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 一问一世界:青少年版 > 第 5 章 为什么梦想这么难?
第5节 死去的理想,依然是理想

北欧是全世界女性参政比例最高的区域,瑞典议员中40%是女性,曾经出现过在任的22位内阁部长当中有10位是女性的局面,其中最具人气的就是安娜·林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曾有幸采访了这位杰出的女性,也了解到她的政治理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当我们的采访团队到达安娜所在的办公处世袭王子宫,却惊讶地发现宫门口竟然没有卫兵站岗,甚至连保安也没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要知道,在国内,所有国家部委机关大楼都是由武警把守,没有证件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出入;而瑞典的外交部就和普通写字楼一样,各色人等走进走出,私家车随便停放,把宫门口围了个满满当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于是我们异常顺利地进入了瑞典外交部,见到了我的采访对象。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生于1957年的安娜·林德,长着一张女学生的脸,淡金色的头发,红润的肤色。她是瑞典政坛冉冉升起的明星,人们预测她是未来的首相人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采访她是在她手下一名官员的办公室中,因为他刚刚做了父亲,正在休“产假”。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记者们总是问我同一个问题:在有两个孩子的情况下,你是怎么做好外交部长的?我的男同事们从来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我认为今天的女性不再需要在事业与家庭间做任何选择。我们两者可以兼顾。同时我坚持让自己的男同事也一定要休‘产假’,回家去给孩子换尿布!”面对职场女性经常遇到的家庭事业两难问题,安娜·林德如是说。为了下班能早点回家,凡是与工作相关的聚餐,安娜都倾向于参加午餐而非晚餐,因为这样就可以回家跟老公和孩子们吃晚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母亲节那天,丈夫和两个儿子一起给她做了美味的煎鱼三明治,还送了她很多张画,多到墙上都挂不下了。说起这些,安娜的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一个世纪以来,瑞典以中立、不结盟的国策避开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荼毒,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富裕、安定的国家。但在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下,特别是欧盟的影响,一向独善其身的瑞典也必须更多地参与国际事务,在这方面,安娜·林德是最主要的推动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位以平民性和坚持原则著称的女政治家,其时正在积极推动瑞典加入欧元体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我问到“是否担心因积极推动加入欧元体系而造成个人政治资本损失”时,这位女政治家毫不含糊地回答:“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从不会因为个人得失而改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看来她对最后的结果充满期待。而在那个时期的我,也正在期待我的阳光卫视能有个好的结果——因为一些原因,阳光卫视的经营已经举步维艰。

半壁江中文网

当时的阳光卫视铺设的大摊子,就像一个永远吃不饱的巨人,等待大量资金的填充。面对严峻的商业形势,吴征不断进行各种尝试:几次预算削减和人员遣散、撤掉香港的3000平方米的演播中心⋯⋯即使这样,阳光卫视的资金漏洞依然无法填补。有时候,吴征刚通过资本运作争取一部分资金进来,就立刻被频道运营消耗得一干二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为了解决资金上的危机,吴征曾反复劝说我,是不是可以引进一些纯娱乐类的节目,减少纪录片的创作,这样不仅可以增加广告收入,还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阳光卫视的成本投入,毕竟做纪录片的成本太高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可在我看来,如果把阳光卫视打造成既娱乐又人文的“大杂烩”,那还不如不做。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该来的终究要来,当阳光卫视的经营局面已到了最后的临界点时,吴征和我进行了一次理性的长谈。

banbijiang.com

他语重心长地说:“一定要把阳光卫视的控制权转让出去。目前的阳光卫视仅次于凤凰卫视,还有着一定量的节目和美誉度,如果让别人来经营,可能会做得更好。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它揽在自己怀里,让它老是像现在这样吃不饱?” banbijiang.com

坚持,还是放弃? banbijiang.com

此时的我在心灵深处反复进行着“残酷的现实”与“纯粹的理想”之间的多轮交战,放弃阳光卫视,就好像放弃了自己养育多年的孩子,真的是万分难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人的一生,总会面对几次痛苦的取舍和抉择,人们往往很明确抉择之后会失去什么,而对于抉择之后所能得到的,却要等待命运来揭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为了让自己下这个决心,我找到了香港的一位投资者,怀着矛盾的心情问:“你说,从投资者、股民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大家都希望我离开这个上市公司,转给更好的经营者?”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位投资人诚实地回答:“是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2003年6月的一天,我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退出卫星电视的经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就在那年的9月11日,正在出差路上的我,收到了一则消息:2003年9月10日,瑞典外长安娜·林德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一家百货商场购物时遭持刀歹徒袭击,因伤势过重于次日去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简短的一则通讯,让我震惊不已。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三个月前,这位美丽、干练的女外长还和我谈笑风生,可如今却是阴阳两隔。回想起安娜向我描述丈夫和孩子们一起动手制作礼物和三明治,为她庆贺母亲节的幸福眼神,我不禁为她的亲人们如何承受这样残酷的打击而担心不已。为了抚慰亲人对安娜的思念,作为全球最后一个采访安娜·林德的电视媒体,《杨澜访谈录》特别复制了专访安娜的光盘,邮寄给了瑞典外交部,希望转送给安娜的亲人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人常说世事无常,生命在这难以料想的无常中是如此的脆弱,而世事又总是渗透着冷峻和无情。就在安娜·林德遇害的第四天,瑞典全民公决结果公布:拒绝采用欧元货币。自此,这个原本可能成为安娜·林德一生最大的政治遗产,足以留名青史的金融改革计划,也随着她的离去烟消云散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死亡的理想仍然是理想,它与心灵的映照永远不会死亡。也许只有这样,仓皇的世界才会增添一份如阳光般温暖而强大的力量。理想者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去撩拨内心不灭的火,谁知道这其中是否也存在无法控制的因素。面对强硬的无奈,强者和凡人的选择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要么承认自己的局限,要么埋怨世事的无常。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选择了第一种,承认自己的局限,也承认自己的失败。但幸运的是,我曾倾力付出,也并未真正放弃。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