,长得粉雕玉琢,柳眉星目,也许可以让信辉一眼看中。这样他在茜香国成为权贵的日子就指日可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西敏雪收了杨甲的一盘金元宝后,立即笑得合不拢嘴,暗示自己一定会让他们“心满意足”。她亲自带着杨眉置办衣服首饰,又亲自教杨眉描眉画目。在华英寿宴那天,西敏雪带着杨甲全家女眷前去贺寿,她给信辉推荐女人,自然等于和华英为敌。所以不可以形迹太露,要带着杨甲全家的女眷。杨家的其他女人为了不抢杨眉的风头,都穿的比较朴素,也未加重饰。华英等于是全茜香国最高贵的女性,她的寿宴自然奢华之极,说不尽的山珍海味、玉液琼浆。在座的全是茜香国的贵人,以杨甲家眷的身份,只能坐在酒席的末尾。 内容来自半壁江

信辉并没有出席这个宴会。西敏雪以为他至少会在席间露个脸,却一直没有等到他。杨眉开始紧张不安,下意识地乱挪乱动,环佩轻摇着发出细碎的声响,她脸上的妆已经开始褪色,用刨花油做好的头型也开始往下垮。如果再见不到信辉,她的精心打扮就完全没了意义。她的大姐和二姐也是一样的紧张不安,却不仅仅是因为关心她们四妹的前程。更多的是她们已经从各个渠道,搜罗来了很多信辉的消息。据说他喜欢女人,也被女人喜欢,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他对自己宠幸过的女人都照顾。哪怕只被他宠幸一次,被宠幸的女人和她的家人都会前程似锦。她们今生的遗憾,就是“命运不济”,有貌有才或有财势的男人一个都没遇到,只能默默等年龄到了,嫁给父亲的副手。她们一直为此感到憋屈。听到和信辉有关的事,她们自然不免想入非非,即便知道自己没可能入信辉的法眼,依然要幻想一下,更急着想看信辉的容貌。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甲的夫人表面上毫不着急,心里却早已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历来当妈的都比女儿更着急女儿的前程。只有杨真是真正平静和舒畅的。十年的宫廷生活早已让她看透一切,也不想管别人的闲事,只想享受自己的那份云淡风轻。杨真今天只是为了应景,才随便穿了件粉红色的衣服,头上随意地戴了几支发钗,也没有施脂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也不打算和人搭话,但别人因为她特殊的经历,总对她特别感兴趣。她们对她自然是足够和善,但对她怎么“十年都没受过宠幸”,总有点猜疑的意思。当然了,她们并没有把它表现出来,但依旧可以让她察觉到。这无疑是很令人尴尬的,但杨真淡然处之,这比起她之前在宫里受到的讽刺、挖苦、绵里藏针甚至当面辱骂的话,根本就不算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好这个宴席上的女宾都各怀心事,无暇跟她啰唆太多,她们和杨家的女儿一样,都是想尽快见到信辉,并不是想得到他的宠幸,而是希望能看他一眼。对她们来说,能多看他一眼,都是挺值得庆贺的事情。但信辉迟迟不出现,不禁让她们十分沮丧和不安,忍不住怀疑信辉是不是不在府中,或者是在忙于政务。其实信辉就在府中,手上也没什么政务,他正悠然自得地逗弄自己喜欢的鹦鹉。华英早已遣人来请过他了。他也知道席上的人都想见到他。但他根本不想去见那些傻女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的侍从王德又畏畏缩缩地来了。信辉知道他肯定又是华英遣来请他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嘴边却挂着笑意。王德是他的亲信侍从,也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不过让他成为亲信的决定性因素是他不是那种只知道讨主子欢心的奴才,而是真心为主子着想,而且只为信辉一个人着想。他今天来,就不只是服从华英的命令,而是想尽可能地,调和华英和信辉的夫妻关系。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就不用啰嗦了,我不会去的。”信辉在听完他的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后一口回绝。

banbijiang.com

“唉,其实席上的也不全是傻女人。”王德不甘心,又从野路子上劝,“也有一些可爱的姑娘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信辉撇了撇嘴,依旧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找女人只是兴之所至,并不是那种被女色牵着鼻子走的人。其实王德自己也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便用上了另一个策略,“其实,今天还来了个从中华上国的宫廷出宫的前妃嫔……”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什么?”信辉眉毛一挑,“就是说那种从来没有受过宠幸的妃子了?那得是多丑陋的女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王德苦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信辉冷笑了一声,收回了逗弄鹦鹉的手。他和中华上国有着特殊的渊源,因此对中华上国的某些人物特别讨厌。但就是因为讨厌,反而越想看看。 半壁江图书频道

