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我辈行藏君岂知

半壁江中文网

回到花园里,花园里静悄悄的,时近傍晚谁也不在,只有那只奇胖无比的兔子从草丛中探出头来看他。圣香蹲下身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过了一阵子,身后草木之声微响,他嘴角微翘:“小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显然从何处风尘仆仆赶回来,满身尘土、目光甚是疲累,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是师出于……”圣香见他不答,拖长声音叫了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有什么话要问直说便是。”毕秋寒看来当真是累了,对于圣香的胡闹也没生气,只是淡淡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去了哪里?”圣香转过头来笑意盎然,“私会佳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秋寒脸色霜寒,肃然地摇了摇头:“我去了一趟洛阳。”

copyright Banbijiang

“洛阳?”圣香瞪大眼睛,“飞去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来回倒毙了十匹骏马,加上我奔行五十多里。”毕秋寒目中倦色浓重,“你可知我为什么要查笑姬之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圣香笑吟吟地看他:“不知道。”

banbijiang.com

“冷、叶、李、南各有后人,这四位前辈横死的时候正当盛年,二十多年过去,算算他们的后人也该长大成人了。”毕秋寒冷冷道,“李成楼的后人李陵宴招兵买马,号称为其父报仇在江湖中横行霸道,看谁不顺眼就给人扣上杀父之仇的帽子,半年以来已有七家无端被杀满门。冷于秋的后人冷琢玉仗以美色召集大批无知少年浩浩荡荡为李陵宴助阵,叶先愁的义子唐天书擅长阵法数术,传言找到了乐山翁留下的宝藏,给李陵宴恶虎添翼,四家后人只有南碧碧的儿子南歌还未加入李陵宴的复仇计划。若是短期之内找不到这四家真正的仇人,只怕李陵宴大势一成,野心绝非仅复仇而已。”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受宫主和李姑娘重托,要阻止李陵宴复仇。今日收到宫主飞鸽传书,赶去洛阳参加了一趟‘解仇大会’,李陵宴今日和武林众位前辈当众翻脸,声言绝不受任何调停,并自立‘祭血会’,谁与当年之事有关就杀谁满门……” 半壁江图书频道

“所以毕大侠仗义出马,要阻止李陵宴这大魔头胡作非为?”圣香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我想问一下,那位李姑娘是什么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脸上微微一红:“李陵宴的妹妹,不过她……她和李陵宴并非同道,对于哥哥的所作所为也是十分痛心的。” banbijiang.com

圣香用扇子柄撞了撞他的腰际,悄悄咬耳朵:“不是未婚妻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极不自然地闪开:“当然不是。”但看他满脸红晕,不是也差不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嗯……你拐走了人家的妹子还不打算和人家成亲,看不出小毕你一脸老实还会玩弄感情。”圣香叹了口气,扇子扇了扇,“这年头男人实在靠不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毕秋寒恼羞成怒,一句“不是”也能让他编派出这许多东西,“你怎能胡说八道,坏人清白?” 半壁江中文网

圣香大笑:“我说的可是实话,没打算和人家成婚就不要让人家姑娘期待,否则到头来一哭二闹三上吊有你好受。”他躲过毕秋寒劈头的一拳从他肋下穿过,“呼”的衣袂风声他已到了花园墙头,挥了挥袖子,“本少爷最聪明,虽然明追暗恋本少爷的姑娘无数,本少爷就是不惹这等麻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快的身法!毕秋寒心中微微一震,圣香在墙头吐了吐舌头。秋风之中他一足伫立墙头,一足悬空,风吹衣袂猎猎作响,仿佛稍一摇晃就会跌下来。他转过身来:“小毕,你想不想知道南碧碧的儿子南歌人在什么地方?我和你打赌,既然李陵宴他招兵买马借复仇之名横行霸道,既然冷琢玉唐天书都被他拉拢,他就一定会来找南歌。找到了南歌就等于找到了李陵宴,找到了李陵宴才可以打他屁股告诉他,他到底可恶在哪里。”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登时把对圣香轻功身法的惊愕丢在一旁:“你知道南歌身在何处?”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当然知道。”圣香“啪”的一声在墙头打开折扇,临风一笑,襟袖楚楚,衣袂飘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哪里?”毕秋寒脱口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开封府大牢。”圣香笑眯眯地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愕然:“大牢?他犯了什么法?”

