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科 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救援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发现她正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注视着自己。她不认识镜子里的自己:金属丝般硬的头发和懒于护理的肌肤,还有身上开始愈合的擦伤。它们不再肿胀发紫,而是变成了黄色,且皮肤开裂。 banbijiang.com

她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在等她。我斜靠在门框上,她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我,她盯着我仿佛我是某个徘徊在她身边的野兽,让她紧张得无法呼吸。“我不是有意要打你的。”我说着揣测着她的心思,但她没有说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用冷冰冰的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她向后退去,躲开我的触摸。“好多了。”我看着她的瘀伤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从我身边走过,离开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不知道我们这样过了多少天,我已经忘记了时间。我试图去想什么时候是周一,什么时候是周二,但最终,日子开始变得糊里糊涂。每一天都是一样的:她躺在床上直到我强迫她起床,坐下和我一起吃早餐;然后她拉把椅子到窗边,坐下盯着外面看,想着心事,做着白日梦,渴望去除了这里以外的任何地方。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一直在想要如何离开这里。我已经有了足够的现金,可以搭飞机去某个地方,然后就此离开。但是当然,我没有护照,因此我最远也只能到加利福尼亚州的特卡特或加利西哥。我离开这个国家的唯一方式是去找蛇头偷渡或者游过格兰德河 1。但是把自己弄出国只解决了一半问题,其他事情我还没完全想好要怎么处理。我在小屋里踱着步,想着究竟要怎样使自己摆脱这乱成一团的困境。我知道眼下我在这里很安全,但是我们躲得越久,我躲得越久,结局就将越糟。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们定了规矩,有些是直接说好的,有些是无须言明的。她不能碰我的东西。我们每次只用一格厕纸,可能的话我们就晾干不擦。我们用最少的肥皂保证自己不会发臭。我们不能浪费东西,不能开窗。我告诉她,万一我们在小屋周围遇上了什么人,那么她的身份是克洛伊,不是米娅。事实上,她可能也忘记了她曾经叫米娅。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来月经的时候,我们从字面意义上了解了什么叫流血事件。我看到了垃圾袋里的血迹,问:“这该死的是什么东西?”我很后悔我问了。我们用一些被遗弃的白色塑料袋把垃圾装了起来,在深夜确保不会被人看见的时候,开着车把垃圾丢在某个旅馆后面的大垃圾桶里。她问为什么不能直接把它们扔在屋外,我反问她是否想被饿熊吃掉。 半壁江中文网

窗外吹来寒风,但炉子里的暖意可以帮助我们御寒。白天变得越来越短,夜晚来得越来越早,直到小屋完全被黑暗占据。这里有电,但我不想开灯引起别人注意。我只在晚上开一盏小灯,卧室一片漆黑。夜里,她躺在寂静中,竖着耳朵听。她等着我从阴影中出现,结束她的生命。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但在白天,她坐在有风吹入的窗边,看着树叶飘落在地上。屋外的地上堆满了枯叶,湖面的景色一览无遗。现在秋天已经基本结束了,我们在非常靠北的地方,几乎到了加拿大。我们被隔绝在这个无人居住的世界,四周一无所有,只剩荒野。她和我一样明白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我带她来这儿的原因。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熊了。但话说回来,熊是要冬眠的,很快它们就将全部睡去。这么一来,我们只要防着自己不被冻死就行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们不怎么交谈,只说一些必要的话——午饭准备好了;我要去洗澡了;你去哪儿?我要去睡觉了。我们从不闲聊,一切都在静默中进行。由于缺少对话,我们可以听到一切声响:肠胃咕咕叫的声音、咳嗽声、吞咽声、夜里屋外风的呼啸声,还有鹿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此外还有一些幻想中的声音:碎石地上的汽车轮胎声、小屋楼梯上的脚步声、说话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可能希望它们是真实的,这样她就不必再等待了。恐惧会杀死她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