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夏 娃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救援后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米娅坐在餐桌边,拿着一个马尼拉纸质的法律文件信封,信封上用大写字母写着她的名字,是非常男性化的笔迹。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在为米娅和自己准备晚餐。隔壁房间的电视开着,发出嘈杂的背景噪音。声音传进厨房,缓解了我们之间的沉默。米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但这些日子里,这样的沉默让我变得紧张不安,因此我会和她闲聊几句以打破寂静。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想来点儿鸡脯肉配色拉吗?”我问。她耸耸肩。“要全麦面包卷还是白麦?”然而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会做道鸡。”我说,“你父亲喜欢吃鸡肉。”但我们都知道,詹姆斯不会回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是什么?”我指着她手里的东西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什么是什么?”她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个信封。” 半壁江图书频道

“喔,”她说,“这个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把煎锅放在炉子上,却不小心把它“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她吓了一跳,我很快地道了歉,非常愧疚。“噢,米娅,亲爱的,我不是有意要吓你。”我说。过了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煎锅落地的声音让她心跳加速、身体冒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说她曾经很享受黑暗降临的那刻,很欣赏那时外界发生的变化。她把夜幕下路灯和建筑物一闪一闪的景象描述给我听。她说她喜欢隐匿在黑暗里的安全感,也期待着太阳睡去后可能发生的一切惊喜。但现在,黑暗令她恐惧,丝绸窗帘的另一边,一切未知的事物都令她恐惧。

copyright Banbijiang

米娅从不曾害怕过。她会在天黑之后去城市街道上漫步,觉得夜幕能给她很好的保护。寂静的夜晚,道路上的喧闹声震耳欲聋,突兀的汽车喇叭和警报声不时响起,她坦言她时常能从这些声音里得到慰藉,但现在一口煎锅掉下来都能使她慌张不已。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连连道歉,米娅告诉我没关系。她聆听着另一间房里的电视声,晚间新闻被七点档情景喜剧所替代。

内容来自半壁江

“米娅?”我问道,她转向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什么?”她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个信封。”我指了指她,然后她记起了刚才的话题。 半壁江中文网

她用手翻过信封。“那是警察给我的。”她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正在切番茄。“霍夫曼侦探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米娅通常只在詹姆斯离开后下楼。其余时间她都躲了起来。我想这间房间一定让她想起了她的童年。这间房间十几年来都保持着一个样子:同样的粉刷、同样的奶黄色调、同样的氛围灯光。屋里点着蜡烛,灯光变暗。桌子是一张深色的台式桌,桌腿带涡卷装饰,配有软垫座椅。童年时她花了很多时间待在桌边,用显微镜研究着它。我确信她就像个孩子,不能被独自丢下,得有人做饭给她吃并持续看护她。她的独立消失不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昨天她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回她自己的公寓。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迟早会回去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詹姆斯和我不会让她离开家,除非我们要带她去见罗兹医生或去警察局。让她外出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这些天里,我家的门铃从早响到晚,门前的台阶上总是候着手拿麦克风和摄像机的男男女女。“米娅·丹尼特,我们想问你一些问题。”他们会这么请求,然后强行把麦克风对着米娅。我告诉她别去开门,忽略那些门铃声。电话铃坚持不懈地响着,我很少去接,即便接了也只会说一句“无可奉告”。一两天后,我直接把电话转到语音信箱,当电话铃实在变得难以忍受,我把电话线从墙上拔了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咦,你不打算打开吗?”我提醒米娅。

banbijiang.com

她的手指伸到信封口,揭开了它。里面有一张纸。她小心地把它从信封里抽了出来,看了看。我把刀放在砧板上,信步走向桌子,站到米娅身边,假装只是有点儿好奇。但其实我万分肯定,我比她更关注这里面的东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里面是一份复印件,那是速写本里的一幅画。纸张顶部有一排圆圈,表明原件是沿螺旋装订圈撕下来的。上面画着一个人,我只能从那长发判断出,画的是一个女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是我画的。”米娅对我说。但我从她手里抽出了那张画。 半壁江中文网

“我能看看吗?”我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你为什么说是你画的?”我问,我的双手开始颤抖,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自记事起米娅就开始画画了。她是一个颇有天赋的艺术家。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喜欢画画,为什么如此痴迷于画画?她告诉我,她画画是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随心所欲地改变事物。她可以把呆鹅变成天鹅,或把阴天变成晴天。笔下的世界无须真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这张画完全是另一种风格。眼睛被画成完美的圆,微笑用的是小学老师所教的画法,睫毛是向上的直线,整张脸都是畸形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同一本速写本里的,就是霍夫曼侦探拿着的那本,有我的画的那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不是你画的。”我很肯定地说。“也许十年前你初学绘画的时候有可能画成这样,但现在绝不会。这种画对你来说太普通了,最多也就中等水平。”

]3 `. u7 p* T. |' |/ f. y, S8 D

计时器发出“哔哔”的提醒声。我站了起来。米娅拿起画重新看了看。“那为什么警察要给我这个呢?”她翻转着手里的信封问。我告诉她我也不知道。 半壁江中文网

我把全麦面包卷放在烤盘上,准备送进烤箱去烤。这时候,米娅问:“那会是谁呢?谁画了这个?”炉子上的鸡肉烧焦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将烤盘放进烤箱底层,把鸡翻了个身,开始恶狠狠地切黄瓜,仿佛科林·撒切尔本人正躺在我面前的砧板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耸耸肩。“那张画……”我一边说,一边艰难地抑制住眼泪,米娅坐在桌边,审视着那张画。我看得一清二楚:长头发、圆眼睛、弯起的嘴角。“那张画,”我说,“画的是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