copyright Banbijiang

“杀尸体的大罪。”圣香笑嘻嘻地说,“人要倒霉的时候,杀尸体都会坐牢的。你想不想见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如果能以南歌为饵,说不定就能引诱李陵宴入伏。毕秋寒深吸一口气:“他身在大牢,我要如何见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圣香对着他招招手,毕秋寒飘身上墙头,只听圣香对着他咬耳朵:“人在大牢,我们既不是他爹也不是他妻子儿女,要见他当然只有一个办法。”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办法?”毕秋寒本能地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咔”的一声圣香敲了他一个响头:“哪里还有什么办法?笨!当然是劫狱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劫狱?”毕秋寒失声道,“可是这里是京城重地,公然劫狱你不怕连累丞相大人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圣香白了他一眼:“所以当然是你去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去?”毕秋寒一点也没跟上圣香的思维,愕然。 copyright Banbijiang

“当然是你去。”圣香的扇子指到他的鼻尖,“想见他的人是你,想做大侠的人是你,想抓李陵宴的人是你,想得到美人芳心的人也是你,和本少爷有什么关系?本少爷身体虚弱,难道你还想让本少爷和你一起去劫狱?万一本少爷被那些泥腿泥手的衙役打伤了你赔得起吗?本少爷可是堂堂丞相大人的少爷……”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苦笑,这就是圣香的本性?“我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人劫回来了也不能带回这里来。”圣香笑眯眯道,“总之不能连累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秋寒拂然:“当然!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你就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本少爷就告诉你他被关在哪里。”圣香招招手,“耳朵过来。”

半壁江中文网

自那天知晓南歌被关押的地点之后,毕秋寒就开始着手筹划劫狱的事。圣香每日假装不经意就听见了某些内容,比如说什么九月三日什么人在哪里接应之类的,他才稀奇地发现原来毕秋寒真的是个不小的大侠。武当少林的低代弟子都由他调遣,显然劫狱的计划他和武林中那些老头子掌门讨论过一阵,显然大部分老头子是反对的。毕竟江湖中事,牵连到与官府作对极不明智,但是听过了毕秋寒详细的计划和南歌被关押的地点,勉强还是同意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南歌被关在开封府大牢的边角,恰巧他的牢房墙壁在前几天某个雷雨天被闪电打了个洞,只要外边的人能混入大牢,把必须他出来的消息传递给他,打开他的手铐脚链,凭南歌的武功要出来是轻而易举的事。而如果他自己越狱的话,就不算劫狱,也就不容易怀疑到外边的人身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圣香。”赵普缓步走到正在用烤肉串引诱那只胖兔子的圣香背后,“放走南歌,可会让秋寒离开京城?” copyright Banbijiang

圣香没有回头,只是那只胖兔子对着热腾腾的烤肉串吱吱直叫,想吃又不敢。“不一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答应了爹不让秋寒查出真相……如果他想要替你娘的情人报仇的话,他们要杀的……就是你爹。”赵普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也许父债子还的话……现在他们要找的仇人其实是你。何况皇上绝对容不下知道真相的人,皇上他……”赵普没有说下去,但是圣香知道,皇上特别宠爱他,至少有一个理由,是因为圣香长得很像他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圣香回过头来一脸灿烂笑容,“办法是人想的,结果怎么样只有天才知道。”他收回肉串塞进自己嘴里,笑吟吟地看着胖兔子抱着他的腿直跳,“我一辈子也许只能帮爹这一件事,不会做不到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说“不会做不到的”的时候眼如琉璃,赵普见了心头竟微微一颤,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你不找聿修大人他们帮忙?凭聿大人的武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们遇到事情的时候,求过我吗?”圣香打断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赵普呆了一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圣香很少不笑,但是他现在没有笑,慢慢用吃完烤肉串的竹签在地上画了一条线。“没有——即使是到死,他们也没有开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没有说完,但是赵普懂得那种默然的自负,正因为他们都是这种人,所以才会是朋友。“爹难为你了。”除了这一句,赵普已不知还能对圣香说些什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圣香笑了,他鲜少笑得这么柔和平淡,拍了拍赵普的肩,随即环住赵普的脖子,他依靠在赵普身上。“傻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身上依然带着那从小到大减不去的淡淡的婴儿味道,还有淡淡的八宝桂花糕的甜味,赵普感觉到他温暖的体温和心跳。“你长大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听闻这句话,圣香又笑了笑,放开赵普。“我长大了。既然爹把这件事托给我,那么以后不管我做什么,爹都不要再过问了,好不好?”他凝视赵普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一抹纯然微醺的笑意让人不知不觉为之迷惑。 半壁江中文网