信辉的驾临让满堂女眷非常兴奋。杨眉等人尤其兴奋,但她们只能远远地看着,以她们的身份,几乎没有接近他的由头。这时候就需要西敏雪发挥作用了。只见她款款离席,带着杨家的女眷,走到信辉的面前“拜见长辈”。为了让自己更得华英的欢心,西敏雪虽然比华英大了二十多岁,竟然恬不知耻地拜华英为母。因此按照辈分,信辉是她的干爹,不管他愿不愿意接受。她的朋友自然是信辉的晚辈,她带着这些晚辈来拜见长辈,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杨眉就站在西敏雪的身旁,听信辉说“免礼”后立即抬起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信辉只是随便往她脸上瞥了一眼,也没有把她的容貌往脑子里记,反而颇有兴趣地看向杨真。信辉朝她仔细看了一眼,顿时感到胸口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心头冰凉一片,手心里却溢出了热汗,乃至于口干舌燥,头晕目眩。

banbijiang.com

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是他生平未见的绝色!那她怎么会一直得不到“中华上国”的皇帝的宠幸?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然了,理由可以有很多。估计是她受到排挤,没有机会见到皇上吧。信辉是在权力中心长大的人,这点事情当然一想就透。没受过宠幸当然好,否则就没他的份儿了。是的,信辉已经决定要把她占为己有。虽然已经打定这样的主意,他脸上却波澜不惊,甚至没有朝杨真多看一眼。 banbijiang.com

杨眉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杨眉不仅没被信辉看中,连一眼也没被他多看。她气得一进门就号啕大哭,粉黛全被泪水冲了下来。她妈妈罗氏和大姐二姐全都围着她唉声叹气,杨甲也坐在她们身边捶胸顿足。只有杨真一脸淡然地看着窗外。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其实她不被信辉选中才是幸运呢。她虽然知道,但是不会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也没人信。 copyright Banbijiang

杨眉哭了个昏天黑地,第二天被妈妈和大姐二姐拉着出去散心了。只有杨真一个人坐在窗前做针线。就在这时,西敏雪悄悄地来了,她是打听到杨家其他人出去了才过来的。她一脸神秘的笑容,跑到杨真的房里,拿出一个盒子,说是信辉赏赐给她的礼物。

半壁江中文网

这个盒子是用紫檀木雕成,上面镶着碎玉和贝壳,里面赫然放着一个同心玉环,一翠一白,虽然套在一起,但白的纯白,绿的纯绿,竟然没有一丝杂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杨真立即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脸马上红了,轻轻地把盒子推了回去,“这等贵重的赏赐……我不配收。” 半壁江图书频道

“ 你真的不要?” 西敏雪笑嘻嘻地看着她, 又把盒子推了过去,“这可是无价之宝啊……不要不好意思……矜持过度的话,说不定会吃上后悔药哦。”她知道杨真一定已经看出信辉是要跟她相好,现在不答应,只是在装模作样,她实在想不出杨真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信辉那么的有权有势,又那么的英俊潇洒。杨真自己虽然美貌无比,韶华仍在,但毕竟已是二十五岁的高龄,还是个被从中华宫廷扫出来的丢弃物。信辉愿意和她相好,那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事。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真的不配收。”杨真又把盒子推了回去,动作十分坚定,表情更像冰山一般坚冷。

]3 `. u7 p* T. |' |/ f. y, S8 D

“唉……”西敏雪笑着叹了口气,“我看你也明白了,难道非要我明说不成……信辉大人的赏赐,你要是不要,之后恐怕难以自处啊。”她看出杨真是真不愿意,茫然不知所以,也暂时没了说辞,只有拿信辉的权势出来压她。 banbijiang.com

杨真的眉毛微微一颤,表情却极是平静。“我相信既是赏赐,必是美意。以信辉大人的身份,绝不会强迫我这个平民之女接受他的赏赐的。”这句话说得不显山不露水,却十分的清楚明白。如果信辉对她真有爱慕之意,就不应该对她用强。一来这样有失风雅,像他这样优秀的男子强迫女人简直是耻辱,二来也不合身份,有时候身份越高受到的束缚也就越多。信辉身为监国大臣,如果强迫民女和他相好,实在是有失体统,甚至可以让国家蒙羞。信辉身为监国大臣,不能不考虑这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西敏雪哑口无言。信辉的确没打算在杨真拒绝后用强。不过可能只是他没想到杨真会拒绝。但无论如何,他终归没有交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真看了她一眼,在心底微笑了一下,进一步说:“再说,我虽然已经出宫,但按照惯例,也是不能再和男子相好。”虽然名义上说未受皇帝宠幸的女子可以再嫁,但人们怕惹上无妄之灾,基本没人敢娶。

banbijiang.com

杨真说这话本是为了表明自己矢志不移,西敏雪却错以为她是在说自己“身不由己”,赶紧说:“其实这件事情,你完全不用担心。这里毕竟是茜香国,中华的皇帝怎么着都不会到这里管这类事情。信辉大人又是这么的有权有势,你还怕什么呢?” 半壁江中文网

杨真没有说话,只是轻蔑地一笑。西敏雪这才意识到自己会错了意,又是尴尬又是沮丧,她本来就抹得艳红满颊,现在脸孔红涨,更搞得像猴子屁股一样。她索性不再装模作样,露出了市侩老妇的本来面目,“哎呦,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要是我再年轻个二十岁,别说信辉大人这样明示,就算他小指头勾一勾,我也自己夜里跑他府上去,我说杨小姐,如果您这是矜持,我还是求您别再这样了,您这样可是害了我老婆子啊。我办不成信辉大人交代的事,回去怎么和信辉大人交代啊?以后还怎么在茜香国立足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真微微一笑,温言宽慰她,“没有关系的。信辉大人想必也只是兴之所至,过不久就会忘记了。”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