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科 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救援前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并不费多大工夫。我贿赂了某个家伙,让他比平时多工作几小时。我跟着她进了酒吧,坐在一个可以暗中观察她的位置。我等待着她接起电话,当她知道自己被放鸽子时,我就会朝她走去。

banbijiang.com

我对她的了解并不多,只见过一张抓拍的照片。那是一张模糊的在一辆十几英尺(约 3〜4米)开外的车上拍摄的照片,照片上她正从 L线列车的站台走下来。拍照者和女孩之间隔了十来个人,因此女孩的脸被用红笔圈了出来。照片背后写着米娅·丹尼特的名字和地址。这是我一个多星期前收到的。之前我从没干过这样的事情。盗窃?有。骚扰?有。但绑架?没有。可我需要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已经跟着她好几天了。我知道她在哪里买食品杂货、在哪里干洗衣物、在哪里上班工作。我从没和她说过话,听不出她的声音,也不知道她眼睛的颜色,或者她害怕时流露的眼神。但我会知道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拿了杯啤酒,但是并没有喝。我可担不起喝醉的风险,至少今晚不行。但我也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我点了一杯啤酒,好让自己看起来不是空着手。当电话打到她手机上的时候她很不耐烦,她走出去接了电话,回来的时候一脸沮丧。她想要离开,但又决定回来喝完饮料。她从手提袋里找出一支钢笔,一边在酒吧的纸巾上涂鸦,一边听着台上的某个蠢货念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试图不去想她很漂亮。我提醒自己:钱。我需要钱。这件事不会太困难,几小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真不错。”我说着朝纸巾点点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话了。我压根儿不懂艺术。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第一次靠近的时候,她的态度很冷淡,并不想跟我扯上关系。这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了。她的视线几乎没从纸巾上挪开过,甚至在我夸赞她画的蜡烛时都没有抬头。她希望我离她远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谢谢。”她看都不看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有点儿抽象。”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显然说错话了。“你觉得它看起来像坨屎?” copyright Banbijiang

换作其他人,也许他会笑着说他在开玩笑,然后讲上一堆恭维话。但这不是我,对象也不会是她。

banbijiang.com

我悄悄走进了小隔间。要是换个女孩,换个日子,我就直接走开了。要是换个日子,我一开始就不会靠近她那张桌子,那张被一个刻薄又生气的女孩占据的桌子。我会选择找其他人谈天说地、打情骂俏消磨时光。“我可没说它像坨屎。”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拿起外套。“我要走了。”她说,一口吞下剩下的饮料,把玻璃杯放在桌上。“这个隔间都归你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像莫奈。”我说,“莫奈画这种抽象的玩意儿,是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故意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看着我。我确定她是第一次看我。我微微一笑。我不敢肯定这一眼是否足以使她放下外套。她放缓了语气,意识到自己之前言行唐突了。也许她终究不是个刻薄的人,也许她只是在生气而已。“莫奈是印象派画家。”她说,“毕加索才是画抽象画的。还有康定斯基和杰克逊·波洛克。”这些名字我听也没听过。她仍旧打算离开。我并不担心。如果她决定离开,我就跟着她回家。我知道她住在哪里,而且我有大把的时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可不管怎样,我得试一试。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伸手捡起被她揉成一团扔进烟灰缸的纸巾,掸掉上面的烟灰,摊平展开。“它看起来并不像坨屎。”我对她说。我把纸巾折起来,放进牛仔裤的后袋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个举动足够让她留下了。她的目光在酒吧中扫视了一圈,寻找着服务员,她想再来杯饮料。“你要留着它?”她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大笑:“是以防万一我以后会出名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人们都喜欢被重视,她也是这种心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米娅。我说我叫欧文。在她问我名字的时候,我停顿了很久,以至于她说:“我不知道原来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告诉她,我父母住在托莱多,我是个银行职员。没有一句是真话。她并没有透露太多私人信息。我们谈的都不是什么私事:丹·瑞安高速公路上的一起车祸,货运列车脱轨事件,即将开始的世界职业棒球大赛……她建议我们谈些不那么扫兴的事情。这很难。她喝了一杯又一杯,喝得越多就越奔放。她承认被男朋友放了鸽子。她跟我聊起他,说他们从八月底开始约会,但他如约出现的次数她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她在寻找同情,但我不会同情她,这不是我。 banbijiang.com

在某一刻,我在隔间里飞快地朝她靠近。有时我们的脚在桌下无意地碰在一起。 banbijiang.com

我试图不去想之后的事情,不去想把她绑上车或者交给达尔马。我听她不断地说着话,但她说了些什么,我真不知道。因为我满脑子想的都是钱,我在想这笔钱能够用多久。和某个女子一起坐在这种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没去过的酒吧,绑架她并索要赎金——这种事并不是我的作风。但我在她看着我的时候露出微笑,并任她的手搭在我身上,因为我知道一件事:这个女孩也许会改变我的一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