“好。”赵普脱口而出,疑惑随之而来,什么叫作“不管我做什么”?圣香他想做什么?“可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谢谢爹。”圣香吐了吐舌头,笑眯眯地说,“这下我和小毕下江南去玩,爹可不能反对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打断了赵普的疑问,赵普愕然看着圣香完美无缺的眼眸,当真只是如此而已吗?从圣香漂亮乌黑的眼睛里,除了隐隐的光彩,只是一抹深如海底的黑,黑得全无边际,连猜测都无从猜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传递消息要南歌越狱的事比想象的轻松许多,开封府大牢居然没给南歌戴上精钢铁镣,只形式化地给他挂了个木枷。听说是上一任的御史中丞大人亲自把人送进来的,这人犯是自首,因而也不必特地提防他要逃跑。 copyright Banbijiang

本来嘛,如果要逃跑自首干什么?看管南歌的地儿最偏僻,他犯的事无足轻重,人也不吵不闹,偶尔还和狱卒们喝杯酒聊聊天。大家都知道这位犯人有学问人不错,长得还俊俏,比起其他灰头土脸哭爹喊娘的犯人,南歌可是顺眼多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并没有亲自去劫狱,他把给南歌传递消息要他出狱的任务交给了谁圣香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南歌一出狱毕秋寒就会离开京城。毕秋寒要带南歌去哪里圣香也不知道,但必然是个撒大网抓李陵宴的地方。 ]3 `. u7 p* T. |' |/ f. y, S8 D

如果不能找出杀害李成楼的真凶,那么如今事到临头李陵宴已经不受管制,先趁他羽翼未丰的时候下手,也是制止他疯狂复仇的一个办法。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样一场江湖大侠抓大魔头的好戏,圣香怎么能错过?他正在努力地想方设法让毕秋寒带他一起去看热闹。“小毕——”他拖长了声音可怜兮兮地说,“我也要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秋寒摇头:“江湖凶险,这一次我也不是出门游山玩水……”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不游山玩水,我游山玩水啊。”圣香拉拉他的袖子,讨好地说,“带我去嘛……爹都答应了。你们抓人我站旁边看就行了,大不了有危险我就逃嘛……小毕……”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讨好的样子让毕秋寒不自然地想起那只奇奇怪怪的大胖兔,咳嗽了一声:“你不适合行走江湖,此行会很危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家有心病的啦,很早就会死的啦,趁人家还走得动带人家出去玩嘛……人生苦短,譬如朝露,日月滔滔,光阴似箭,流年似水,时间如白驹过隙一去不复返……”圣香泫然欲泣,“你不带我去我会很伤心的,很伤心就会心病发作,心病发作我就会死掉,我如果死掉你过意得去吗?为了你不背负上一辈子的阴影,你一定要带我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活到二十九岁从来没听人泪眼汪汪地说出这种话,而且说话的人还说得很认真,不禁啼笑皆非“不行。”他力持一张正经的面孔,“你的身体没有那么差,而且圣香你是赵丞相爱子,带你出去我不一定能保证你的安全。”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爹同意让我出门的啦,”圣香抬头看着毕秋寒,毕秋寒比圣香稍微高了一些,“从前爹要骂我的时候我也混过江湖好多次了,你不用保护我,我保护你好了。”他很慷慨地说,故作豪气地拍了拍毕秋寒的肩头,“我做你的保镖,可以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努力要给他们之间的谈话增添一些正经的色彩,让这些对话听起来不至于那么荒唐可笑。“圣香,这次的事非同小可,不是闹着玩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很认真啊,我哪里有闹着玩?”圣香睁着一双大眼睛,“你看我都没笑,我很认真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真的没笑,但毕秋寒差一点就笑了出来。“不行就是不行,圣香你很聪明,但是江湖不同于京城。”他微微一笑,拉开圣香拉他衣袖的手,“吃江湖饭的人除了武功、智慧、运气,还需要狠心,圣香你武功不弱,为人聪明,但是你敢杀人吗?”他凝视着圣香,“刀落血流,面前的人不知是好是坏,你敢一刀下去要他的命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一只手捂住耳朵不听,索性撒娇耍赖,一跺脚:“小毕说他要杀人……来人啊——小毕说他要杀……”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一把捂住他断章取义胡说八道的嘴。“我哪里说要杀人了?”他简直快被圣香弄疯了,这个家伙怎么能从张三就直接扯到张飞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你说吃江湖饭就要杀人……”圣香被他捂住嘴还在那里嘟哝。毕秋寒不惯捂着人嘴说话只得放开他。“我不是那个意思。”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圣香笑吟吟地看着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走江湖也不一定非要杀人。”毕秋寒越说自己越糊涂,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会从不让圣香跟着他走江湖,扯到杀人还是不杀人的问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所以本少爷就是那种走江湖也不杀人的好人,对不对?”圣香“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笑眯眯地扇了几下,“你的意思就是这样,对不对?” 半壁江中文网

毕秋寒张口结舌,他的意思明明就不是这样,可是如果说圣香不是走江湖也不杀人的好人似乎也不对,圣香问了两个“对不对”,他不能说不对,可也明明不是对的,他哭笑不得地看着圣香,已被绕得头都昏了,不知道该答什么才对。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见他苦笑不答,拖长声音使出最后的撒手锏:“毕秋寒师出于碧……”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好了好了,既然丞相不反对,你想看热闹就来吧。”毕秋寒苦笑,实在拿这大少爷无可奈何。 banbijiang.com

圣香舌战大获全胜,得意扬扬地拿扇子对自己猛扇。那金边的折扇在阳光之下富贵灿烂,一派奢侈靡丽,毕秋寒暗自摇头,这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当真见识了江湖,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面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只大胖灰兔子在草丛里歪着头看着圣香,也许它看到了什么毕秋寒看不到的东西。但是不论是人眼还是兔眼里的圣香,除了满脸灿烂的笑,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从来不曾有人真正了解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当夜数辆马车在汴梁城外会合,直奔洛阳而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秋寒与给南歌传递消息的一位黑衣老人同坐一车,圣香和深夜破牢而出的南歌同坐一车,还有一辆大车里坐的是谁圣香不知道。三辆大车趁夜极快地离开了汴梁,没入未知的黑暗之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歌和圣香有过一面之缘,知道他是丞相的公子,他比毕秋寒知道多一点的——圣香是当年的御史中丞、如今江湖上敬称“天眼”的聿修的好友。南歌之所以束手就擒,甘愿在开封府大牢一待大半年,便是与聿修一战落败认输的结果。那大理寺一战的晚上,他被圣香这位大少爷猝不及防地一把捂住了嘴,这位大少爷那天晚上身上的八宝桂花膏的香味尤其令他印象深刻,怎能忘记?因此脱身上车,一见到圣香让他错愕了一下:“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圣香坐在车内,车厢里有两个描金绘绿的大箱子,圣香就坐在其中一个上面。见了南歌他笑眯眯抬起头:“是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抬起头来后,南歌看见他怀里抱着一只灰色的大胖兔子,普通的兔子最多和猫儿一样大,野兔更是消瘦精干,圣香这只兔子却比寻常的兔子大了一圈,抱在怀里像个半大的枕头。南歌愕然了一下,他的为人可比毕秋寒潇洒豁达多了,只是错愕了那么一下,随即释然,哈哈一笑坐了进来:“你怎么在毕大侠的马车里养兔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得意扬扬,打开一个大木箱子的盖子,南歌佩服地看着里头——那是个兔窝,木箱子里面赫然放着一个盆子,盆子里放着一根猪排骨。那兔子一进箱子立刻津津有味旁若无人地啃那排骨,耳朵一动一动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会吃肉的兔子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南歌若有所思地看着圣香坐着的那个箱子,“那不会是个狗窝吧?难道是会吃草的狗?”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白了他一眼,“本少爷出门,当然要带一些换洗的衣服。”他支颔笑眯眯地看着那箱子里的兔子,“还有储备的食物。”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大侠可听说是谨慎守礼出了名的,”南歌一笑,“你在他的马车里养兔子他不生气?”他四下张望,这马车车厢宽大,有个坐榻,即使堆上圣香的两个大箱子也不觉拥挤,四壁还绣了些花草,“这可不是寻常街上可以雇来的马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他特制的马车?”圣香诧异,“本少爷可就不知道了,本少爷只知道他答应让本少爷跟出来玩,既然马车停在本少爷家门口,本少爷当然挑一辆最顺眼的坐上来。”他托着下巴,无辜道,“是他自己进来探了个头,然后决定不坐这辆车。小毕也没说不许带兔子,更没说这是他的马车别人不可以坐。”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南歌哈哈一笑,心知圣香明明看穿这是辆女人的马车,偏偏坐了上来,分明是故意气毕秋寒的。毕秋寒好洁守礼,性情谨慎不易冲动,圣香却在他女友的马车里养兔子。南歌本性豁达,也不觉得圣香可恶,倒是觉得好玩。“圣香少爷,你巴巴地从京城跟了毕大侠出来,有什么图谋不成?”他笑对着圣香,他的眼看得比毕秋寒深,或许也因为他是个比毕秋寒活得深刻的人,“南某不信你只是为了看热闹。”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圣香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不只是为了看热闹。”他笑嘻嘻的,“还有很多啦,让本少爷想想……”他扳着指头算,“嗯,譬如做内奸啊,监视你们啊,通风报信啊,当你们图谋不轨的时候叫官兵来抓人啊,或者当本少爷不高兴的时候把你们统统卖给李陵宴啊……当然最重要的是本少爷想看看那个李陵宴长什么样子。”他歪着头想了想,补了一句,“还有他的妹子长什么样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歌含笑:“我相信你不是个坏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本少爷当然是好人。”圣香瞪了他一眼,“对了,小毕有没有给你说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南歌摇头:“毕大侠以谨慎出名,他觉得不该说的事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他躺上坐榻,意态也颇洒脱,“反正到了自然知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圣香笑吟吟地支颔看着准备闭目休息的南歌:“喂,如果李陵宴拉拢你,你会不会跟着他去报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南歌嘴角微扬,并不睁眼:“江湖中人多少糊涂。为父报仇和李陵宴的野心是两档子事,风马牛不相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说——如果你找到仇人,你会报仇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会。”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仇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因为我不想为了死人活着。”南歌睁开眼睛,笑了笑,“当然如果仇人自己送上门来我还是会报仇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歪着头看他,像看见了什么稀奇的怪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倒是南歌诧异了:“你看着我干什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圣香瞧了他一眼,笑了笑,依然托着下巴坐在他那富贵荣华的描金箱子上,目光却缓缓移向马车窗外。“我只是在想……能够不为死人活着的人,那会是什么样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南歌眉头一蹙,却听他慢慢接了一句:“即使能够不为死人活着,人也免不了……要为活人活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香说这一句的时候眼色……如琉璃。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当他露出这种眼色的时候,南歌目中有光彩微微一闪,他并非没有这种感受,只是从不曾这样清晰地说出口……不曾这样宛如思虑过一千次一万次般清晰,像经历过无限苦难之后的挣扎——而后淡漠,看破的寂然——无悲无喜、无恨无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是圣香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很晚了,本少爷要睡觉了。”圣香突然转过头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喂,你下来,床让本少爷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南歌这下是真的怔住了,他没见过一个人的表情能变换得如此快,如此不留痕迹——像刚才那一刹那他看见的圣香都是错觉,是他在做梦一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喂!下来啦。”圣香的折扇已经指到他面前,“本少爷身体虚弱,如此长途跋涉说不定半路上就会一命呜呼,你还不赶快下来,万一本少爷积劳成疾你怎么赔我?我如果死了就是你害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南歌可没毕秋寒那么好糊弄,他闭上眼睛:“不让。”

banbijiang.com

圣香眼珠子转了转,从袖子里摸出一样东西晃了晃:“是你不起来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南歌陡然闻到一股硫黄味,睁开眼睛看他手里拿着火褶子,大吃一惊:“你干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圣香宣布:“你不下来我就放火烧了这张床,谁也别睡。”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疯了,你会连马车一起烧掉……” 半壁江图书频道

“谁叫你不下来!如果马车烧掉了就是你害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马车烧掉是小事,你自己难道就不危险?”南歌开始知道为什么毕秋寒不坐这辆车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死了就是你害的。”圣香说,“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什么和什么……”南歌苦笑,潇洒地一挥袖子下了床,在地上盘膝,闭目,“从今以后,你要怎样就怎样,南某不和你一般见识。” copyright Banbijiang

“嗯……我睡了。”圣香欢呼一声扑上床去,胜利地抱着薄衾睡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人……南歌苦笑,怎么是这样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贤侄,我们可是按原计划先去洛阳?”另一辆马车里的黑衣老者和毕秋寒自然不知道圣香车里究竟在搞什么鬼,杀了他们也猜不出圣香大少爷方才差一点放火烧了马车。 半壁江中文网

毕秋寒蓝衫提缰,在前赶马,沉声道:“不,我们直下汉水,去君山洞庭湖。” 半壁江中文网

黑衣老者淡然一笑:“毕贤侄还是一样谨慎,你从昨夜开始就把南歌在咱们手上的事传扬出去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只要不和圣香在一起就稳重老练得多,点了点头,他脸上不见一点骄色:“消息已经放了出去,大约五日之后便会尽人皆知,但是在到达君山之前我不想多惹麻烦,毕竟我们的目标只是李陵宴,不是别人。”

banbijiang.com

“但贤侄不是和令宫主约定在洛阳相见?我们直下汉水,令宫主在洛阳可就空等了。”黑衣老者微微一笑,“贤侄一向敬重令宫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除了被圣香弄得哭笑不得,毕秋寒也很少笑,此时微微一笑:“当然……翁前辈可知另一辆马车里坐的什么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黑衣老者是江湖上以传音追踪之术出名的“追魂叟”翁老六,闻言震动:“莫非另一辆马车上坐的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秋寒含笑点头:“正是。” 半壁江中文网

另一辆马车上坐的是江湖两大谜宫之一的碧落宫宫主?纵然翁老六已经成名三十多年也不禁变色,毕秋寒是碧落宫门下弟子已经如此了得,碧落宫宫主是什么样的人才可想而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想到李陵宴祭血会的事居然惊动了令宫主,碧落宫主出宫乃三十年来第一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毕秋寒又是微微一笑:“也未必见得全是为了李陵宴的事。”他却不说还为了什么其他的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君山洞庭湖会,毕贤侄和令宫主都会参加,老夫听闻白发、浮云夫妻亦会到会,江南山庄庄主江南丰、第一箫客韩筠、归隐江湖几十年的老盟主南老、少林寺罗汉堂空远禅师、武当清静道长、‘风雪荷衣’温公子、菱洲双娇、祁连四友……”翁老六感慨,“这次李陵宴招惹的人可真不少,听说那传闻里的天下第一美人也会赶来瞧热闹。”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还有个人也会来。”毕秋寒简单地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谁?”翁老六感兴趣,能让毕秋寒特意提及,必然是重要人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天眼。”毕秋寒缓缓道,“此人虽然这半年偶尔才在江湖露脸,但断然是个人物。”他眼色沉然,“我见过他一次,‘天眼’聿修单人独臂,做事观察入微见识了得,武功不弱……”他沉吟了一阵,又补了一句,“不只是不弱,甚至可称‘高强’二字。君山之会如果他在,对付李陵宴也多些把握。” 半壁江图书频道

毕秋寒从不虚言夸人,既然把“天眼”聿修说得如此杰出,必然是有他的高明之处。翁老六叹了口气:“不管结果如何,江湖如此盛会,百年来不会有第二次了。只是毕贤侄,”他又叹了口气,“老夫着实想不通你为何要把那相国公子带在身边。若是一不小心出了岔子,相府岂能和我们轻易甘休?毕贤侄是主会之人,招惹这等麻烦实为不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秋寒难得苦笑,摇了摇头:“那位大少爷……翁前辈离他越远越好。”他闭上眼睛揉了揉额角,“他说什么最好莫反对,省得他做出什么事来我们连想也想不到。” banbijiang.com

少见毕秋寒如此无奈,翁老六哈哈一笑:“若是老夫老眼不花,似乎看见那位公子把一只兔子带上了车。那位丞相少爷可是纨绔子弟,不知天高地厚的那一种?”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不只带了一只兔子,”毕秋寒喃喃自语,“他还带了一箱衣服约莫有三十套、鞋袜四双、火炉一个、被褥锦衾,还有三罐子茶叶……甚至还有两挂风干的火腿……” 半壁江中文网

翁老六乐了:“他当是出游还是皇帝下江南?这年头的富家少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秋寒一说到圣香就头痛:“你知道他带那火腿来干什么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翁老六猜测:“下酒?”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喂兔子……”毕秋寒呻吟一声,实在不知如何是好,摇了摇头,“他还有个砂锅说要等到野外的时候钓鱼煮鱼汤……我实在不知该拿那大少爷怎么办。”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哈哈,毕贤侄即使与强敌搏命也少见这样烦恼。”翁老六莞尔,“看来那大少爷果然不一般,明儿一早倒是要见识见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